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葛力姆喬賈卡傑克

標籤: 暫無標籤

  葛力姆喬·賈卡傑克[グリムジョー・ジャガージャック]


  生日:9月30日


  為藍染惣右介的破面軍團中的[十刃]之一.為第六十刃.NO.6標記於後背.


  卷首語


  HOWLING 仰天長嘯


  王は驅ける 影を振り切り


  鎧を鳴らし 骨を蹴散らし 血肉を啜り


  軋みを上げる 心を潰し


  獨り踏み入る 遙か彼方へ


  王者在追趕,割裂暗影,支離破碎


  鎧甲在震響,踏散骸骨,噬飲血肉


  吱嘎作響時,心卻在崩潰


  孤獨地踏入,遙遠的彼方


  殘暴


  初次登場,便顯露出殘暴的本性。


  對於潛在的敵人,只要是可能會有威脅的,都要在第一時間消滅,以防後患。這種防微杜漸的防範意識雖然不太君子,可是身處虛界,沒有後悔的機會,一旦失敗,便是永無翻身之時。


  他是從戰場上走出的壯士,無心戀戰的戰士是走不到由下等虛變為破面十刃這種質的越變的。而戀戰的人沒有一個會因為對手的強大而退縮,打到自己認為有價值的對象才對戰士來說才是最大的榮譽。


  這樣看來,他之所以那樣反駁就有點矛盾了,他並不怕樹敵,進敵的出現只會令他熱血沸騰。


  孩子氣


  這裡的葛力姆喬與其說是擔心以後,更像是不服氣的孩子,看到別人受寵,便處處與得寵之人鬥氣,不明事理,只管否認對方。


  我不否認收攏眾虛,給迷茫的破面以光明的,另它們視之為神的藍染大將有無敵的人格魅力,也不懷疑破面對他的忠誠態度,不過,很顯然,就表現而言,葛力姆喬與其他破面截然不同。


  同樣的理由,擅自來到現世,妄想一舉消滅現世高靈壓之人的想法使他本性中幼稚魯莽的一面更加的顯現了出來,打到NO.4無法打到的對手,意味著自己的能力更加強大,以為著自己能夠走的更高,意味著里最終的目標更加接近。


  所以他對這次行動明顯的反叛意義完全沒有顧及,本來成為藍染的手下就不是為了做臣子,而是鍛煉自己,尋找更強對手,繼而稱王的必經之路。


  第一次面對一戶,羈絆已然開始。


  同來的五個同伴因為自己的急躁接連失守。


  豹王不得已的隨東仙返回虛界,隨之而來的是殘酷的懲罰和沒落。


  失掉左臂的痛苦,企圖刺殺東仙的恨意,剝奪十刃稱號的悔意,一切都凝結在葛力姆喬的胸口,化作無窮的力量等待復仇之時。


  再見一戶的葛力姆喬,又一次孩子氣把這自己的痛苦歸結到對手的身上。


  殺戮


  人頹廢的時候幹什麼都走背運,顯然虛也一樣,在獨臂的頹廢狀態下,與只會11秒虛化的一護再戰,氣急敗壞的想消滅一戶和露琪亞時又被及時現身的平子真子架住,虛化加虛閃重傷。


  不管身體上的傷有如何,高傲的內心絕不接受這樣的事實,加上斷臂事件,從此一戶便登上了豹王黑名單的首席。


  恢復后不帶半點猶豫斬殺頂替自己的傢伙,奪回NO.6十刃的名號,重回強者之列。


  以後的葛力姆喬為求一場公平的教練,更不惜冒險帶出井上,痴於戰鬥的形象越發鮮明。


  從這些角度看來,豹王,戰鬥之王,與其說他會統領萬軍,指掌天下,倒不如做一名武夫更加適合,那種乖張殘暴的性格,當不了真正的王,確有一副凌駕於世的霸氣,殺戮的本性。


  他敬畏強者,卻不忠於他們,他只忠於自己的本能,他活著,只為奪人性命……


  彆扭


  分析了這麼多,一個大致的形象已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不過,如果豹王僅僅是如上所說,那也不過是一個骨架而已,吸引不了這麼多讀者的喜愛的。


  相信與多人和我一樣,當無助的井上被兩個嫉妒心極強的小鬼施虐重傷時,那轟然的一腳踹門,讓人多少期待著點什麼。


  之後果然不負眾望,豹王狠狠的收拾了不懂事的兩隻(其實這種做法本身也很不懂事,見關鍵字二)


  人們開始浮想,但是那些也僅限與某眾的幻想之中。


  身為十刃的葛力姆喬這次看似英雄救美的行為實則有著強烈的目的性,那才是豹王的本性。與實力相近的對手公平的打鬥。


  但是彆扭彆扭在於他多餘的行動,帶走井上本可以不必重傷對自己沒有利害關係的兩隻小鬼,他執意把那稱做報恩,一隻虛會報恩。


  好吧,我們暫時認定這是可能的。因為,的確,這個時候的葛力姆喬在除了戰鬥方面的情感水平幾乎為零,原因很簡單,沒有一隻虛會在虛界享受到母愛或者依賴,今日的夥伴很有可能成為明天的口糧,恐懼,活下去的信念,已經不正常的充斥著他們的內心,以至於其他情感都被擠壓到可以忽略不計了。


  然而我們的確在很多細節看出了些許端倪。會報恩這一點,就已經暴露了發展的潛質,十惡不赦之人不會由於一點施捨就變成聖人,十惡不赦的虛亦然。


  豹王殘忍歸殘忍,總歸是見過大世面的可以成為王的男人,很多事還是做的很有人情味,例如眾發現的井上被綁手上套的布包。但這出現在一個滿臉乖張表情的傢伙身上,就有著一種彆扭的可愛。


  經過一戶最後時刻的保護,這位豹王肯定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情感,敵人之間,不一定僅僅是互相攻擊對方而已。


  相信,這些不同以往的情感,隨著他與一戶一行人的接觸,會越來越多。


  最後的結局他是會同一戶決一死戰死在一戶的刀下。並滿懷感激的說一聲「阿里拉多」還是。最終會和一戶成文並肩作戰的戰友。。。


  孤獨


  想來想去,這一切的殘酷,不和諧,彆扭產生的背後都源於虛界的孤獨,作為一隻虛的孤獨,作為一個強者的孤獨。


  他是孤獨的。他也享受著這種孤獨。。但是內心深處又及其渴望擺脫孤獨?


  矛盾的糾結體。


  在這裡強烈緬懷豹王曾經的夥伴,是他們的犧牲與果斷造就了今天的葛力姆喬,霸氣而衝動,殘酷但不殘忍的豹王。


  葛力姆喬


  簡單又複雜的人物,而這也是他魅力的源泉所在。

上一篇[泌蕾]    下一篇 [美國M1911A1式手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