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藍田縣丞廳壁記

標籤: 暫無標籤

《藍田縣丞廳壁記》是唐代文學家韓愈的一篇散文。文章主要描寫的是當時縣丞一職,有職無權,形同虛設,還要受到吏胥的欺凌,只能低首下氣,使有才能有抱負的人居此亦無所作為,並以崔斯立任藍田縣丞的種種境遇為例盡情刻畫,含有深刻的諷刺意味。韓愈代崔斯立發出不平之鳴,以期引起朝廷對這類事情的注意。

1 藍田縣丞廳壁記 -古文簡介

藍田縣丞廳壁記

韓愈



原文:庭有老槐四行,南牆鉅竹千挺,儼立若相持,水 循除鳴。
丞之職所以貳令,於一邑無所不當問。其下主簿、尉,主簿、尉乃有分職。丞位高而逼,倒以嫌不可否事。文書行,吏抱成案詣丞。卷其前,鉗以左手,右手摘紙尾,雁鶩行以進,平立,睨丞曰:「當署。」丞涉筆佔位署 ,惟謹。目吏,問:「可不可?」吏曰:「得。」則退。不敢略省,漫不知何事。官雖尊,力勢反出主簿、尉下。諺數慢,必曰:「丞。」至以相訾熬。丞之設,豈端使然哉!

博陵崔斯立,種學績文,以蓄其有,泓涵演迤,日大以肆。貞元初,挾其能,戰藝於京師,再進再屈千人。元和初,以前大理評事言得失黜官,再轉而為丞茲邑。始至,喟然曰:「官無卑,顧材不足塞職。」既噤不得施用。又喟然曰:「丞哉!丞哉!余不負丞,而丞負余。」則盡 去牙角,一躡故跡,破崖岸而為之。」

丞廳故有記,壞陋污水可讀。斯立易桷與瓦,墁治壁悉書前任人名氏。庭有老槐四行,南牆鉅竹千挺,儼立若相持,水 循除鳴。斯立痛掃溉。對樹二松,日吟哦其間。有問者,輒對曰:「余方有公事,子姑去。」考功郎中、知制誥韓愈記。

2 藍田縣丞廳壁記 -解題

這是一篇政治諷刺小品文。主要描寫當時縣丞一官有職無權形同虛設的現狀。發出了有才能有抱負的人被迫無所事事的感嘆。並以崔斯立任藍田縣丞的具體事例圓心詳細說明。全文筆鋒犀利流暢,氣韻生動,具有深刻的諷刺意味。

3 藍田縣丞廳壁記 -註釋

 
  [1]丞:縣丞。貳:副貳、輔佐。這裡作動詞用。令:縣令。唐代制度,京都旁的各縣稱為畿縣(藍田即為畿縣),置令一人,丞一人。[2]主薄、尉:均為縣令、縣丞之下的官職。縣署內設錄事、司功、司倉、司戶、司兵、司法、司士七司,主薄領錄事司,負諸司總責。尉主地方治安。[3]分職:分理諸司,各有專職。[4]逼(bì):同「逼」,迫近,侵迫。這一句說縣丞官位高於主薄、尉,如果真的管起來,很容易侵犯縣令的權力。[5]例以嫌不可否事:按照慣例為了避嫌疑而對公事不表示意見。[6]文書行:在傳布公文的時候。行:傳布。[7]成案:已成的案卷。公文由主管各司擬稿,經縣令最後判行,成為定案。指:到。公文經縣令簽署之後,還要縣丞副署。[8]卷其前:捲起公文的前面部分。意即吏不需要丞知道公文的內容。[9]鉗以左手:用左手夾住(捲起的部分)。鉗,用手指夾住。[10]右手摘紙尾:用右手摘出紙尾。摘,揀出某一塊地位的意思。[11]鶩(wù):鴨子。雁鶩行,斜行。[12]平立:站著。睨(nì):斜視。雁鶩行、平立、睨都是描寫吏對丞的輕蔑態度。[13]涉筆:動筆。佔位:看著應當署名的地方。[14]惟謹:很謹慎。惟,發語助詞。[15]略省:稍稍了解一下。[16]漫:茫然的樣子。[17]數:數說,列舉。慢:散慢,閑散,多餘的官。[18]訾謷(zǐáo):詆毀。[19]「丞之設」兩句:設立縣丞一職,難道本意就是如此嗎?端,本。[20]博陵:地名,在今河北蠡縣南。崔斯立:名立之,字斯立。[21]種學績文:以耕田織布為比喻,說崔斯立勤學苦練,學有根柢。績:緝麻。[22]以蓄其有:以積累學術修養。[23]泓涵演迤(yí):包孕宏深,境界廣闊。[24]日大以肆:每天都有進步,並且漸漸顯露出來。[25]貞元:唐德宗年號,785—805年。[26]戰藝:以文藝與人較量。指應試。[27]再進:崔斯立於貞元四年登進士第,六年中博學宏詞科。再屈千人:兩次戰勝眾人。底本原作「再屈於人」,出人頭地的意思。兩說皆通。此據他本。[28]元和:唐憲宗年號,806—820年。[29]大理評事:官名,掌刑法,屬大理寺,上有卿、少卿、正、丞。言得失:上疏論朝政得失。黜官:被貶官。[30]再轉:經過兩次遷謫。丞,用作動詞。[31]官無卑:官職不論大小。[32]顧:只是。塞職:稱職。[33]噤:閉口不言。[34]枿(niè)去牙角:去掉牙和角。枿,同「櫱」,絕。[35]一躡故跡:完全按照過去的樣子。躡,踩。[36]崖岸:指人的嚴竣不易親近。牙角、崖岸均喻人正直不阿,敢說敢做。「枿牙角」和「破崖岸」都是說磨掉自己的銳氣和稜角。[37]桷(jué厥):方椽。[38]墁:塗壁的工具。這裡作動詞用。[39]悉書:全部寫上。[40]梃:枚,棵。底本作「挺」,此據他本。[41]儼立:昂首挺立。[42]㶁(guō鍋):水聲。除:庭階。[43]痛掃溉:徹底洒掃。[44]吟哦:底本無「吟」字,此據他本。[45]考功郎中:官名,屬吏部,掌內外文武官吏之考課。知制誥:官名,負責起草皇帝行下的詔敕策命,一般由中書省舍人擔任。韓愈是以考功郎中兼知制誥。

4 藍田縣丞廳壁記 -譯文

 縣丞一職是用以輔佐縣令的,對於一縣的政事沒有什麼不應過問。其下是主薄、尉,主薄和尉才各有專職。縣丞的地位高於主薄、尉,逼近縣令,照例為了避嫌疑而對公事不加可否。在公文發出之前,吏胥懷抱已擬成的案卷,到丞那兒去,捲起前面的內容,用左手夾住,右手摘出紙尾簽名處,象鵝和鴨那樣搖搖擺擺地進來,直立斜視,對縣丞說:「您還要署一下名。」縣丞拿筆望著應由自己署名的位置,謹慎地簽上名字。抬頭望著小吏,問:「可以了嗎?」小吏說:「就這樣。」然後退下。縣丞不敢稍稍了解一下公文的內容,茫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官位雖較高,實權和勢力反而在主薄、尉之下。民間諺語列舉閑散多餘的官職,一定說到縣丞,甚至把丞作為相互謾罵的話。設立縣丞一職。難道本意就是如此嗎?
  博陵人崔斯立,勤學苦練,以積累學問,他的學問包容宏深,境界廣闊,每天都有長進,並且逐步顯露出來。貞元初年,他懷藏本領,在京城與人較量文藝,兩次得中,兩次折服眾人。元和初年。他任大理評事,因為上疏論朝政得失而被貶官,經過兩次遷謫,來到這裡做縣丞。剛到時,他嘆息說:「官無大小,只怕自己的能力不能稱職。」在只能閉口無言無所作為的現實面前,他又感慨地說:「丞啊,丞啊,我沒有對不起丞,丞卻對不起我!」於是完全去掉稜角,一概按照舊例,平平庸庸地去做這縣丞。
  縣丞的辦公處原來刻有一篇壁記,但房屋損壞漏水而遭污損,已無法閱讀。崔斯立為之換椽易瓦,粉刷牆壁,將前任縣丞的名氏全部寫上。庭院里有老槐四行,南牆有大竹千株,昂首挺立,好象互不相下,水聲汩汩繞庭階而鳴。斯立把廳屋裡外打掃乾淨,種上兩棵相對的松樹,每日在庭中吟詩。有人問他,他就回答說:「我正有公事,您暫請離開這裡。」考功郎中知制誥韓愈記。

名句:戰藝於京師,再進再屈千人。

生平簡介

  韓愈(七六八-八二四),字退之,南陽(今河南省孟縣)人。貞元八年(七九二)進士。唐憲宗時,曾隨同裴度平定淮西藩鎮之亂。在刑部侍郎任上,他上疏諫迎佛骨,觸怒了憲宗,被貶為潮州刺史。後於穆宗時,召為國子監祭酒,歷任京兆尹及兵部、吏部侍郎。
  他是唐代著名的散文家和重要詩人。他和柳宗元政見不和,但並未影響他們共同攜手倡導古文運動。他們反對過分追求形式的駢文,提倡散文,強調文章內容的重要性。
  韓愈時代的詩壇,已開始突破了大曆詩人的狹小天地。韓愈更是別開生面,也創建了一個新的詩歌流派。他善於用強健而有力的筆觸,驅使縱橫磅礴的氣勢,夾雜著恢奇詭譎的情趣,給詩思渲染上一層濃郁瑰麗的色彩,造成奔雷摯電的壯觀。
  另外韓詩在藝術上有「以文為詩」的特點,對後世亦有不小的影響。當然韓詩中也有追求怪誕詭譎的遊戲文字,是不足取的。著有《韓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