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生物:葉緣

隨葉肉發育方法
葉緣隨葉肉的發育方法和葉脈的分佈狀態等而有各種形狀。完全沒有凸凹的光滑的葉緣[百合(Lilius spp.)、大紅鳶尾(Iris sanguin-ea)]稱為全緣(entire),但也有葉肉的發育部分受到抑制,而產生淺裂的(lobed)、半裂的(cleft)、銳裂的(incised)、深裂的(dissected,parted)等各種程度的缺口(缺刻)。淺裂緣根據裂口的形狀,又分為有鋸齒狀的(serrate)、牙齒狀的(dentate)、圓齒狀的(crenate)和波狀的(un-dulate),或發生立體起伏的幔彎狀(repaudous)等。葉緣的形狀大體上隨植物而異,但是在不同的種即使同一個體也可看到有很大的變化,蒲公英屬(Taraxacum)完全不定,香堇(Viola odorata)隨季節而發生變化。此外,受病毒(virus)侵染的辣根(Cohlearia armopacia)、山萮菜,根據葉形成時的溫度,缺刻有極大的差別。關於葉緣的形成,在單葉和葉原基軸平行於原基的兩側,或在原基稍近軸面分化出來,將來形成葉片的兩條筋狀邊緣分生組織(marginal meristem)分化而進行葉緣的生長。周緣分生組織的活動一般在從幼葉覆蓋莖尖的時期直到平面展開時期可一直被觀察到,以後逐漸變得不活躍,不久葉緣便完成。

2形狀

睫狀緣
周邊齒狀,齒尖兩邊相等,而極細銳的葉緣(如石竹)。
細鋸齒緣
周邊鋸齒狀,齒尖兩邊不等,通常向一側傾斜,齒尖細銳的葉緣(如茜草)。
鈍鋸齒緣
周邊鋸齒狀,齒尖兩邊不等,通常向一側傾斜,齒尖較圓鈍的葉緣(如地黃葉)。
曲波緣
周邊曲波狀,波緣為凹凸波交互組成的葉緣。(如茄)。
凹波緣
周邊凹波狀,波緣全為凹波組成,(如曼陀羅)。

葉緣

葉緣

3葉德嫻音樂專輯

專輯介紹
在八十年代香港樂壇、現今香港影壇佔有十分重要地位的葉德嫻,她發行的唱片數量不多,但每張都有極高的素質,也是許多香港歌手,包括梅艷芳、劉德華、許志安、盧巧音…等最喜愛的歌手之一。闊別樂壇15年的葉德嫻,終於推出了她的全新專輯《葉緣》,她對每一首歌曲的了解和無懈可擊的詮釋令人陶醉不已。在《葉緣》這張專輯中,葉德嫻除了和張燊悅合唱『孽』外,更驚人的是她還和香港hip-hop/rap大團LMF合作了一曲『債』,可真令人服了她,不曾聽過葉德嫻歌聲的新樂迷們這回可有機會認識這位偶像中的偶像了。
全新EP《葉緣》內總共包括6首作品,監製工作主要由久違了的倫永亮操刀。找來一個屬於上一個年代的唱片監製雖然是有點保守的做法,但對於一個如此經典的歌手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安全的工作方式。
主打歌《重頭認識》水準不錯,餓了再聽到葉德嫻聲音的朋友應該不會失望。中版的80年代R&B配合適當的流行調子,出來的效果尚算吸引及radio-friendly。那把滄桑的聲線仍是那般動人,那些個人風格的ad-lib (即興) 及phrasing (句子) 仍是那麼的「到」。倫監製那段mock (仿效)《明星》的intro及音樂過門,原意可能是想勾起懷緬過去的情意,出來的效果卻划蛇添足,甚至有點兒「騎呢」!
慢歌《如果沒有你》仿如一首來自80年代的廣東流行慢歌。刻意煽情的和唱及弦樂,可能是為了想製造一首2002年版本的《明星》。Deanie恰到好處的演繹為這平凡的歌曲帶來點點生氣。
《孽》一曲分別出現兩個版本,一個是由Deanie獨唱而另外一個則是她和張燊悅所合唱。這個「一曲兩味」的做法是近期環球唱片的特色。先談Deanie和張燊悅合唱的版本。兩人的聲音其實一點也不合襯,雖則說這是首講兩代孽債的歌,張燊悅美妙的聲線唱起來卻完全表達不到任何對上一代的愛或恨。相信現今樂壇無數新舊歌手均樂意無條件地和前輩Deanie合作,選用張燊悅是一個奇怪的選擇。一向以品味及性格執著見稱的葉德嫻為何肯接受環球唱片高層的這個「提議」呢?
Deanie個人獨唱的版本《孽 II》則更為可取。低調的melody配合trip-hop形式的編曲令歌曲頗為耐聽。唯獨此曲在選key方面好象有點問題,為了遷就verse段落的凄桑感覺而令到chorus部份因唱低了key而令整體變得納悶。
和LMF合作的《債》因為包含著些少具爭議性的歌詞,勢必成為話題作品。此曲由LMF的Davy負責作曲,曲式和早前他替Sammi所作的《愛是…》如出一轍,未知是否又是啟發自韓國作品﹖Deanie雖然很努力去溶入LMF的hip-hop世界當中,但始終是上一代的歌手,在「食」這類歌曲的節奏及和rappers的交流方面仍然聽得出有些少格格不入。
不知道是否因為葉德嫻的媽媽形象深入民心,全碟歌詞皆講關於兩代間溝通與相處的問題。過份的說教,會否令到有心去「重頭認識」葉德嫻的年青人卻步﹖撇除些少的遐疵,《葉緣》仍然是值得大家去擁有的。
實力始終是實力,葉德嫻的魅力還是沒法擋的。
歌詞
如果沒有你
曲:倫永亮
詞:黃偉文
唱出幾段情,做過幾多段戲,如若當中真有傳奇無非因為你。你讓我在這些年試盡各種悲與喜,忠於我,去演出自己。
被你寵幸時,我似星一樣美,但我深心中最動人明星只是你。我又有什麼光芒,要是你欣賞眼光未曾柔柔地燃亮我天地。
即使給我再多,沒有你肯安坐,大半生演的戲唱的歌又到底為何。風光給我再多,亮過滿天星座,沒有你的陶醉與感動,何用有我。
在我失落時,讓你都失望過,從未灰心的你為何如此袒護我。我在娛樂你之時,快樂卻竟比你多,怎去報答,唯憑著這首歌。
即使給我再多,沒有你肯安坐,大半生演的戲唱的歌又到底為何。風光給我再多,亮過滿天星座,沒有你的陶醉與感動,何用有我。沒有你的陶醉與感動,何用有我。
從頭認識
曲:倫永亮
詞:周禮茂
為何還難過,從前星星笑得幾多,應該你最清楚。重逢來陪我,談談心講講有幾多開花幾次有結果,(沙啞的聲線)永遠帶著溫暖,延續許多當初的片段,(明天雖已不遠)誰人話什麼也會變,凡事總會有愛的觀點。
從頭認識星星世界,從頭認識愛是無涯,就算得一分鐘,又再分開匆匆也偉大。從頭認識,快樂和諧,從頭認識,光陰似飛快,就算不會再見,珍惜過再見,遠在天邊也感激你心中愛戴。
為何還難過,來年星星笑得更多,只等你去觸摸。重逢來陪我,談談心講講有否真的想過不再唱歌(輕撫你的臉),變了卻像不變,持續去看,不懂說倦(湧起一片心暖),長留在內心你笑臉,仍像初次抱你似星閃。
從頭認識星星世界,從頭認識愛是無涯,就算得一分鐘,又再分開匆匆也偉大。從頭認識,快樂和諧,從頭認識,光陰似飛快,就算不會再見,珍惜過再見,遠在天邊也感激你心中愛戴。(從頭認識星星世界,從頭認識愛是無涯),就算得一分鐘,又再分開匆匆也偉大,(從頭認識,快樂和諧,從頭認識,光陰似飛快),就算不會再見,珍惜過再見,遠在天邊也感激你心中愛戴。
服了她
曲:倫永亮
詞:周禮茂
服了她,服了她。
看見吧,明艷滿臉上的她暗角坐下喝杯茶,吃過後才換舞服如婚紗,製造全套雍容幽雅。不起舞亦人鬨動,滿喧嘩,在舞池便似一枝花,一身舞藝前轉后,上接下,身體懂講說話。
(服了她)只聽到,這刻她說漫無牽挂,伴著自信一起舞吧,(服了她)不管她,深宵可會為誰牽挂,也未能將芳容醜化。
再看吧,由汗滿臉流的她印證眼淚太奢華,舞繼續,隨便舞動著輕紗,叫熱男人怎樣招架。一起舞吧,忘我吧,老爸爸,若你仍然還可以話,小夥子慢來坐下叫媽媽,世界她踩腳下。
(服了她)只看到這刻她似漫無所怕,伴著自信一起舞吧,(服了她)不知她痛苦經過漫長孵化,要讓人生歡樂一下。(服了她)只說到這刻她已漫無驚訝,伴著自信一起舞吧,(服了她)不知她,痛苦經過漫長孵化,要讓人生歡樂一下。
(服了她)只看到這刻她似漫無所怕,伴著自信一起舞吧,(服了她)不知她痛苦經過漫長孵化,要讓人生歡樂一下。(服了她)只說到這刻她已漫無驚訝,伴著自信一起舞吧,(服了她)不知她,痛苦經過漫長孵化,要讓人生歡樂一下。
孽I
曲:林道善
詞:周禮茂
唱:葉德嫻/張燊悅
這裡本是我的家,這裡怎樣會可怕,為何沒說話,想哭嗎,淚眼便洶湧任意灑。
家有辛勞苦媽媽,不吃不眠飲泣牽挂,無言自責罵,忍心嗎,別要避開她,聽見嗎。
要走,遺下捨不得我的人獨自留,求你回頭,要走,已走,其實狠心傷我的人已經走,人間烏有。
如場浩劫,身體尚沾滿滴血,還清每滴血,無情與噩夢決裂。
如淚是血,這刻什麼也別說,流這麼多血,暫代你媽媽為你抹。
他已不是你爸爸,早已街頭葬身犬馬,完全自作孽,不必怕,尚有著媽媽,在你{我}家。
要走,遺下捨不得我{你}的人獨自留,求你回頭,要走,已走,其實狠心傷我{你}的人已經走,人間烏有。
如場浩劫,身體尚沾滿滴血,還清每滴血,無情與噩夢決裂。
如淚是血,這刻什麼也別說,流這麼多血,暫代你媽媽為你抹。
曲:Davy Chan
詞:MC仁/Kid Phat/Wah
唱:葉德嫻/LMF
當天衝動不理結果,怎可分清楚,你怪我,我怪你,難以負荷。一息間的失控實在沒法躲,這記耳光已無情地絕望地剩下我一個。
「究竟你系邊一種父母,有句說話老竇養仔仔養仔,你送佢去。」等你返嚟,「系想佢做一個黃皮膚嘅鬼仔,定系想個女凈系識得落蘭桂湊鬼,你要繼續投機,畀多多錢。」你要讀書俾心機,「你唔要有你哋啲代溝,又pek佢去地球嘅另外一面,問你點收,但你可能覺得自己冇本事,孭唔起家呢一個字,」家呢個字,「你唔畀佢呢樣個樣,驚佢學壞,但養佢又冇抌心機,睇住佢大,呢一個仔由細到大,」由細到大,「點都覺得自己父母一世失敗,只不過佢地又系噉樣捱大,個包袱咁大,幾時至還得清呢一筆兒女債。」
當天衝動不理結果,怎可分清楚,你怪我,我怪你,難以負荷。一息間的失控實在沒法躲,這記耳光已無情地絕望地剩下我一個。
「如果當初你唔系噉樣嘅態度,今時今日又點會行錯咗呢一條路,」我與你縱使有錯,難解開心裡鎖,「假如你真系努力過,噉從頭嚟過,我諗又會系另外一個結果,」悲哀的心輕輕撫摸,越錯誤越逃避我,「日日返親屋企都系見到家嘈屋閉,你教我點樣繼續再留低,唔想留抵,同佢傾親偈都系講埋啲錢銀問題,有冇關心過我日常生活嘅一切,點解由細到大都系自己解決問題,阿媽你為咗自己拋抵屋企無再返嚟無所謂,畀人睇低,畀人當我系孤兒仔,同老竇一齊只不過係為咗發生關係。」
當天衝動不理結果,怎可分清楚,你怪我,我怪你,難以負荷。一息間的失控實在沒法躲,這記耳光已無情地絕望地剩下我一個。
我回頭又再遇從前,落寞伴著落日往昔家中的抱怨,我願為你花去力氣,告別舊有隔膜,讓我跟你再一起。
「成日叫我學下邊個邊個個仔,做份乜嘢工,讀緊乜嘢系,我想話畀你知生我出嚟唔系同人比賽斗威,唔好成日羅我嚟同人哋比高低,時間一轉眼,點追都追唔番,諗番起細個又曾經作反出去玩,唔想番屋企覺得屋企好煩,書又唔讀,工又唔返,玩到唔知時間,光陰一去不返。冇得揀,做人都系得嗰幾廿年時間,我諗一諗,供書教學其實都好大負擔,我哋嘅出世就好似一張簽爆咗嘅信用卡,分期攤還,最後發覺回頭太難,我諗都系時候平心靜氣坐番低,去彌補同母親惡劣嘅關係,呢個世界根本就冇解決唔到嘅問題,最怕你自閉,自己越轉越迷。」
孽II
曲:林道善
詞:周禮茂
這裡本是你的家,這裡怎樣會可怕,為何沒說話,想哭嗎,淚眼便洶湧任意灑。
家有辛勞苦媽媽,不吃不眠飲泣牽挂,無言自責罵,忍心嗎,別要避開她,聽見嗎。
要走,遺下捨不得你的人獨自留,求你回頭,已走,其實狠心傷你的人已經走,人間烏有。
如場浩劫,身體尚沾滿滴血,還清每滴血,無情與噩夢決裂。
如淚是血,這刻什麼也別說,流這麼多血,暫代你媽媽為你抹。
他已不是你爸爸,早已街頭葬身犬馬,完全自作孽,不必怕,尚有著媽媽在你家。
要走,遺下捨不得你的人獨自留,求你回頭,已走,其實狠心傷你的人已經走,人間烏有。
如場浩劫,身體尚沾滿滴血,還清每滴血,無情與噩夢決裂。
如淚是血,這刻什麼也別說,流這麼多血,暫代你媽媽為你抹。

歌手

葉德嫻(英文名:Deanie Ip,1947年12月25日—),香港粵語流行曲歌手和演員,以演活小人物角色和出色的歌唱技巧而著名。自60年代起,已經是一位香港著名歌手,早期主要在酒吧內演唱英語歌曲,直至80年代初,推出粵語演唱后才為人所熟悉。歌唱方式方面,葉德嫻的沙啞的聲線,獨特而充滿感情的爵士唱腔,與早期跟隨潮流的娘娘腔比較有很大的區別。2012年,憑藉許鞍華導演的電影《桃姐》,讓她分別十度榮獲國際電影節及亞洲華語電影界的最佳女主角影后桂冠,老年風光無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