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蕭何月下追韓信

標籤: 暫無標籤

秦末農民戰爭中,韓信仗劍投奔項梁軍,項梁兵敗后歸附項羽。他曾多次向項羽獻計,始終不被採納,於是離開項羽前去投奔了劉邦。有一天,韓信違反軍紀,按規定應當斬首,臨刑時看見漢將夏侯嬰,就問到:「難道漢王不想得到天下嗎,為什麼要斬殺壯士?」夏侯嬰以韓信所說不凡、相貌威武而下令釋放,並將韓信推薦給劉邦,但未被重用。后韓信多次與蕭何談論,為蕭何所賞識。劉邦至南鄭途中,韓信思量自己難以受到劉邦的重用,中途離去,被蕭何發現后追回,這就是小說和戲劇中的「蕭何月下追韓信。」此時,劉邦正準備收復關中。蕭何就向劉邦推薦韓信,稱他是漢王爭奪天下不能缺少的大將之材,應重用韓信。劉邦採納蕭何建議,七月,擇選吉日,齋戒,設壇場,拜韓信為大將。從此,劉邦文依蕭何,武靠韓信,舉兵東向,爭奪天下。

1 蕭何月下追韓信 -京劇劇目


  京劇傳統劇目,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周信芳(麒派)代表劇目。
  劇情梗概:秦末農民戰爭中,韓信仗劍投奔項梁軍,項梁兵敗后歸附項羽。他曾多次向項羽獻計,始終不被採納,於是離開項羽前去投奔了劉邦。有一天,韓信違反軍紀,按規定應當斬首,臨刑時看見漢將夏侯嬰,就問到:「難道漢王不想得到天下嗎,為什麼要斬殺壯士?」夏侯嬰以韓信所說不凡、相貌威武而下令釋放,並將韓信推薦給劉邦,但未被重用。后韓信多次與蕭何談論,為蕭何所賞識。劉邦至南鄭途中,韓信思量自己難以受到劉邦的重用,中途離去,被蕭何發現后追回,這就是小說和戲劇中的「蕭何月下追韓信。」此時,劉邦正準備收復關中。蕭何就向劉邦推薦韓信,稱他是漢王爭奪天下不能缺少的大將之材,應重用韓信。劉邦採納蕭何建議,七月,擇選吉日,齋戒,設壇場,拜韓信為大將。從此,劉邦文依蕭何,武靠韓信,舉兵東向,爭奪天下。 

2 蕭何月下追韓信 -文獻記載

古文原文

蕭何追韓信
及項梁渡淮,信仗劍從之,居麾下,無所知名。項梁敗,又屬項羽,羽以為郎中。數以策干項羽,羽不用。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漢,未得知名,為連敖。坐法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說之。言於上,上拜以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信數與蕭何語,何奇之。至南鄭,諸將行道亡者數十人,信度何等已數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聞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
  居一二日,何來謁上,上且怒且喜,罵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上曰:「若所追者誰何?」曰:「韓信也。」上復罵曰:「諸將亡者以十數,公無所追;追信,詐也。」何曰:「諸將易得耳。至於信者,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所與計事者。顧王策安所決耳。」王曰:「吾亦欲東耳,安能鬱郁久居此乎?」何曰:「王計必欲東,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終亡耳。」王曰:「吾為公以為將。」何曰: 「雖為將,信必不留。」王曰:「以為大將。」何曰:「幸甚。」於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無禮,今拜大將如呼小兒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擇良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耳。」王許之。諸將皆喜,人人各自以為得大將,乃韓信也,一軍皆驚。

古文譯文

等到項梁率領抗秦義軍渡過淮河向西進軍的時候,韓信帶了寶劍去投奔他,留在他的部下,一直默默無聞。項梁失敗后,改歸項羽,項羽派他做郎中。他好幾次向項羽獻計策,都沒有被採納。劉邦率軍進入蜀地時,韓信脫離楚軍去投奔他,當了一名接待來客的小官。有一次,韓信犯了案,被判了死刑,和他同案的十三個人都挨次被殺了,輪到殺他的時候,他抬起頭來,正好看到滕公,就說:「漢王不打算得天下嗎?為什麼殺掉壯士?」滕公聽他的口氣不凡,見他的狀貌威武,就放了他不殺。同他談話,更加佩服得了不得,便把他推薦給漢王。漢王派他做管理糧餉的治粟都尉,還是不認為他是個奇才。
  韓信又多次和蕭何談天,蕭何也很佩服他。漢王的部下多半是東方人,都想回到故鄉去,因此隊伍到達南鄭時,半路上跑掉的軍官就多到了幾十個。韓信料想蕭何他們已經在漢王面前多次保薦過他了,可是漢王一直不重用自己,就也逃跑了。蕭何聽說韓信逃跑了,來不及把此事報告漢王,就徑自去追趕。有個不明底細的人報告漢王說:「丞相蕭何逃跑了。」漢王極為生氣,就像失掉了左右手似的。
  隔了一兩天,蕭何回來見漢王,漢王又是生氣又是高興,罵道:「你逃跑,是為什麼?」蕭何答道:「我不敢逃跑,我是追逃跑的人。「你去追回來的是誰?」蕭何說:「是韓信。」漢王又罵道:「軍官跑掉的有好幾十,你都沒有追;倒去追韓信,這是撒謊。」蕭何說:「那些軍官是容易得到的,至於象韓信這樣的人才,是普天下也找不出第二個來的。大王假如只想老做漢中王,當然用不上他;假如要想爭奪天下,除了韓信就再也沒有可以商量大計的人。只看大王如何打算罷了。」漢王說:「我也打算回東方去呀,哪裡能夠老悶在這個鬼地方呢?」蕭何說:「大王如果決計打回東方去,能夠重用韓信,他就回留下來;假如不能重用他,那麼,韓信終究還是要跑掉的。」漢王說:「我看你的面子,派他做個將軍吧。」蕭何說:「即使讓他做將軍,韓信也一定不肯留下來的。」漢王說:「那麼,讓他做大將。」蕭何說:「太好了。」當下漢王就想叫韓信來拜將。蕭何說:「大王一向傲慢無禮,今天任命一位大將,就象是呼喚一個小孩子一樣,這就難怪韓信要走了。大王如果誠心拜他做大將,就該揀個好日子,自己事先齋戒,搭起一座高壇,按照任命大將的儀式辦理,那才行啊!」漢王答應了。那些軍官們聽說了,個個暗自高興,人人都以為自己會被任命為大將,等到舉行儀式的時候,才知道是韓信,全軍上下都大吃一驚。

3 蕭何月下追韓信 -劇情

《蕭何月下追韓信》是一出傳統京劇,是著名鬚生流派--麒派的代表劇之一。說來,《追韓信》在麒派戲中,還真有點兒「代表性」:它的最初腳本,是由麒派創始人周信芳(藝名麒麟童)自己創作的。該劇初編成,演於上海,但不是周信芳自己主演,當時主演蕭何的是劉奎童,周信芳只演配角--韓信。這是一九二零前後的事。所以,在傳統京劇中,《追韓信》是比較「年輕」的,到現在只有六十多歲。周信芳自己主演該劇,大約是在一九二四年。那時,周在煙台,「為了給窮苦的同行買義地,和當地的京劇界合演了一場義務戲」,(《周信芳舞台藝術》)演出的劇目便有《追韓信》。在幾十年的舞台實踐中,周信芳對《追韓信》不斷加工、提高,使之成為廣大群眾喜愛的傳統劇目之一。
  《蕭何月下追韓信》取材於小說《西漢演義》,內容描寫秦末農民戰爭推翻秦王朝後,項羽違背原來「先入關中者王」的約定,自立為西楚霸王,而貶先入關中的劉邦為漢中王。劉邦很不甘心,便在暗中積蓄實力,又讓張良往各處尋訪堪任元帥的人才,伺機滅楚興漢。張良知道韓信是個人才,而在項羽部下未得重用,勸其棄楚歸漢,並寫了一封推薦信(角書)給他。韓信至漢,自思若以角書自薦,恐為人所輕,乃密而不呈,先往招賢館應試。主持招賢的夏侯嬰見韓信確有韜略,乃知報丞相蕭何。蕭何面試韓信,大為賞識,竭力推薦於劉邦之前。劉邦以為韓信出身低微,又辭以張良的角書未至,不加重用。蕭何言之再三,劉邦終不允諾。韓信得知,假意逃走。蕭何聞訊,立即前往追趕,在一個月夜,方才追及,夏侯嬰亦得報,隨後追至。二人同勸韓信返回。韓信見二人意誠,乃出示角書,三人一起歸來。蕭何再薦於劉邦,示以角書,劉邦乃拜韓信為大將。
  小說和戲劇中的故事,是根據《史記》卷九十二《淮陰侯列傳》的記載敷衍而來的。《淮陰侯列傳》載其事如下:
  及項梁渡淮,(韓)信杖劍從之,居戲(一作「麾」)下,無所知名。項梁敗,又屬項羽,羽以為郎中。數以策干項羽,羽不用。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漢,未得知名,為連敖(官名)。坐法當斬,其輩十三人皆已斬,次至信,信乃仰視,適見滕公(即夏侯嬰),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為斬壯士!」滕公奇其言,壯其貌,釋而不斬。與語,大說(音YUE,同悅)之。言於上,上拜以為治粟都尉,上未之奇也。
  信數與蕭何語,何奇之。至南郊,諸將行道亡者數十人,信度何等已數言上,上不我用,即亡。何聞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大怒,如失左右手。居一二日,何來謁上,上且怒且喜,罵何曰:「若亡,何也?」何曰:「臣不敢亡,臣追亡者。」上復罵曰:「若所追者誰何?」曰:「韓信也。」上復罵曰:「諸將亡者以十數,公無所追,追信,詐也。」何曰:「諸將易得耳,至如信者,國土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爭天下,非信無所與計事者,顧王策安所決耳。」王曰:「吾亦欲東耳,安能鬱郁久居此乎?」何曰:「王計必欲東,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終亡耳。」王曰:「吾為公以為將。」何曰:「雖為將,信不必留。」王曰:「以為大將。」何曰:「幸甚。」於是王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無禮,進拜大將,如呼小兒耳,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擇良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耳。」王許之。……
  《漢書》卷三十四《韓信傳》亦載此事,除字句稍異,本事盡同。
  史籍所記,與戲劇的情節是有出入的 。
  一、 史籍並不載張良訪信、薦信之事。實際上,鴻門宴后,劉邦入蜀,張良送到褒中,因張良世為韓人,劉邦即「遣良歸韓」(《史記》卷五十五《留侯世家》)。當時韓王仍在項羽那裡,項羽為張良曾從劉邦故,不許韓王歸國,后又將其殺害。張良逃出,「間行歸漢王」(同前)。其後,他一直未離開劉邦左右,也沒有劉邦讓他去尋訪元帥之事。在楚漢戰爭的許多關鍵時刻,張良給劉邦出了不少好主意,劉邦也曾稱讚他有「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本領,他同蕭何、韓信一起,被後人稱為「漢初三傑」,在 劉邦統一中國的事業中卓著功勛。歷史家曾記載了 張良青年時期在 博浪沙刺秦皇,亡命下邳在圯橋納履之事,這本來就富有傳奇意味了。可能也正由於此,到了小說家的筆下,張良就更被蒙上了一層神仙般的色彩,成了與《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大明英烈傳》中的劉伯溫一類的人物了。《追韓信》一劇中,張良雖沒有出場,但他的一封角書,卻是韓信能否拜將的關鍵之物。
  二、 夏侯嬰結識韓信不是在「招賢館」中,而是在韓信犯法當斬之時。史傳上 也沒有劉邦在蜀「招賢」之事。夏侯嬰這個人物,《史記》、《漢書》中均有傳。他同蕭何、曹參一樣,是劉邦在沛時的故交,跟從劉邦起義,因屢立戰功,「賜爵轉為滕公」(《史記》卷九十五《樊酈滕灌列傳》)。楚漢彭城之戰,劉邦大敗,欲丟棄自己的子女,即後來的孝惠帝和魯元公主,賴夏侯嬰多方保護,二人才免於難。漢統一后的第二年(公元二零一年。)劉邦被匈奴困於平城,夏侯嬰護駕亦有功。至漢文帝初年,夏侯嬰方卒。從夏侯嬰的經歷來看,他是一員能征慣戰的將官,在京劇中,應當扮作武生、武凈之類的角色,而實際上,他卻由丑角應工。這是因為,在多次戰役中,他總是遇危而安,屬於一個「福將」。這樣的人物,在戲曲中,往往被 扮成一些詼諧、滑稽的角色,象隋唐戲中的程咬金一樣。至於小說和戲劇中讓他主持招賢館,恐怕是要多方面突出韓信是個人才,這是小說、戲曲中常用的「襯托」的方法。事實上,首先發現韓信有才能的,的確也是夏侯嬰。
  至於史傳和戲劇還有某些細節上的不同,如史載蕭何追韓信不一定是在夜間,而戲中卻偏偏演成「月下」;史文沒有夏侯嬰追韓信,而戲中卻故意安排嬰隨何后的情節等等,這些無非是要渲染氣氛、加強戲劇效果而已,勿須多談的。
  《蕭何月下追韓信》,是一出優秀的傳統劇,它成功地塑造了一個重視人才、求賢若渴的古代政治家的形象,而周信芳的精湛表演,更把蕭何刻畫得栩栩如生,使我們覺得這個人物可親可愛。這裡,我們想提以提周信芳同志的唱工。我們知道,京劇講「唱、念、做、打」四個字,對於正工老生來說,前三個字尤為重要。有人說,麒派的特點在念和做,特別是做工方面。這種說法失於片面,周信芳同志在唱工方面,也是造詣很深、獨具特色的。《追韓信》一劇中,有兩大段唱腔,一是初薦韓信時的「我主爺」那一段【西皮流水板】,一是追到韓信時的「三生有幸」那一段【二黃碰板】。前一段,周信芳唱得歡快、流暢,「但願得言聽計從重整那漢家邦,我們一起回故鄉」一句,一頓一揚,乾脆利落,準確地表達出蕭何發現了人才,感到劉邦取天下有望時的那種由衷的喜悅之情。后一段,周信芳唱得深沉、委婉「顧不得山又高、水又深,山高水深、路途遙遠、忍飢挨餓,來尋將軍」一句,有抑有揚,錯落跌宕,恰當地傾吐出蕭何盼望韓信迴轉,為漢出力的那種至誠之心。這兩段唱腔之所以膾炙人口,甚至被人們譽為周信芳?quot;絕唱",不是沒有原因的。
  周信芳對藝術精益求精。《追韓信》一劇,演了幾十年,他還總是不斷修改。原來,「我主爺」這一段唱詞中的第三句,曾經唱成「尊奉王約聖旨降」,不但唱著拗口,文句也不甚通順,後來唱時,便改「懷王當年把聖旨降」了。這是對他自己的戲;對配角的戲,他也是精心考慮。例如,韓信逃走,有一場趟馬過場的戲。一般的「趟馬」身段,多是勒馬三鞭。有些人演此劇,多不加深思,用勒馬三鞭的舊套。周信芳認為,勒馬三鞭式的「趟馬」,是要表現劇中人催馬急行,而這時的韓信,不是真心逃走,是要看蕭何「追也不追」,沒有拚命打馬的必要,因此,他要演員改成勒馬反踢腿,右轉身,亮相時往回看的身段。這樣一來,不僅身段更美,而且使表演更符合劇情。周信芳對藝術嚴肅認真、一絲不苟的態度,也是很值得稱道的。

4 蕭何月下追韓信 -相關詞條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上一篇[冥行]    下一篇 [土狼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