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明神宗

萬曆(1573年9月4日-1620年8月18日)是明神宗朱翊鈞的年號,明朝使用此年號共48年,為明朝所使用時間最長的年號。萬曆前期,張居正主導實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社會經濟持續發展,對外軍事也接連獲勝,朝廷呈現中興氣象,史稱萬曆中興。歷史學家黃仁宇用「大歷史觀」的角度,寫了《萬曆十五年》這本研究明史的專著。

1人物簡介

懈怠政事
萬曆皇帝的老師,萬曆第一任內閣首輔,萬曆新政的策劃與執行人張居正過世后,萬曆十四年(1586年)十一月明神宗開始沉湎於酒色之中(一說是染上鴉片煙癮)。后因立太子之事與內閣爭執長達十餘年,最後索性三
萬曆帝

  萬曆帝

十年不出宮門,不理朝政,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1589年,神宗不再出現,內閣出現了「人滯於官」、「曹署多空」的現象;萬曆二十五年,右副都御史謝傑批評神宗荒於政事,親政后政不如初:「陛下孝親、尊祖、好學、勤政、敬天、愛民、節用、聽言、親親、賢賢,皆不克如初矣。」 以至於朱翊鈞在位中期以後方入內閣的廷臣不知皇帝長相如何,于慎行、趙志皋、張位、沈一貫等4位國家重臣,雖然對政事憂心如焚,卻無計可施,僅能以數太陽影子長短來打發值班的時間。
萬曆四十年(1612年),南京各道御史上疏:「台省空虛,諸務廢墮,上深居二十餘年,未嘗一接見大臣,天下將有陸沉之憂。」。首輔葉向高卻說皇帝一日可接見福王兩次。萬曆四十五年(1617年)十一月,「部、寺大僚十缺六、七,風憲重地空署數年,六科止存四人,十三道止存五人」。囚犯們關在監獄里,有長達二十年之久還沒有問過一句話的,他們在獄中用磚頭砸自己,輾轉在血泊中呼冤。臨江知府錢若賡被神宗投入詔獄達三十七年之久,終不得釋,其子錢敬忠上疏:「臣父三十七年之中……氣血盡衰……膿血淋漓,四肢臃腫,瘡毒滿身,更患腳瘤,步立俱廢。耳既無聞,目既無見,手不能運,足不能行,喉中尚稍有氣,謂之未死,實與死一間耳」。首輔李廷機有病,連續上了一百二十次辭呈,都得不到消息,最後他不辭而去。 萬曆四十年(1612年),吏部尚書孫丕揚,「拜疏自去」。四十一年(1613年),吏部尚書趙煥也「拜疏自去」。吳亮嗣於萬曆末年的奏疏中說:「皇上每晚必飲,每飲必醉,每醉必怒。酒醉之後,左右近侍一言稍違,即斃杖下。」
礦稅之害
明神宗親政以後,開始展現其貪婪本性,「數年以來,御用不給。今日取之光祿,明日取之太僕,浮梁之磁,南海之珠,玩好之奇,器用之巧,日新月異」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明神宗派出宦官充任礦監稅使,掠奪商民,一旦被認為地下有礦苗,房屋就要全部拆除,以便開礦,開礦時挖掘不到時,附近的商家會被指控「盜礦」,必須繳出全部「盜礦」的賠款。礦監所到之處,民窮財盡,「鞭笞官吏,剽劫行旅,商民恨刺骨」「其黨直入民家,姦淫婦女,或掠入稅監署中,士民公憤」,而「帝不問」,成為明代一大惡政。首輔朱賡沉痛地說:「今日政權不由內閣,盡移於司禮。」 大學士沈鯉在《請罷礦稅疏》中,亦指出礦稅「皆有司加派於民,以包賠之也」。戶科給事中田大益曾忍無可忍地批評他:「以金錢珠玉為命脈。」萬曆二十五(1597年)至三十三年(1605年)礦稅使進內庫銀將近三百萬兩,「半以助浮費,半以市珠寶」,更多的財物流入了宦官的腰包,「從萬曆二十五年到萬曆三十四年的十年時間裡,礦監稅使向皇室內庫共進奉白銀五百六十餘萬兩,黃金一萬二千萬餘兩,平均每年進奉白銀五十餘萬兩,黃金一千多兩」,可謂「驅率狼虎,飛而食人,使天下之人,剝膚而吸髓,重足而累息,以致天災地坼,山崩川竭」。萬曆二十三年,御史馬經綸直言指斥神宗皇帝「好貨成癖」。
需要說明的是,上述的說法主要來源於當時的文官系統,礦稅,海稅,茶稅,這些工商稅的利益受害者。當聽從了文官建議的崇禎取消商業稅並以農業稅代替以後,爆發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但更該說明的是,崇禎時的農民起義,已非一時一地之稅務使然,而是對明朝統治力量衰退的警鐘。
身後
《明朝帝王陵》提到:萬曆的定陵1958年發掘,萬曆帝屍骨復原,「生前體形上部為駝背」。1966年8月24日,遺骨被紅衛兵付之一炬。

2奇特記錄

朱翊鈞同時創下了中國皇帝歷史上的一個「光輝」記錄:長達28年未曾上朝。這也是很多史學家所詬病的一個話題,很多人如此評價:「明亡,實亡於萬曆。」說的就是此人長達28年的不理朝政。

3歷史評價

《明史·神宗本紀》:「故論考謂:明之亡實亡於神宗。」趙翼《廿二史札記·萬曆中礦稅之害》:「論者謂明之亡,不亡於崇禎而亡於萬曆。」清高宗乾隆在《明長陵神功聖德碑》中則道:「明之亡非亡於流寇,而亡於神宗之荒唐,及天啟時閹宦之專橫,大臣志在祿位金錢,百官專務鑽營阿諛。及思宗即位,逆閹雖誅,而天下之勢,已如河決不可復塞,魚爛不可復收矣。而又苛察太甚,人懷自免之心。小民疾苦而無告,故相聚為盜,闖賊乘之,而明社遂屋。嗚呼!有天下者,可不知所戒懼哉?」
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一書將萬曆皇帝的荒怠,聯繫到萬曆皇帝與文官群體在「立儲之爭」觀念上的對抗。怠政則是萬曆皇帝對文官集團的一種報復。黃仁宇說:「他(即萬曆皇帝)身上的巨大變化發生在什麼時候,沒有人可以做出確切的答覆。但是追溯皇位繼承問題的發生,以及一連串使皇帝感到大為不快的問題的出現,那麼1587年丁亥,即萬曆十五年,可以作為一條界線。這一年表面上並無重大的動蕩,但是對本朝的歷史卻有它特別重要之處。」但若站在心理學的角度,朱翊鈞的這種怠政也可以被理解為習得性失助或憂鬱症的臨床表現。
在《萬曆十五年》文末總結,「1587年,是為萬曆15年,歲次丁亥,表面上似乎是四海昇平,無事可記,實際上我們的大明帝國卻已經走到了它發展的盡頭。在這個時候,皇帝的勵精圖治或者晏安耽樂,首輔的獨裁或者調和,高級將領的富於創造或者習於苟安,文官的廉潔奉公或者貪污舞弊,思想家的極端進步或者絕對保守,最後的結果,都是無分善惡,統統不能在事實上取得有意義的發展。因此我們的故事只好在這裡作悲劇性的結束。萬曆丁亥年的年鑒,是為歷史上一部失敗的總記錄」。

4大事記錄

明神宗朱翊鈞的年號(1573 - 1620),明朝使用萬曆這個年號一共48年。萬曆這個年號也經常用來代指明神宗(萬曆帝)。
萬曆六年——李時珍撰寫《本草綱目》。
萬曆十年——利瑪竇來到中國傳教。
萬曆十二年——利瑪竇繪製第一張中文世界地圖《山海輿地圖》。
萬曆十二年——朱載出版《律呂精義》。
萬曆十二年——定陵開建。
萬曆二十九年——利瑪竇將油畫引入中國。
萬曆二十九年——楊繼洲撰寫《針灸大成》。
萬曆三十三年7月13日——海南瓊州發生7.5級地震。

5年代對照

萬曆四十八年
公元 1620年
庚申年
萬曆四十七年
公元 1619年
己未年
萬曆四十六年
公元 1618年
戊午年
萬曆四十五年
公元 1617年
丁巳年
萬曆四十四年
公元 1616年
丙辰年
萬曆四十三年
公元 1615年
乙卯年
萬曆四十二年
公元 1614年
甲寅年
萬曆四十一年
公元 1613年
癸丑年
萬曆四十年
公元 1612年
壬子年
萬曆三十九年
公元 1611年
辛亥年
萬曆三十八年
公元 1610年
庚戌年
萬曆三十七年
公元 1609年
己酉年
萬曆三十六年
公元 1608年
戊申年
萬曆三十五年
公元 1607年
丁未年
萬曆三十四年
公元 1606年
丙午年
萬曆三十三年
公元 1605年
乙巳年
萬曆三十二年
公元 1604年
甲辰年
萬曆三十一年
公元 1603年
癸卯年
萬曆三十年
公元 1602年
壬寅年
萬曆二十九年
公元 1601年
辛丑年
萬曆二十八年
公元 1600年
庚子年
萬曆二十七年
公元 1599年
己亥年
萬曆二十六年
公元 1598年
戊戌年
萬曆二十五年
公元 1597年
丁酉年
萬曆二十四年
公元 1596年
丙申年
萬曆二十三年
公元 1595年
乙未年
萬曆二十二年
公元 1594年
甲午年
萬曆二十一年
公元 1593年
癸巳年
萬曆二十年
公元 1592年
壬辰年
萬曆十九年
公元 1591年
辛卯年
萬曆十八年
公元 1590年
庚寅年
萬曆十七年
公元 1589年
己丑年
萬曆十六年
公元 1588年
戊子年
萬曆十五年
公元 1587年
丁亥年
萬曆十四年
公元 1586年
丙戌年
萬曆十三年
公元 1585年
乙酉年
萬曆十二年
公元 1584年
甲申年
萬曆十一年
公元 1583年
癸未年
萬曆十年
公元 1582年
壬午年
萬曆九年
公元 1581年
辛巳年
萬曆八年
公元 1580年
庚辰年
萬曆七年
公元 1579年
己卯年
萬曆六年
公元 1578年
戊寅年
萬曆五年
公元 1577年
丁丑年
萬曆四年
公元 1576年
丙子年
萬曆三年
公元 1575年
乙亥年
萬曆二年
公元 1574年
甲戌年
萬曆元年
公元 1573年
癸酉年
上一篇[林行止]    下一篇 [羅伯特·卡普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