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藍十三姬,彩雲國物語小說中藍家的第十三位公主,相貌標緻,為司馬家養女。是藍雪那等三人、藍楸瑛和藍龍蓮的同父異母妹妹。

1 藍十三姬 -人物簡介

藍十三姬藍十三姬

藍十三姬(cv:豊口 めぐみ),彩雲國物語小說11卷出場,藍家的第十三位公主,相貌標緻,為司馬家養女。是藍雪那等三人、藍楸瑛和藍龍蓮的同父異母妹妹。性格豪爽,只對與武術,馬術感興趣。被迅稱為「螢」,因為迅覺得她是個螢火蟲般的女子。為了初戀也是最深愛的司馬迅而答應三位宗主哥哥,嫁給彩雲國皇帝紫劉輝或靜蘭,考驗他對於彩八家的態度。與藍楸瑛之間擁有深厚的感情,對於紫劉輝更是有著莫名的溫柔與安慰,和紅秀麗氣質十分相似,但是只有劉輝一人認為她們並不相象,因為秀麗是秀麗,十三是十三。她與秀麗之間關係很好,昵稱秀麗為小秀麗。在彩雲國物語TV的第二季28集中隆重登場,「在王與茈靜蘭之間選擇」。大家期待著她與茈靜蘭的摩擦和精彩的表現.....   

十三姬13歲的時候險些被迅的父親XXOO,訊也因此殺了父親,背負上「十大罪」被判死刑,因此十三為了救他才答應哥哥們的約定。在小說12卷中含淚與迅劃清界限,並親手剪碎了她為迅作的眼罩,並作為宮女長而非妃子回宮(劉輝可真能逃);現接替縹珠翠成為宮廷首席女官,與劉輝的關係有所發展,被秀麗認為是可以代替自己陪在劉輝身邊的人。第二季最後一集(動畫版)說到劉輝和秀麗的賭,其中有講到劉輝將娶十三姬。

2 藍十三姬 -小說出場

那個男人為了她,逐一捨棄了最為珍貴的東西。   
他捨棄了很多,多到她根本無法作出補償。而這些,都被交到了她的手中。   
她的幸福,全都建立在男人的犧牲上。   
她有很多機會讓自己發現,其實對於他而言,自己不過是個凶星而已。   
……但她裝作不曾在意的樣子,直到他終於為了她失去了所有。   
在母親逝世的時候,她第一次見到那男人。   
察覺到危險的母親,將年僅三歲的她藏進壁櫥里。透過壁櫥的小小縫隙,她親眼目睹了母親被殺的場面。在一切都結束之後,她哆哆嗦嗦地爬了過去,守在母親慘不忍睹的屍骸邊。   
就這樣,在太陽三起三落之後的夜晚,他來了。   
「……你是十三姬?」   
那時,她眼中的他就像個鬼。   
靜靜出現在黑暗中的少年,有著一身她從未見過的褐色肌膚。   
她伸開雙手將屍體護在身後,死死瞪著鬼。   
「別過來。」   
鬼見狀,將就要邁出的腿收了回去。   
她鬆了口氣,卻見鬼沒有離開,而是就這樣坐了下來。   
二人就這樣面對面,太陽又是三起三落,夜晚降臨了。   
一言不發的鬼在那時終於開了口。   
「我要怎麼做你才能讓我過去?」   
事後想來,如果就那樣再堅持哪怕一晚,毫無疑問她是死定了的。   
第六天,她在聽了他的話后獃獃地回頭看了看母親。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就令她那麼疲憊,顫抖得那樣厲害。她很想就這樣閉上眼睛睡過去,但她拚命忍住了。她不能讓鬼對母親施暴。   
母親曾經溫柔注視著她的雙眼被挖去了,只剩兩個空空的眼窩。   
母親漂亮的雙眼到哪裡去了……?現在她一定什麼都看不見,在黑暗中擔驚受怕吧。   
想到這裡,她忽然輕輕開了口。   
「……把你的眼睛給我,就讓你過來。」   
鬼沒有遲疑。   
「好,我給。」   
隨後,他真的把短刀刺進了自己的右眼。   
看著鮮血從鬼的右眼汩汩流下,她驚呆了。   
當鬼就要將利刃刺入左眼時,她踉踉蹌蹌地撲了過去。   
「住手!對不起,對不起,原來你不是鬼啊。」   
當時他只有十一歲。她在近距離注視著他的眼睛,他的目光清澈卻又帶著一絲說不清的陰鬱,所以從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她都覺得他是個成熟的大人。   
「……我是來接你的,走吧,藍家十三姬。我叫迅,司馬迅。」   
就這樣,他為了她,一開始便失去了右眼。   
在過了十年之後,她才知道當時其實他是奉命為殺自己而來的。   
因為失去右眼,他被認為不適合成為司馬家下代統領而被廢除了嫡系繼承人的名號。而又因為他違背命令將她帶了回去,使得原本就不怎麼願意見他的父親更加厭惡他。   
但對這一切,迅只是一笑而過。   
「這些都無所謂,反正我本來就不是當什麼統領的料。」   
收留了處境艱難的二人的,是迅的祖父,也是前司馬家統領,曾與宋隼凱並稱擁有一騎當千之力的藍家守護者,司馬龍。他讓出了一家之主的地位,離開本邸隱居了起來。在他的宅中,她
  在近處觀看迅和楸瑛真刀真槍的比試
學習武藝、禮節、兵法和乘騎,同時也受到了藍家千金應該受到的貴族教育。她被作為司馬家養女嚴格地撫養著。   
雖然有許多武者聚集在智勇雙全的名將?司馬龍身邊,但其中還得數單眼卻精悍的司馬迅與十三姬優雅美貌的異母兄長?藍楸瑛這一異色組合最為引人注目。   
她有三件最喜歡的事情,第三件就是三人一起度過的時光,第二件則是在近處觀看迅和
  三人在一起的美好時光
楸瑛真刀真槍的比試。   
在這時而平靜時而喧囂的季節輪迴中的某天,迅忽然說了一句。   
「螢,滿十六歲就嫁給我。」   
她認為他在說笑,因為當時他們正在努力地清掃馬糞。   
「啊——好啊好啊,這樣的話你就成了楸瑛哥哥的妹夫,哥哥可以興沖沖地讓你喊他哥哥了。」   
「哇,別提這個,我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忘了這件事的。」   
「其實你和我結婚也撈不到任何好處啊,如果想要入贅藍家的話,不要因為圖輕鬆而對我出手,找比我年長的姐姐們吧,說不定努力一下真的能成功哦。」   
「聽好了螢,我是說如果要取妻的話,我只娶你。」   
那時她吃了一驚,光是掩飾心中的動搖就已經竭盡了全力。比起喜悅,其實她更是對於為什麼他能如此隨意就說出這種話而感到不滿,還對於自己送他的那條金絲刺繡的眼罩此刻看上去是那樣帥氣而感到不滿……不管什麼時候,這男人說話的語氣都帶著「這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感覺。在因為她而失去了右眼,以及被廢除繼承人名號的時候也是同樣。   
……是的,從那時開始,她就已經明白,為了她,他捨棄了多少重要的東西。雖然很開心,但也有躊躇。只是她無法乾脆地拒絕,只得選擇婉言相拒。   
「這不是一個二十歲的男人應該對十二歲孩子說的話。你不如去九彩江把臉洗乾淨再回來。」   
「我明白了,那等我回來之後你得回答我啊。不許逃,螢,逃了我也會追的。」   
「等等,難道你真的打算去九彩江!?你傻了吧!」   
「當然啦——因為我是認真的。」   
只要他用那隻僅剩的眼睛注視,她就會認輸。   
……因為喜歡他,所以她很高興他會這樣說,所以她答應了。   
「……那麼,如果到了十六歲還沒有遇到比你更好的男人的話,我願意考慮。」   
迅笑了。   
當然不可能有了。聽見他聲音中充滿的自信,她心很痛。   
那天晚上,十三姬獨自一人傷心落淚。她第一次意識到,或許自己能為迅做些什麼。   
用一輩子來一點點償還迅給自己的東西吧。自己成為他的眼睛,二人彼此支撐,時而會有些爭執,與藍家和司馬家無關,兩個人得到屬於他們的幸福。   
從那之後,十三姬開始努力補習自己不擅長的裁縫和做飯洗衣,帶著一顆女兒心,她還開始注意起了皮膚的保養。見不到一年就有了驚人變化、變得成熟而又美麗的她,哥哥藍楸瑛不禁瞠目結舌,然後笑著祝她幸福。   
……但這一願望,是不可能實現了。   
在十三姬眼前,男人突然瞪大了眼睛,被從胸口刺出的利刃奪取了生命。   
下一個瞬間,十三姬蒼白的面容就被從男人身上噴出的鮮血染得通紅。   
從背後發出的一擊貫穿了男人的心臟。而將倒向十三姬的男人一腳踹開的,是表情冰冷而陌生的迅。   
(迅,我最喜歡你叫我螢了。)   
但只有那時,她聽了想哭。   
「螢……螢,抱歉,對不起。」   
不要道歉,別再說了,我不想聽……
  司馬迅為螢弒父
「我不能娶你了。」   
他還是沒有說出,我們一起逃跑,這句話。   
冰冷的表情只維持了一瞬,迅便恢復了原來的神態。高傲而純凈,無論她怎樣懇求,他也不會從所犯的罪孽中逃跑。   
迅抱緊了在他懷中痛哭的她,撫摸著她的背脊。   
「……喂,螢,就算沒有比我更好的男人,你也不要絕望,好好活下去。」   
他用令人難忘的,有些為難的語氣說道。   
溫柔的大手,在這個總是保護著自己的懷中,十三姬哭泣著。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除了從最愛的男人身上奪走些什麼之外,什麼都做不了呢?   
迅給了自己一切,但為什麼自己從頭到尾都……   
「螢,別誤會了,我不是為了我自己……當個好女人吧。」   
留下的,只有一如既往的笑容以及一個輕輕的,最初也是最後的吻。   
……迅消失在了十三姬面前。   
——弒父。   
這是十大罪之一。就算是王孫貴族犯了這條罪,也逃不了死刑。   
司馬一族是不會放過令高傲的司馬家蒙羞的他。他被一族驅逐,名字也被從族譜中抹去。曾被稱讚為名將?司馬龍的繼承人、即將與藍楸瑛共同擔負起藍家未來的雙璧之一的司馬迅,先是失去了右眼,接著是地位,最後連尊嚴、名譽甚至姓名都失去了,只剩下一個弒父兇手的污名。而這一切,都是十三姬奪走的。   
……十三姬明白。   
不管有什麼理由,迅都不會原諒殺死父親的自己。如果萬分之一——不,百萬分之一的可能,藍家用家族的力量來扭曲法律,救了迅,迅也不會開心。他無法再回司馬家……甚至不可能再次出現在十三姬面前。他不願苟延殘喘。   
明白這些之後,十三姬前往藍家見了身為家主的三名兄長,跪在地上以額貼地鄭重情願道。   
不管用怎樣的方式,不管用什麼代價,就算自己會被迅蔑視一輩子。   
——請保住那人一條性命。   
——與訊的相識到相愛   這個時候砰的一聲,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子欺負我哥哥?即使你曾經貴為公子殿下,可現在也不過是一般庶民不是嗎。就不能對哥哥他多一點敬意嗎?說話的方式會不會太過居高臨下了?而且楸瑛哥哥他從小時候開始就是個軟弱又粗心的人,即使是不能逃避的事情也一定會逃啊逃啊逃啊逃啊,逃到沒地方逃了才無可奈何地面對。他就是這種性格,不可能那麼簡單就改變的啦。你不也對自己喜歡的女孩相處了十年遲遲不肯告白,一直保持著不清不楚的關係么?這個跟他也是一樣的啦,你覺得自己有資格正氣凜然的向他說教么?」   
走進來的是一位身穿旅行裝束的少女,她伸手把頭上擋風用的頭巾一下子拉倒腦後。   
看到少女的臉后,楸瑛和靜蘭都不禁倒吸一口氣。   
楸瑛看到進來的少女之後不禁驚呆了。   
「十三姬……嗎?」   
「沒錯,進入了貴陽之後經常在路上被人認錯,所以我把臉遮起來了。」   
少女想起了剛才碰到的秀麗,的確,這樣的話被人錯認也是難怪。   
楸瑛也不由的從頭到腳打量起這個已經許久未見的同父異母的妹妹來……他不禁驚愕了。   
「……背影簡直一模一樣啊。臉形長相雖然不太象,但是氣質實在太相似了。不過胸部的大小不一樣就是了。長大了呢,十三姬。」 「……哥哥你就會看這種地方嗎?不過算了。這麼說來因為胸部的大小被人發覺不是她的機率也的確很高……」   
如果光是論外貌的話,妹妹看上去要漂亮好幾級,但如果被汗水和沙塵弄得臉上像花面貓似的樣子也算得上去的話……   
「看來你想跟哥哥說的話也已經說完了吧?沒事的話就麻煩出去。不好意思,我們兩個想單獨聊的話題可是多得要命呢,現在沒時間招呼你。」   
「……的確,我想說的都已經說完了。那麼,我先告辭,失禮了。」   
——靜蘭走出房間之後,楸瑛滿臉驚訝地注視著妹妹。   
「……你竟然敢對靜蘭說那種話啊。」   
「基本上我不喜歡臉蛋漂亮的男人,因為太多人的性格都差勁,那個男人的性格也不好惹。一般來說,不管對方是誰,竟敢這樣子對哥哥你窮追猛打,我怎麼能給他好臉色看。即使他所說的話徹頭徹尾都正確和我內心所想的一模一樣沒有半點虛詞也不行。因為我覺得藍家的五位哥哥中最人模人樣的就是楸瑛哥哥你了。」   
「……我說,十三姬,其實我從剛才就覺得——你對我說的話不見得好聽多少啊……對了,怎麼不見你的護衛?」   
「就是啊——都忘了在什麼地方走散了啊——」   
「還有,我聽說你在路上曾經追擊盜賊然後還黑吃黑把贓款吞掉了?」   
「既能懲治壞人又能得到鄰近村民的感謝,還能賺些盤纏,簡直一石三鳥呢。」   
「十三姬!」   
「沒事沒事。一個人對付不了的我就用馬把他踢倒,然後交給路過的正義使者,自己一個人逃出來。這麼說來最近騎馬技術差的男人還真是多啊,真是的,不好好鍛煉怎麼行呢——」   
「有多少個男人的馬術能夠跟得上你啊!你難道不知道自己——」   
楸瑛說到這裡突然打住了。   
「……不好意思。」   
「沒關係啦,不要露出那麼苦澀的表情嘛。比起這個,剛才聽你們說話的時候——」   
十三姬沒有脫下旅行裝束意思,瞄了同父異母的哥哥一眼后說道:   
「……似乎你沒有跟那個前任公子大人說過那件事呢。我聽三位哥哥說的是『進入陛下後宮』和『嫁給茈靜蘭』,兩者二選其一喔。」   
「我沒有考慮過後面那種情況。」   
「啊呀,那麼能不能告訴我理由?」   
「我完全不覺得你嫁給茈靜蘭會幸福,而且更不願意的是讓他當我的妹夫,死也不行。今天我再一次認識到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只有這個我絕對敬謝不敏。有個龍蓮這樣的弟弟人生已經夠多災多難了,我不打算親手選擇未來一片黑暗的人生。」   
---彩雲國物語小說11卷編輯本段他人評價
  雖然不顧別人感受這一點還是一點點也沒有變,可是這個妹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古今東西無所不曉,是個名副其實的才女,跟秀麗比起來自然是一點也不遜色。性格上雖然比秀麗要淡泊一些,但決不至於感情冷淡。 
——藍楸瑛   
為什麼這位小姐會這樣子不拘小節的呢——   
—— 紅秀麗   
徹底地把人家的話當真,這一點也跟劉輝有點相像   
—— 紅秀麗   
雪那他們非常寵愛這個妹妹,所以才會將她送到國王身邊。無論發生什麼。她都能夠毫無問題的克服,就像他們三人一樣。   
——藍雪那   
螢也是一樣。雖然她也有著絕對稱不上幸福的人生,但是無論遇到怎樣的困難也執著地前進,猶如螢火蟲一般拚命地在水畔發出美麗的光輝。   
——司馬訊

3 藍十三姬 -CP

司馬迅-藍十三姬(迅十三)   
茈靜蘭-藍十三姬(靜十三)   
李絳攸-藍十三姬(絳十三)   
紫劉輝-藍十三姬(輝十三) 

 

上一篇[復古禮服]    下一篇 [Bjarne Stroustrup]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