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薩格拉斯是曾經的泰壇,萬神殿中最為強大的戰士,卻是整個歷史中最大的一個叛逆。不過,他從一名代表正義守序的泰壇,到墮落成極度邪惡,倡導混亂的惡魔,其中的過程自然是漫長而曲折的。

1 薩格拉斯 -薩格拉斯

薩格拉斯種族:泰坦

職位:燃燒軍團領主

陣營:燃燒軍團

描述:太古時代,艾澤拉斯還未形成,神聖的泰坦遊盪在宇宙間,保持著世界的秩序。但是,陰險而恐懼的生物---混沌惡魔,在扭曲虛空【Twising Nether】中產生了。薩格拉斯【Sargeras】,一個青銅泰坦,曾經是是最偉大的萬神殿【Pantheon】的戰士之一。他被委任保護世界不被魔鬼襲擊,用它高貴而激烈的狂熱履行著他的職責,保得世界萬年太平。無數年來,薩格拉斯戰鬥著,戰勝了兩個強大的魔族。第一個是艾瑞達人【Eredar】。這些卑鄙而又擁有讓人難以置信的強大力量的生物揮動著黑魔法:來源於仇恨和罪惡的力量。薩格拉斯輕易擊敗了他們。不過他不知道他們混亂的動機,他們的存在給薩格拉斯帶來了無盡的麻煩。第二個魔族是下界恐懼魔王【Nethrezim Dreadlords】。他們用精神控制讓一個接著一個世界的種族變得狂暴,然後屠殺自己的同胞。這些下界居民的行蹤被薩格拉斯發現,但他們永恆的腐朽和無盡的對混亂的慾望極大的影響了他。薩格拉斯開始懷疑他任務的目的,這種質疑慢慢讓他變得瘋狂了。薩格拉斯深深的陷入瘋狂之中,他深信自泰坦失敗之後,他們的工作就必須被取消。他釋放了關押在監獄中的惡魔,並從那一大群惡魔中選出最強大的讓他們成為自己的爪牙。從艾爾達人中,他選擇了污染者阿克蒙德【Archimonde the Defiler】和欺詐者基爾加丹【Kil'Jaeden the Deceiver】。他們選中了陰險的恐懼領主黑暗使者提克迪奧斯【Tichondrius the Darkener】和凶暴的深淵領主破壞者瑪諾洛斯【Mannoroth the Destructor】做他們的副官。這個惡魔的團體就是混亂和憎恨的起源,大家熟知的燃燒軍團。燃燒軍團憑藉惡魔們天生的魔法,摧毀著一個又一個世界。沒有一個人能存活,沒有一塊地區能倖免。薩格拉斯領導的燃燒軍團 ,變成了火焰和硫磺的種族。他們循著魔法的味道,系統地清掃每一個他們突襲的區域。沒過多久,他們就聞到了來自扭曲虛空【Twisting Nether】的芳香,這讓他們怎麼能忽視!在遙遠的剛剛形成的艾澤拉斯的土地上,艾莎拉【Azshara】皇后與她挑選出來的「高等精靈【High-Borne】」嬉戲玩耍,有時她們還施展一些魔法開開玩笑。薩格拉斯感到了永恆之井【Well of Eternity】的巨大潛力,他覺得這能好好滿足一下他對魔法的渴望。於是,他派遣了燃燒軍團的精英來到艾澤拉斯天空的邊際,所有生命的共同敵人---燃燒軍團降臨艾到莎拉的土地。 這個精靈皇后被薩格拉斯強大的力量完全壓倒,她同意他們進入她的領地---她不想品嘗薩格拉斯那毀滅的力量。從此,對艾澤拉斯的第一次入侵開始了。阿克蒙德和瑪諾洛斯在卡利姆多【Kalimdor】掀起了風暴,這場風暴摧殘著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同時他們竭力吸取著世界的每一點力量。與此同時,薩格拉斯在扭曲虛空等待艾莎拉將供他進入的傳送門完成----他降臨的時刻就要到來了。但是,在最後關頭,暗夜精靈在森納里斯【Cenarius】的森林住民和阿萊克絲塔薩【Alexstrasza】的巨龍的幫助下,召集他們的力量,舉行了針對高等精靈的起義,經過激烈的戰鬥,他們摧毀了永恆之井,將那些惡魔們趕回了扭曲虛空,薩格拉斯地計劃第一次遭到了失敗。不知何時,薩格拉斯回到了艾澤拉斯,這一次瞪著他的是艾格文【Aegwyn】---神秘的特瑞斯法會【The Order of The Tirisfal】創立者和第一位守護者。她戰勝了薩格拉斯,並用法會的力量將他囚禁在一座古墓中,埋葬在巨海【Great sea】海底。 古爾丹【Gul』dan】認為薩基拉斯的古墓擁有驚人的力量,所以他企圖把古墓佔為己有。然而當他打開古墓的時候,卻發現薩格拉斯不在古墓之中,他只找到一個魔鬼的節瘤(Gul'dan found only a plethora of demons)。因為長時間的漸進生活使薩格拉斯發了瘋,把他折磨成了粉末。現在,無人知道薩格拉斯的行蹤,包括燃燒軍團的惡魔們。

2 薩格拉斯 -墮落過程


作為一名偉大的泰壇,薩格拉斯擁有著強大的力量和高貴的靈魂。他堅持著守序的立場,毫不留心地摧毀著一切與萬神殿對立,威脅著守序世界的惡魔。在長達數百萬年的時間裡,薩格拉斯在宇宙的各個角落,剷除著惡魔們勢力。偉大的泰壇幾乎就是不可戰勝的,沒有一種惡魔可以逃避來自他的懲罰和審判。但是,薩格拉斯還是有個無法消滅的敵人,那便是他自己。

漫長的征程里,薩格拉斯雖然消滅了無數的惡魔,把他們投進了泰壇的大牢。但他戰鬥的意志卻隨著時間逐漸消退。一個巨大的疑惑,在他的心頭漸漸形成——無論付出多大的努力,惡魔的邪惡勢力始終存在,而且不斷擴張。一個正直的靈魂,可以瞬間墮落。而墮落的靈魂,則再也無法拯救。這使偉大泰壇戰士迷惑。他的內心開始被沮喪和消沉所佔據。雖然他依舊履行著自己的職責,卻再不象從前那樣鬥志昂揚。

當埃瑞達惡魔們與泰壇的戰爭仍在延續時,另一族惡魔——恐懼魔王也出現在薩格拉斯的面前。雖然他們同埃瑞達一樣不堪一擊,但這些傢伙驚人的精神控制能力還是讓薩格拉斯頗為吃驚。恐懼魔王們可以輕易地將人們的靈魂與意志玩弄於鼓掌之間。惡魔們只需要三言兩語,就可以使人們成為兇惡殘虐的野獸。薩格拉斯不由地陷入了沉思,開始對自己數百萬年來的所作所為進行了反省。在極不情願之中,他痛苦地發現:雖然他已經竭盡了全力,擊敗了無數的惡魔,但卻從未扭轉過邪惡勢力逐漸膨脹的局面。泰壇陷入了極度的失落與消沉之中。這種失落與消沉,也使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隨後,他發現:從一開始,他就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宇宙中的邪惡力量無窮無盡。任何生物,即便表面有美好的偽裝,但內心中卻都存在著邪惡的靈魂。所以,只要惡魔們稍稍地挑唆,便可以將這種邪惡調動起來。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惡魔的力量不斷擴張。

更為重要的是,薩格拉斯發覺到自己的內心中同樣存在著這邪惡的一面。只是在以前的數百萬年裡,一直受到壓制。而今,薩格拉斯認為,是到了釋放內心邪惡的時候了。至此,薩格拉斯背叛了萬神殿和守序世界。他的靈魂,終於墮落。

與泰壇們徹底決裂后,薩格拉斯決心重新尋找自己的價值。他相信混亂才是宇宙長存的根源。所以,他釋放了那些親手抓住的惡魔:埃瑞達術士、恐懼魔王……惡魔們發現曾經的泰壇如今已經和他們一樣崇尚混亂,立刻意識到他將會成為與萬神殿抗衡的重要力量。所以,奸詐的惡魔虔誠地宣布了他們對薩格拉斯的絕對忠誠。薩格拉斯雖然一向受人敬重,卻從未有過如此眾多的奴僕。洋洋得意的他將惡魔們組織起來,對惡魔「欺詐者基爾加丹」、「污染者阿克蒙德」委以重任,並大肆招兵買馬,網路宇宙的中的惡魔們。這樣,燃燒軍團被建立起來。原本的泰壇勇士,也終於成為了萬魔之王。

獲得新生的薩格拉斯決心證明自己在宇宙中的價值。經過漫長地等待,他發現了來自宇宙某處傳來的能量波動。順著這能量波動的指引,他找到了那個隱藏在無數星球中的世界——艾澤拉斯。一個曾經被眾神所眷顧,原本「美好」的世界;一個即將被惡魔侵襲,譜寫「傳奇」的世界。

薩格拉斯所感覺到的能量,來源於上古時期由泰壇建造的神氣湖泊——「永恆之井」。在擊潰了星球上的原住民——上古之神以及他的元素生物后,泰壇改造了艾澤拉斯,並使其成為一個充滿秩序的世界。在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離開艾澤拉斯后,泰壇們留下了無數神奇的事物。而「永恆之井」則是其中最寶貴的。在它蘊藏的無窮力量的幫助下,新的文明得意迅速發展。其中,暗夜精靈是其中的翹楚。他們生活在湖邊,充分地利用著泰壇賜予他們的財富,很快就成為了世界的領跑者。
但暗夜精靈對「永恆之井」能量不加節制的利用終於引起了魔王和他的燃燒軍團地注意。雖然已經異常強大,薩格拉斯仍舊對「永恆之井」中的能量垂涎三尺。他決心得到了其中的能量,並摧毀這個由泰壇改造的世界。很快,他就找到了突破口。暗夜精靈的領導者艾薩拉和她的統治階級此時已經對魔法十分倚賴。所以,薩格拉斯很快就迫使女王向其屈服。之後,在女王和其隨從的協助下,可怕的燃燒軍團開始在艾澤拉斯的土地上降臨。在薩格拉斯的命令下,惡魔們兇殘地吞噬著一切,並輕易地掃滅那些妄圖反抗他們的人,直到暗夜精靈的大德魯伊瑪法里奧的出現。大德魯伊制定了危險的計劃,並成功的摧毀了「永恆之井」。這一舉動雖然給艾澤拉斯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但也成功的阻止了魔王薩格拉斯的入侵。這一次失敗,使薩格拉斯惱怒不已。但同時,他也意識到,應當用另一種方式,以最小的代價,獲得成功。

之後,他命令他最得力的幹將基爾加丹在宇宙中尋找合適的生物,加以控制,並利用他們完成對艾澤拉斯的入侵。而魔王自己,卻以精神存在的形式,出現在艾澤拉斯。很快,他的力量就被提瑞斯法的守護者,人類的大法師艾格文所察覺。在成功的將艾格文引誘到他身邊后,薩格拉斯用言語進行挑逗,並令震怒的守護者向他發起全力的攻擊。而這一切恰好是魔王計劃中的一部分:薩格拉斯假裝被擊倒,並被艾格文所封印。但實際上,他卻成功的侵入了艾格文的身體。在艾格文產下一子后,薩格拉斯就得到了一個身在艾澤拉斯的理想宿體。這個宿體,就是守護者能量的繼承者——麥迪文(相信玩過war3的朋友,一定不會忘記那個可以變身為烏鴉,向洛丹倫國王和獸人酋長薩爾發出警告的先知。他便是擺脫魔王控制后的麥迪文。)。

再往後,就有了上篇中麥迪文與獸人術士古爾丹的故事。之後,燃燒軍團第二次入侵也以失敗而告終,薩格拉斯本人的靈魂也意外被投入深淵。但毫無疑問的是,萬魔之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燃燒軍團必將再次降臨。

回顧薩格拉斯的歷程,我們發現,他的墮落及對萬神殿的背叛絕對不是偶然。作為絕對「正義」的泰壇英雄,卻墮落成為萬惡的化身,有些朋友或許覺得不可思意。但我以為,也是情理之中:

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泰壇這個群體。作為守序的中堅力量,他們不但強大,而且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有人說他們是「正義」到家了。但「守序」是什麼?歸根到底,這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社會體制。對於泰壇們來說,他們喜愛守序的世界,所以他們生活在守序的世界中。當有外來的生物入侵他們的世界,並妄圖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和社會制度時,他們當然有權力進行反抗,甚至徹底消滅入侵者。

但在故事中,我們看到的泰壇卻是無比強大的。他們從來不會是被入侵者。相反,更多的時候,他們扮演的,是「入侵者」的角色。就以艾澤拉斯這個在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世界來說:原本生活在這裡的元素生物們,他們有著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們不喜歡守序,更不需要泰壇們來幫助他們建立守序的世界。但代表著「正義」的泰壇們發現這裡的生物並不願意和他們合作后,便開始倚仗著自己強大的力量,開始對星球上的元素生物們展開了種族大清洗。而後,他們又根據著自己的意願,對這個世界進行了改造。當一切成為他們滿意的狀態后,他們便在自己的功勞簿上記下一筆,再瀟洒地離去。這樣的舉動,也守序的角度看,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但守序難道是宇宙中唯一可以存在的意識形態嗎?換到元素生物的角度去看,泰壇就徹底淪為了霸權主義的象徵。所以,泰壇征服不順從自己的生物,並不是因為自己是絕對的「正義」,只是因為他們相對的「強大」。

既然,泰壇因為自己的強大,就有權力強行改變他人生活的世界。那麼,其他任何生物,只要有足夠的力量,也應該獲得這樣的權力。這其中就包括所謂的惡魔們。

薩格拉斯經過幾百萬年,終於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才會無比的消沉。雖然他自己是守序陣營中的一員。但守序並不是他本人的選擇,而是與身俱來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薩格拉斯發現自己實際上不過是某股勢力與其他勢力爭奪利益的工具,才會異常的痛苦。而後,他決心改變自己扮演的角色。既然要戰鬥,為他人,不如為自己。薩格拉斯選擇與泰壇分道揚鑣,也從此被泰壇們貼上了「墮落」與「叛逆」印記。

至於薩格拉斯與惡魔們地合作,更是利益結合的產物。事實上,長期遭受薩格拉斯攻擊的惡魔們早已對他恨之入骨;而薩格拉斯也不可能會對這些惡魔們產生好感與信任。但是雙方都很清楚,只有目前的合作,才會在未來獲得更大的利益。在兩者的利益發生衝突時,別說是主僕,即便是再感人的朋友、親人關係都會成為回憶,在歷史中慢慢淡去。

所以,世界上就有了這樣一句話:「兩個事物之間,往往沒有友誼,只有利益。」
上一篇[計時工資]    下一篇 [概率公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