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董貴人,漢獻帝妃嬪,董承女,被曹操所殺。東漢時后妃沒有貴妃的封號,只有貴人的封號。貴人的地位僅次於皇后。董貴人名字董琳的出處,待查。

1 董貴妃 -小說人物

  董貴妃墓,董琳,生於公元181年,卒於公元200年,東漢末年漢獻帝之寵妃,車騎將軍董承之女,200年因「衣帶詔」事件牽連被曹操縊死。史稱董妃墓或貴妃墓。走進墓園,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這組很短一段文字介紹,翻開史書,對董琳我介紹也不多,只在三國演義第二十四回「且說曹操既殺了董承等眾人,怒氣未消,遂帶劍入宮,來弒董貴妃。……帝幸之,已懷孕五月。」從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這些關鍵詞:「寵妃」、「車騎將軍」「衣帶詔」、「弒貴妃」,史書還記載董貴妃、劉備的甘、麋二夫人、貂蟬為當時的四大美女……這些信息,勾勒出董貴妃的基本情況:出身貴族家庭,從小聰明漂亮,后成為當時的皇帝獻帝的紅顏,由於參與公元200年密謀剌殺曹操的「衣帶詔」一案,被曹操縊死。關於曹操這位歷史上的政治家的功過,在這裡不評價。但董貴人之死,卻是歷史上一大奇案,在封建社會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女人,竟然捲入了殘酷的政治鬥爭旋渦之中,最後身懷五甲而被縊死,不能不令人感到痛心。這也反應出當時政治鬥爭的複雜性。

2 董貴妃 -三國演義選段

  三國演義第47文 曹操勒死董貴妃

  吉平於階下大罵曰:「欺君逆賊!

董貴妃董貴妃
」操指曰:「此人曾攀下王子服等人矣,吾已拿下廷尉。尚有一人,未曾捉獲。」承不敢問。操問吉平曰:「誰使汝葯吾來?」平曰:「有。」操曰:「吾今便於此處放了你。」平曰:「天使我來殺逆賊!」操怒,教打,身上無容刑處。承在座觀之,心如刀切。操又問平曰:「你原有十個指,今如何只有九指?」平曰:「嚼以為誓,誓殺國賊!」操教取截刀來,就階下截去九指,操曰:「一發截了,教你為誓!」平曰:「尚有口,可以吞賊!有舌,可以斬賊!」操令割其舌,平曰:「勿割吾舌。今熬不過了,只得從實告之。」操曰:「如此,亦留你殘疾之軀。」平曰:「汝釋吾縛,吾自捉同謀之人獻出。」操曰:「釋之何礙。」平欠身望闕拜曰:「臣不能與國家除此賊,乃天數也!」拜畢,撞階而死。操令分其肢體號令。時建安五年正月也。史官有詩曰:

  奮然興義膽,應不為功名。嚼指圖曹賊,捐身救董承。

  有謀親進葯,豈懼獨遭刑。至死心如鐵,誰人似吉平!

  操見吉平已死,教左右牽過秦慶童至面前。操曰:「國舅認得此人否?」承怒,欲殺。操曰:「不可。他首告謀反,今來對證,何敢誅之?」承曰:「丞相何故聽逃奴一面之言,以誣董承耶?」操曰:「王子服等吾已擒下,皆招證明白,汝尚抗拒乎?」承曰:「丞相何以相逼也?」操喚左右拿下,既差二十人去董承卧房內搜尋。不多時,搜出衣帶詔並義狀。操看了,笑曰:「鼠輩安敢如此!全家良賤盡皆監下,休教走了一個。」

  操回府,聚眾謀士。操出詔,令荀彧看。彧曰:「明公今欲何如?」操曰:「據此情理,正合誅其君而吊其民,擇有德者而立之。」彧曰:「主公威鎮四海,號令天下者,蓋有漢家苗裔故也。征討有名,賞罰有制,古往今來,以絕議論。」操曰:「欲將董承等四家誅之,必欲得正惡以示眾。」彧曰:「丞相之意若何?」操曰:「不誣之人,豈得誅族乎?」彧與操曰:「事已至此,釋之恐難。」操意遂決,連夜收王子服等老小入官,明正反逆之罪。次日,押送各門處斬,良賤死者七百餘人,城中官民無不下淚。

  曹隨既帶劍入宮,來殺董貴妃。妃乃董承親女,帝幸之,有五月身孕。當日帝在後宮,正與伏皇后私論董承之事,並無音耗,不知如何,忽見曹操帶劍而入,帝驚得魂魄離體。操曰:「董賊如此謀反,陛下知否?」帝曰:「董卓已誅了。」操曰:「不是董卓,是董承。」帝乃戰慄曰:「朕不知。」操曰:「忘了破指修詔?」辭不能答。操令武士去擒董貴妃。操曰:「一人造反,九族皆誅!」怒喝牽去斬之。帝告之曰:「董妃五個月身孕,望丞相見憐。」操叱之曰:「若非天敗,吾以滅門矣,尚留此女為吾後患!」帝又曰:「貶於冷宮,待分娩了,殺之未遲。」操曰:「汝欲留此逆種與母報仇?」帝泣告曰:「乞全屍而死,勿令彰露。」操教取白練於面前。帝曰:「卿於九泉之下,勿怨朕躬!」言訖,淚下如雨。操怒曰:「猶作兒女之嬌態!」速令武士推出,勒死於宮門外。操隨喚監官囑曰:「但有外戚內族,不曾稟奉於吾,輒入宮門者,腰斬之。守御不嚴者,罪同。」曾與董承來往者黜退,重者類入逆黨論。似此不可勝數,皆被其害。自此,許都內外大小官員人等莫敢交頭接耳。曹公撥心腹人三千充御林軍,令曹洪總領之。

  操與荀彧曰:「今戮董承等千餘人,去吾心腹大患。尚有馬騰、劉備,亦在此數內,不可不誅。」彧曰:「馬騰見屯兵於西涼,未可輕取;但當以書慰勞,勿使生疑焉,徐徐誘入京師,圖之可也。劉備見在徐州,分佈犄角之勢,亦不可輕敵。」操曰:「何為未可也?」彧曰:「與明公爭天下者,袁紹也。今紹屯兵官渡,常有圖許都之心。一旦若東征劉備,備必求救於袁紹。若紹乘虛而襲,何以當之?」操曰:「非也,彼劉備乃人傑也。若不擊之,待其羽翼養成,急難動搖,必為後患。袁紹雖有大志,事多緩役不決,必不動也,何必憂乎?」彧曰:「紹雖不才,田豐、沮授、審配、郭圖、許攸、逢紀之輩,皆有奇謀遠見,倘紹信之,為禍不輕矣。」操猶豫未決,忽見郭嘉自外而入。操問曰:「吾欲東征劉備,爭奈有袁紹之憂,未敢動也。」嘉曰:「紹性寬多疑,遲慢未決,手下謀士,各相妒忌,何必憂乎?劉備目今新整軍兵,眾心未服,丞相引精兵一戰而可定也。」操大喜曰:「此機正合吾意。」遂起大軍二十萬,東征劉備。勝負畢竟如何?
上一篇[錦袍]    下一篇 [背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