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喬萬尼·薄伽丘(1313—1375),一譯卜伽丘,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的傑出代表,人文主義者。代表作《十日談》批判宗教守舊思想,主張「幸福在人間」,被視為文藝復興的宣言。其與但丁、彼特拉克合稱「文學三傑」。

1 薄伽丘 -人物簡介

薄伽丘喬萬尼·薄伽丘

喬萬尼·薄伽丘(1313—1375),義大利文藝復興運動的傑出代表,人文主義者。也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作家、詩人,以故事集《十日談》留名後世。

出生於巴黎,家境富裕,受到良好的教育,早年長住那不勒斯,放蕩聲色,後半生的歲月住在佛羅倫斯。薄伽丘才華洋溢,是一位多產作家,寫過傳奇、敘事詩、史詩、短篇故事集等。傳世的作品有《菲洛柯洛》 (1336年)、《似真似幻的愛情》(1342年-1343年)、《十日談》(1349年-1353年)、《愛的摧殘》(1340年)、《愛情十三問》(1340年)、《大鴉》(1355年)等。

薄伽丘最出色的作品是《十日談》,敘述1348年黑死病流行時,十名青年男女在鄉村Fiesole山上的別墅避難,終日遊玩歌唱,每人每天講一則故事,十天講了一百則故事,記有王公貴族,騎士僧侶,也有販夫走卒,市井平民,情節多姿多彩,成為《十日談》的主要內容。在《十日談》中,基督教傳教士簡直成了惡魔的代名詞,貪財好色,甚至無惡不作。

《愛的摧殘》又名《菲洛斯特拉托》(Filostrato),是用義大利佛羅倫斯方言寫成的長篇敘事詩,「Filostrato」是指被愛情擊倒的人,內容取材於義大利人圭多(Guido delle Collone)的《特洛伊故事集》(Historia Trojana),描述古希臘神話中的特洛伊戰爭。

1374年,曾鼓勵薄伽丘學習希臘文的良師益友彼特拉克病逝,薄伽丘失去了知音,精神上遭受到沉重的打擊。1375年,薄伽丘在貧困交迫中辭世於契爾塔多。曾被他嘲諷的教會並沒有放過他,甚至派人挖掘他的墳墓並砸毀墓碑來泄忿。 

2 薄伽丘 -人物生平

薄伽丘喬萬尼·薄伽丘

薄伽丘是佛羅倫薩商人凱利諾的薄伽丘和一個法國女人的私生子。關於他的誕生地,缺少確切的資料予以論斷。據說他生於佛羅倫薩附近的契塔爾多,一說生於巴黎。幼年時生母去世,隨父親來到佛羅倫薩。不久,父親再婚,他在嚴父和後母的冷酷中度過了童年。

後來,他被父親送到那波利,在父親入股的一家商社不情願地學習經商,毫無收穫。父親又讓他改學法律和宗教法規,但無論是商業還是法律,都引不起他的興趣。他自幼喜愛文學,便開始自學詩學,閱讀經典作家的作品。這段生活使他親身體驗到市民和商人的生活以及思想情感,融入到他日後寫成的《十日談》中。

在那波利生活期間,薄伽丘有機會出入安傑奧的羅伯特國王的宮廷。在這裡,他被壓抑的個性和才智得以充分地施展。他同許多人文主義詩人、學者、神學家、法學家廣泛交遊,並接觸到貴族騎士的生活。這豐富了他的生活閱歷,擴大了文化藝術視野,進一步煥發了他對古典文化和文學的興趣。他在宮廷里又認識了羅伯特的私生女瑪麗婭,對她產生了愛情。這一段富於浪漫情調的經歷,也在他的文學創作中留下了很深的印痕,他日後在文學作品中塑造的一些女性形象,可以見出瑪麗婭的影子。

1340年冬,薄伽丘父親的商業活動受到挫折,經濟狀況惡化,一蹶不振。薄伽丘無法維持原先悠閑自在的生活,便回到佛羅倫薩。在佛羅倫薩尖銳激烈的政治鬥爭中,他始終堅定地站在共和政府一邊,反對封建貴族勢力。他參加了行會,曾擔任管理財務的職務,多次受共和政府的委託,作為特使去義大利其他城邦和教廷執行外交使命。

1350年,薄伽丘和詩人彼特拉克相識。翌年,他受委託去邀請被放逐的彼特拉克回佛羅倫薩主持學術討論。從此,這兩位卓越的人文主義者建立了親密無間的友誼。

薄伽丘潛心研究古典文學,成為博學的人文主義者。他翻譯了荷馬的作品,在搜集、翻譯和註釋古代典籍上作出了重要貢獻。晚年,他致力於《神曲》的詮釋和講解,曾主持佛羅倫薩大學《神曲》討論。

1373年10月23日,薄伽丘抱病在佛羅倫薩大學《神曲》討論會上作了最後一次演講。第二年,契友彼特拉克的逝世,給他精神上很大的打擊。1375年12月21日,薄伽丘在契塔爾多逝世。

3 薄伽丘 -創作作品

薄伽丘《十日談》

薄伽丘是位才華橫溢,勤勉多產的作家。他既以短篇小說、傳奇小說蜚聲文壇,又擅長寫作敘事詩、牧歌、十四行詩,在學術著述上也成就卓著。

傳奇小說《菲洛柯洛》是薄伽丘的第一部作品,大約寫於1336年左右。它以西班牙宮廷為背景,從中世紀傳說中汲取素材,敘述一個信仰基督教的少婦和一個青年異教徒的愛情故事。他們衝破種種阻撓,有情人終成眷屬。《十日談》中有兩則故事就取材於這部作品。《菲洛柯洛》是歐洲較早出現的長篇小說。

 敘事長詩《菲洛斯特拉托》(約1338年)和《苔塞伊達》(1340—1341),分別從《特洛伊傳奇》和維吉爾的《埃涅阿斯紀》中擷取題材,它們讚頌純潔的愛情、高尚的友誼,展示人世間生活的美和友情的歡樂,在古典的題材中注入了現代的情感。這兩部作品開了8行體詩的先河。

 牧歌式傳奇《亞美托的女神們》(又稱《佛羅倫薩女神們的喜劇》,約1341),在形式上仿效但丁的《新生》,用散文連綴三韻句詩歌。薄伽丘借用神話題材,抒寫亞美托在愛情的陶冶下,由一個粗野的牧羊青年轉變為品格高尚的人,其間穿插了7位女神向亞美托講述自己的愛情經歷。

長詩《愛情的幻影》(1342—1343)受到但丁《神曲》的影響,用三韻句寫成,具有隱喻詩的特點。薄伽丘敘述自己一次寓意性的旅行,把歌頌德行和讚美純潔的愛情結合起來。

《菲埃索拉的女神》(1343—1354)是又一部8行體長詩,寫女神和牧羊人相愛,得罪了黛安娜女神,遭到懲罰,一對戀人化作兩條河流,但最後雙雙流入阿諾河,又彙集到一起。《菲洛美塔的哀歌》,是僅次於《十日談》的一部重要作品。它寫於薄伽丘從那波利返回佛羅倫薩之後的1343至1344年間。這部傳奇小說描寫被戀人拋棄的女子菲婭美塔的遭遇,細緻地抒寫她的愛和怨、希望和痛苦,翹首盼望戀人歸來的心理,堪稱歐洲最早的心理小說。

4 薄伽丘 -作品特點

薄伽丘此圖是根據《十日談》中的一個故事繪製的

這些作品的共同特點都是以愛情為主題,借鑒古希臘古羅馬詩歌、神話、傳奇,顯示了中世紀傳統和騎士文學的痕迹,但又擺脫了俗套,充滿對人世生活和對幸福的追求,譴責禁欲主義。晚年,薄伽丘一心鑽研古典文化,埋頭著述《異教諸神譜系》(1350—1375)和《但丁傳》是兩部最重要的作品。前者以豐富的史料敘述神和英雄的起源,展示神話的基礎,後者則是義大利研究但丁的最早學術著作之一。薄伽丘在他的理論著述中,批判教會對詩歌的詆毀,提出「詩歌即神學」的觀點;他闡述詩歌應當模仿自然,反映生活,強調文學的啟迪和教育的巨大作用;要求詩人從古希臘古羅馬文化中汲取營養,並講求虛構、想象。薄伽丘雖然還沒有完全擺脫中世紀神學的觀念,但他的文藝理論為文藝復興時期詩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5 薄伽丘 -作品評價

十日談

1348年,義大利的佛羅倫薩發生了一場可怕的瘟疫。每天,甚至每小時,都有大批大批的屍體運到城外。從3月到7月,病死的人達10萬以上,昔日美麗繁華的佛羅倫薩城,變得墳場遍地,屍骨滿野,慘不忍睹。這件事給當時義大利一位偉大作家薄伽丘以深刻影響。為了記下人類這場災難,他以這場瘟疫為背景,寫下了一部當時義大利最著名的短篇小說集《十日談》。當時,《十日談》被稱為「人曲」,是和但丁的《神曲》齊名的文學作品,也被稱為《神曲》的姊妹篇。

《十日談》敘述1348年佛羅倫薩黑死病肆行時,10名男女青年到鄉村避難,借歡宴歌舞和講故事消遣時光,10天里每人講一個故事,共得 100 個故事。人文主義思想像一根紅線貫串這部故事集。作者把抨擊的矛頭直指宗教神學和教會,揭露教規是僧侶們奸詐偽善的惡因,毫不留情地揭開教會神聖的面紗,辛辣地嘲諷教廷的駐地羅馬是「容納一切罪惡的大洪爐」。愛情故事在《十日談》中佔有重要的地位。作者認為,禁欲主義是違背自然規律和人性的,人有權享受愛情和現世幸福,他在許多故事裡以巨大的熱情讚美青年男女衝破封建等級觀念,蔑視金錢和權勢,爭取幸福的鬥爭。《十日談》還批評封建特權,維護社會平等和男女平等。不少故事敘述了卑賤者以智慧和毅力戰勝高貴者。作者還宣揚全面發展的人的理想,強調人應當既健康、俊美,又聰明、勇敢,多才多藝,全面和諧地發展。

薄伽丘以豐富的生活知識和巨大的藝術力量,刻畫了數百個不同階層、三教九流、具有鮮明個性和性格的人物形象,展示出義大利廣闊的社會生活畫面,抒發了文藝復興初期的自由思想。他採用框形結構,把 100 個故事巧妙串連起來,使之成為一部思想上、藝術上都異常完整的作品。這些故事吸取了民間口語的特點,語言精練、流暢 ,又俏皮、生動,開創了歐洲短篇小說這一獨特的藝術形式。《十日談》對歐洲文學發生了深遠的影響。英、法、西班牙和德國不少作家的作品都模仿《十日談》,或從它的故事中吸取創作素材。

《十日談》在歐洲文學史上具有重要意義。它發展了中古的短篇故事,不僅敘述事件,並進而概括現實,塑造人物,刻畫心理,描繪自然。作者有意識地注意結構上的技巧,例如使用框形結構,把一百個故事鑲嵌在一起;在第一日第九故事裡把情節發展的轉折點放在兩個主題的交叉點上。他創造了一些巧妙的諷刺手法。卜伽丘是一個自覺的文體家,《十日談》的散文以古代羅馬作家為典範,結構完整,文筆精鍊,善用對比,語言豐富、鮮明、生動,為義大利散文奠定了基礎,正如《神曲》為義大利詩歌奠定了基礎一樣。《十日談》出版后,立即被譯成西歐各國文字,對十六、七世紀西歐現實主義文學發生過很大影響,為歐洲近代短篇小說開了先河。此後一直到十六世紀,義大利短篇小說風行一時,短篇小說家都繼承薄伽丘的創作傳統,寫出當時資產階級所喜愛的接近現實而又複雜曲折的新故事。 

6 薄伽丘 -十日談的影視作品

《十日談》The Decameron (1971年)

在社會越來越庸常的70年代初,帕索里尼需要一部充滿挑戰意味的影片,令所有人的頭腦為之一震。一向關注經典文本的帕索里尼選中了本國文藝復興時期挑戰封建道德禮法和宗教特權的名著:《十日談》。這是一次精心策劃的惡作劇事件,帕索里尼針對義大利早些時候泛濫的中產階級電影類型和近年來的政治教條電影,在影片的拍攝方式、表現手段和主體理念等方面加以顛覆,製作出這部極富挑戰意味的「通俗影片」。影片所展現的故事,全都質樸地幾近惡俗。除了幾個諷刺教權的小故事以外,更多的是一些類似街傳巷議的謠言故事,這樣以宏大的氣勢規模來拍攝這樣「不規範」的影片,也是帕索里尼挑戰中產階級電影觀念的一種方式。
  對宗教電影極度狂熱的帕索里尼,從薄伽丘名著《十日談》中,精選了9個故事拍攝成電影:在修道院做工的青年,在修女的引誘下與其發生性關係;用鬼話哄騙神父的小混混,死後卻被尊為「聖徒」;農夫要求神父懲罰自己的妻子,神父去對其妻極盡猥褻。導演再次對神職人員進行了無情的嘲弄,導致宗教人士大為光火,強烈呼籲把他再度扔進監獄。

上一篇[黑格爾]    下一篇 [公司治理機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