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蒿庵閑話》書名,二卷,張爾岐著,二冊,《蒿庵閑話》是張爾岐入清「廢舉子業」以後二十年間的作品。書稿成於康熙九年(1670),為筆錄讀書所得,也有議論考據之作。《四庫全書》入子部雜家雜說類。
作者張爾岐,字稷若,號蒿庵,今山東濟陽店子鄉人,明清之際著名經學家。他自幼聰穎好學,熟讀經史,兼及諸子百家,晚年精研「三禮」。張爾岐於濟南講授《儀禮》時,偶爾為當時著名學者顧炎武聽到,顧十分敬佩其見解精闢,次日一大早便登門造訪,談論歡洽,成為要好的朋友。後來,顧炎武在談師論道時曾說:「獨精『三禮』,卓然經師,吾不如張稷若。」
《蒿庵閑話》雖然有些考據和觀點被顧炎武所稱道,但畢竟只是一部學術筆記,影響不是很大。
卷末蔣因培的《附記》中有云:「此書自敘謂無關經學不切世務,故命為閑話,然書中教人以說閑話、看閑書、管閑事為當戒,先生邃於經學,達於世務,凡所禮記皆多精義,固非閑話之比。」其中考辨「三禮」,解釋名物,多有可取。顧炎武《日知錄》卷十四「喪禮主人不得升堂」條即引述《蒿庵閑話》說法。詩文部分舉韓愈《送文暢序》、《送高閑序》和《送文暢北游》詩為例批評韓愈「不類儒者」:「韓文公《送文暢序》有儒名墨行、墨名儒行之語,蓋以學佛者為墨,亦據其普度之說而以此名歸之。今觀其學,止是攝煉精神,使之不滅,方將棄倫常割恩愛,以求證悟,而謂之兼愛可乎。又其《送文暢北游》詩,大以富貴相誇誘,至雲酒場舞閨姝,獵騎圍邊月,與世俗惑溺人何異。《送高閑序》為蓄有道一段,亦以利害必明無遺錙珠,情炎於中、利慾斗進,為勝於一死生,皆不類儒者。竊計文暢輩亦只是抽豐詩僧,不然必心輕之矣」。
蒿庵閑話
磁版稀世珍本《蒿庵閑話》(圖)
上一篇[藤岡春緋]    下一篇 [老子說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