標籤:法國拿破崙

萊比錫會戰是拿破崙戰爭中的決定性戰役。發生在萊比錫城下,戰爭的一方是俄國、奧地利、普魯士、瑞典組成的聯軍約30萬人,另一方是拿破崙一世統帥的法軍及萊茵聯邦的軍隊約20萬人。最後拿破崙失敗,被流放到地中海的厄爾巴島。

1會戰背景

1812年12月18日,法蘭西第一帝國皇帝拿破崙·波拿巴回到了巴黎。1812年是恐怖的一年,由於野心和狂妄,年初,拿破崙遠征俄羅斯,他足足調動了57萬大軍,然而這位有著「歐洲第一名將」稱號的天才軍事家,卻在俄國犯下一連串戰略和戰術錯誤,最終入侵失敗,軍隊銳減為不到3萬人,拿破崙的軍事才能已經衰退了嗎?
遠征俄羅斯后,法蘭西第一帝國元氣大傷,歐洲各國迅速發現這是一個擺脫拿破崙的絕妙良機,英國、俄國、瑞典和普魯士在1813年組成了第六次反法同盟,那麼,拿破崙是否還能指揮他那征服歐洲的龐大軍隊,第六次打敗反法同盟呢?
1813年,拿破崙指揮法軍進行了一系列的戰爭,接連取得重大勝利,然而第六次反法同盟的實力並不弱,奧地利帝國首相梅特涅希望雙方議和,雖然有著短暫的休戰時間,然而戰火還是燒了起來,因為議和條件是法國必須放棄一部分領土,梅特涅警告拿破崙說,如果拿破崙不表示議和,奧地利將參加第六次反法同盟,拿破崙並沒有被嚇住。8月10日,戰火再起,奧地利在兩天後正式加入反法同盟。拿破崙指揮軍隊在德累斯頓戰役中取勝,然而形勢卻不妙了。

2詳細介紹

萊比錫城是當時法國的附庸國萊茵聯邦的一個小城(現在在德國)。
法軍在德累斯頓獲得了勝利,但拿破崙不在場的其他戰線卻接連遭到了失敗。首先,受命向波希米亞軍團側后迂迴的第一軍,在庫爾姆附近被聯軍的優勢兵力包圍了。該軍戰鬥到八月三十日,由於彈盡糧絕,軍長旺達姆率領余部投降,使法軍損失一萬三千餘人。沙皇的副官布屠林上校曾經說過,庫爾姆之戰把原已遍布波希米亞谷地的失望氣氛一掃而空,整個谷地充滿了歡呼的聲音。於是,戰敗的奧軍又從失敗中振作起來了。
拿破崙從西里西亞返回德累斯頓時,給麥克唐納留下了七萬五千餘人的兵力。他一走,麥克唐納隨即按其指示向布呂歇爾的西里西亞軍團發起進攻,企圖將敵軍趕回亞沃爾以東去。布呂歇爾得知拿破崙離去的消息,馬上停止撤退,指揮西里西亞軍團進行反撲,結果又將法軍趕回到了博伯爾河以西。這一仗,麥克唐納損失了約一萬五千人、一百零三門火炮,以及大量的彈藥和裝備。
向柏林方向實施進攻的四個軍,也被敵北路軍團擊敗,烏迪諾在損失了約三千人以後,被迫撤過易北河一線。由漢堡出發策應烏迪諾行動的第十三軍,同樣出擊受挫。這樣,法軍在整個東線和北線都連遭失利,被迫轉入防禦。
為了扭轉被動局面,拿破崙只得命令南線德累斯頓方向的法軍轉入防禦,著內伊前往柏林方向,接替烏迪諾的職務,因為後者在連遭失利之後主動要求解職。拿破崙本人飛馳到東線,親率業已潰退到博伯爾河西岸的法軍,向咄咄逼人的敵西里西亞軍團實行反擊。布呂歇爾看到,法軍的士氣明顯提高,攻擊的強度有所增加,知道是拿破崙返回來了,於是立即命令部隊撤退。這一著,把拿破崙氣得暴跳如雷,干著急而抓不住敵人。
布呂歇爾剛剛撤走,拿破崙又接到來自德累斯頓的告急報告。原來南線又吃緊了。波希米亞軍團在拿破崙離開之後立即折轉回來,繼續圍攻該城。待到拿破崙帶領部隊急匆匆地趕回來,敵人又自行撤退了。對於聯軍在德累斯頓方向的撤退,拿破崙還沒有來得及仔細回味,說不清是禍還是福,又傳來北線法軍在於特博克附近被再次打敗的消息。這一仗,法軍又損失二萬二千人左右,其中有一萬三千人是放下武器被俘的。敵北路軍團正在繼續向南推進。
聯軍的三路大軍逐漸向德累斯頓合攏,形勢對於法軍越來越嚴重。法軍在戰場上來回調動,疲於奔命,部隊的給養越來越差,每個土兵每天只能得到半磅麵包,已無肉類供應。這樣,部隊的減員非常嚴重,據說病員達到了五萬多人。在此同時,敵軍的後備兵員則源源不斷地開上了戰場。俄國哥薩克騎兵在法軍背後的襲擾行動,也越來越活躍了。然而,此時的拿破崙還顯得非常沉著,據聖西爾說,他在談論法軍最近連續遭受的失利時,就象談論遠在中國發生的事情一樣。一個嚴重的事實是,聯軍三個方向的包圍圈在繼續縮小。而拿破崙手中的預備隊,除了奧熱羅指揮的那個第九軍外,已經全部用上了。

3決戰時機

看來日益臨近。由於德累斯頓一時難以攻克,在布呂歇爾的提議下,聯軍決定採取一個大膽的計劃:放棄對德累斯頓的攻擊,南面波希米亞軍團繞過德累斯頓,直取法軍背後的萊比錫城:東面西里西亞軍團西渡易北河,與北路軍團會師,從北面進逼萊比錫,兩路都以萊比錫為目標,實施鉗形攻擊,爾後切斷法軍的後路,並把它合圍和殲滅在萊比錫附近地區。
為了執行這一計劃,普軍老將布呂歇爾留下少量部隊繼續與當面法軍保持接觸,親率主力悄悄地向維滕堡方向轉移。十月三日,普軍擊潰了守衛易北河的法軍,在維滕堡上游十餘公里的地方架起兩座浮橋,渡到了易北河南岸。十月四日,貝爾納多特也率北路軍團渡過了易北河,從而實現了兩個軍團的會師。他們會合后,兵力約有十六萬餘人,相互策應著,從北面直向萊比錫城壓來。
當時,拿破崙可以集中的兵力,還有二十五萬餘人。為了對付聯軍的鉗形攻勢,他決心充分利用內線作戰的有利地位,繼續採取各個擊破的辦法。他的部署是:以一部兵力趕到萊比錫以南,阻擊十八萬人的波希米亞軍團,集中主力向北,首先擊潰西里西亞軍團,爾後殲滅北路軍團。制訂這一計劃時,拿破崙考慮,要最大限度地集中兵力,於是決定放棄德累斯頓。他對防守德累斯頓的聖西爾說過,預計會有一場會戰發生,要把所有的部隊都掌握在自己手裡,不然就會感到遺憾,而且談到,把聖西爾和他的部隊留在德累斯頓,對於他的會戰將毫無貢獻。可是,他在後來竟放棄了這個想法,命令聖西爾軍繼續留在德累斯頓。這又因為什麼?很有可能,法軍一旦撤出這個城市,撒克遜將會很快倒向聯軍方面。
十月九日
拿破崙親率十五萬餘人向北推進,尋找敵西里西亞軍團。當時,布呂歇爾已進到易北河以南的德紹附近。他得知拿破崙親率法軍前來迎戰,馬上率部溜走了。對於聯軍繼續玩弄這樣的把戲,拿破崙很是惱火,但又不敢率部窮追,因為南線敵軍正向萊比錫逼近,繆拉指揮的阻擊部隊能夠堅持多久,他絲毫沒有把握。如果現在回師攻擊南線敵軍,那麼,它也可能馬上溜走。因此,拿破崙決定,暫時駐軍不動,等待南路敵人和法軍阻擊部隊糾纏在一起而難以脫身的時候,再迅速揮師南下,從兩翼迂迴敵人,將其殲滅在萊比錫城下。不久,繆拉送來報告,他正率領部隊同波希米亞軍團展開激戰。
正在此時,俄國一支五萬人的後續部隊開始到達前線,另有數萬援軍也在趕往萊比錫的途中。十月十三日,布呂歇爾向沙皇建議;讓三個軍團向拿破崙實施集中的進攻,因為聯軍都已靠攏,兵力佔有優勢,有可能一下子把敵人擊潰,並把這一建議通報了聯軍總司令施瓦爾岑堡,但波希米亞軍團正在緩慢地開進中。沙皇採納了布呂歇爾的建議,隨即為最後的圍攻進行協商和準備。
拿破崙於十月十四日中午到達萊比錫以南的瓦肖鎮,那是繆拉的司令部。這一天,聯軍集中大批騎兵,向繆拉的防禦陣地進行了一次試探性進攻。雙方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騎兵戰,結果不分勝敗。
萊比錫周圍的戰爭氣氛日益緊張了。這個在當時只有約三萬居民的商業城市,西面是艾爾斯特河,北面是帕爾他河,南面是普來澤河。后兩條河在萊比錫城北匯合后流入艾爾斯特河。所以,萊比錫城位於三條河流匯合點的東面,地勢比較低,在河流經過的地方形成了一些沼澤地。在東,南,北三面,有七條道路相通,東面的一條幹道,通往德累斯頓。城西有兩座橋,分別架在艾爾斯特河與普來澤河上,這是萊比錫西去的唯一通道。城南約五公里的地方有一片連綿的丘陵地。
十月十五日後
聯軍的進攻計劃是由施瓦爾岑堡制訂的,但在經過沙皇的修改以後才確定下來。按計劃,聯軍分為四個攻擊集團,分別從四個方向發起進攻。布呂歇爾率領一個集團約五萬四千人,從西北方向向萊比錫壓縮;波希米亞軍團分成三個集團:格萊將軍率領一萬九千人,在艾爾斯特河以西向林德瑙進攻,其任務是奪占萊比錫向西去的唯一通道,切斷法軍的後方交通線和退路,默費爾特將軍率領二萬八千人,從次維考向萊比錫進攻,維特根施坦元帥率領九萬六千人,在萊比錫東南方向擔任主攻任務,奪占萊比錫。
對於聯軍的上述部署,拿破崙在判斷上產生了部分錯誤。十月十五日下午,他根據不確實的情報作出結論,說什麼布呂歇爾和貝爾納多特不敢從哈勒沿大路發起進攻,認為他們會從萊比錫以西繞到南面去會師。基於這個判斷,拿破崙於十月十六日晨七時匆忙下令,把駐守萊比錫西北拉地費爾德和林登沙的第六軍從防禦陣地上撤出來,轉移到萊比錫西南地區充當預備隊。他指望,這樣調整以後,向西可以支援林德瑙,向南可以支援南線部隊。當時,軍長馬爾蒙正在林登沙的教堂上進行觀察,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北面的一連串營火,估計到布呂歇爾的軍團已經開到,但是他在接到拿破崙的命令后,還是不顧當面的敵情而勉強地執行了命令。
南線反擊
布呂歇爾又在萊比錫北面發起了進攻。於是,拿破崙不得不暫時放下勝敗未分的南線,策馬趕往萊比錫城北。法軍北線作戰失利,損失了五十三門火炮,但敵方的約克軍也損失約八千人。這樣一來,聯軍對萊比錫的包圍圈便進一步縮小了。
法軍情況不好
僅在十七日這一天,就有十一萬名援兵到達,其中有貝尼格森率領的四萬一千名俄軍,貝爾納多特軍團的約六萬名瑞典軍,以及科洛雷率領的一個奧地利軍。至此,聯軍的兵力超過了三十萬人,而且彈藥和各種補給物資充足。
聯軍計劃在十八日上午發起總攻,屆時分成六個攻擊集團,對萊比錫城進行四面圍攻。布呂歇爾攻擊東北面,格萊仍攻擊西面的林德瑙,貝爾納多特攻擊北面。另外三路分別指向羅斯尼格、普羅布偕達和周克爾豪森。此時,拿破崙的大本營轉移到了斯托特里茲的一個煙草工廠中。
十八日上午八時,聯軍開始進攻。戰至下午二時,除在左翼有些進展,攻佔了羅斯尼格和杜森以外,大部陣地仍在法軍手中,其中向普羅布偕達進攻的巴克萊部,因遭法軍炮火的猛烈轟擊而損失慘重,被迫暫取守勢,向林德瑙攻擊的格萊部被貝唐德軍完全擊潰,隨後,貝唐德軍發起反擊,向西推進了十幾公里,這樣就確保了法軍退路的暢通。
面對聯軍優勢兵力的攻擊,拿破崙命令法軍主動撤離了一些難以繼續堅守的陣地。下午三時左右,當法軍正在收縮兵力,聯軍步步進逼的關鍵時刻,在防守萊比錫東北蓬恩斯多夫的第七軍中,竟有兩個撒克遜旅和一個炮兵連共約三千餘人,帶著十九門火炮投降了聯軍。拿破崙聽到這一消息,馬上帶領部分近衛軍疾馳趕來增援,穩住了防禦陣地。但是,法軍終歸寡不敵眾,情況越來越嚴重。最糟糕的是炮彈快打完了,以致拿破崙後來念念不忘地說,如果他當時還有三萬發炮彈,那麼他就會成為世界的主人。
到了傍晚時分,除了孔尼維茲、普羅布偕達和斯托特里茲三處陣地外,其它陣地都放棄了,法軍被壓縮,擠到了萊比錫城裡及其近郊。內伊和另一名軍長也負了傷。

4大勢已去

天黑下來了。拿破崙認識到大勢已去,指示參謀長貝爾蒂埃向部隊下達撤退的命令。按照命令,麥克唐納指揮其第十一軍和第七軍繼續堅守孔尼維茲,普羅布偕達、斯托特里茲、勞德尼茲和萊比錫城,掩護主力撤退。同時,命令堅守德累斯頓的聖西爾軍自行組織突圍。下達了命令以後,拿破崙倒在大本營的板凳上,立即睡著了。將領們坐在周圍,沉默地望著他。周圍一片黑暗,最後戰鬥的呼喊聲、傷員的呻吟聲和軍隊撤退的車輪聲,混雜在一起,傳入拿破崙所在的那個破水磨房。一刻鐘以後,他突然醒了,隨即趕往萊比錫城,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過後才撤離該城。
十九日上午九時
沙皇要求堅守萊比錫的法軍後衛部隊投降,以保全該城,但遭到守城法軍的斷然拒絕。
法軍在後撤的過程中,發生了一個意外的情況:負責保護橋樑的一個工兵班長接到命令說,敵方追兵一到就要立即炸毀橋樑。當布呂歇爾的少數騎兵沿河向林德瑙方向迂迴時,槍聲使工兵班長著了慌。誤認為敵人的大隊追兵已到,因而引爆了預先放置好的炸藥,炸毀了法軍撤退的唯一一座石橋,使後衛約兩萬八千名官兵無法過河,其中包括軍長勞里斯頓、雷諾,麥克唐納和十六日剛剛晉陞為元帥的波蘭親王波尼亞托夫斯基。麥克唐納跳入河裡,僥倖游到了對岸,波尼亞托夫斯基被淹死,其餘全部被俘。震驚歐洲的萊比錫戰役,就是這樣結束了。
這一仗,法軍共損失六萬五千餘人,除戰死之外,有三十六名將官和三萬餘人做了俘虜。另有二十八面軍旗,九百輛彈藥車、三百餘門火炮和四萬餘枝步槍被聯軍繳獲。拿破崙率領撤退出來的法軍且戰且退,於十一月初到達萊茵河一線,他留下馬爾蒙率領三個軍在美因茲做後衛, 自己返回了巴黎。十月十一日,聖西爾在德累斯頓率部投降。
艾爾斯特河邊的戰場上,屍積如山,血流成河,近代的歐洲從此脫出了中世紀的蛻殼。法蘭西第一帝國從此罹難,走向崩潰,法國人民又象一七九三年那樣,面臨著外部強敵的入侵。

5戰役評論

拿破崙在呂岑,包岑和德累斯頓連戰皆捷之後,終於又在萊比錫被徹底打垮,其原因當然是多方面的。
主動性
其次皇帝的高度集權束縛了元帥們的主動性
拿破崙戰爭的後期,作戰地域不斷擴大,參戰的兵力日益增多。這樣,集最高統帥與前線指揮職務於一身的指揮體系,已經不適應作戰的要求。為了在寬廣的戰場上指揮幾十萬大軍,不僅需要有一個得力的參謀班子,而且需要有能夠獨當一面擔任戰場指揮重任的得力將才。然而,拿破崙對於元帥們的要求,只不過是唯唯諾諾,象鐘錶那樣準確地執行命令而已。長年累月,慢慢形成一種習慣:拿破崙在場,一切都是生龍活虎,指揮系統能夠高度發揮作用,一旦拿破崙不在,他的元帥們,包括總參謀長在內,常常不能發揮主動性,甚至不敢做出一個那怕是很小的決定。
在一八一三年的戰爭中,聯軍參戰的兵力急劇增加,經常進行多路作戰,在這種複雜的形勢下,單靠拿破崙一個人已經不能應付情況多變的局面,更何況他的元帥們又不能發揮主動性呢?儘管拿破崙到處奔波,不停地作出各種指示,但畢竟不能及時掌握並處置各方面的情況,以致法軍常常陷於被動。例如,在萊比錫會戰過程中,拿破崙曾口頭指示,要在艾爾斯特河上增架橋樑,以確保法軍的退路。但是,總參謀長貝爾蒂埃的辦事方針是:沒有拿破崙的書面命令便不能貿然行事,因此,他並未積極落實拿破崙的架橋指示,這就使得法軍在撤退時只有一座石橋可通,因而造成了嚴重損失。又如,在包岑作戰中,內伊率軍進行迂迴,比拿破崙規定的時間提前一個小時到達敵人的背後,但因為沒有得到進一步的指示,就一直消極地停留在那裡,待新的命令到達時,已經貽誤了戰機,形成了被動局面。
缺乏騎兵
此外,拿破崙缺乏騎兵
不能在廣闊的戰場上及時獲得敵方情報和擴大戰果。法軍新兵成分比重過大,也對拿破崙的失敗有著重要影響。
聯軍方面所以取得勝利,一是在兵力上佔有絕對優勢,二是採取了靈活的戰術。聯軍決定,專門攻擊法軍元帥們所指揮的部隊,避免同拿破崙本人交鋒,這正是抓住了拿破崙指揮體系的致命弱點。從整個戰爭進程來看,聯軍的行動是小心翼翼的,是遲緩穩重的,這就使他們少受了過去常常遭受的那種損失。在聯軍陣營中,普軍老將布呂歇爾的積極大膽的行動,對整個聯軍起了帶動作用。他大膽渡過易北河與北路軍團會師,從西北方向插入法軍的側后,既帶動了過分謹慎的貝爾納多特,也配合南路波希米亞軍團造成了夾擊和圍攻法軍的有利態勢,從而牢牢地奪得了戰場的主動權。

後記

萊比錫戰役戰敗不久,拿破崙被迫回到法國,然後組建了新軍以擋住聯軍。然而,他現在是在法國本土進行作戰,而國內厭戰情緒開始升高,立法院對拿破崙的徵兵行動採取不合作的態度。
拿破崙指揮軍隊進行了著名的1814年戰役,在此期間他連續打勝仗。2月10日到14日一連串的輝煌勝利表明拿破崙正處於最佳狀態。他又重新煥發了年青的拿破崙早年在義大利戰役中曾經表現出來的激情與活力,而毫無當年在博羅季諾、包岑和德累斯頓諸戰役中使其才智黯然失色的那種死氣沉沉、猶豫不決的精神狀態。同時值得注意的是蒙米賴周圍的這幾場戰鬥都是他親自指揮的。名義上雖然內伊仍在現場指揮近衛軍,但拿破崙卻將所有命令直接下達給各師師長。
但是布呂歇爾的韌性戰鬥拖垮了拿破崙,此刻,聯軍以壓倒之勢,兵臨巴黎城下。馬爾蒙率領那支七零八落的部隊,走投無路,不得不於30日簽署了投降書。次日,聯軍進入巴黎。路易十六倖存的長兄普羅旺斯伯爵被宣布為法蘭西國王,號稱路易十八。1814年戰役就此告終。
當拿破崙得知此事後,一切都完了。但他並不甘心就此罷休。他仍舊擁有達九千人的忠實的近衛軍,儘管經過長途跋涉已疲憊不堪,他依然打算率領他們進軍巴黎。科蘭古和元帥們(貝爾蒂埃、內伊、烏迪諾、麥克唐納、蒙塞和勒費弗爾)堅定地向他指出這隻不過是一種無謂的犧牲。拿破崙終於讓步,同意退位。但提出擁立年幼的兒子,並由皇后攝政。聯軍拒絕了這一條件。最終於4月11日正式批准並為楓丹白露條約所確認的退位令根本就沒有理會這一點。前幾天,蘇爾特也在圖盧茲向威靈頓投降。
拿破崙戰敗后,被流放到了地中海的厄爾巴島,他保留了皇帝的名號,然而他的主權僅限於那個小島,法蘭西第一帝國宣告滅亡,後來拿破崙招集舊部返回巴黎又登上了王位,開始了至高無上的百日政權,維也納會議各國聽說拿破崙復辟也迅速組建了第七次反法同盟,法軍在滑鐵盧戰役中慘敗,拿破崙又一次宣布退位,又被流放到大西洋的聖赫勒拿島,並被剝奪了帝號。在1821年拿破崙死在了那個小島上。
下一篇[駐馬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