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唐朝

葉法善(616—720)字道元,括州括蒼(今浙江麗水松陽)人。唐代道士、官吏。有攝養、占卜之術,歷高宗、則天、中宗朝五十年,時被召入宮,盡禮問道。睿宗時官鴻臚卿,封越國公。他無病而終,享年105歲。

1人物介紹

四代修道,皆以陰功密
葉法善像

  葉法善像

行及劾召之術救物濟人。母劉氏,因晝寐,夢流星入口,吞之乃孕,十五月而生。
年七歲,溺於江中,三年不還。父母問其故,曰:「青童引我,飲以雲漿,故少留耳」。
亦言青童引朝太上,太上頷而留之。
弱冠身長九尺,額有二午。
性淳和潔白,不茹葷辛。
常獨處幽室,或游林澤,或訪雲泉。
自仙府歸還,已有役使之術矣,遂入居卯酉山。
其門近山,巨石當路,每環回為徑以避之。師投符起石,須臾飛去,路乃平坦。
眾共驚異。
常游括蒼白馬山,石室內遇三神人,皆錦衣寶冠,謂師曰:「我奉太上命,以密旨告子。子本太極紫微左仙卿,以校錄不勤,謫於人世,速宜立功濟人,佐國功滿,當復舊任。以正一三五之法,令授於子。又勤行助化。宜勉之焉」。
言訖而去。自是誅盪精怪,掃馘凶妖,所在經行,以救人為志。
叔祖靖能,頗有神術,高宗時,入直翰林,為國子祭酒。
武后監國,南遷而終。初高宗征師至京,拜上卿,不就,請度為道士,出入禁門。
乃欲告成中嶽,扈從者多疾,凡噀咒,病皆愈。二京受道籙者,文武中外男女弟子千餘人。
所得金帛,並修宮觀,恤孤貧,無愛惜。
久之,辭歸松陽,經過之地,救人無數。
蜀川張尉之妻,死而復生,復為夫婦。
師識之曰:「屍媚之疾也,不速除之,張死矣」。
師投符而化為黑氣焉。相國姚崇已終之女,鍾念彌深,投符起之。
錢塘江有巨蜃,時為人害,淪溺舟楫,行旅苦之。投符江中,使神人斬之。
除害殄凶,玄功遐被,各具本傳。於四海六合,名山洞天,咸所周曆。
師年十五,中毒殆死,見青童曰:「天台苗君,飛印相救。」於是獲蘇。
又師青城山趙元陽,受遁甲。與嵩陽韋善俊傳八史,東入蒙山,神人授書。
詣嵩山,神仙授劍。常行涉大水,忽沉波中,謂已溺死,七日復出,衣履不濡,云:「暫與河伯游蓬萊」。
則天徵至神都,請於諸名岳投奠龍璧。
中宗複位,武三思尚秉國權。
師以頻察襖祥,保護中宗相王及玄宗,為三思所忌,竄於南海。
廣州人庶,夙仰其名,北向候之。師乘白鹿,自海上而至,止於龍興新觀。
遠近禮敬,舍施豐多,盡修觀宇焉。歲余,入洪州西山,養神修道。
景龍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蒼三神人又降,傳太上之命:「汝當輔我睿宗及開元聖帝,未可隱跡山岩,以曠委任」。
言訖而去。
時二帝未立,而廟號年號,皆以先知。其年八月,果有詔徵入京。
迨后平韋后,立相王睿宗,玄宗承祚繼統,師於上京,佐佑聖主。
凡吉凶動靜,必予奏聞。會吐蕃遣使進寶函封,曰:「請陛下自開,無令他人知機密」。
朝廷默然,唯法善曰:「此是凶函,請陛下勿開,宜令蕃使自開」。
玄宗從之。
及令蕃使自開,函中弩發,中番使死,果如法善言。
俄授銀青光祿大夫鴻臚卿越國公景龍觀主。
祖重,精於術數,明於考召,有功於江湖間,謚有道先生,自有傳。父慧明,贈歙州刺史。師請以松陽宅為觀,賜號淳和,御制碑書額,以榮鄉里。
明年正月二十七日,忽友雲鶴數百,行列北來,翔集故山,徘徊三日,瑞雲五色,覆其所居。是歲庚申六月三日甲申,告化於上都景龍觀。弟子既齊物、尹愔,睹真仙下降之事,秘而不言。
二十一日。
詔贈金紫光祿大夫越州都督。
春秋百有七歲。
所居院異香芬郁,仙樂繽紛,有青煙直上燭天,竟日方滅。
師請歸葬故鄉。
敕度其侄潤州司馬仲容為道士,與中使監護,葬於松陽。詔衢、婺、括三州助葬。
供給(給原作終,據明抄本改)所須。
發引日,敕官縞衣祖送於國門之外。
開元初,正月望夜,玄宗移仗於上陽宮以觀燈。
尚方匠毛順心,結構彩樓三十餘間,金翠珠玉,間廁其內。樓高百五十尺,微風所觸,鏘然成韻。
以燈為龍、鳳、螭、豹騰躑之狀,似非人力。
玄宗見大悅,促召師觀於樓下,人莫知之。師曰:「燈影之盛,固無比矣;然西涼府今夕之燈,亦亞於此」。
玄宗曰:「師頃嘗游乎」?
曰:「適自彼來,便蒙急召」。
玄宗異其言,曰:「今欲一往,得乎」?
曰:「此易耳」。
於是令玄宗閉目,約曰:「必不得妄視,若誤有所視,必有非常驚駭」。
如其言,閉目距躍,已在霄漢。俄而足已及地。
曰:「可以觀矣」。
既睹影燈,連亘數十里,車馬駢闐,士女紛委。玄宗稱其盛者久之,乃請回。
復閉目騰空而上,頃之已在樓下,而歌舞之曲未終。
玄宗於涼州,以鏤鐵如意質酒,翌日命中使,托以他事,使於涼州,因求如意以還,驗之非謬。
又嘗因八月望夜,師與玄宗游月宮,聆月中天樂。
問其曲名,曰:「《紫雲曲》」。
玄宗素曉音律,默記其聲,歸傳其音。
名之曰《霓裳羽衣》。
自月宮還,過潞州城上,俯視城郭悄然,而月光如晝。
師因請玄宗以玉笛奏曲。
時玉笛在寢殿中,師命人取,頃之而至。
奏曲既,投金錢於城中而還。
旬日,潞州奏八月望夜,有天樂臨城,兼獲金錢以進。
玄宗累與近臣試師道術,不可殫盡,而所驗顯然,皆非幻妄,故特加禮敬。
其餘追岳神,致風雨,烹龍肉,祛妖偽,靈效之事,具在本傳,此不備錄。
又燕國公張說,嘗詣觀謁,師命酒。
說曰:「既無他客」。
師曰:「此有曲處士者,久隱山林,性謹而訥,頗耽於酒,鍾石可也」。
說請召之,斯須而至。
其形不及三尺,而腰帶數圍,使坐於下,拜揖之禮,頗亦魯朴。
酒至,杯盂皆盡,而神色不動。燕公將去。師忽奮劍叱麴生曰:「曾無高談廣論,唯沉湎於酒,亦何用哉!」因斬之,乃巨榼而已。
嘗謂門人曰:「百六十年後,當有術過我者,來居卯酉山矣"。
初,師居四明之下,在天台之東,數年。忽於五月一日,有老叟詣門,號泣求救。
門人謂其有疾也。
師引而問之,曰:「某東海龍也"。
天帝所敕,主八海之寶,一千年一更其任,無過者超證仙品。
某已九百七十年矣,微績垂成,有婆羅門逞其幻法,住於海峰,晝夜禁咒,積三十年矣。
其法將成,海水如雲,卷在天半,五月五日,海將竭矣。統天鎮海之寶,上帝制靈之物,必為幻僧所取。
五日午時,乞賜丹符垂救。至期,師敕丹符,飛往救之,海水復舊。
其僧愧恨,赴海而死。
明日,龍輦寶貨珍奇以來報。師拒曰:「林野之中,棲神之所,不以珠璣寶貨為用」。
一無所受,因謂龍曰:「此崖石之上,去水且遠,但致一清泉,即為惠也」。
是夕,聞風雨之聲,及明,繞山麓四面,成一道石渠,泉水流注,經冬不竭。至今謂之天師渠。
又一說雲,顯慶中,法善奉命修黃籙齋於天台山,道由廣陵,明晨將濟瓜州。
是日,江干渡人,艤舟而候,時方春暮,浦漵晴暖,忽有黃白二叟相謂曰:「乘間可以圍棋為適乎」。
即向空召冥兒。
俄有丱童擘波而出,衣無沾濕。
一叟曰:「挈棋局與席偕來」。
須臾,丱童如命,設席沙上。
對坐約曰:「賭勝者食明日北來道士」。
因大笑而下子。
良久,白衣叟曰:「卿北矣!幸無以味美見侵也」?
曠望逡巡,徐步凌波,遠遠而沒。
舟人知其將害法善也,惶惑不寧。
及旦,則有內官馳馬前至,督各舟楫。
舟人則以昨日之所見具列焉。
內官驚駭不悅。
法善尋續而來,內官復以舟人之辭以啟法善。
法善微哂曰:「有是乎?幸無掛意」。
時法善符術神驗,賢愚共知,然內官洎舟人從行之輩,憂軫靡遑。
法善知之而促解纜,發岸咫尺,而暴風狂浪,天日昏晦。
舟中之人,相顧失色。
法善徐謂侍者曰:「取我黑符,投之鷁首」。
既投而波流靜謐,有頃既濟。
法善顧舟人曰:「爾可廣召宗侶,沿流十裡間,或蘆洲菼渚,有巨鱗在焉,爾可取之,當大獲其資矣」。
舟人承教,不數里,果有白魚長百尺許,周三十餘圍,僵暴沙上。
就而視,腦有穴嵌然流膏。舟人因臠割載歸,左近村閭,食魚累月。(出《集異記》及《仙傳拾遺》)
唐顯慶年間,信奉道教的唐高宗聞聽法善的名聲之後,詔他入京,留在宮中奉為法師。當時,高宗曾下令廣召天下方術之士,準備合煉「神丹」,以求長生不老。法善深知金丹含有毒素,對身體無益,於是竭力勸諫。高宗接受了他的意見,並命他裁辦此事,法善遣退了90餘人,合煉長生不老神丹之事就此停止。葉法善自高宗、武則天、中宗、睿宗歷時50年,始終未曾失掉皇帝的尊寵。唐玄宗執政后,更加信任葉法善,稱他「有冥助之力」。唐先天二年(713),拜其為鴻臚卿,后又封越國公,但法善不為爵位尊貴所動,仍願為道士,只是奏請在故鄉卯山建道觀,唐玄宗准奏,並賜名「淳和仙府」。
開元八年(720),葉法善老死在長安景龍觀,享年104歲,唐玄宗為此專門作了《葉道元尊師碑記》悼念他。

2大曆鍾

大曆鍾,作為唐朝文物一直流傳至今,實屬不易。像這樣可館藏的大件文物在武義文物史上應佔有重要地位。如今它保存在桃溪鎮延福寺。因為武義建縣於唐天授二年,歷史文化也往往以此為淵藪。現在人們提及有關的歷史名望人物,常常是唐朝的越國公葉法善;詩《夜宿武陽川》也是唐代的孟浩然;還有徐鎡及倉部堰等。在此之前,古邑武義除東晉鎮南將軍阮孚避居明招山等之外,即使還有,也尚待挖掘發現。當然,大曆鍾除了鑄造工藝、銘文和歷史的研究,現代的社會價值和影響力已很難顯示。但作為釐清歷史的真實與傳說故事之類的混淆,或權當歷史鉤沉,是值得一提的。
民國之前的舊方誌曾經記載:銅鐘,相傳葉法善所鑄。(葉法善)命其徒曰:吾去三日後爾方可鳴。師去彌日,徒竊扣之,聲震,地居人警駭。師遂還以劍划之,少止,及其所至之地而已。根據諸如此類的「出處」,民間杜撰和口頭流傳不少有關大曆鐘的故事。有的說:鍾鑄成之後,葉法善吩咐徒弟
大曆鍾

  大曆鍾

說:我要去松陽卯山,三天後你們才可以鳴鐘。誰知他才走到柴頭嶺(位於原竹客與四都兩鄉交界),徒弟好奇,偷著敲響了銅鐘。葉法善聞鐘聲而長嘆,罵徒弟不聽話,迅速飛往沖真觀,拔劍朝銅鐘一揮,鐘聲才住止。原來銅鐘有靈,如果三天後鳴鐘,葉法善已走得很遠,鐘聲就可以傳到他到達之地,可眼下只能傳到柴頭嶺為止。又有傳說:他是取草鞋擊鐘,鐘聲乃止,所以銅鐘上至今「劍痕鞋印猶存」。有民間故事說:宣陽觀建成后,來觀里拜神求道的人日益增多,加上其他遊客和道士,往往有幾百人吃飯。人多事雜,為了便於規定食宿、講道和關門開門的時間等,葉法善去松陽卯山討來一口八百斤重的銅鐘。葉法善有法術,只用雨傘把柄套上鐘紐,就把大銅鐘背了回來。其他傳說還有葉法善在某某地方煉丹、鑄鐘等等。至今這般那般,不一而足。
歷史事實是:銅鐘鑄於唐朝大曆十二年,即公元777年,故名「大曆鍾」。而葉法善105歲解化歸天,時間在開元八年六月三日午時。前後相差58年,就是說葉法善死後58年才鑄成大曆鍾!可惜銅鐘上的鑄字已飽經滄桑,如今有的很難辨認。只好根據民國《宣平縣誌·古迹》記載,和縣文物館的資料考證,宣陽觀鍾款,即大曆鍾銘文,才清楚如下:
維唐大曆十二年歲次丁己正月甲寅朔廿五戊寅宣陽觀奉為國王聖化普及道俗存亡敬造洪鐘一口用銅一千五百斤奏敕置觀金紫光祿大夫鴻臚卿越國公道士葉法善攝刺史賈岌縣令李沖市承鄭保道率化眾緣道士鄭通靈鄭國清吳靈岳吳升玄周法慈葉道游葉朗清吳惠虛鄭仙超葉惠光王法虛毛仙靈以上各舍十五斤都檢校道門威儀紫極宮道士葉修然廿斤道士葉齊真十五斤大匠孫住葛留超舍銅卅斤主鄭徳寶戴公訓夫妻吳徳懷夫妻×檀越鄭王卿舍十五斤鄭懷政卅斤葉招福葉招泰葉思庭戴公之戴徳丘鄭女娘鄭寶蓋葉待賢葉待正周光擇周光遂葉庭芝葉方春俞喜娘葉光超吳懷秋陶大娘
顯而易見,這是一篇關於鑄鐘原由成因的鐫記,多數內容是樂助金銅的人的姓名。其中葉法善「攝」令當時的刺史縣令等人出資,並化緣籌銅,完全是一種假託,虛無之極。民國《宣平縣誌》為此也加了短短一句按語,字很小不明顯,但已說明時間上有差錯。另外還有一句自問自答:「猶載法善封爵全銜名,何也?蓋道侶勒此溯元,奏敕置觀,云云。」意思清楚,是說鍾款寫上葉法善的公卿大名
坐落在松陽縣城江濱公園內葉法善雕像

  坐落在松陽縣城江濱公園內葉法善雕像

,是便於上奏書,以達到鑄成洪鐘,置於宣陽觀的目的。
由此看來,無論是故事傳說,還是鐫文遺世,並無惡意,全是為了討個說處。只為成果,不問原因。所以也給後世帶來以訛傳訛的現象。
大曆鍾鑄成后,其精湛的工藝一直讓後人讚嘆不已。它外型勻稱端莊,厚實穩重,通高1.28米,腹徑0.88米,壁厚5厘米。乍看簡素,其實複雜。自上而下有七匝箍徑,攔腰環束七線寬頻,中有葵狀錘臍,加上多道垂豎徑線,形成塊狀框欄。總體是細線經緯,質地光潤細膩;具有道家素雅超俗、而又不失高貴的風格。可惜很難考證這鐘在何處、是何人製造。
一千二百多年來,大曆鍾幾乎一直被當成葉法善的遺物,是宣陽觀的象徵,讓後人崇愛有加,單看歷代詩文多多就可明白。如趙魏的《游沖真觀觀大曆鍾》:「巍然懸金鐘,款敕大曆造。道士敘官階,唐業無乃小。摩挲發浩嘆,往事憶天寶。玉魚泣春寒,銅駝沒秋草。」又如清康熙年間富陽來的宣平教諭章綎的《大曆鍾》:「碑題形解開元日,鍾乳明鐫大曆年。斑駁劍痕非實録,摩挲履印亦疑傳。」從詩中可以看出,那時既有人在流傳「劍痕鞋印」說法,也有人在分辨它的疑竇。到了光緒十六年,湖南人賀允璠來任知縣,在他的《宣平任中紀事詩》中寫道:「天師道法更誰侔?殿撰文章第一流。想見當年人物盛,銅鐘金榜各千秋。」詩中「殿撰文章」指宋朝嘉定癸未年,登科狀元、宣平下鄉人蔡仲龍的詩文。將它與大曆鍾並論為第一。當然,千餘年來大曆鍾同樣遭逢過無數劫難。大的就有黃巢、方臘、陶徳二、洪秀全等部屬在宣平一帶與朝廷官軍作戰,社會動亂時的遭遇。如當地誌書記載:由於大曆鐘的精美,鄰縣鄉民曾經合夥三四十人前往盜竊,后被發現,準備敲碎盜走,結果化大力氣也只能砸掉鐘的鼻紐。聲震三十里,四鄉之人紛紛趕來救護,盜賊竄逃。但其留下的缺憾至今令人撫觸不已。清咸豐十一年戰亂時,沖真觀敗毀,大曆鐘有幸被移置到隔溪遙望的愍慈寺。愍慈寺又被毀,鐘被附近村民放置於鄭回村內。直到沖真觀興建成了,才物歸原主,百姓無不念念有詞:「真是葉法善天師在天有靈!」解放後土改,僧道還俗,寺觀廟宇被沒收。之後,大曆鐘被移至柳城設在原天妃宮內的文化(館)站內,放在電影隊房邊走廊的角落,用丁丁碑橫攔著。但它和另一口存放在樓上左側的大鐵鐘,還是擋不住頑童們的攀爬和以石亂擊。八十年代初被當成縣級文物,移放到桃溪延福寺,直到至今。
大曆鐘有著豐富的歷史內涵。光是作為唐代道觀的產物,連名噪香港、金華等地的黃大仙祠里也不見有此類銅鐘,可以肯定在相當大的範圍內是絕無僅有的。因此珍惜和保護好它,既是責任,更具有意義。

3張果老

張果老是八仙中年邁的仙翁,名「張果」,因在八仙中年事最高,人們尊稱其為「張果老」,歷史上實有張果其人,新、舊《唐書》有傳,武則天時,隱居中條山,時人皆稱其有長生秘術,他自稱年齡有數百歲。《太平廣記》記張果老自稱是堯帝時人,唐玄宗問術士「葉法善」張的來歷,葉法善說:「臣不敢說,一說立死。」後言道:「張果是混沌初分時一白蝙蝠精。」言畢跌地而亡,后經玄宗求情,張果才救活他。

4正史傳記

《舊唐書·葉法善傳》:道士葉法善,括州括蒼縣人。自曾祖三代為道士,皆有攝養占卜之術。法善少傳符籙,尤能厭劾鬼神。顯慶中,高宗聞其名,征詣京師,將加爵位,固辭不受。求為道士,因留在內道場,供待甚厚。時高宗令廣徵諸方道術之士,合煉黃白。法善上言:「金丹難就,徒費財物,有虧政理,請核其真偽。」帝然其言,因令法善試之,由是乃出九十餘人,因一切罷之。法善又嘗於東都凌空觀設壇醮祭,城中士女競往觀之。俄頃數十人自投火中,觀者大驚,救之而免。法善曰:「此皆魅病,為吾法所攝耳。」問之果然。法善悉為禁劾,其病乃愈。
法善自高宗、則天、中宗歷五十年,常往來名山,數召入禁中,盡禮問道。然排擠佛法,議者或譏其向背。以其術高,終莫之測。
睿宗即位,稱法善有冥助之力。先天二年,拜鴻臚卿,封越國公,仍依舊為道士,止於京師之景龍觀,又贈其父為歙州刺史。當時尊寵,莫與為比。
法善生於隋大業之丙子,死於開元之庚子,凡一百七歲。八年卒。詔曰:「故道士鴻臚卿、員外置、越國公葉法善,天真精密,妙理玄暢,包括秘要,發揮靈符,固以冥默難源,希夷罕測。而情棲蓬閬,跡混朝伍,保黃冠而不杖,加紫綬而非榮,卓爾孤秀,冷然獨往。勝氣絕俗,貞風無塵,金骨外聳,珠光內應。斯乃體應中仙,名升上德。朕當聽政之暇,屢詢至道;公以理國之法,數奏昌言。謀參隱諷,事宣弘益。嘆徽音之未泯,悲形解之俄留,曾莫慭遺,殲良奄及。永惟平昔,感愴於懷,宜申禮命,式旌泉壤。可贈越州都督。」
《新唐書·葉法善傳》:高宗時,又有葉法善者,括州括蒼人。世為道士,傳陰陽、占繇、符架之術,能厭劾怪鬼。帝聞之,召詣京師,欲寵以官,不拜。留內齋場,禮賜殊縟。時帝悉召方士,化黃金治丹,法善上言:「丹不可遽就,徒費財與日,請核真偽。」帝許之,凡百餘人皆罷。嘗在東都凌空祠為壇以祭,都人悉往觀,有數十人自奔火中,眾大驚,救而免。法善笑曰:「此為魅所馮,吾以法攝之耳。」問而信,病亦皆已。其譎幻類若此。
歷高、中二宗朝五十年,往來山中,時時召入禁內。雅不喜浮屠法,常力詆毀,議者淺其好習,然發衛高,卒叵之測。睿宗立,或言陰有助力。無天中,拜鴻廬卿,員外置,封越國公,舍景龍觀,追贈其父歙州刺史,寵映當世。開元八年卒。或言生隋大業丙子,死庚子,蓋百七歲雲。玄宗下詔褒悼,贈越州都督。

5野史逸聞

譯文
唐玄宗在正月十五日夜晚,於上陽宮內大擺彩燈,庭院里也點起火,自禁門到殿門都點起蠟燭,連綿不斷,光照宮室,燈火輝煌如同白天。
時尚方都匠毛順心多巧思,利用綵綢打結,做成燈樓二十間,樓高一百五十尺,上面懸挂金銀珠玉等物,微風吹來,鏗鏘悅耳,又以燈光照射,呈現出龍鳳虎豹飛騰跳躍的形狀,這些奇幻多彩的景觀,好像並非人力所為。
道士葉法善正在聖真觀中,皇上催促命人將他召來。
法善來到后,玄宗便悄悄帶領他到樓下觀看,周圍的人誰也不知道。
法善對皇上說:「彩燈之盛,天下無比,只有涼州可以排在第二位」。
皇上說:「法師剛才曾去遊覽過嗎?」法善說:「剛剛從那裡來,便蒙皇上召見」。
皇上聽了他的話甚為驚異,說:「我現在想去看看,辦得到么?」法善說:「這很容易」。
於是讓皇上閉上眼睛,約法道:「一定不要擅自偷看,如果看到什麼,肯定使你驚怕」。
皇上依照他的話,閉上兩眼一跳,身體便飛入雲霄,過了一會兒又兩腳落地。法善說:「可以睜眼觀看了」。
放眼看去,只見燈燭連綿十幾里,車馬擁擠,男女紛雜,皇上連連稱讚。看了很長時間,法師便說:「觀看完畢,可以回去了」。
於是又閉上眼睛,與法善一起騰空而飛,不一會兒就返回原處,此時樓下的歌唱聲和樂器聲還沒有結束。
法善到西涼州,將自己的鐵如意抵押在酒店之中。又一天,皇上命中官借辦理別的事情為由出使涼州,順便取回如意還給法善。
法善還曾領著皇上去月宮遊覽,從而聆聽到天上的音樂,皇上本來通曉音律,便默記天樂曲譜,回來予以傳播,於是成為霓裳羽衣曲。
法善生於隋代大業丙子年,死於唐代開元壬甲年,壽高一百七十歲。
寧州有個人連年卧病不起,請法善利用飛符給他治療。
法善讓他在住宅水井南面七步處挖五尺左右深,此人照法善說的去做,得到一個古曲幾,几上有一首八字歌:「歲年永悲,羽翼殆歸。哀哉罹殃苦,令我不得飛」。
那個卧病不起的人便痊癒了。
據孔懌《會稽記》說,葛玄成仙后,這隻小几便化為三腳獸。
直至今天,上虞這個地方的人,往往把在山中見到這一案幾,看做要飛黃騰達的預兆。
《金陵六朝記》記載:吳帝赤烏七年八月十七日,葛玄在方山上得道,白天升天。
時至今天,仍有葛玄煉丹修道時煮藥用的鍋,山上還有洗葯的水池子。
又載:白仲都,是葛玄的弟子,也於白天升天。至今尚有當年仲都修道時的祠壇在白都山下面。
又載:姚光也是葛玄的弟子,他自己說得為火仙,吳大帝堆積柴草燒他,姚光安然坐在火中,手捧無字書一卷閱讀。
法善盡傳符籙,尤其能夠降伏鬼神。
在這之前,唐高宗曾檢驗各位術士的煉丹之法,於是來了九十餘人,他們在東都凌空觀設壇打醮,許多男女前往觀看,立刻有數十人自投入火中,人們大為吃驚,法善法師說:「這些都是鬼魅,是我施法攝他們來的」。
法善死後,謚號越國公。
下一篇[岐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