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沈德符江南名妓

薛素素(西元16—17世紀),女,字素卿,又字潤卿,江蘇蘇州人,寓居南京,被譽為「明代十能才女」。工小詩,能書,作黃庭小楷。尤工蘭竹,不筆迅捷,兼擅白描大士、花卉、草蟲、各具意態,工刺繡。又喜馳馬挾彈,百不失一,自稱女俠。後為李征蠻所娶。所著詩集名《南遊草》。

1成就榮譽

自負俠名
素素自負俠名,《列朝詩集小傳》載其軼事:「素素吳人,能畫蘭竹,作小詩,善彈走馬,以女俠自命,置彈於小婢額上,彈去而婢不知,廣陵陸弼《觀素素挾彈歌》云:酒酣請為挾彈戲,結束單衫聊一試,微纏紅袖袒半韝,側度雲鬟掩雙臂。侍兒拈丸著發端,回身中之丸並墜,言遲更疾卻應手,欲發未停偏有致。自此江湖俠少年皆慕稱薛五矣。少游燕中,與五陵年少挾彈出郊,連騎邀游,觀者如堵」。《無聲詩史》更云:「薛素素善馳馬挾彈,能以兩彈先後發,必使后彈擊前彈,碎於空中。又置彈於地,以左手持弓向後,右手從背上反引其弓以擊地下之彈,百不失一。絕技翩翩,亦青樓中少雙者」。真神乎技矣,小說家聞此,大可演繹傳奇一部,以俠妓呼之,當不過譽。

2作品賞析

《獨斟》
香嘗花下酒,翠掩竹間扉。獨自看鷗鳥,悠然無是非。(其一)
好鳥鳴高樹,斜陽下遠山。門前無客過,數酌自酡顏。(其二)
我們先素素這第一首的詩,「香嘗花下酒」,五個字中卻是風光旖旎無限,花下嘗酒,嘗的是花香還是酒香,當然還有那未露於字面的美人之香,都是沁人心脾,撩人心思。但如果一味的濃艷筆墨,香脂花月地寫上滿篇,不免成為一篇庸俗之作了。但素素下句峰迴路轉,「翠掩竹間扉」只此一句,就洗盡前面的脂香,轉為一片明凈高潔的情景,翠竹亭亭將香花美酒佳人掩住,頗有「未許凡人到此來」的氣勢,第三句暗用王維詩中「海鷗何事更相疑」的典故,表示自己淡泊名利,與世無爭的態度。應該說是章法得當,詩意盎然。
第二首和上一首意境是差不多的,當鳥鳴樹、欲歸巢,夕陽紅、遠山青,無客來擾,獨自悠然的時候,幾杯清酒,半醺酡顏,此時心境,始信未可說與俗人知也。詩至明清,往往不如唐宋,就算是男子們作的詩也是如此,但薛素素這兩首詩應該說還是很不錯的。縱觀薛素素的這些才藝,可想「十能」之說,並非大言。

3人物軼事

三角戀
沈德符是有錢的世家子弟,也是很好的作家,近代三角戀《雲自在龕隨筆》講了他們的故事:
(素素)南都院妓,姿性澹雅。工書,善畫蘭,時復挾彈走馬,翩翩男兒俊態。后從金壇於褒甫玉嘉有約矣,而未果。吾郡沈虎臣德徐竟納為妾。合歡之夕,郡中沈少司馬純甫、李孝兼伯遠偕諸名士送之。姚叔祥有詩云:「管領煙花只此身,尊前驚送得交新。生憎一老少當意,勿謝千金便許人。含淚且成名媛別,離腸不管沈郞嗔。相看自笑同秋葉,妒殺儂家並蒂春。」褒甫恨薛之爽約及沈之攘愛也。
這已經是三角戀愛了,而搶先一步娶了素素的沈德符。似乎也沒高興太久,兩個人最後還是分手了。
脂硯
他曾送過薛素素、馬湘蘭每人一個硯台,希望她們加強學習,提高文化,不料若干年後,他送給薛素素的那方硯台,竟成了最著名的一樁懸案。
此硯就是著名的「脂硯」。
萬曆元年,蘇州硯匠吳萬有製作了一方端硯。王穉登看它小巧可愛,尤其裡面一點胭脂暈特別嬌媚,突然想起了一個人,就將這方小硯買下。吳萬有問刻什麼硯銘呢?王穉登即興想了幾句,關照他刻上:
調研浮清影,咀毫玉露滋。
芳心在一點,余潤拂蘭芝。
硯台自然是要贈給薛素素,詩暗寫素素小字「潤娘」,是畫蘭花的能手,這味道在已經三十九歲的王穉登來說,是香艷,而後面「素卿脂硯王稚登題」的銘文,就有共同進步的意義在裡面了。王穉登懂得女人,知道光送銀子還不夠,禮物要高雅得體才稱心。這硯台屬端硯里的上品,後人描述,此硯小才盈握,「硯質甚細,微有胭脂暈乃及魚腦紋,寬一寸五分許,高一寸九分許。硯周邊鐫柳枝,舊脂猶存」那應該不是磨墨,而是調胭脂用的了,硯盒也精緻,「珊瑚紅漆盒,製作精緻……盒上蓋內刻細暗花紋薛素素像,憑欄立幃前,筆極纖雅;右上篆紅顏素心四字,左下杜陵內史小方印,為仇十洲之女仇珠所畫者。」
神秘失蹤
三年後,「文革」亂世開始,脂硯由外地展出返京時,居然神秘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硯台主人薛素素的下落,錢謙益《列朝詩集小傳》有記,「中年長齋禮佛,數嫁皆不終。晚歸吳下富家,為房老以死。」所謂房老,指妾之年長色衰者。
紅顏遲暮,素心問誰。
上一篇[翰林院修撰]    下一篇 [斯蒂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