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薩伏伊別墅簡介

  薩伏伊別墅是現代主義建築的經典作品之一,位於巴黎近郊的普瓦西(Poissy),由現代建築大師勒•柯布西耶於1928年設計,1930年建成,使用鋼筋混凝土結構。這幢白房子表面看來平淡無奇,簡單的柏拉圖形體和平整的白色粉刷的外牆,簡單到幾乎沒有任何多餘裝飾的程度,「唯一的可以稱為裝飾部件的是橫向長窗,這是為了能最大限度地讓光線射入。」

  薩伏伊別墅是勒•柯布西耶純粹主義的傑作,是一個完美的功能主義作品,甚至是勒•柯布西耶的作品中最能體現其建築觀點的作品之一。別墅在設計之初,柯布西耶原本的意圖是用這種簡約的、工業化的方法去建造大量低造價的平民住宅,沒想到老百姓還沒來得及接受,卻讓有億萬家產的年輕的薩伏伊女士相中,於是成就了一件偉大的作品,它所表現出的現代建築原則影響了半個多世紀的建築走向。

  巴黎人很喜歡這幢「從不同角度看都會獲得不同印象」的房子,一位法國商人T•Pormee說:「我從未見過其它的建築,能夠像它一樣用如此簡單的形體給人巨大的震撼和無窮的回味。」

  薩伏伊別墅的設計美學

  在1926年出版的《建築五要素》中,柯布西耶曾提出了新建築的「五要素」,它們是:1、底層的獨立支柱;2、屋頂花園;3、自由平面;4、自由立面;5、橫向長窗。薩伏伊別墅正是勒•柯布西耶提出的這「五要素」的具體體現,甚至可以說是最為恰當的範例,對建立和宣傳現代主義建築風格影響很大。

  薩伏伊別墅深刻地體現了現代主義建築所提倡新的建築美學原則。表現手法和建造手段的相統一,建築形體和內部功能的配合,建築形象合乎邏輯性,構圖上靈活均衡而非對稱,處理手法簡潔,體型純凈,在建築藝術中吸取視覺藝術的新成果等,這些建築設計理念啟發和影響著無數建築師。即便是到了今天,現代主義的建築仍為諸多人士所青睞。因為它代表了進步、自然和純粹,體現了建築的最本質的特點。

  作為柯布西耶建築設計生涯中最為傑出的建築作品,以後他大部分作品的設計都是以此為基點的。這個建築表面上看起來平淡無奇,沒有什麼太多的裝飾,完全不同於早期中世紀時期的建築給人的那種印象。它的外部裝飾採用白色粉刷,唯一的可以稱為裝飾部件的是那個長條形排窗,建築表面平整,形體也比較簡單;然而從不同的方向看過去,都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印象,這使建築外觀顯得甚為多變。這種不同不是刻意設計出來的,而是其實內部功能空間的外部體現。在這座建築裡面,我們可以看到現代主義建築精神的體現,包括簡單的外部裝飾和對使用功能的重視。

  薩伏伊別墅的布局、結構和體系

  薩伏伊別墅是一個完美的功能美學作品,其基地是位於普瓦西的一片的開闊地帶,中心略微隆起。地段為12英畝,宅基為矩形,長約22.5米,寬為20米,共三層。底層(柱托的架空層)三面透空,由支柱架起,內有門廳,車庫和僕人用房,是由弧形玻璃窗所包圍的開敞結構。二層有起居室、卧室、廚房、餐室、屋頂花園和一個半開敞的休息空間。三層為主卧室和屋頂花園,各層之間以螺旋形的樓梯和折形的坡道相聯,建築室內外都沒有裝飾線腳,用了一些曲線形牆體以增加變化。

  薩伏伊別墅在設計上與以往的歐洲住宅大異其趣。輪廓簡單,像一個白色的方盒子被細柱支起。水平長窗平闊舒展,外牆光潔,無任何裝飾,但光影變化豐富。別墅雖然外形簡單,但內部空間複雜,如同一個內部精巧鏤空的幾何體,又好像一架複雜的機器。該建築採用了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平面和空間布局自由,空間相互穿插,內外彼此貫通,它外觀輕巧,空間通透,裝修簡潔,與造型沉重、空間封閉、裝修繁瑣的古典豪宅形成了強烈對比。

  【薩伏伊別墅的設計特點】

  該建築在設計上主要有如下特點:

  ①模數化設計—這是柯布西耶研究數學、建築和人體比例的成果。現在這種設計方法廣為應用;

  ②簡單的裝飾風格—相對於之前人們常常使用的繁瑣複雜的裝飾方式而言的,其裝飾可以說是非常的簡單;

  ③純粹的用色—建築的外部裝飾完全採用白色,這是一個代表新鮮的、純粹的、簡單和健康的顏色;(勒•柯布西耶曾在自己的一本書中這樣寫道)

  ④開放式的室內空間設計;

  ⑤專門對傢具進行設計和製作;

  ⑥動態的、非傳統的空間組織形式—尤其使用螺旋形的樓梯和坡道來組織空間;

  ⑦屋頂花園的設計—使用繪畫和雕塑的表現技巧設計的屋頂花園;

  ⑧車庫的設計—特殊的組織交通流線的方法,使得車庫和建築完美的結合,使汽車易於停放而又不會使車流和人流交*;

  ⑨雕塑化的設計—這是勒•柯布西耶常用的設計手法,這使他的作品常常體現出一種雕塑感。

  【薩伏伊別墅的設計解讀】

  薩伏伊別墅的底層架空,使上部被托起的生活空間遠離了車流噪音和街市喧嘩——這一想法來自於柯布西耶根據年輕時參觀修道院獲得的寧靜生活體驗而形成的關於理想生活的原型(這段經歷深深地影響了柯布西耶日後包括薩伏伊別墅和馬塞公寓在內的多個建築的創作)—— 「漂浮」的結構改變了傳統的花園環繞的生活方式,同時也使柯布西耶找到了理想生活範本的物質載體。柯布西耶在早期的多個別墅設計都使用了屋頂花園概念——他認為屋頂花園是補償自然的一種方法,「意圖是恢復被房屋佔去的地面」。

  柯布西耶還強調利用牆體或隔斷靈活地分割空間,他認為住戶應該可以按自身需要劃分自己的居住空間——自由平面的提出——承重結構與分隔結構完全分離,能夠極大程度地實現了空間劃分的靈活性和適應性。而自由立面的提出,使得建築立面設計擺脫了新古典主義構圖原則的束縛,使得建築立面和內部功能的配合更加合乎邏輯,也讓T•Pormee所言之「從不同角度看都會獲得不同印象」得以實現——這樣的印象並不是刻意和矯揉造作的,而是別墅內部狀況的外部呈現。橫向長窗則是為了讓房間獲得充足的光線和室外景觀。

  在《論建築學與城市主義現狀》中,柯布西耶坦然承認了薩伏伊別墅的「逼迫性古典主義」傾向——「住戶來到這裡,是因為這裡的粗獷的田野景色與農村生活相互呼應」,他們可以從jardin suspendu或者條形窗的四個朝向居高臨下地觀察到整個區域,他們的家庭生活被安插在一個維吉爾式的夢境之中。」

  薩伏伊別墅的幾何構圖同樣是有古典意味的。如果我們將它與帕拉迪奧的羅湯達別墅進行比較,可以看到:矩形(近似正方形)平面、底層的U型布局和位於建築南北向中軸線上的坡道可以視為對羅湯達別墅的集中化、中心性和雙軸線的隱喻。道格拉斯•格拉夫曾用圖解法來分析薩伏伊別墅與文藝復興時期別墅之關聯——把薩伏伊別墅平面從入口南北向切開,以坡道中線為邊界將平面的西部分開,將分開的各個部分都向各自的方向推,把U形平面還原——薩伏伊別墅的幾何構圖可以通過變形還原的方式變為文藝復興時期別墅的幾何構圖。不僅如此,薩伏伊別墅中建築與環境的關係同樣可以視為傳統花園與建築在空間中的咬合。然而,古典構圖的對稱性和中心性在薩伏伊別墅中動態的樓梯和坡道所化解,並隨著人的運動擴散到屋頂花園與粗獷的田野景色所形成的「維吉爾式的夢境之中」。

  如果對薩伏伊別墅和帕提農神廟的立面進行比較讀解,我們同樣可以發現前者有著古典意味的隱喻:堅實的基座、保持著黃金比例的中部和開放的頂部;底層的支柱與建築的透視關係可以看作帕提農神廟的視覺變形。然而在薩伏伊別墅里,古典主義的三段式已經結合了具有現代性的簡約。斐迪亞斯採用了自然的形式表現其特質,而柯布西耶則用對機械化產品的歌頌來表現他所在年代的時代特徵。帕提農神廟和薩伏伊別墅的共同之處正是在於比例和秩序之美。「建築師通過使一些形式有序化,實現了一種秩序……他以他創造的協調,在我們心裡喚起深刻的共鳴,他給了我們衡量一個被認為跟世界的秩序相一致的秩序的標準,他決定了我們思想和心靈的各種運動;這時我們感覺到了美。」

  勒•柯布西耶還寫到:「當我們在1920年創辦《新精神》雜誌時,我們就給予居住以基本的重要性。我稱之為一個「居住的機器」,因而要求從其中獲得一個完美清晰的解答。這一意義深遠的綱要恢復了人在建築學中的中心地位。我從未對這一表達感到遺憾,無論是在巴黎還是在美國——在美國,機器就是國王。字典告訴我們「機器(machine)」這個單詞源於拉丁文和希臘文,原意是「技能(artifice)」和「裝置(device)」,「一個建造以用於產生某種特定結果的工具」。「裝置」這個詞把問題表述得很清楚,就是指控制日益危險的狀況並從中創造出充分且必要的生活構架。經由藝術這一媒介,並致力於人類的幸福,我們就有力量通過提升我們的生活而使其充滿光明。」同時,勒•柯布西耶也闡述了他對居住空間的看法:「在你的卧房、客廳和廚房需要空白的牆面,嵌入式傢具取代價格昂貴的傢具……需要隱蔽或散射光源,需要一個真空吸塵器,只需買一些實用的傢具而不是裝飾性的。如果你想看看什麼是低級的品味,去那些富人家裡走走即可。牆上掛上一些純粹的繪畫作品,但要佳作。」

  柯布西耶的這一看法在其緊接著的薩伏伊別墅設計中全部得以實現。薩伏伊別墅幾乎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僅用了白色的粉刷牆面,柯布西耶說白色是新鮮、純粹、簡單和健康的顏色;開敞、明亮的室內也沒有多餘的裝飾物,只有Thonet的彎木椅和廉價的、在任何地方都儘可能使用的嵌入式傢具。柯布西耶使用動態的、開放的、非傳統的空間句法,尤其是螺旋形的樓梯和折形的坡道來組織空間——在這裡,空間成為了建築的主角。動態的室內外空間,在傳統空間的三維度上增添了人在其中連續位移而產生的時間因素(第四維度),使建築空間呈現出更多的變化。吉迪翁(Sigfried Giedion)將薩伏伊別墅作為「空間——時間」營造的典範,指出其中蘊涵的豐富的空間效果、視點轉變以及對時間性的反映。使用廉價的材料,拋棄多餘的裝飾,純粹用建築自身的元素來塑造豐富的空間,這不僅是順應了當時社會貧困的經濟狀況,也是早期現代主義建築重視功能和空間、反對附加裝飾的設計思想的反映。然而純粹的薩伏伊別墅深刻地體現了現代建築所提倡新的美學原則——建築形體和內部功能的結合,建築形象的邏輯,構圖的法則,比例和秩序之美……薩伏伊別墅和它的設計思想至今仍激勵和影響著無數的建築師,成為他們設計的源泉,因為它體現了建築的最本質的特點——一種富有生命力的創造。
薩沃伊公國

  目前網上很少有關於薩沃伊公國介紹

  下面是帝國時代2征服者MOD:騎士時代 中英語介紹

  savoy (~1000-1714)

  The county of Savoy is largely forgotten today, but in the past it was an important territory. It turned from a county into a duchy, and from a duchy into a kingdom. Located partly on the western Alps, it held a pivotal position in western European politics and military, with a foothold in Imperial, French and Italian lands. In this article we will briefly outline the medieval history of this no longer existing country.

  Savoy was born when the king of Burgundy, Rudolph III, granted territories on the Italian half of the Alps to Umberto Biancamano in 1003.Shortly after this, the kingdom of Burgundy was incorporated into the Holy Roman Empire, but the Emperors never spent much time on Savoy, allowing it to become a semi-independent state.

  Amadeus III made large additions to the county of Savoy, and improved ties with France. He actually went on crusade with King Louis VII of France. With the power of the Empire waning, French interest and influence into Savoyard territories increased; however, it would take several centurie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article before the majority of Savoyard lands became incorporated into France.

  It was Tommaso I who conquered the Vaud, a territory part of modern day Switzerland, thus increasing the Savoyard hold over the Alps. Tommaso was a conqueror in more than one aspect: he ambushed the wife-to-be of French King Philip II and married her himself!

  With the Alps secure and a foothold on both sides of it, Savoy's influence was extensive. Their control of the Alps allowed them to prevent the ever-popular Italian mercenaries from reaching their masters, and they could also set tolls on the trade across the mountains. This powerful position was rewarded politically when the county of Savoy was elevated to a duchy in 1416. Shortly thereafter the dukes of Savoy acquired a piece of cloth that would outlast the duchy: the Turin Shroud.

  During the 1470s, Savoy became a puppet-state of Charles the Bold, Duke of Burgundy. His attempt to incorporate the duchy into his own territories was prevented when the Swiss delivered a severe blow to the Burgundians at the battle of Murten, causing the Savoyards to rebel successfully. However, the vital Vaud territories were conquered by the Swiss, and still form part of Switzerland today. The rest of Savoy has been split up between France and Italy since.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