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蒙特蘇馬二世

標籤:阿茲特克

蒙特祖馬二世(Montesuma II或Moctezuma,中文譯名或作「蒙特蘇馬」,約生於1475年,卒於1520年),古代墨西哥阿茲特克的特諾奇提特蘭君主,阿茲特克帝國第九代統治者。1502年執政。他曾一度稱霸中美洲,最後郤被西班牙征服者荷南·科爾蒂斯所收服,導致阿茲特克文明滅亡。

在墨西哥國立博物館的阿茲特克紀念碑上,刻著這樣一段醒目的銘文:「只要這個世界延續下去,阿茲特克人所建立的特諾奇蒂特蘭這一名城的聲威與光榮,就永遠不會消失。」特諾奇蒂特蘭就是現今墨西哥城的舊址。在13 世紀和14 世紀時,這裡是阿茲特克人的國都。作為美洲古代三大文化之一的阿茲特克文化,正是在這座四面環水的湖泊城創建起來的。阿茲特克人是印第安人中文化比較發達的一個民族。他們原先是一支四處流浪的部落。後來據說他們所崇拜的戰神告訴他們:「你們應該去找一塊立身之地。記住,不管走多麼遠,只要見到一隻蒼鷹,站立在一棵仙人掌上,口中銜著一條長蛇,你們就應該停下來,建立自己的家園。」於是,阿茲特克人便遵照部落神的意志,披星戴月,晝夜跋涉,去尋找這塊可以安家建國的地方。
1325 年,阿茲特克人來到墨西哥谷的特斯科科湖畔,發現一棵巨大的仙人掌上站著一隻矯健的雄鷹,正在叼食一條大蛇,於是他們就在這裡定居,開始建造自己的家園——特諾奇蒂特蘭,意為「仙人掌旁」。阿茲特克人憑藉特斯科科湖的豐富水產,很快便強大起來,迅速征服了其他部落,建立了強大的阿茲特克王國。王國幅員遼闊,總人口達200 多萬。國都特諾奇蒂特蘭十分繁榮,人口達30 萬以上,有房屋6 萬多座,市場上貨物應有盡有,是當時世界上人口最多、最熱鬧的城市之一。
14 世紀末,蒙特蘇馬二世登上了阿茲特克王國的王位。祖輩已創下偌大的家業,他只需守住就行了。但蒙特蘇馬二世生性懦弱,優柔寡斷,又篤信宗教迷信,因而葬送了阿茲特克的一切。
1519 年4 月,蒙特蘇馬國王的特使們從海岸邊越過森林和山谷,飛快地來到坐落在高原上的首都。他們慌慌張張地向蒙特蘇馬二世稟報:「白神回來了。他們乘著大白帆船越過海洋來到這裡。他們的面孔雪白,長著白鬍須,鎧甲和劍也是銀色的。他們還騎著跑起來像一陣風似的龐然怪物,簡直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抵擋得住。」
蒙特蘇馬大驚失色,渾身顫抖著:「難道真的是白神蓋查爾柯亞脫爾回來了?!」原來,在阿茲特克人中流傳著這樣的神話:戰神德茲卡特里波卡用詭計趕走了善良的羽蛇神蓋查爾柯亞脫爾。羽蛇神是白皮膚、白長須、穿白袍的,故稱為「白神」。當白神蓋查爾柯亞脫爾含恨遠去時,他發誓要在雪阿卡特年回來,奪回他失去的王位和權力。阿茲特克人的紀年法是每52年為一輪,根據推算,公元1363、1415、1467、1519 年都是一輪之始,即雪阿卡特年。今年正是雪阿卡特年,也許真是「白神」歸來報仇複位了?一種不祥之兆湧上蒙特蘇馬二世的心頭,他深感前途莫測,提心弔膽地派人繼續探聽,注意「白神」的一舉一動。
實際上,來的並不是什麼「白神」,而是西班牙的殖民者科爾特斯,他是奉西班牙國王之命為擴大市場和掠奪黃金而來的。科爾特斯生於西班牙一個小貴族家庭,自小因家道中落而退學。
1504 年,他加入了西班牙殖民軍,到達海地,接著又隨軍征伐古巴。
1519 年初,他聽說不遠的內陸有個黃金遍地的富庶王國,不禁垂涎三尺,立即拉起一支遠征隊,800 多人分乘11 艘船,帶有16 匹戰馬和10 門大炮,揚帆駛入墨西哥灣,在瑪雅人居住的塔巴斯科登陸。
3 月25 日,瑪雅人奮起反抗。當地酋長率幾千人與科爾特斯的遠征軍展開激戰,頭一個回合西班牙人就被殺傷70 多人。但殖民者有鋼刀、鎧甲和火器,特別是馬,這是印第安人從未見過的動物,他們把西班牙的騎兵看成是人與馬在一起的「半人半獸」的天神。科爾特斯率領騎兵衝過來時,印第安人都嚇壞了,最終被西班牙騎兵連殺帶踩所打敗。第二天,瑪雅人被迫向殖民者獻上黃金和20 名女奴隸。
4 月20 日,科爾特斯的遠征隊到達今天的委拉克路斯時,蒙特蘇馬國王派來的特使早就在那裡恭候了。原來蒙特蘇馬聽說瑪雅人被打敗了,嚇得要命,趕緊派使者給他們送來禮物,藉此希望他們離開。科爾特斯假惺惺地回贈了一些玻璃裝飾品,還招待來使觀看他的部下表演騎馬衝鋒、大炮轟鳴,以威嚇阿茲特克人。使者看到一個西班牙軍官頭戴裝飾著金箔的頭盔,不禁驚呆了:這不就是「白神」戴過的頭盔嗎?他誠惶誠恐地向科爾特斯提出請求,將這頂頭盔借回去給蒙特蘇馬國王看一看。科爾特斯表示同意,並趁機提出頭盔歸還時須盛滿金粒,謊稱金粒是治療他們心病的靈丹妙藥。此外,
他還堅持要求親自覲見蒙特蘇馬二世。
蒙特蘇馬國王聽了使者的彙報,見了頭盔,更加確信這些白面孔的大鬍子就是白神蓋查爾柯亞脫爾的特使。他們有「神物」一一馬,有雷鳴電閃般的會殺人的金屬管子一——火槍火炮。蒙特蘇馬嚇得六神無主,憂心忡忡,更怕見到這些海外來客。他決定獻出更多的禮物來取得對方的諒解,幻想他們得到滿足後會自動離去。於是,蒙特蘇馬再派人給他們送上更貴重的禮品:一對車輪般大小的巨形圓盤,一隻是金的,另一隻是銀的,上面刻有精美浮雕,象徵日月。此外,還有20 只金制的鴨子,一頭盔金粒。大量的珍珠寶石以及用羽毛和棉線精織而成的漂亮長袍。西班牙人見到這些稀世珍寶,都瞪大眼睛驚呆了。蒙特蘇馬的使者再三強調,國王歡迎他們,願意送給他們需要的任何寶藏。至於面覲之事,由於國王病了,不能來見他們,而且到阿茲特克王國需要翻越幾座大山,穿過乾燥的沙漠,因而也希望他們不必去見國王了。但是,與蒙特蘇馬的願望剛好相反,這些珍貴的禮物,不僅沒能阻止西班牙殖民者的前進,反而刺激了這伙強盜的貪慾,更堅定了他們的侵略野心。科爾特斯當即表示,不見到蒙特蘇馬本人,他們決不離開。1519 年8 月9 日,科爾特斯留下150 人駐守委拉克路斯,自己帶領15名騎兵,400 名步兵,16 門火炮及一些土著搬運工,向阿茲特克王國的首都特諾奇蒂特蘭進軍了。一路上,經過3 個星期的戰鬥,西班牙人用大炮和步槍征服了強悍的特拉斯卡拉人。
這時,蒙特蘇馬國王又派人送信來了,說他歡迎西班牙人到特諾奇蒂特蘭去,並邀請他們中途去喬盧拉看看。因為喬盧拉城有400 多座雄偉的神殿,其中包括白神蓋查爾柯亞脫爾的廟宇。科爾特斯的手下勸阻他不要去喬盧拉,認為那裡很可能是蒙特蘇馬設下的陷阱。但科爾特斯貪心大發,堅持要去喬盧拉。剛到喬盧拉城的幾天,喬盧拉人既送食品又送水,可是3 天以後,卻突然斷絕了供給。這時,科爾特斯的印第安人妻子又打聽到一個消息,說喬盧拉人圖謀殺死全部西班牙人。科爾特斯得知后凶相畢露,他決定先下手為強,在神殿埋伏下重兵,然後邀請所有的喬盧拉酋長到神殿集合。待他們到齊后,科爾特斯一聲令下叫士兵把酋長們全部殺死,而後縱兵大肆屠殺和放火焚燒。經過兩天兩夜的燒殺,這座有「阿茲特克聖地」之稱的城市,橫屍遍地,成了一片廢墟。蒙特蘇馬試圖阻止西班牙人前進的計劃再次落空。
11 月8 日凌晨,西班牙殖民者終於到達阿茲特克人的國都特諾奇蒂特蘭的近郊。晨霧漸漸散去,他們頓時被眼前的奇景驚呆了:在碧波粼粼的特斯科科湖的中央,矗立著一座幻境般的城市。宏偉的鐘樓,白色的神殿,在陽光下熠熠閃光。城市的四面有堤道與外界相通。
科爾特斯率領的人馬來到湖邊,數以千計的阿茲特克人駕著獨木舟駛過來,好奇地打量著這些不速之客。人們竊竊私語:該不是白神蓋查爾柯亞脫爾回來了?當科爾特斯的隊伍通過堤道走近城門時,蒙特蘇馬二世親自出來迎接,阿茲特克的貴族大臣們也在城口並立兩排恭候。看來,喬盧拉城被血洗后,蒙特蘇馬已徹底放棄了抵抗,對侵略者一味妥協退讓了。蒙特蘇馬國王乘著鑲有寶石的黃金轎子,4 個侍臣舉著美麗的羽毛華蓋為轎子遮陰。到了城門口,蒙特蘇馬莊重地走下轎來,踏上為他鋪好的大紅地氈。
蒙特蘇馬身材高大,看上去大約40 歲,頭戴金冠,身穿皇袍,腳蹬金鞋,好一副帝王派頭。他莊嚴地走到科爾特斯面前,吻地為禮。科爾特斯為了表示親熱,緊走幾走,張開雙臂準備擁抱蒙特蘇馬。兩個侍臣連忙過來阻止了他,因為阿茲特克人的宗教規定,神和王是不能互相接觸的。科爾待斯向蒙特蘇馬二世獻上一串玻璃珠子項圈,然後頗有點疑惑地問:「您真的是蒙特蘇馬二世嗎?」
蒙特蘇馬鄭重其事地答道:「我正是蒙特蘇馬二世。不過,這座城市卻是您的,我和我的臣民早就盼望著您的歸來。我們歷代的國王都一直在替您守護著國土。今天,您終於歸來了,一切又將歸您所有……」說著,他謙恭地低下了頭。很顯然,愚昧而又迷信的蒙特蘇馬國王,在聞知科爾特斯一路上收服瑪雅人、特拉斯卡拉人,又火燒了聖城喬盧拉,便真以為他就是所向無敵的「白神」,而神是不能得罪的,因此他必恭必敬地邀請科爾特斯進城。
在雙方侍衛的保護下,蒙特蘇馬竟然與侵略者並肩進入城內。西班牙殖民軍及其同盟者特拉斯卡拉的軍隊都被送到神廟西邊的宮殿里駐紮。蒙特蘇馬甚至按照阿茲特克人歡迎貴賓的習俗,把科爾特斯安排到他父親老國王住過的宮殿,並說:「這座宮殿現在就歸您所有了。」蒙特蘇馬哪裡知道,他並不是迎「神」回歸,而是在引狼入室!不久,阿茲特克人和這座神話般的大都市將因此而蒙受滅頂之災。
科爾特斯住在豪華的宮殿中,吃的是山珍海味,但他畢竟做賊心虛,整天惴惴不安,尤其是看到周圍有數以萬計的阿茲特克人,生怕有一天蒙特蘇馬會對他下手。於是他決定搶先一步,將蒙特蘇馬二世抓在自己的手掌之中。而昏庸的蒙特蘇馬完全喪失了警惕,正在做著與「神」和平共處的美夢。也就在這時,從委拉克路斯傳來了消息:蒙特蘇馬手下的一個酋長與駐守在那裡的西班牙人發生衝突,結果7 名殖民者喪生。科爾特斯便以此為借口,趁阿茲特克人不備,突然帶領30 名西班牙土兵沖入王宮,逼迫蒙特蘇馬處死肇事的酋長,並趁機劫持蒙特蘇馬到西班牙兵營。這個突如其來的事變,使阿茲特克人群龍無首,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蒙特蘇馬被扣押在西班牙殖民軍駐守的宮殿後,有幾個阿茲特克王國的大臣暗中商議反抗侵略者。但不幸的是被西班牙人發覺,他們誘使這幾個大臣來到西班牙兵營,也被拘押起來。在科爾特斯的威逼下,蒙特蘇馬召集他所有的大臣、酋長,當眾宣誓效忠西班牙國王,並要求手下承認西班牙人是他們的新主人。為了贖回自由,懦弱的蒙特蘇馬還不斷地命令阿茲特克人給科爾特斯送來財寶和奴僕。他依然心存幻想,以為西班牙人總有滿足的一天,到時會渡海返回他們自己的家鄉的。西班牙殖民者乘亂到處搜尋黃金寶石。一天,他們在蒙特蘇馬王宮的花崗岩築成的地下室中發現了阿茲特克人的寶藏:在一大排貴重的木箱里,裝滿了各種各樣的寶石,還有盛滿金粒的大口袋,閃閃發光的金項鏈以及珍貴的羽毛披肩、棉製的盔甲等,這就是著名的「蒙特蘇馬寶藏」。面對這麼多的珍寶,這伙貪婪的強盜不由得眼花繚亂,如痴如狂。他們立即將這批阿茲特克人世代積攢的財富一搶而光。蒙特蘇馬還被迫下令在特諾奇蒂特蘭建立基督教堂,試圖使阿茲特克人皈依基督教。在特諾奇蒂特蘭保護神的神廟裡,阿茲待克人的神像被全部搬走,而代之以聖母像,在神廟上也豎起了十字架。
西班牙殖民者在特諾奇蒂特蘭所犯下的一系列暴行,極大地激怒了阿茲特克人,他們不再按昏君蒙特蘇馬的指令行事,暗中醞釀著起義。不久,因西班牙殖民軍內部發生爭鬥,科爾特斯率領200 名士兵前往委拉克路斯,而把駐守特諾奇蒂特蘭城和看押蒙特蘇馬的任務交給部將阿爾瓦拉多。不願當亡國奴的阿茲特克人決定乘機起義。
轉眼到了青玉米祭日,這是印第安人最神聖的宗教節日之一。這一天,成千上萬的阿茲特克人,不分男女老幼,都身著節日盛裝,佩戴著花環、金圈和金手鐲。他們聚集在威齊洛波特利神廟內,載歌載舞,獻牲祭神。生性殘暴的阿爾瓦拉多唯恐阿茲特克人舉行暴動,準備先下手為強。他派士兵10人一組把守各個出口,佯裝觀看跳舞,在約定的時間一起向阿茲特克人發起進攻。
正當阿茲特克人沉浸在節日氣氛中歡歌暢舞時,阿爾瓦拉多一聲令下:「上帝保佑,沖啊!」西班牙士兵立即揮舞刀槍,肆意砍殺。600 多名手無寸鐵、毫無戒備的阿茲特克人當場被殺,無一生還。瞬息之間,殷紅的鮮血流滿廟內院落,就像傾盆大雨時的流水一樣。殖民強盜的大屠殺,更加激起了阿茲特克全國上下的憤慨和反抗。第二天清晨,成千上萬的阿茲特克人全副武裝宣布起義。他們包圍了西班牙人的駐地,儘管敵人的武器優良,但他們仍死死地圍困殖民者駐地達7 天之久。直到科爾特斯聞訊率領2000 名殖民軍匆匆趕回,阿茲特克人才轉移到附近的山中。科爾特斯讓蒙特蘇馬的弟弟庫依特拉華去勸說起義的阿茲特克人。庫依特拉華是個正直的愛國者,早就對哥哥蒙特蘇馬的妥協退讓政策不滿,對西班牙殖民者的暴行更是恨之入骨,趁此機會,他出城后就主動團結各個酋長,很快被推舉為新的國王。他率領阿茲特克人再次包圍了特諾奇蒂特蘭,與西班牙殖民者展開了一場血戰。
經過一連好幾天的酣戰,西班牙軍被打得狼狽不堪,糧食供應被完全切斷,科爾特斯的右手也被箭射傷了。走投無路的科爾特斯,只好又一次威逼軟禁在駐地的蒙特蘇馬出來幫他說話。貪生怕死的蒙特蘇馬,雖然明知自己的威信在巨民中早就喪失殆盡,但也不得不答應下來。
1520 年6 月27 日,蒙特蘇馬穿上皇袍,走上宮殿城樓的平台。正在攻城的阿茲特克人看見國王出來了,馬上安靜了下來。於是,蒙特蘇馬扯起嗓子,大聲勸說他們解除包圍,以便讓西班牙人和平撤離。聽到這裡,阿茲特克士兵們憤怒起來,他們不再聽從他的命令。士兵們很清楚,正是因為蒙特蘇馬懦弱無能,認敵為友,才使阿茲特克人遭到如此浩劫。而現在,又是蒙特蘇馬竟要求他們放走不共戴天的仇敵。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們指著蒙特蘇馬罵了起來:」閉上你的狗嘴!你這個不中用的昏君,你甘願充當敵人的走狗,真是個懦夫!……」他們邊罵邊向他扔石頭。一陣雹子般的石雨砸了過來,擊傷了蒙特蘇馬的腦袋,他踉踉蹌蹌地昏倒在地,血流如注。兩天後,蒙特蘇馬二世傷重死去。這個開門揖盜、引狼入室的昏庸之君終於受到人民的正義審判,落得個死有餘辜的可恥下場!
蒙特蘇馬死後,阿茲特克人更加緊了對西班牙軍的進攻。科爾特斯黔驢技窮,只好鋌而走險,準備趁夜突圍。6 月30 日傍晚,科爾特斯指著蒙特蘇馬的寶藏對士兵們說:「你們儘管拿吧,想要什麼就拿什麼,不過,千萬不要拿得過重,否則你們就別想逃出去。」但是,絕大多數士兵都貪婪地撲向寶藏,口袋裡全塞滿了寶石,脖子上掛滿了金項鏈,甚至連皮靴里也塞滿了金條。
這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科爾特斯率領幾百名渾身塞滿珠寶的殖民強盜,偷偷地打開宮殿之門,溜出城不遠,就被警戒的阿茲特克人發現了。頓時,報警的蛇皮大鼓隆隆作響,千萬個火把一齊舉起,成百上千的利箭從四面八方射來,喊殺聲響徹夜空。西班牙人亂作一團,自相踐踏,紛紛從堤道上跌落水中。不少人隨同沉重的黃金珠寶一起墜人特斯科科湖底。還有些人做了俘虜,成為阿茲特克人獻給戰神的祭品。戰鬥中,西班牙殖民軍死亡870人,被俘數百人,只有科爾特斯帶著少數士兵僥倖逃了出去。這是英勇的阿茲特克人在特諾奇蒂特蘭城保衛戰中所取得的一次輝煌勝利。
特諾奇蒂特蘭城重新回到阿茲特克人手中,但由於愚昧的昏君蒙特蘇馬實行了一連串的喪權辱國的賣國行徑,阿茲特克王國的國力已大不如前。一年後,當科爾特斯率領西班牙殖民軍捲土重來時,阿茲特克人英勇抗擊了80多個日夜后,特諾奇蒂特蘭淪陷了。古老的阿茲特克王國滅亡了。為保衛國都而英勇獻身的戰士們,被今天的墨西哥人民尊為偉大的民族英雄,並在墨西哥城的起義者大街上為他們豎立起一座銅像以資紀念。而那位亡國昏君蒙特蘇馬二世卻永遠遭到人們的唾棄。
上一篇[1108中山]    下一篇 [vinca]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