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

標籤: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草原》

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出自老舍的《草原》,作者原名舒慶春,字舍予,現代著名作家,1899~1966,滿族人,筆名老舍。釋義:蒙古族和漢族人民之間的情誼很深,怎能忍心馬上分別!於是,大家在無邊無際的大草原上,相互傾訴著惜別之情。

1概述

課文
老舍原文
出處
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
釋義
蒙古族和漢族人民之間的情誼很深,怎能忍心馬上分別!於是,大家在無邊無際的大草原上,相互傾訴著惜別之情。
涯,邊際。天涯,天邊,大地與天空相接的地方。
  這句話既是全文的中心句,也是作家情感的集中體現,同時給讀者以回味的餘地:
  從迎客、聯歡到話別,處處洋溢著「蒙漢情深」;千里草原,芳草萋萋,舉目皆是詩情畫意,所以才讓人流連不已,難分難捨。
意思
蒙漢兩族人民情誼深厚,和睦相處;離別之際,共同在夕陽下的草原上細談,不忍心分別。
深意: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此句中多處運用了「借代」期望傍晚時分。這些借代,意思完備而又深刻.
大概意思:蒙漢兩族人民坐在碧綠的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聊到夕陽西下。蒙古人民和漢族人民就要分別了。他們情深意重,怎麼忍心分別呢?
這句話所描繪的意境:自古以來,蒙古與漢族就是好朋友。今天我們在這裡相聚,不僅是朋友的聚會,更是兩個民族友誼的見證。在這一碧千里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夕陽西下,希望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
這一餘味不盡的特寫鏡頭與「蒙漢情深」的全篇之旨緊相扣合,收到了揭示題旨、深化文意的效果。

2課文

《草原》在蘇教版六年級上冊與人教版五年級下冊,北京版六年級下冊的版本和北師大四年級上冊的教科書內
這次,我看到了草原。那裡的天比別處的更可愛,空氣是那麼清新,天空是那麼明朗,使我總想高歌一曲,表示我滿心的愉快。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並不茫茫。四面都有小丘,平地是綠的,小丘也是綠的。羊群一會兒上了小丘,一會兒又下來,走在哪裡都像給無邊的綠毯綉上了白色的大花。那些小丘的線條是那麼柔美,就像只用綠色渲染,不用墨線勾勒的中國畫那樣,到處翠色慾流,輕輕流入雲際。這種境界,既使人驚嘆,又叫人舒服,既願久立四望,又想坐下低吟一首奇麗的小詩。在這種境界里,連駿馬和大牛都有時候靜立不動,好像回味著草原的無限樂趣。
我們訪問的是陳巴爾虎旗。汽車走了一百五十里,才到達目的地。一百五十里全是草原。再走一百五十里,也還是草原。草原上行車十分洒脫,只要方向不錯,怎麼走都可以。初入草原,聽不見一點兒聲音,也看不見什麼東西,除了一些忽飛忽落的小鳥。走了許久,遠遠地望見了一條迂迴的明如玻璃的帶子——河!牛羊多起來,也看到了馬群,隱隱有鞭子的輕響。快了,快到了。忽然,像被一陣風吹來的,遠丘上出現了一群馬,馬上的男女老少穿著各色的衣裳,群馬疾馳,襟飄帶舞,像一條彩虹向我們飛過來。這是主人來到幾十裡外歡迎遠客。見到我們,主人們立刻撥轉馬頭,歡呼著,飛馳著,在汽車左右與前面引路。靜寂的草原熱鬧起來:歡呼聲,車聲,馬蹄聲,響成一片。車跟著馬飛過了小丘,看見了幾座蒙古包。
蒙古包外,許多匹馬,許多輛車。人很多,都是從幾十裡外乘馬或坐車來看我們的。主人們下了馬,我們下了車。也不知道是誰的手,總是熱乎乎地握著,握住不散。大家的語言不同,心可是一樣。握手再握手,笑了再笑。你說你的,我說我的,總的意思都是民族團結互助。
也不知怎麼的,就進了蒙古包。奶茶倒上了,奶豆腐擺上了,主客都盤腿坐下,誰都有禮貌,誰都又那麼親熱,一點不拘束。不大會兒,好客的主人端進來大盤的手抓羊肉。幹部向我們敬酒,七十歲的老翁向我們敬酒。我們回敬,主人再舉杯,我們再回敬。這時候,鄂溫克姑娘們戴著尖尖的帽子,既大方,又稍有點羞澀,來給客人們唱民歌。我們同行的歌手也趕緊唱起來。歌聲似乎比什麼語言都更響亮,都更感人,不管唱的是什麼,聽者總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飯後,小夥子們表演套馬,摔跤,姑娘們表演了民族舞蹈。客人們也舞的舞,唱的唱,並且要騎一騎蒙古馬。太陽已經偏西,誰也不肯走。是啊!
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
蒙漢情深何忍別,天涯碧草話斜陽!
上一篇[地獄詛咒]    下一篇 [渡邊明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