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南梁

蕭銑(583-621年),隋末唐初地方割據勢力首領,南朝梁宗室,為西梁宣帝曾孫,祖父蕭岩為西梁明帝蕭巋之弟。隋朝仁壽五年(605年),蕭銑之叔伯姑母被隋煬帝冊立為皇后,即蕭皇后。蕭銑遂被任為羅縣縣令。大業十三年(617年),蕭銑在羅縣起兵,自稱梁公。十月,稱梁王,年號鳴鳳。唐朝武德元年(618年)四月,在岳陽稱帝,國號梁,建元鳴鳳,置百官,均循梁故制。其勢力範圍東至九江,西至三峽,南至交趾(越南河內),北至漢水,擁有精兵40萬,雄踞南方。唐朝武德四年(621年)兵敗降唐,押往長安被斬,時年39歲。

1人物簡介

蕭銑(583-621年11月12日)隋朝末年地方割據勢力首領。南蘭陵人。為西梁(又稱後梁)宣帝曾孫。他年幼時,家境貧寒。少時,曾受雇給人抄書自給,孝母。隋仁壽四年(604年),隋煬帝楊廣即位,次年蕭銑之叔伯姑母被冊立為皇后,即蕭皇后。蕭銑遂被任為羅縣縣令。
隋末梁王蕭銑

  隋末梁王蕭銑

大業十三年(617年),岳州校尉董景珍、雷世猛等密謀起兵反隋,蕭銑在羅縣亦舉兵起事。5日之內,得兵數萬,自稱梁公,又進軍岳陽,與董景珍等會合。十月,稱梁王,建年號為鳴鳳。唐朝武德元年(618年)四月,在岳陽稱帝,國號為梁,建元鳴鳳,置百官,均循梁朝故制。時值隋亡之際,形勢紛亂,遠近歸附者日多,蕭銑遷都江陵(今湖北荊州),修復先世陵園。其勢力範圍東至九江,西至三峽,南至交趾(今越南河內),北至漢水,擁有精兵40萬,雄踞南方。
梁國初建后,其部下諸將自恃有功,驕恣專橫,殺戮多自決。蕭銑恐日久難制,即以休兵耕種為名,裁削諸將兵權。引起一些將帥的怨恨,相繼有人謀亂,蕭銑逐一誅殺。后因濫殺過多,其故人及邊將鎮帥多有疑懼,叛降而去甚眾,蕭銑兵勢漸弱。
唐朝武德四年(621年),李孝恭率兵圍困江陵,當時內外阻絕,蕭銑於是下令開門出降,守城者皆哭。蕭銑被送到長安,唐高祖李淵數落他,答道:「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銑無天命,故至此,若以為罪,無所逃死。」於是被斬,時年39歲,自建國至滅亡共5年。[1-2]

2史籍記載

新唐書
《新唐書》卷八十七 列傳第十二
蕭銑,後梁宣帝曾孫也。祖岩,開皇初叛隋降陳,陳亡,文帝誅之。銑少貧,傭書,事母孝。煬帝以外戚擢為羅川令。
大業十三年,岳州校尉董景珍、雷世猛,旅帥鄭文秀、許玄徹、萬瓚、徐德基、郭華,沔人張綉等謀反隋且推景珍為主,景珍曰:「吾素微,雖假名號,眾不厭。羅川令,故梁裔也,寬仁大度,有武皇遺風。且吾聞帝王之興,必有符命。隋冠帶悉號『起梁』,蕭氏中興象也。今推之,以應天順人,不亦可乎?」乃遣人告銑。銑即報景珍書曰:「我先君昔事隋,職貢無廢,乃貪我土宇,滅我宗祊,我是以痛心疾首,恫心疾首,思刷厥恥。傑今天誘乃衷,公等降心,將大復梁緒,徼福於先帝,吾敢不糾厲士眾以從公哉!」即募兵數千,揚言跡盜,將以應景珍。
會潁川賊沈柳生寇縣,銑出戰不利,謂其下曰:「岳陽豪傑將推我為主,今天下叛隋,吾能守節獨完哉?且吾先人國於此,若徇其請復梁祚,因以半紙檄召群盜,誰敢不從?」眾悅。乃以十月稱梁公,旗幟服色悉用其舊。柳生以眾歸銑,用為車騎大將軍。不五日,遠近爭附,眾數萬,乃趨巴陵。景珍遣徐德基、郭華率強姓百迎謁,而先見柳生。柳生與其下謀曰:「梁公起,我最先附,勛第一。今岳陽兵眾而位多,誰肯為我下?不如殺德基,質其人,獨挾梁主以進,則吾誰先?」因殺德基,詣中軍白銑。銑驚曰:「今欲撥亂,遽自相屠,我不能為若主矣!」步出軍門。柳生懼,伏地請罪。銑責宥之,陳兵而進。景珍曰:「德其倡義竭誠,柳生擅殺之,不誅,無以為政。且凶賊與共處,必為亂。」銑因斬柳生。於是築壇城南,柴上帝,自稱梁王。有異鳥至,建元為鳳鳴。
義寧二年,僣稱皇帝,署百官,一用梁故事。追謚從父琮為孝靖帝,祖岩河間忠烈王,父璿文憲王。封景珍晉王,雷世猛秦王,鄭文秀楚王,許玄徹燕王,萬瓚魯王,張綉齊王,楊道生宋王。隋將張鎮州、王仁壽擊銑,不能克,及隋亡,乃與寧長真等率嶺南州縣降於銑。時林士弘據江南,銑遣將蘇胡兒拔豫章,使楊道生取南郡,張綉略定嶺表。西至三峽,南交趾,北距漢水,皆附屬,勝兵四十萬。
武德元年,徙都江陵,復園廟。引岑文本為中書侍郎,掌機密。遣道生攻峽州,刺史許紹擊破之,士死過半。三年,高祖詔夔州總管趙郡王孝恭討之,拔通、開二州,斬偽東平王闍提。諸將擅兵橫恣,銑恐浸不制,乃陽議休兵營農,以黜其權。大司馬董景珍之弟為將軍,怨之,謀作亂,事泄,被誅。景珍方鎮長沙,銑下書赦之,召還江陵。景珍懼,遣使詣孝恭,舉地降。銑遣張綉攻景珍,景珍曰:「前年醢彭越,往年殺韓信,獨不見乎!奈何相攻?」綉不答,圍之。景珍潰而走,麾下殺之。銑進綉為尚書令。綉恃功,亦驕蹇,銑又誅之。銑性外寬內忌,疾勝己者,於是大臣舊將皆疑間,多叛去,銑不能禁,由此愈弱。
四年,詔孝恭與李靖率巴蜀兵順流下,廬江王瑗繇襄陽道,黔州刺史田世康出辰州道,會兵圖銑。偽將周法明以四州降,即詔為黃州總管,趨夏口道,攻安州,克之。偽將雷長潁以魯山降。銑乃遣將文士弘拒孝恭,戰清江口,孝恭大破之,獲鬥艦千艘,拔宜昌、當陽、枝江、松滋,偽江州將蓋彥舉以城降。孝恭、靖直逼其都。
初,銑放兵,止留宿衛數千人,及倉卒追集,江、嶺回遠,未及赴。孝恭布長圍守之,數日,破其水城,取樓船數千。交州總管丘和、長史高士廉、司馬杜之松詣靖降。銑度救不至,謂其下曰:「天不祚梁乎?待窮而下,必害百姓。今城未拔,先出降,可免亂。諸人何患無君?」乃麾而令,守陴者皆慟。以太牢告於廟,率官屬緦衰布幘詣軍門,謝曰:「當死者銑爾,百姓非罪也,請無殺掠!」孝恭受之,護送京師。后數日,救兵至,且十餘萬。知銑降,乃送款。銑至,高祖讓之,對曰:「隋失其鹿,英雄競逐。銑無天命,故為陛下禽,猶田橫南面,豈負漢哉?」帝怒其不屈,詔斬都市,年三十九。自僣國至滅凡五年。
贊曰:銑,故梁子孫,起文吏,掩東南而有之,荊、楚好亂,氣俗然也。觀銑武雖不足,文有餘矣,大抵盜仁義,詭世亂俗者,聖人所必誅。若銑力困計殫,以好言自釋於下,系虜在廷,抗辭不屈,偽辯易窮,卒以殊死,高祖聖矣哉!

3家庭成員

子女
女 蕭月仙
上一篇[Software Process]    下一篇 [范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