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萬燝,字暗夫,南昌人,兵部侍郎恭孫也。少好學,砥礪名行。舉萬曆四
十四年進士,授刑部主事。嘗疏論刑獄乾和。
天啟初元,兵事棘,工部需才,調燝工部營繕主事。督治九門垣墉,市銅
江南,皆勤於其職。遷虞衡員外郎,司鼓鑄。時慶陵大工未竣,費不貲。燝知
內府廢銅山積,可發以助鑄,移牒內官監言之。魏忠賢怒,不發,燝遂具疏以
請。忠賢益怒,假中旨詰責。燝旋進屯田郎中,督陵務。
其時,忠賢益肆,廷臣楊漣等交擊,率被嚴旨。燝憤,抗章極論,略言:
「人主有政權,有利權,不可委臣下,況刑餘寺人哉?忠賢性狡而貪,膽粗而大,
口銜天憲,手握王爵,所好生羽毛,所惡成瘡痏。蔭子弟,則一世再世;賚廝養,
則千金萬金。毒痡士庶,斃百餘人;威加搢紳,空十數署。一切生殺予奪之權盡
為忠賢所竊,陛下猶不覺悟乎?且忠賢固供事先帝者也,陛下之寵忠賢,亦以忠
賢曾供事先帝也。乃於先帝陵工,略不厝念。臣嘗屢請銅,靳不肯予。間過香
山碧雲寺,見忠賢自營墳墓,其規制弘敞,擬於陵寢。前列生祠,又前建佛宇,
璇題耀日,珠網懸星,費金錢幾百萬。為己墳墓則如此,為先帝陵寢則如彼,可
勝誅哉!今忠賢已盡竊陛下權,致內廷外朝止知有忠賢,不知有陛下,尚可一日
留左右耶?」疏入,忠賢大怒,矯旨廷杖一百,斥為民。執政言官論救,皆不聽。
當是時,忠賢惡廷臣交章劾己,無所發忿,思借燝立威。乃命群奄至燝
邸,摔而毆之,比至闕下,氣息才屬。杖已,絕而復甦。群奄更肆蹴踏,越四日
即卒,時四年七月七日也。
忠賢恨猶不置,羅織其罪,誣以贓賄三百。燝廉吏,破產乃竣。崇禎初,
贈光祿卿,官其一子。福王時,謚忠貞。
上一篇[林汝翥]    下一篇 [汪文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