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葛玄(164-244)三國吳道士。字孝先,又稱葛天師。漢族,丹陽句容(今屬江蘇)人。葛洪之從祖父。《抱朴子·金丹篇》稱曾從左慈學道,受《太清》、《九鼎》、《金液》等丹經,於閤皂山(今江西清江縣境內)修道。道教尊為葛仙翁,又稱太極仙翁。在部分道教流派中與張道陵、許遜、薩守堅共為四大天師。

1人物簡介

葛玄塑像

  葛玄塑像

葛玄三國時期吳國人,人稱太極葛仙翁。本琅琊人,后遷丹陽句容。《抱朴子》著者葛洪從祖父,人稱太極葛仙翁。宋崇寧三年(1104年)封為沖應真人。道教靈寶派派別閣皂宗奉葛玄為祖師。高祖廬為漢驃騎大將軍,封下邳侯,祖矩仕漢為黃門侍郎,父德儒歷大鴻臚登尚書,素奉道法。故葛玄出身宦族名門。自幼好學,博覽五經,十五六歲名震江左。性喜老、庄之說,不願仕進。后入天台赤城山修鍊,遇左元放得受《白虎七變經》《太清九鼎金液丹經》《三元真一妙經》等,后遨遊山川,周旋於括蒼、南嶽、羅浮諸山。後漢室傾覆,三國戰亂,於是刪集《靈寶經誥》,精心研誦「上清」、「靈寶」諸部真經;曾囑其弟子鄭思遠,在他死後將「上清」、「三洞」、「靈寶」中盟諸品經籙付閣皂宗壇及家門弟子,世世籙傳。據說,吳嘉禾二年(233),葛玄徑往閣皂東峰建庵,築壇立爐,修鍊九轉金丹。

2相關史料

《西遊記後傳》中天師葛玄形象

  《西遊記後傳》中天師葛玄形象

道教稱《靈寶經籙》傳自葛玄,故後世靈寶道士奉他為閣皂宗祖師。《三國志·吳書》記載:孫權好道術,葛玄嘗與之游,得權器重,特於方山立洞玄觀。《輿地誌》也有赤烏二年(239)建立方山觀的記載。北宋崇寧三年(1104)封「沖應真人」;南宋淳皊六年(1246)封「沖應孚佑真君」。
《抱朴子內篇·金丹》載稱:葛玄師事廬江左元放,受《太清丹經》三卷、《九鼎丹經》一卷、《金液丹經》一卷。葛玄又以其書並煉丹秘術傳鄭隱,鄭隱再傳葛洪。上述丹經均屬「太清經」系統。考《太清丹經》即今《太清金液神丹經》,《九鼎丹經》即今《黃帝九鼎神丹經》,兩者卷數亦同,皆成書於西漢末、東漢初,是現存道教最古的丹經,主講金丹服食之道。又據《雲笈七?·洞仙記》載:「鄭思遠晚師葛孝先,受《正一法文》《三星內文》《五嶽真形圖》《洞玄五符》等。」考《三皇內文》本符書,與《五嶽真形圖》均為召神劾鬼之屬,后歸「洞神經」系統。在修持活動方面,道書還有關於葛玄能服術、辟穀,行諸奇法的種種傳說。

3故事

死後成仙
葛玄一日對弟子張恭說:「吾為世主所逼留,不遑作大葯,今當以八月十三日中時
葛玄種茶遺迹

  葛玄種茶遺迹

去矣。」到了這一天,葛玄衣冠整齊進入室中,卧而氣絕,顏色不變。弟子燒香守著他,三日三夜。半夜忽起大風,聲響如雷。風停再點燃蠟燭時,已失去了葛玄的蹤影,只見他的衣服委放在床上,衣帶都未解開。早晨問鄰人,都說沒有大風,大風只在這一個屋子裡才有。葛玄已經成仙而去,證位太極左宮天機內相,道教中稱為常道沖應孚佑真君,世俗尊稱為太極葛仙翁。
基本信息
書名:《太清金液神丹經》
又名:《上清金液神丹經》
簡稱:《金液神丹經》
《道藏源流考》

  《道藏源流考》

成書年代:此書《宋史.藝文志》著錄,《崇文書目·道書類》、《通志·藝文略·道家》皆著錄《金液神丹經》3卷,陳國符先生在《道藏源流考》中,以《太清金液神丹經》中歌決用韻情況,指出卷上及卷中一部分為古經,在西漢末東漢初出世,自「鄭子君曰……」以後,乃後人摻入之文。
內容大要
卷上開始為
《正統道藏》

  《正統道藏》

「正一天師張道陵序」以達觀兼忘,同歸於玄,為窮理盡性,盛稱《道德》,暢老君之玄風。指出應先明逆順,然後盪以兼忘,盛稱有德,統之以無待,煒寂觀三一之樂,標鏡營六九之位。弟子趙升、王長注說,張陵之言乃勸人攝生,行氣導引,惜精守氣。「三一」是腦、心、臍,即下、中、下三丹田。「六」謂吐納御於六氣,「九」者九丹之品號。並方安身和氣、不與意爭之行氣法。但觀張陵序中,有「重玄」之說,此說出於很多晉,非張陵之能述,則張陵之序則及趙升、王長注,均屬偽托。
正文有「金液丹華是天經」等7言韻語504字。詳述六一泥製法,並制赤土釜,取水銀與鉛置土釜中猛其火,其精俱出如黃金,名曰玄共黃,與胡粉等份,和以左味,塗釜內外,取丹砂2份,雌雄黃各1份搗納釜中密封,燒之36日葯成,當飛著上釜,羽掃取之,名曰金液之華。可以起死回生,點金飛升。
卷中首為「金液還丹仙華流」7言韻語63字,傳為陰長生顯出。次為丹法,以銅筒燒煉,50日名曰黃金,70日葯成名之金,以其中之葯可成黃金、赤金、亦曰金液還丹,可以點鉛成金。銅筒蓋上紫霜名曰神丹,依法服之,玉女皆謁侍,得變化自在。附有《取雄黃、雌黃精法》及《作霜雪法》。末為鄭隱按語及葛洪所記鮑靚遇陰長生授道事
《雲笈七籤》

  《雲笈七籤》

卷下為「抱朴子序述」,記扶南、西圖、典遜、杜薄、大秦、月支、安息等二十餘國之方位及物產等。

版本

版本一,《正統道藏》洞神部眾術類所收錄。
版本二,《雲笈七籤》卷五十六中收錄。但無卷中後半之葛洪所記鮑靚遇陰長生事及卷下之產丹砂諸國,並將王長、趙升作注之「序文」置於張道陵序文句下。

4相關經書

書名:《黃帝九鼎神丹經訣》
簡稱:《九鼎神丹經訣》
作者:不詳
簡介:書中認為,凡欲長生而不得神丹金液是不行的,呼吸導引、吐故納新及服草木之葯,可以延年,但不免於死,惟服神丹令人神仙度世。由是書中列舉多種煉丹方法,如玄黃法、丹華法、神符法、神丹法、還丹法、餌丹法、煉丹法、柔丹法、伏丹法、寒丹法等丹法,提出煉丹必擇明師以受訣,並引狐剛子說以證之。卷四所說「明防辟惡邪魅守神保身」,卷五「明朱成神丹必籍資道之緣」與《抱朴子·登涉》內容相類,講入山煉藥的諸禁忌和防避法。又講了許多種藥物的具體製作,如水銀、丹砂、雄黃等。為研究中國古代科技及道教外丹術的寶貴資料。收入《正統道藏》洞神部眾術類。

5野史逸聞

葛玄字孝先,從左元放那裡接受《九丹金液仙經》,沒來得及合成製作丹藥,經常服食蒼朮,他更擅長於治邪病。鬼魅都現形,有的放走,有的殺掉。能夠一粒糧食不吃,而連續幾年不餓。能把薪柴堆積起來點著火坐在火焰上面,薪柴燒光了而他的衣帽卻沒燒著。有時喝一斛酒,就進入深泉澗中去躺著,酒勁過去才出來,而身上竟沒有沾濕。葛玄通覽《五經》,又喜好談論,幾十個好勝的年輕人跟隨他遊學。曾經有一次乘船,那些年輕人看到他的器具中藏著書寫的札符有幾十枚,就問他:「這些符靈驗嗎?能做什麼事?可以讓我們見識見識嗎?」葛玄說:「符又能幹什麼呢?」就取出一道符投到江中,符順著江水就流下去了。葛玄問:「怎麼樣?」從學少年說:「我把它投下去也能這樣。」葛玄又取出一道符投進江中,符逆著水流往上走。葛玄說:「怎麼樣?」從學少年說:「奇怪了。」葛玄又取出一道符投進江中,這道符在江中停立不動。不一會兒,往下流去的那道符往上游漂來,逆流而上的那道符又往下游漂去,三道符匯合在一處,葛玄就把這些符取回來。還有一件事:江邊有個洗衣服的女子,葛玄對那些年輕人說:「我讓你們這些人看這個女子跑,怎麼樣?」從學少年們說:「好!」葛玄就把一道符投進水中,那個女子就驚慌地走了,走了幾里左右還沒有停下來。葛玄說:「可以讓她停止了。」又拿一道符投到水中,那個女子就停下,又回來了。人們問那女子為什麼嚇跑了,她回答:「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葛玄曾經以客人的身份去拜訪主人,那個主人病了,祭祀道精。巫師讓葛玄飲酒時。巫師出言不遜,葛玄大怒說:「奸鬼怎敢這樣!」就敕令五伯把巫師拖出去,綁在柱子上鞭打脊背。人們就看到好像有人牽著巫師出去似的,那個巫師到了院子里抱住柱子,把衣服脫下扔到地上,人們只聽見鞭子聲,看到巫師血流淋漓。巫師故作鬼語乞求饒命,葛玄說:「赦免你的死罪,你能讓主人的病好嗎?」巫師說:「能。」葛玄說:「給你三天期限,得病的人沒好,定當懲治你。」巫師才被釋放。葛玄曾經在一座廟前走過,這個廟裡的神常常使過往行人走不到百步,就下馬下車。廟中有幾十棵大樹,上邊有一群鳥,沒有人敢觸犯它們。葛玄坐著車過去,沒有下車。不一會兒,有大風刮來,往回驅逐葛玄的車,颳起的塵埃瀰漫了天空,跟隨葛玄的人都被驚退。葛玄於是大怒,說:「小小妖邪怎敢如此!」就舉起手制止風,風就停息了。葛玄回來,把符投進廟中,大樹上的那些鳥全都掉到地上死了。過後幾天,廟裡的樹在盛夏時卻乾枯了,不久,廟屋起了火,把廟全都燒光了。葛玄看見一個買魚的人在水邊,葛玄就對魚的主人說:「我想要麻煩這條魚到河伯那裡去一趟,可以嗎?」魚的主人說:「魚已經死了,怎麼能去得了?」葛玄說:「沒有關係。」魚的主人就把魚給了葛玄,葛玄就把丹書之紙放到魚肚子里,把魚扔到水中。不一會兒,魚回來跳上岸,吐出墨書,青色,像大樹葉子似地飛走了。葛玄經常在有賓客後來時,出去迎接他,而座位上又有一個葛玄與客人說話,迎送都這樣。當時天氣寒冷,葛玄對客人說:「我住在這裡很窮,不能讓你們人人都烤上爐火,請允許我作火,讓你們都得到溫暖。」葛玄就張口吐氣,火苗就忽忽地從他口中噴出來了,一會兒就充滿了屋子,客人全像在陽光之中,也不太熱。眾書生請求葛玄做可以玩耍的法術,葛玄這時嫌熱正仰卧著,讓人用粉搽身子,沒來得及穿上衣服,就回答說:「熱得很,不能起來做遊戲。」葛玄於是徐徐地用肚子把屋樑搽了幾十遍,又回到床上。等他下來后,冉冉如雲氣似的,肚子上的粉貼在屋樑上了。一連幾天還在。葛玄正與客人對面坐著吃飯,吃完了漱口,口中的飯全變成了大蜂子,有幾百隻,飛行時發出聲音來。過了很久,葛玄張開口,群蜂又飛回他的口中,葛玄咀嚼它,仍然是飯。葛玄用手拍床,蝦蟆及各種蟲子、飛鳥、燕子、麻雀、魚、鱉之類就都出現了,葛玄就讓它們跳舞,都能像人那樣隨著節拍跳,葛玄讓它們停下來就停下來。葛玄在冬天的時候能給客人擺設剛摘下的瓜,夏天能弄來冰雪。又能拿出幾十個銅錢,讓人散亂地投到井中,葛玄慢慢地把器具放在井上呼喚那些銅錢出來,於是那些銅錢就一個一個地從井中飛出來,全落進器具中。葛玄為客人弄來了酒,沒有人傳送酒杯,杯子就自己到人面前,有人喝不盡,杯子也不離去。他在流水上畫一下,就成了十丈左右的逆流。當時有一個道士很能治病,從中原來,騙人說自己有幾百歲了。葛玄知道這個道士說謊,後來趕上一次眾人在座,葛玄對他親近的人說:「你們想知道這位先生的年齡嗎?」親近的人說:「好。」忽然有人從天上下來,在座的所有的人都注視著,過了好一會兒,那個人落到地上,穿的是大紅色衣服,戴的緇布儒冠。進室就到了這個道士的面前,說:「天帝下詔問你的準確年齡是多少,而你竟然欺騙百姓。」道士非常慌恐,下床跪得直挺挺地,回答說:「我太不象話了,實際年齡七十三歲。」葛玄於是拍手大笑,穿紅衣服的人也忽然不見了。那個道士非常羞愧,就不知跑哪去了。吳大帝請葛玄相見,打算加封他榮耀的官位,葛玄沒有聽從,請求離去又不成,吳大帝就用客禮招待他,經常共同遊樂。有一次,吳大帝因見道間人民求雨,便對葛玄說:「百姓求雨,怎麼能得到呢?」葛玄說:「容易辦到。」就立即畫了一張符放到社廟中,一時之間,天昏地暗,大雨傾注,院子中平地水深一尺多。吳大帝問他說:「這些水裡能夠使它有魚嗎?」葛玄說:「可以。」又畫一張符投進水中。不一會兒,有大魚一百多條,又各長一二尺,游入水中。吳大帝又問:「這些魚可以吃嗎?」葛玄說:「可以。」就派人把魚抓去烹炙宰殺,原來是真魚。有一次,葛玄曾隨吳大帝乘船走,遇到了大風,百官的船無論大小都沉沒了,葛玄的船也淹沒不知哪裡去了。吳大帝嘆息說:「葛公是有法術的人,也不能避免這場災難啊?」就登上四望山,派人駕船去撈,船沉沒已經過了一夜,忽然看到葛玄從水上而來,到吳大帝面前以後,臉上還帶著酒氣,向吳大帝道歉說:「昨天因為陪同跟隨您,而被伍子胥看見,強行把我拉過去,倉卒間沒能掙脫,使您煩勞,在水邊耽擱一夜。葛玄每次出門,突然遇到親近的人,就邀請到道邊樹下,用折斷的草去刺樹,用杯子接著,汁水就像泉水一樣流下來,到杯滿為止。把它喝下去,都像好酒一樣。又取來土石草木用來下酒,吃到口中都是鹿脯。他所刺過的樹,用杯子又去接汁水,杯子一到汁水就流出來,杯子滿了就停止,如果別人去接它,卻始終不流汁水。有一次,有人請葛玄,葛玄心裡不想去,主人勉強他,不得已跟著去了。走了幾百步時,葛玄肚子痛,停下來就倒在地上,不一會兒就死了。抬一抬他的頭,頭就斷了;舉一舉他的四肢,四肢就斷了,還腐爛生了蟲子,不可再靠近。請他的人急忙跑到葛玄家裡去報信,又見到葛玄仍舊在堂上。這個人也不敢說葛玄死了這件事,跑回剛才葛玄死去的地方,已經不知葛玄的屍體哪裡去了。葛玄與別人一起走時,能令這個人和自己離開地面三四尺,仍然一起往前走。又有一次,葛玄去游會稽,有個商人從中原來時路過一座神廟,廟神使主簿叫他告訴商人說:「想要順便捎去一封信給葛公,你可以替我送給他。」主簿就把書函拋擲到商人的船頭上,好像用釘子釘著似的,拿不下來。等到那商人到達了會稽時,就把這事報告了葛玄,葛玄自己去取,就把信函取回來了。葛玄告訴弟子張大言說:「我被天子逼迫留在這裡,來不及製作靈藥了,如今當屍解,八月十三日中午時該當出發。」到了日期,葛玄把衣服帽子都穿戴好就進了室內,倒下就斷了氣,而他的臉色沒有變化。弟子燒香守了他三天,一天夜半時分,忽然颳起大風,掀開了屋頂吹折了樹,聲音如雷,火燭熄滅。過了好一會兒,大風方才止住,忽然葛玄的屍體不見了,只看到他的衣服扔在床上,帶子都沒有解開。早晨去問鄰近人家,鄰家人都說根本沒有大風。起風和風止都只在一個院子里,籬笆都刮落到樹木上,都折壞了。

6桌游卡牌

《鬼戲》
煉丹師(葛玄)角色牌
鬼戲葛玄

  鬼戲葛玄

修鍊:本玩家成功驅散和當前等級相同顏色的小鬼牌時,獲得3點靈力。
LEVEL01:煉神還虛(本玩家抽卡階段時使用)
每少抽1張牌便額外獲得2點靈力。
LEVEL01:鍊氣化神(本玩家白天階段使用)
捨棄2張手牌,然後,額外獲得5點靈力。
鬼道(本玩家黑夜階段)
捨棄1張手牌,然後,額外獲得2點靈力。
上一篇[鄭隱]    下一篇 [嚴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