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典故傳說

蕭史,傳說中春秋時的人物,《乘龍快婿》(藤萍)中的男主角。 漢朝劉向《列仙傳·卷上·蕭史》中說::蕭史善吹簫,作鳳鳴。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作鳳樓,教弄玉吹簫,感鳳來集,弄玉乘鳳、蕭史乘龍,夫婦同仙去。這段奇事﹐《東周列國志》上有「弄玉吹蕭雙跨鳳﹐趙盾背秦立靈公」的詳細記載。

1人物傳說

「弄玉」是秦穆公的女兒,她長得非常漂亮,而且很喜歡音樂,是一個吹笙高手。因此,她住的「鳳樓」中,常會傳出美妙的笙聲。有一天晚上,她又坐在「鳳樓」中,對著滿天的星星吹笙。夜裡靜悄悄,輕柔幽婉的笙聲好像一縷輕煙,飄向天邊,在星空中回呀盪的。隱約中,弄玉覺得,自己並不是在獨奏。因為,星空中似乎有一「縷」簫聲,正與自己合鳴。
後來,弄玉回房睡覺,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英俊少年,吹著簫,騎著一隻彩鳳翩翩飛來。少年對弄玉說:「我叫蕭史!住在華山。我很喜歡吹簫,因為聽到你的吹奏,特地來這裡和你交個朋友。」
說完,他就開始吹簫,簫聲悠美,聽得弄玉芳心暗動,於是拿出笙合奏。他們吹了一曲又一曲,非常開心。
這是一個多甜美的夢呀!弄玉醒來后,不禁一再回想夢中的情景,對那位俊美少年再也不能忘懷。
後來,秦穆公知道女兒的心事,就派人到華山去尋找這位夢中人。沒想到果真找到一位名叫蕭史的少年,而且他也真會吹簫。等弄玉見到蕭史,她真是太高興了,因為蕭史就是她夢裡的少年啊!
蕭史和弄玉結婚後,非常恩愛,兩人經常一起吹簫,秦國的山林溪邊、藍天、夜空,幾乎時時可以聽到他們的合奏。
秦國的少年男女被他們這種浪漫的行為感染,開始也愛唱歌跳舞,全國的氣氛由嚴肅變成活潑。這種現象使得朝廷臣子很憂心,怕社會風氣因此變壞,所以不斷向秦穆公反應。蕭史和弄玉為了不為難父王,也為了逃避這些煩人的閑話,於是隱居起來。民間為他們的消失編了一段美麗的神話。將蕭史和弄玉說成是仙人下凡,有一天當他們夫婦正在合奏時,忽然天外飛來一隻龍和鳳,載著他們一路吹蕭,飛到華山明星崖。為紀念蕭史弄玉﹐後人在此修建了「引鳳亭」﹐在山峰上修建了玉女祠。

2出處

第四十七回 弄玉吹簫雙跨鳳 趙盾背秦立靈公
卻說秦穆公有幼女,生時適有人獻璞,琢之得碧色美玉。女周歲,宮中陳盤,女獨取此玉,弄之不舍,因名弄玉。稍長,姿容絕世,且又聰明無比。善於吹笙,不由樂師,自成音調。穆公命巧匠,剖此美玉為笙。女吹之,聲如鳳鳴。穆公鍾愛其女,築重樓以居之,名曰鳳樓。樓前有高台,亦名鳳台。弄玉年十五,穆公欲為之求佳婿。弄玉自誓曰:「必得善笙人,能與我唱和者,方是我夫,他非所願也。」穆公使人遍訪,不得其人。忽一日,弄玉於樓上捲簾閑看,見天凈雲空,月明如鏡,呼侍兒焚香一柱,取碧玉笙,臨窗吹之。聲音清越,響入天際。微風拂拂,忽若有和之者。其聲若遠若近。弄玉心異之,乃停吹而聽,其聲亦止,餘音猶裊裊不斷。弄玉臨風惘然,如有所失。徙倚夜半,月昃香消,乃將玉笙置於床頭,勉強就寢。夢見西南方天門洞開,五色霞光,照 耀如晝。一美丈夫羽冠鶴氅,騎彩鳳自天而下,立於鳳台之上。謂弄玉曰:「我乃太華山之主也。上帝命我與爾結為婚姻,當以中秋日相見,宿緣應爾。」乃於腰間解赤玉簫,倚欄吹之。其彩鳳亦舒翼鳴舞。鳳聲與簫聲,唱和如一,宮商協 袼季忝裕 瘓蹺試唬骸按撕吻 玻俊泵?丈夫對曰:「此《華山吟》第一弄也。」弄玉又問曰:「曲可學乎?」美丈夫對曰:「既成姻契,何難授?」言畢,直前執弄玉之手。弄玉猛然驚覺,夢中景象,宛然在目。
及旦,自言於穆公。乃使孟明以夢中形象,於太華山訪之。有野夫指之曰:「山上明星岩,有一異人,自七月十五日至此,結廬獨居,每日下山沽酒自酌。至晚,必吹簫一曲,簫 聲四徹,聞者忘卧,不知何處人也。」孟明登太華山,至明星岩下,果見一人羽冠鶴氅,玉貌丹唇,飄飄然有超塵出俗之姿。孟明知是異人,上前揖之,問其姓名。對曰:「某蕭姓,史名。足下何人?來此何事?」孟明曰:「某乃本國右庶長,百里視是也。吾主為愛女擇婿,女善吹笙,必求其匹。聞中下 精於音樂,吾主渴欲一見,命某奉迎。」蕭史曰:「某粗解宮商,別無他長,不敢辱命。」孟明曰:「同見吾主,自有分曉。」乃與共載而回。孟明先見穆公,奏知其事,然後引蕭史入謁。穆公坐於鳳台之上,蕭史拜見曰:「臣山野匹夫,不知禮法,伏祈矜宥!」穆公視蕭史形容瀟洒,有離塵絕俗之韻,心中先有三分歡喜:乃賜坐於旁,問曰:「聞子善簫,亦善笙乎?」蕭史曰:「臣止能簫,不能笙也。」穆公曰:「本欲覓吹笙之侶,今簫與笙不同器,非吾女匹也。」顧孟明使引退。弄玉遣侍者 傳語穆公曰:「簫與笙一類也。客既善簫,何不一試其長?奈何令懷技而去乎?」穆公以為然,乃命蕭史奏之。蕭史取出赤玉簫一枝,玉色溫潤,赤光照耀人目,誠希世之珍也。才品一曲,清風習習而來。奏第二曲,彩雲四合。奏至第三曲,見白鶴成對,翔舞於空中;孔雀數雙,棲集於林際:百鳥和鳴,經時方散。穆公大悅。時弄玉於簾內,窺見其異,亦喜曰:「此真吾夫矣!」
穆公復問蕭史曰:「子知笙、簫何為而作?始於何時?」蕭史對曰:「笙者,生也;女媧氏所作,義取發生,律應太簇。簫者,肅也;伏羲氏所作,義取肅清,律應仲呂。」穆公曰:「試詳言之。」蕭對曰:「臣執藝在簫,請但言簫。昔伏羲氏,編竹為簫,其形參差,以象鳳翼;其聲和美,以象鳳鳴。大者謂之,『雅簫』,編二十三管,長尺有四寸;小者謂之『頌簫』,編十六管,長尺有二寸。總謂之簫管。其無底者,謂之『洞簫』。其後黃帝使伶倫伐竹於昆溪,製為笛。橫七孔,吹之,亦象鳳鳴,其形甚簡。後人厭簫管之繁,專用一管而豎吹之。又以長者名簫,短者名管。今之簫,非古之簫矣。」穆公曰:「卿吹簫,何以能致珍禽也?」史又對曰:「簫制雖減,其聲不變,作者以象鳳鳴,鳳乃百鳥之王,故皆聞風聲而翔集也。昔舜作簫韶之樂,鳳凰應聲而來儀,鳳且可致,況他鳥乎?」蕭史應對如流,音聲洪亮。穆公愈悅,謂史之:「寡人有愛女弄玉,頗通音律,不欲歸之盲婿,願以室吾子。」 蕭史斂容再辭拜曰:「史本山僻野人,安敢當王侯之貴乎?」穆公曰:「小女有誓願在前,欲擇善笙者為偶,今吾子之簫,能通天地,格萬物,更勝於笙多矣。況吾女復有夢征,今日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之日,此天緣也,卿不能辭。」蕭史乃拜謝。 穆公命太史擇日婚配,太史奏今夕中秋上吉,月圓於上,人圓於下。乃使左右具湯沐,引蕭史潔體,賜新衣冠更換,送至鳳樓,與弄玉成親。夫妻和順,自不必說。次早,穆公拜蕭史為中大夫。蕭史雖列朝班,不與國政,日居鳳樓之中,不食火食,時或飲酒數杯耳。弄玉學其導氣之方,亦漸能絕粒。蕭史教弄玉吹蕭,為《來風》之曲。約居半載,忽然一夜,夫婦於月下吹簫,遂有紫鳳集於台之左,赤龍盤於台之右。蕭史曰:「吾本上界仙人,上帝以人間史籍散亂,命吾整理。乃以周宣王十七年五日,降生於周之蕭氏,為蕭三郎。至宣王末年,史官失職,吾乃連綴本末,備典籍之遺漏。周人以吾有功於史,遂稱吾為蕭史。今歷一百十餘年矣。上帝命我為華山之主,與子有夙緣,故以簫聲作合,然不應久住人間。今龍鳳來迎,可以去矣。」弄玉欲辭其父,蕭史不可,曰:「既為神仙,當脫然無慮,豈容於眷屬生繫戀耶?」
於是蕭史乘赤龍,弄玉乘紫龍,自鳳台翔雲而去。今人稱佳婿為「乘龍」,正謂此也。是夜,有人於太華山聞鳳鳴焉。次早,宮侍報知穆公。穆公惘然,徐嘆曰:「神仙之事,果有之也!倘此時有龍鳳迎寡人,寡人視棄山河,如棄敝屣耳!」命人於太華蹤跡之,杳然無所見聞。遂立祠於明星岩,歲時以酒果祀之。至今稱為蕭女祠,祠中時聞鳳鳴也。
上一篇[嬌慵]    下一篇 [食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