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韻文五言古詩

《蒿里行》是曹操的詩作。此詩是借樂府舊題寫時事,內容記述了漢末軍閥混戰的現實,真實、深刻地揭示了人民的苦難,堪稱「漢末實錄」的「詩史」。詩人運用民歌的形式,對當時的社會現實進行了批判,不僅對因戰亂而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的苦難人民表示了極大的悲憤和同情,而且對造成人民疾苦的首惡元兇給予了無情的揭露和鞭撻。全詩風格質樸,沉鬱悲壯,體現了一個政治家、軍事家的豪邁氣魄和憂患意識,詩中集典故、事例、描述於一身,既形象具體,又內蘊深厚,體現了曹操的獨特文風。

1作品原文

蒿里行
關東有義士⑴,興兵討群凶⑵。
初期會盟津⑶,乃心在咸陽⑷。
軍合力不齊⑸,躊躇而雁行⑹。
勢利使人爭,嗣還自相戕⑺。
淮南弟稱號⑻,刻璽於北方⑼。
鎧甲生蟣虱⑽,萬姓以死亡⑾。
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生民百遺一⑿,念之斷人腸。

2註釋譯文

作品譯文
關東的仗義之士都起兵討伐那些兇殘的人。
最初約會各路將領訂盟,同心討伐長安董卓。
討伐董卓的各路軍隊匯合以後,因為各有自己的打算,力不齊一,互相觀望,誰也不肯率先前進。
勢利二字引起了諸路軍的爭奪,隨後各路軍隊之間就自相殘殺起來。
袁紹的堂弟袁術在淮南稱帝號,袁紹謀立傀儡皇帝在北方刻了皇帝印璽。
由於戰爭連續不斷,士兵長期脫不下戰衣,鎧甲上生滿了蟣虱,眾多的百姓也因連年戰亂而大批死亡。
屍骨曝露於野地里無人收埋,千里之間沒有人煙,聽不到雞鳴。
一百個老百姓當中只不過剩下一個還活著,想到這裡令人極度哀傷。

3創作背景

公元189年(東漢中平六年),漢靈帝死,少帝劉辯即位,何進等謀誅宦官,不成,被宦官所殺;袁紹袁術攻殺宦官,朝廷大亂;董卓帶兵進京,驅逐袁紹、袁術,廢除劉辯,另立劉協為帝(獻帝),自己把持了政權。公元190年(初平元年),袁術、韓馥、孔伷等東方各路軍閥同時起兵,推袁紹為盟主,曹操為奮威將軍,聯兵西向討董卓。然而這支聯軍中的眾將各懷私心,都想藉機擴充自己的力量,故不能齊心合力,一致對付董卓。當董卓領兵留守洛陽以拒關東之師時,各路人馬都逡巡不前,惟恐損失了自己的軍事力量。據史載,當時無人敢於率先與董卓交鋒,曹操對聯軍的駐兵不動十分不滿,於是獨自引領三千人馬在滎陽迎戰了董卓部將徐榮,雖然戰事失利,但體現了曹操的膽識與在這歷史動蕩中的正義立場。不久,討伐董卓的聯軍由於各自的爭勢奪利,四分五裂,互相殘殺起來,其中主要的就有袁紹、韓馥、公孫瓚等部,從此開始了漢末的軍閥混戰,造成人民大量死亡和社會經濟極大破壞。此詩即是對這一歷史事件的反映。

4作品鑒賞

名家點評
(明)鍾惺:「關東有義士」四句,古甚,似《書》、《誥》、《誓》。「軍合力不齊」二句,寫群力牽制,不能成功,盡此五字,即此老赤壁之敗,亦未免坐此,□□又云:看盡亂世群雄情形,本初、公路、景升輩落其目中掌中久矣。(《古詩歸》)
(清)陳祚明:「軍合」四句,足盡諸人心事。「白骨」四句悲涼,筆下整嚴,老氣無敵。(《采菽堂古詩選》)
(清)張玉榖:首四,就本初討逆初心說起,欲抑光揚,作一開勢。「軍合」六句,轉筆接續當時諸路兵起,遲疑起釁,公路竟至僭號之事。「鎧甲」四句,正寫諸路兵亂之殘。末二,結到感傷,重在生民塗炭。二章皆賦當時之事,而藉此舊題,蓋亦有故。(《古詩賞析》)
(清)宋長白:余按此詩全在「淮南弟稱號」一下八句,即桓溫謂王敦「可兒,可兒」之意。老瞞不自覺其捉鼻也。(《柳亭詩話》卷十二)
(清)方東樹:「鎧甲」四句,極寫亂傷之慘,而詩則真朴雄闊遠大。(《昭昧詹言》)

5作者簡介

曹操像

  曹操像

曹操(155-220),字孟德,小名阿瞞,沛國譙(今安徽省亳州市)人。東漢末年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政治軍事方面,消滅了眾多割據勢力,統一了中國北方大部分區域,並實行屯田制等一系列政策恢復經濟生產和社會秩序,奠定了曹魏立國的基礎。卒后子曹丕代漢稱帝,追尊之為魏武帝。文學方面,在曹操父子的推動下形成了以三曹(曹操、曹丕、曹植)為代表的建安文學,史稱「建安風骨」,在文學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筆。其詩格調慷慨悲涼,為建安文學之典型,又全用樂府詩體,開以樂府寫時事之傳統,影響深遠。有《曹操集》。
上一篇[江俊翰]    下一篇 [18世紀文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