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蒲生氏鄉(1556~1595),伊勢松阪城主,會津領主,信長之婿。戰國時期智勇兼備的名將之一。侍奉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兩代立下無數戰功。信長曾經評價他眼神犀利絕非尋常之輩,秀吉則說他是一個可怕的男人。本能寺之變后將信長的親屬接到日野中野城,拒絕了明智光秀的勸降。精通茶道,是利休七哲之首。四十歲便英年早逝,因此有「秀吉毒殺說」流傳至今。

1簡介

近江蒲生郡日野出生,蒲生賢秀之子,幼名鶴千代。忠三郎,初名賦秀
蒲生氏鄉

  蒲生氏鄉

、教秀,之後並改名為氏鄉,官位為飛驒守,賢秀降服於信長后,蒲生氏鄉成為人質,後來並與信長之女冬姬結婚,之後氏鄉先後參與金崎合戰,姊川合戰、燒毀比叡山、討伐長島一向一揆、包圍石山本願寺等戰役,天正十年本能寺之變時,氏鄉坐鎮於安土城,事變后帶領信長的妻子逃至日野城,翌十一年秀吉攻打伊勢瀧川一益,及攻滅柴田勝家后,氏鄉仍保住原有的領地,翌十二年參加小牧長久手之戰,並自信雄處獲得松島十二萬石,同十五年參加九州島征伐戰,並攻下了難攻不落的岩石城,戰後敘任為從四位下侍從,同十六年成為從四位左近衛權少將 ,並築四五百森城,由於領地在松阪,故氏鄉又被稱為松阪少將,後來因為在小田原城征伐時立有戰攻獲得會津越后十二郡四十二萬石,居城設在會津黑川城,此時氏鄉又被稱為會津少將;之後移封至陸奧,成為擁有九十二萬石的大名,文祿四年死亡,享年四十歲。

2人物詳解

征戰南北英年早逝
侍奉秀吉后,蒲生氏鄉征戰四方,1585年因戰功受封伊勢松島12萬石領地,成為伊勢松坂城城主,此時大量的日野區商人因為仰慕蒲生氏鄉的人德,不惜背井離鄉與氏鄉一起遷居松坂城。1590年,小田原之戰從軍,戰後三十五歲的氏鄉移封會津黑川,同年討伐奧州葛西、大崎氏之亂。第二年南部氏一族九戶政實謀反,蒲生氏鄉平叛有功,得到會津92萬石領地。雖然蒲生氏鄉戰功卓著,是世人仰慕的名將,卻也野心勃勃。因此秀吉在發揮氏鄉實力的同時,片刻都不會對氏鄉掉以輕心。小田原之戰後,為了加強對東北地區的控制,抑制仙台的伊達政宗,山形的最上義光和剛剛或封關八州的德川家康,秀吉將會津92萬石領地賜給蒲生氏鄉。傳說氏鄉當時便半倚著大堂中的柱子淚如雨下,周圍的人都以為他這是感動的表現,但氏鄉卻隨後說到:「雖然身份低微,但靠近京城,還有號令天下的希望。無論是多有身份地位,身在千山萬水的遠方,則徹底失去了號令天下的希望。看來我已經是沒希望的人了,因此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淚。」雖然氏鄉野心勃勃,但他卻擁有配得上他野心的能力。而氏鄉坐鎮會津時不但大力發展內政,還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監視任務,同樣野心勃勃的伊達政宗幾乎不能行動,甚至有傳說伊達政宗為了使自己得到解放,特意派出了刺客暗殺氏鄉。
傳說氏鄉上洛時,他的侍從詢問關白秀次是否能在太閣秀吉百年之後繼承天下,氏鄉說:「誰會去侍奉那個蠢材!」侍從繼續詢問下一任天下之主是誰,氏鄉回答是加賀大納言又左衛門前田利家。侍從繼續詢問利家之後是誰統治天下,氏鄉的回答竟然是自己。當問到家康為何不能統治天下時,氏鄉答道:「家康不是統治天下的人,因為他沒有給予部下足夠賞賜的器量,而利家則會給予部下過多的封賞,自己卻一無所有。統治天下的人必須向利家這樣才行!」可惜氏鄉英年早逝,否則日後的歷史也許會真的改寫。
「身為主將,出戰時必須身在最前線,光在後方發號施令絕對不行!」「與部下交往應該曉之以情動之以利!」氏鄉留下了很多類似的名言,這些名言不但是戰國生存的真諦,在現代社會中也一樣通用。然而正值壯年的名將蒲生氏鄉卻於1595年2月7日突然病逝,現代病因推斷為腸癌或直腸癌。不過當時的名醫曲山瀨三診斷氏鄉死因為中毒,也因此產生了秀吉畏懼氏鄉而下毒謀殺的傳說。
氏鄉死後,十三歲的秀行繼承家督之位,1598年因幼弱無力統治蒲生家的理由,減封下野國宇都宮18萬石。傳說是因為氏鄉的妻子冬姬不肯依從秀吉,蒲生家才會遭到這樣的懲罰……
日野時代
蒲生氏鄉

  蒲生氏鄉

蒲生氏鄉,乳名鶴千代,弘治二年(1556)生在近江國日野地方的中野城,六角家臣蒲生左衛門大夫賢秀家裡。永祿十一年(1568),年紀不過十三歲,就被送到侵攻而來的織田信長處做了人質,赴岐阜城居住。岐阜瑞龍寺的南化和尚,是鶴千代茶道上的啟蒙老師。
隔年,信長攻略伊勢北畠家,鶴千代隨父親蒲生賢秀進擊大河內城。身邊的侍從轉瞬間不見了少主,大為慌亂,不料鶴千代手提敵兵首級,突然又殺將出來,眾人為之驚嘆不已——這就是鶴千代成功的初戰。更重要的,是信長甚為看重他,親自為他元服取名忠三郎,又以十二歲女冬姬妻之。十四歲的蒲生忠三郎賦秀自此回到家鄉日野,往後十來年為信長南征北戰,屢立戰功,直至天正十年(1582)。
是年,信長死於京都本能寺的大火中,留守安土城的蒲生賢秀保護信長遺族逃入日野,抵擋住了明智大軍。當時冬姬已經懷有身孕,第二年忠三郎的長子蒲生秀行出世。
信長的死亡,不用說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忠三郎賦秀當年未滿三十,卻將作出關係到全族生死的決定。最終,忠三郎拒絕了柴田勝家的遊說,投向秀吉一方。
得封奧州時,氏鄉前去拜謁秀吉,秀吉開口就說:「聞卿手跡極善,幸為我寫謠曲一本可也。」一方面,氏鄉於文藝上的造詣,當時早有聲名在外;另一面也見出秀吉對氏鄉的籠絡。無怪乎氏鄉做了秀吉的家臣。
勝家敗死之後,織田信孝自殺,織田信雄轉與德川家康舉兵。忠三郎將信雄手下伊勢諸城一一攻落,秀吉遂封以伊勢松島,蒲生家離開日野,遷居伊勢,時當天正十二年(1584)。這一年早些時候,蒲生賢秀死在日野。
日野地處近畿,百物豐足,忠三郎在此城留下的紀念,是供茶湯所用的日野三名水——「若草之清水」、「落葉之清水」、「清水肋之清水」。
蒲生家菩提寺信樂院,為貞和五年(1349)小御門城的蒲生高秀始築,蒲生家先後移居音羽城、中野城,都在城中再築信樂院。寺中陳列蒲生氏鄉初陣所用的鎧袖、陣太鼓,納有氏鄉遺發的地藏菩薩立像等物。
從這個信樂院緩緩而行,走到河水近處,有一所地藏小屋,若草之清水淌流其側,令人回憶起千利休高弟蒲生氏鄉在此飲水行茶的風貌。因是,不少人據此題詠,比如天明年間的畫家島崎雲圃。
當地的歌碑寫道:「たちよれば やがて心の底すみて むすぶにあかね 若草の水」。
會津若松時代
天正十八年(1590)秀吉征伐小田原城,蒲生氏鄉隨同參陣。一方面因為戰功,另一方面出於牽制伊達政宗的需要,蒲生家被轉封到會津黑川城,所領四十二萬石,後來漸次增至九十二萬石。
據說,氏鄉拜受會津之封既畢,退而倚柱以泣。山崎某問道:「得了大封,想必很感動吧?」氏鄉低聲答道:「不,不。我的封地若在中原,雖小國足以圖霸業。如今棄居邊陬,做不成什麼了。是以當哭!」
如果此事是真,秀吉恐將懷疑氏鄉。當時秀吉身邊,也有不少針對蒲生家的讒言。但是,氏鄉基本上是平靜地離開了近畿的政治中心,前往奧州。
移封會津后,領地大增,舊部家臣的知行自然也要加添。為此氏鄉下令說:「你們各自好好計算自己所立的功勛,然後向我報告你們自己認為應該領取的適當封賞吧。」部下們都興高采烈地一一申報自己認為應該領取的封賞,但是將所有部下申報的部份合計后,卻高達氏鄉所領五十萬石的兩倍。這時氏鄉把部下們的申請全部退回,又命令說:「會津的總收入只有五十萬石。你們應該以此為界限,好好互相討論后,再一次向我申告。」於是部下們便召開會議,並且很仔細的互相討論彼此提出的額度與總額到底適不適當,之後也完成了適當的結論,向氏鄉申告獲准。這就是日本最初所見到類似「預算制度」的雛型,也由此可見氏鄉異於他人的才能。〗(以上一段,抄錄自小吉城)
會津是奧州重鎮,氏鄉將之改名若松(地名來源於氏鄉故鄉日野城近處的若松森林),召集近江木地師到會津建設城下町,發展產業,為此地甚耗心血。
秀吉移封氏鄉到會津主要目的是讓他監視獨眼龍「伊達政宗」,氏鄉到會津後天正19年(1591年)大崎?葛西一揆,氏鄉向秀吉告發伊達政宗是這場叛亂的煽動者。其後為平定九戸政実之亂立下汗馬功勞。
九十二萬石的重要大名蒲生氏鄉,當時僅次於領有關東二百四十萬石的德川家康,中國一百二十萬石的毛利氏,和加賀一百萬石的前田利家,乃是天下第四強藩。然而,守著會津的窮荒之地,是否會偶爾夢到京畿,蒲生氏鄉的心跡,似乎是模糊不清的。
秀吉侵略朝鮮,氏鄉心緒不快,曾經為此罵道:「這隻猴子,不死找死!!」只得從會津趕往九州,其間染上重病。文祿二年(1593)隨同秀吉回到大阪,第二年亦即文祿三年再次發病,癥狀逐漸惡化。秀吉雖親遣醫師看護,仍是於事無補,文祿四年二月七日,蒲生氏鄉卒於京都,享年四十歲。
信長的注視
永祿十三年(1568),九月,氏鄉與父親賢秀降伏於信長。當時氏鄉十三歲,幼名.鶴千代。信長見到鶴千代時說「蒲生之子(氏鄉)目光奇特,想必異於尋常者,乃上優之若者也」。后信長納鶴千代為女婿,留之於岐阜城,以彈正忠(信長當時的官名)的「忠」字賜名為「忠三郎」。
信長每次之武略談話,氏鄉雖只得十三歲,但常列席間,至夜深仍欲聽至最後,一心不亂。稻葉直通見此,說「蒲生之子非凡物,必成優於眾人之武勇者也。」
本能寺之變
天正十年六月,信長父子被明智光秀殺於京都,氏鄉父親賢秀當時是安土城的守將,氏鄉在日野城得知事變,率兵士五百餘騎,轎五十,鞍馬百匹,隨騎二百匹連夜趕到安土城,賢秀大喜,以此接送信長家眷到日野城,以謀討逆之計。光秀得知后,遣使至蒲生父子曰「若助光秀,則與貴父子近江半國」。但父子二人無意跟隨,並三番四次罵走光秀的使者。后信長三男.信孝率兵從攝津攻入京都,光秀被殺。氏鄉便陪同信長二男.信雄一同入京。此時秀吉對氏鄉之忠勇深感五內,便把與明智一黨的國眾的領地賞與氏鄉。

《本能寺之變》連環畫

《本能寺之變》連環畫
西海之役
西海之役,秀吉曰「巌石城極為嶮阻,熊谷越中守又擁兵固守,多次攻擊都敗北而回,敵士兵益盛,還是率兵,直攻鹿兒島(應為薩摩內城)較好吧。」但氏鄉再三要求先讓自己攻下此巌石城,最後秀吉也容許此要求。氏鄉則與前田利長一同強攻巌石城,秀吉從本陣見其勇武,則令人以淺黃色的柳葉縫製一件羽陣織授予氏鄉,「穿著此織攻陷敵城吧」。氏鄉感激拜領,並終與利長攻破此城。秀吉大喜,賜名馬一匹予氏鄉,並曰「得此馬非因秀吉之喜,乃因汝之忠功也。」巌石城陷落後,九州亦不久被平定,人皆言此乃氏鄉破巌石城之故也。
秀吉畏氏鄉
氏鄉出發前往會津時,秀吉把自己的褲裙賜給氏鄉,並暗問左右「氏鄉對遠行奧州之事,有何想法?」左右小者回應「非常無奈及不解」。秀吉就曰「這是當然的,若把氏鄉留在此地,將會是恐怖的傢伙,故才遣他到奧州去!」
退智者
九、退「智者」 玉川左右馬乃是辯才學智兼備,有名於世的人物。有人把他推薦給氏鄉,氏鄉大喜迎之,以賓客禮遇之。左右馬謁見氏鄉后高談闊論一番,連續十日夜夜長談。但最後氏鄉只遣金打法左右馬離開。推薦者大感失望,氏鄉的老臣都大感不解,問氏鄉「玉川乃富才智之人,本以為若主公用之,將成身邊的謀臣,但主公卻打法他離開,究竟是為什麼?主公夜夜與他長談,也沒有跟我們提及他的事,是何解?」
氏鄉回應說「你們大惑不解是正常的。世間所謂的「智者」,不過是外表可靠,威風壓群,巧於言詞,兼備才智,騙人耳目之人而已。現時乃文治不彰的時代,故不知如何去看人,故才認為那種人是才智之輩。我看到玉州時,認為他不過是世間所謂的「智者」,就是這個原因而已。他見到我后,甫一開始就讚美我,又稱讚諸將,儘力的討我歡心,還在自詡自己的長處,這樣的人作為普通之友還可,但這樣的人,就算是『智者』,也是不能留在身邊的人。」
後來玉川到了某家出仕,家中都因為得到有才幹之人而大悅,但後來,玉川迫退家中老臣、妒忠直之者,狐假虎威,家中個個都忌憚他。最終主家衰落,其主人也因此把他逐出其家。家臣們得知后,無不嘆服氏鄉明察如神。

俸給與情乃車之兩輪

氏鄉在寫與一名叫伊藤平五郎的家臣的書信提及「使家中情益深,則授俸給。但若只給俸祿而無情,則難稱萬全。若只有情而無俸,還是無用、虛假的。俸給與情,有如車的兩輪,鳥的兩翼。商賈求的是圖利,而利,對武士的心來說是不必要的。今年的收成若能用到來年六、七月,那麼一萬石到了來年秋天,還是會有一萬石的收成,是絕不會缺損的。上級的武士應多募武勇之士,那麼只要對他們有稱讚,褒獎,他們一定會挺身而戰的。
上一篇[愛麗森·布里]    下一篇 [雅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