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水滸傳》里號稱地文星聖手書生蕭讓,著名書法家,善寫當時蘇、黃、米、蔡四種字體,濟州人氏。宋江被捉到江州,吳用獻計讓戴宗請聖手書生蕭讓和善刻金石印記的玉臂匠金大堅到梁山偽造蔡京的文書,以救宋江。蕭讓從此上了梁山。掌管梁山行文和調兵遣將之事,是梁山的文職將領。排梁山好漢第四十六位。宋江征討方臘時,蕭讓未出征,留在京師。

1 蕭讓 -簡介

姓名:蕭讓
排名:四十六位
籍貫:濟州
綽號:聖手書生
星號:地文星
梁山職務:掌管梁山行文和調兵遣將之事,是梁山的文職將領
擅長:善寫當時蘇、黃、米、蔡四種字體
絕活:摘星聖手

2 蕭讓 -人物背景

梁山的第四大派系是降將派系,主要是幾次政府征討梁山和梁山主動攻擊政府軍時被梁山收服的政府軍軍官組成。林沖秦明花榮等雖然也是前政府軍軍官出身,但是同梁山另有淵源,所以不算在降將派系中。這個派系比較鬆散,名義上的領袖是大刀關勝,是有三個小派系組成加上雙槍將東平。三個小派系是呼延灼派系,關勝派系,和張清派系。呼延灼派系主要是梁山破高唐州后,第一次朝廷派出征討軍的軍官,是呼延灼,韓滔,彭玘,凌振等4人。關勝派系是一個比較大的派系,主要是梁山大名府時,朝廷派出的兩支征討軍的軍官,共有關勝,宣贊,郝思文,單廷珪,魏定國,加上關勝收服的原大名府上校團長索超,共6人。張清派系是梁山打東昌府收服的東昌府政府軍軍官,張清,龔旺,丁得孫3人。這個鬆散的降將派系總共14人。但考慮到單個派系的人數都比較少,整體上的聯繫又不夠緊密,所以無齋主人將其排在第四大派系

3 蕭讓 -《水滸傳》精彩章節

第三章聖手書生蕭讓
蕭讓就在這時,一個人影閃過,來人手神奇的一伸,有如在空中摘東西一般,將那雷炮轟天雷摘在手中。眾人不由均是大喘一口氣,連叫好險,但是也都對摘下轟天雷的人表示欽佩,這轟天雷幾乎一碰就炸,先不說這人的身手如何,光是這膽色就令人不由不佩服。凌振沙啞的嗓子道:「蕭書生,你幹嘛救他?」
  救鄒潤的正是剛才在旁邊勸架的那書生,那書生道:「這鄒潤雖說做的過份了一些,但畢竟我們都是梁山兄弟,沒有什麼不能解決的矛盾,不必性命相搏,示示威就行了。」說著將手中的轟天雷向遠處的空地扔去,「轟」的一聲將一顆一摟粗的槐樹炸在幾截,鄒潤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他知道也見過轟天雷的威力,但是現在見到轟天雷將一顆槐樹炸成幾截,心中頓時開始后怕,這如果不是有人摘下了轟天雷,自己還不讓這轟天雷炸個粉身碎骨。
阮小七在旁拍掌叫好道:「好個聖手書生蕭讓,不光這一手摘星聖手絕活令人驚佩,讓有些光會使蠻力的人汗顏。」說著眼光瞥了一眼鎮三山黃信,顯然是針對剛才黃信對他的示威而言,黃信「哼」了一聲,不置可否。阮小七接著道:「就是這為人處事的作風也是令人叫絕,不亢不卑,真是文武會才。」
聖手書生蕭讓笑道:「小七哥真是不愧做了兩天官,不光會恭維人了,並且會拽詞了。」他這一句話一出口,除了黃信,在場之人全是轟然大笑。聖手書生蕭讓接著搖搖頭道:「什麼摘星聖手絕活,偷東西是好樣的,取一個巧字而已,想當年我的祖師爺文武幫的開幫幫主百里傲世祖師和第三代宗師春風公子李瀚曾經佔據江湖第一高手百年之久,可惜他老人家的兩項絕技不忍神功和中庸劍法已經失了傳,傳下的縛龍手絕技也沒傳全,落下蕭讓個這個摘星手不倫不類的功夫,真是慚愧啊。」
黃信在旁冷嘲熱諷道:「看看你們文武幫的傳人都是些什麼人,白衣秀才王倫不是你師兄嘛,他小肚雞腸,若不是容不下天下英雄怎會被豹子頭林沖給一刀宰了,你袓師的傳人都是這些人,就是絕世武功再多也不會傳下來。」聖手書生怒道:「你這條白眼狼,剛才就不該救你,你嘴上就不能留點德。」
一旁的匠人勸道:「蕭師弟,別和這種人一般見識。」黃信笑道:「和我這種人一般見識?你看你們同門都是些什麼人?玉臂匠金大堅!摘星手練得如刻字一般,你們的祖師如果泉下有知,也要被你們活活氣死。」那匠人玉臂匠金大匠是個老好人,腮拙嘴笨,聽到黃信的話,氣得混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一貫冷麵的鐵面孔目裴宣也看不下去了,冷冷道:「別理他,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們這一門總還會有翻身的這一天。」裴宣雖然話冷,不過這句話他說對了,聖手書生蕭讓的四代再傳弟子,做為江南七怪的一份子朱聰也為教出一個不世出的大俠郭靖出了一份力,不過這是后話,留著金庸宗師細表。
楊林打圓場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兄弟,沒什麼可吵的,走走走,都去小七哥的酒店吃酒去。」在楊林的打哈哈下,眾人全下了嶺來到了阮小七的酒店水閣中,人太多一桌坐不下坐了兩桌,但是都沒有人願意和黃信坐一桌,唯有鄒潤剛才和凌振打了一架,不願和凌振坐一桌,和黃信坐在了一起。
阮小七做為主人首先問蕭讓道:「老蕭,你們是不是也接到了神行召集令來的。」蕭讓道:「我們幾兄弟在京城早就等著這一天了,蛇無頭不走,鳥無首不飛,咱們兄弟早就該聚義在一起組織起來推舉一個大頭領,否則我們如一盤散沙一盤,受人期負也沒人管。」阮小七搖頭道:「老蕭你來喝酒兄弟歡迎,但是別在這裡提聚義二字,梁山聚義我兄弟三人死了二人,你說聚義有什麼好,現在小七我只想奉養老母怡養天年。」
楊林大叫道:「我不管那麼多了,這幾年唯有我和老裴在飲馬川舉起了義旗,但是我們也被六扇門那些兔崽子們逼慘了,秦照那王八蛋那是一個狠啊,反正一句話,聚義選個大頭領我是雙手贊成。」
蕭讓蕭讓朝阮小七笑道:「別的我不想多說,小七哥,我們聚義也不見得非得對抗朝廷啊,我們就是有個鬆散的組織互相有個照應,這有什麼不好?你受王稟和趙譚的鳥氣我不信你就不願報了。」阮小七當年在打破方臘的幫源洞時曾穿了方臘的龍袍嬉戲,他和大將王稟和趙譚有仇,兩人就告了他一狀,結果奪了阮小七的官職,阮小七是急脾氣,一聽蕭讓提王稟和趙譚頓時怒向膽邊生,喝道:「那兩個王八蛋,我不會放過他們。」
蕭讓頓時哈哈大笑道:「好了,主人也同意了,那麼我們意見統一了,就選出一個大頭領,現在人也到了不少了,大家說說,這大頭領怎麼一個選法?」
另一桌的黃信突插言道:「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比武啊,誰武功高誰當這個大頭領。」蕭讓冷冷道:「比武,哼,真是笑話!宋江哥哥武功連我也不如,如果以武選大頭領的話,他還不排到了最末?以我說,選大頭領應該選人氣,兄弟們支持最多的就是大領。」黃信也冷冷道:「選人氣?要按人氣來說宋江哥哥死後,柴大官人人氣最旺,可是他來嗎?他就是來了,現在他如行屍走肉一般,能當大頭領?」
蕭讓微微一笑道:「人氣最旺也沒那個必要,人氣旺就行了,我和我師弟金大堅,轟天雷還有皇甫端我們四人一致推舉宋江哥哥的親弟弟鐵扇子宋清做大頭領。」說著推著那個手持鐵扇的員外郞站了起來。旁邊的那個碧睛黃須,一副西域人打扮的漢子也站起來道:「不錯,我皇甫端武功低劣,說白了就是一個獸醫,但是為了支持宋清兄弟我也千里迢迢的從京城趕過來,如果宋清兄弟當不了大頭領,我皇甫端寧願退出這次聚義。」

4 蕭讓 -結局

宋江被捉到江州,吳用獻計讓戴宗請聖手書生蕭讓和善刻金石印記的玉臂匠金大堅到梁山偽造蔡京的文書,以救

蕭讓蕭讓

宋江。蕭讓從此上了梁山。掌管梁山行文和調兵遣將之事,是梁山的文職將領。排梁山好漢第四十六位。宋江征討方臘時,蕭讓未出征,留在京師。

蕭讓不愛說話,蕭讓知道的真相太多了。蕭讓活在吳用的陰影里。吳里一手策劃的忠義堂石碣天文受命事件把蕭讓和金大堅捲入其中,吳用的裝神弄鬼使梁山權利整合運動完全進入自己預定的軌道並最終成為無可爭議的定局,除了策劃者宋江、吳用以及被利用的工具蕭、金大堅,誰能想到那塊由蕭、金徹夜秘密打造的石頭實際上承載的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陰謀?

蕭讓是唯一沒有參加征方臘的梁山人士,這也許使他免於一死,但最終蕭讓卻成為他前度仿冒對象---蔡京手下的一個門館先生,蕭讓將繼續活在蔡京的陰影里,這是命運跟蕭讓開的另一個玩笑。

5 蕭讓 -相關書籍

 

蕭讓《水滸傳》

 《水滸傳》又名《忠義水滸傳》,長篇小說。明高儒《百川書志》著錄其所見本,前署「錢塘施耐庵的本,羅貫中編次」。胡應麟的《少室山房筆叢》認為施耐庵作;壬圻《續文獻通考》等則認為羅貫中著。施、羅皆元末明初人。大約作者在《宣和遺事》及有關話本、故事的基礎上,經過加工再創造而成。

  全書以描寫農民起義為主題,第一次把歷代封建統治者不屑一顧的勞動人民放在歷史主人翁的地位。有如眷秋所說:「施耐庵乃獨能破除千古習俗,甘冒不韙,以朝廷為非,而崇拜草野之英傑,此其魄力思想真是令儒咋舌」(《小說雜評》)。《水滸》揭露封建統治階級的黑暗勢力:最基層的是鄭屠、西門慶、祝朝奉、蔣門神等地主惡霸,他們淫人妻女,欺壓鄉鄰,私設公堂,霸人產業,獨霸一方,無惡不作。較上一層的是以陸謙、張都監、黃文炳為代表的幫閑官僚,是一夥追名逐利、出賣靈魂、禍害無辜的小人。再上層的是梁中書、高廉和慕容彥達之流的地方長官。梁中書在大名府極力搜刮民脂民膏,每年以十萬貫的生辰綱孝敬東京的丈人蔡太師。高廉依仗哥哥高太尉的權勢,在高唐州無所不為。慕容彥達是宋徽宗慕容貴妃的哥哥,他倚仗裙帶關係在青州橫行霸道,殘害良民,欺壓僚友,無惡不作。作為他們靠山的則是當朝太師蔡京、太尉高俅,兩個流氓成性、專橫殘暴、貪得無厭、誤國害民的大官僚。地主階級的總頭子皇帝宋徽宗則是蔡京、高俅等權貴的後台。小說通過對封建統治階級罪惡的揭露,挖掘出農民起義的社會根源,揭示出「官逼民反」的道理,第一次喊出「壓迫有罪,造反有理」的口號。

6 蕭讓 -相關影視

蕭讓水滸劇照

電視詳細資料


片名:水滸傳
國家/地區:中國
區域:中國大陸
類型:歷史古裝
導演:陸濤/張紹林/潘引來/康宏雷/郭大群
編劇:任大惠/楊爭光/米傑成/冉平
首播時間:1996年
主演:李雪健/野芒/臧金生/丁海峰/王思懿/趙小銳
劇集簡介
北宋仁宗皇帝時,天下瘟疫流行,官府無道,官逼民反。在梁山泊聚起以宋江為首的來自社會中下各層面的好漢,樹起「替天行道」的義旗。打州劫府,濟困扶貧,嚴重動搖了北宋朝廷的統治地位。該劇描述了梁山泊農民起義從聚義到失敗的悲劇結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