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藍色馬蹄蓮是一部20集電視連續劇,主演有何政軍等著名影視明星,由導演王文傑執導拍攝。

1 藍色馬蹄蓮 -影視介紹

藍色馬蹄蓮藍色馬蹄蓮
 《藍色馬蹄蓮》
片長:20 集
編劇:陳心豪
導演:王文傑
攝像:劉 飈
主要演員:何政軍 常 戎     何賽飛 蘇 岩

2 藍色馬蹄蓮 -劇情介紹

凌若風、凌若雨姐妹因父母在海關緝私行動中遭受犯罪集團伏擊成為烈士遺孤……
20集電視連續劇《藍色馬蹄蓮》劇情簡介
第一集
  碼頭上,飛速而來的海關緝私車被攔截,下車的凌劍、徐清萍夫婦被黑槍掃射。
  十年後,這對烈士的女兒凌若風和凌若雨已成為了東海市福利院院長和國資辦督察室副主任。當她們帶著母親最愛的馬蹄蓮去掃墓時,墓前竟放著一束藍色馬蹄蓮。疑惑間,福利院來電,有孩子死於傳染病。受捐贈的藥品被發現是換了標籤的過期品,孩子們接連受感染,卻苦苦查不出感染源。市長下令追查提供食品的恰威斯集團,危機卻被其總經理趙永紅---化解。
  拍賣所,恰威斯毛紡廠以極低價格被拍賣,若雨憤慨不已。工商經濟檢查大隊隊副周天宇則點出恰威斯的企業在短期內個個半死不活,繼而拍賣給私營業主的現象,肯定有內幕。若雨決定追查到底,並先從食品廠開始,趙永紅卻又搶先指示柳雲飛銷毀所有庫存。  
  又一個孩子死去,在拉開孩子咬著的棉被時,發現了感染源竟然是.......

第二集
  劣質棉事件,使韓國大宇公司終止了20萬的棉被合同。經查,劣質棉並不是恰威斯的產品,而恰威斯真正的優質棉卻規程在倉庫。若雨決定追查到底,以挽救棉被廠。
  大家懷疑恰威斯有人同不法商人相互勾結,而大豐公司的魏嘉明是假棉的貨主。若雨等人立刻出動,欲拿他歸案。另一方面打手阿德哥也奉命前往解決魏嘉明。當兩方人幾乎同時到達時,而魏嘉明卻已接到神秘人的電話,攜秘密黑賬冊聞風而逃。阿德哥向若雨等人亮出假公安證,得以脫身。韓大為和若雨險些被槍崩了腦袋,卻還蒙在鼓裡。
  在商店查假棉時,若雨眼見周天宇應柳雲飛的幾句感情話而先嚴后松,似乎見到了他的另一面。而周天宇從神秘電話中得知魏嘉明帶走黑賬冊,引起若雨的警覺。
  若雨查出給魏嘉明報信的是恰威斯後勤部長賈之光,正欲捉之,他卻已前來自首。魏嘉明終於被捕,但押解返途中,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第三集
  魏嘉明被人打死,阿德哥和司機揚長而去。假棉的追查線索旮然而斷。恰威斯向福利院補償160萬,假棉事件不了了之。
  韓大為向若雨指出聯合打假辦中有內奸,使若雨不禁想起周天宇曾說過別想在魏嘉明向上查出什麼。周天宇同柳雲飛秘密碰頭,談話之餘,柳雲飛表達了對周的感情,周天宇含混而過。周天宇又向若雨說,和韓大為一起檢查不會有結果,若雨反斥他挑撥,惱怒不已民。
  趙永紅擔心若雨的執著,決定將其引入歧途。若雨在黑賬中發現魏嘉明似同恰威斯有染,以低價向其傾銷假貨。趙永紅等卻以周天宇親自監督為憑,證明清白。在商場,打假隊發現假貨,但其恰威斯商標卻是真的。當韓大為同若雨等人到超市圍堵時,恰逢兩幫流氓為爭女友大打出手,混亂中韓大為被喬裝的阿德哥刺中腿部。警長劉志明確定這是蓄意刺殺,工商檢查隊有內應,決定找工商局錢局長一問究竟。

第四集
  韓大為受傷住院,暫由周天宇負責恰威斯專案。當打假隊要追查有著真正商標的假貨時,柳雲飛前來自首,若雨頗感疑惑。助手小微猜測周天宇因愛生恨成奸,若雨為之否認。病房內若雨甜蜜的照顧著韓大為,周天宇似含醋意的調侃了他們一番,另若雨十分憂抑。打假行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飼養場內的肥豬吃了假冒的恰威斯「豬食寶」發瘋病似的相互咬掉了尾巴,面對生產廠的狡辯,打假隊亦無可奈何。
  趙永紅故意向記者暗示了自己對恰威斯打假信心不足,令恰威斯股票一路狂泄,股民慘叫連連。又借給柳雲飛200萬,供其吸納股票,大賺一筆。
  周天宇輕慢若雨不具備「大場面遊戲」的資質,而在韓大為指點下,若雨和小微喬裝批發假恰威斯運動鞋,欲從售假的陸老闆處得到線索,怎料被柳雲飛暗中揭穿。蒙在鼓裡的兩人依計行事,得知假貨是從臨江凈水廠流出的。若雨欲同周天宇一同前去,在臨行前竟在自己的辦公室中又看見了父母墓前的藍色馬蹄蓮。

第五集
  若雨和周天宇剛到臨江的賓館,柳雲飛已在那裡為他們擺酒洗塵了,若雨滿腹狐疑地看著他們倆。韓大為在電話中勸若雨不要多猜疑,以免影響國資辦和工商的關係。愛妹心切的若風警告檢查隊勿把若雨當槍使。



作者:125.96.165.*2006-6-16 17:32 回復此發言

--------------------------------------------------------------------------------

2 20集電視連續劇《藍色馬蹄蓮》劇情簡介
  臨江杜檢查向若雨他們介紹每次突出凈水廠均撲空,越追查越是內江四起,坦言只能靠若雨他們自己。
  恰威斯本部,黨組書記鄭菱向曉微點出恰威斯問題的癥結,令曉微不寒而慄。
  若雨兩人借陸老闆名義買假,找到一窩點老闆。正在交易時警察闖入,以涉嫌團伙制假罪名將若雨倆拘捕,可即收到「很有來頭」的電話,單釋放了周天宇,將他視為上賓送溫泉泡澡,而若雨則被關進鐵窗,同賣淫女席地度夜。杜檢查將若雨保出。周天宇在回東海途中打消若雨的懷疑,兩人折返臨江,欲殺個回馬槍。
  賓館,柳雲飛正欲退房,卻驚訝地見到了趙永紅。趙永紅告訴她若雨和周天宇的行蹤,並表示她是來保護若雨,以免若雨玩掉了腦袋。

第六集
  若雨在招待所通過電話向韓大為說出對周天宇的懷疑,韓大為開解若雨,並建議她立刻在夜間去將水廠潛伏觀察。兩人才出發,趙永紅已布署凈水廠那邊要把握分寸。若雨他們很快被發現,只得奮力逃脫。杜檢查直言不諱,有人吃裡扒外,若雨和周天宇各懷心事。
  劉志明和滕麗趕來,欲護送兩人回東海。若雨回想起周天宇在整個過程中的種種疑點,決定背著他,同兩位公安再次夜控凈水廠。藤麗喬裝混上了送假貨的卡車,使若雨搞清了運輸的路線。
  回到東海,已出院的韓大為再次向若雨分析周天宇不可能是內奸,因為他還愛著若雨。若雨得知周天宇仍帶隊行動,不禁嚴肅的表示若行動再失敗,就公開要求工商局內部的打假。
  周天宇同凌家姐妹吃飯敘舊,若風要周天宇用生命保護若雨,若雨不知該怎麼回答。
  國道上,檢查車跟隨著的凈水廠的車隊無故停車,司機們扔下貨物離開,見贓不見人,行動再次失敗,若雨怒問周天宇是誰泄漏了風聲。

第七集
  若雨他們在路邊的餐館內找到了眾司機,正欲扣押這批貨,卻被當地鄉民圍堵。交通隊長、凈水廠吳廠長偕律師趕到,辨稱凈水廠只是承運恰威斯產品,同檢查隊針鋒相對,最後決定由檢查隊帶樣品回去做鑒定。不料,鑒定結果,車內並非假貨,運輸行為合法。若雨意識到中了對方的圈套,立即要求趙永紅停止發布消息,但趙卻背道而馳。
  儘管周天宇反對,若雨仍要求東海檢察院對臨江凈水廠事件立案偵查。韓大為向若雨指出恰威斯股票因一份打假成功的報而大肆反彈,令若雨領悟恰威斯上層有人刻意炒作,並又可能以此方式賄賂公職人員。
  恰威斯董事長華山成功地以投資臨江大橋取得大橋冠名權,趙永紅邀人聯手在股市托盤。
  凈水場所屬的華安集團反告東海非法檢查和恰威斯侵害名譽,而檢查隊和恰威斯此時都猜測有內奸。儘管一定會輸,大家仍堅持這場官司。

第八集
  法庭上儘管恰威斯的法律顧問李建陽和若雨為兩被告精彩辯論,但因周天宇當時驅車返回,被認為非法攔截車隊,無法力挽狂瀾,檢查隊被判賠償21萬元。若雨懷疑周天宇有故意留給對方把柄的嫌疑,公開與之翻臉。周天宇一氣之下和柳雲飛去了臨江凈水廠,柳雲飛詫異吳廠長似乎同周天宇很熟。
  為挽回敗局,韓大為帶傷歸來,巧妙地離間凈水廠司機后套出符合事實的口供,提起反訴。錢局長盛讚韓大為的精明能幹。
  趙永紅暗地同大宇公司交易,繼續履行棉被的合同,表面上任棉被廠大筆資產被註銷,轉而讓私人承包,同時安排柳雲飛接盤。若雨、鄭菱等人無可奈何。
  根據韓大為的建議,東海檢察院成功地證明了檢查隊車未攔截凈水廠車隊,反訴勝訴,撤銷處罰,眾人歡欣不已。可臨江方面卻以案發地在臨江,東海無權受理為由,堅持執行處罰。錢局長的專車被臨江法警強行扣下,幾個人被拋棄在國道上,狼狽不堪。

第九集
  柳雲飛正式接管棉被廠。同時收留了在大火中失去雙親的女孩施青青。
  韓大為的腿傷複發,又住醫院,只能由若雨和周天宇去臨江付罰款、要車。出乎意料的是周天宇受到了吳廠長恭敬的接待,並憑他一句話,賠款以2萬4千元了結。



作者:125.96.165.*2006-6-16 17:32 回復此發言

--------------------------------------------------------------------------------

4 20集電視連續劇《藍色馬蹄蓮》劇情簡介
  若雨、鄭菱等人提出是趙永紅在操縱一切的結論,請來華山。當趙永紅走進辦公室,眾人正表情嚴肅地等著她,一場正面交鋒即將開始。

第十四集
  面對眾人連珠帶炮式的發問,趙永紅胸有成竹地--辯駁,眾人也無可奈何。她又提供一份員工親友的名單,建議由此追查線索,使若雨很快查到假窩點設在臨江凈水廠辦公室。聯合打假隊決定一同開赴臨江,一舉端掉此窩點。在臨行前,若雨在韓大為收到的花束中又看見了藍色馬蹄蓮,似乎預示著行動會再次失敗。韓大為勸若雨放棄行動,而周天宇竟也在當晚致電若雨,勸她取消此行,若雨憤然不為所動。
  聯合打假隊中兩人喬裝網路公司人員,進入臨江凈水廠,用微波聲納儀探測出確有地下加工廠。當晚,打假隊出動,按抓賊抓贓的絕密計劃突出凈水廠,卻在放流水線的刻意內只看到了乒乓台,吳廠長得意地作著辯解,招呼各位,眾人悻悻而歸。大家各懷心事回到駐地研究泄密之事,檢查隊徐雲去把矛頭直指若雨,認為三次赴臨江行動都遭失敗,若雨嫌疑最大而周天宇是無辜的,若雨呆坐當場。

第十五集
  若雨同徐云云相互指責,臨江的警長也認為若雨很可疑,劉志明則提醒大家,當務之急是查明假電腦出處,而非起內江。而此時,趙永紅正和幾個老闆一同操縱著股票的漲跌,作為上次他們為恰威斯托盤的回報。股市裡,股民被套,氣氛驟然緊張。
  韓大為表示相信若雨,給她看了周天宇販假的片段,為她分析周天宇是制假團伙成員的可能性,若雨對韓大為的運籌帷幄的大將風度欽佩不已。
  鄭菱觀察私營的棉被廠,對柳雲飛大刀闊斧的改制感觸頗深。由於臨江行動再次失敗,徐云云主動到錢局長處摘下大蓋帽,錢局長則表示了對她的絕對信任。
  趙永紅欲啟動了自行車廠的破產程序,但會議上,若雨對接盤的華安公司法人代表聞文的身份提出質疑,得到了董事會和黨組的支持,趙永紅悻悻而退。
  由於黑、白兩道都在找陸文忠,聞文以保命為由,勸其投案自首。若雨在熟睡中接到了陸文忠的電話。

第十六集
  若雨連夜趕往陸經理處,警方也同時出發,而黃毛和阿德哥冒充臨江警方,搶先一步,騙得陸文忠手中的證據后,將其殺害。臨江警方詫意若雨的到來,懷疑她同此案有關。警方經勘察,認定此案是黃毛和阿德哥所為,而根據阿德哥在現場遺落的BP機里的信息,竟然查到是若雨發出的指示。劉志明和藤麗雖也有所懷疑,但仍認為若雨是無辜的,暫不採取行動。
  若雨要去臨江參加恰威斯大橋的剪綵周圍人都很擔心她,韓大為更是讓她不要離開臨江市長半步,而若風則要求周天宇保證若雨的安全。在臨江若雨的包房內,若雨驚異地發現藍色馬蹄蓮再次出現。剪綵之日藤麗到若雨的手機發出要求付款的信息,立即趕往臨江。臨江警方也證實了若雨接受賄賂的舉報,向檢察院請求逮捕令。在東海、臨江交界口的國道上,警方攔住車隊,當眾從若雨收到的大紀念品中搜出大量美鈔,即行實施逮捕。這時,藤麗趕到。

第十七集
  若雨被拘留,經審問,臨江區長也開始覺得若雨是無辜的,但一向拖拉的臨江檢察院,此次卻非常迅速地向法院提起訴訟。若風聞訊,嚴厲質問韓大為,又直闖市長辦公室,要李子淳出面要人。趙永紅趁機要求自行車廠轉制,華山未批准。
  東海市政府、黨組、警方都認為若雨被冤枉,決定先將若雨司法移交回東海,再設法營救。但臨江法院拒絕將雨若發回東海受審。臨江警長關鍵時刻出手相助,公安局長更是讓若雨用他的車繞道而行,擺脫了法警的攔截。李建陽仗義出手,為替若雨辯護積極作著準備。  
  鄭菱向趙紅出示了一份經營拍賣后恰威斯企業的原恰威斯職員名單,勸她收手,趙永紅被震動,卻不予以接受。
  法院開庭,面對種種不利於若雨的證據,李建陽進行了精彩的辯論,並以現場試驗證明了有人利用高科技技術盜用若雨手機栽贓嫁禍,收看直播的趙永紅悠然驚起。

第十八集
  庭審繼續進行。韓大為出庭作證時,情緒激動。之後,鄭菱提供了極其關鍵的證據,令若雨無罪開釋。若雨感動之餘,表示會更堅定地繼續投入檢查打假工作。慶祝會上,若雨同錢局長冰釋前嫌。
  那邊,趙永紅迅速布署將農機廠假貨儘快拋售,做好大量購買恰威斯股票的準備,也防止若雨的進一步行動。
  若雨詫異臨江方面已知道國資辦通過了國有股減持的方案,又在錢局長處瞥見周天宇詭秘地出現,遂向韓大為提出自己的懷疑,韓大為驚覺,提醒若雨,錢局長就是周天宇的後台,幕後元兇。
  周天宇去農機廠進貨,被人追殺,陷於死境,柳雲飛出手相救。若雨半夜被市委宋書記叫起,門外穿著工商制服等她的竟然是周天宇。他們在賓館門口監視趙永紅同她的情人約會,當那個情人出現時,若雨驚得目瞪口呆。

第十九集
  眼見韓大為是趙永紅的情人、真正的內奸,若雨呆若木雞。為了了解韓大為的真實面目,若雨含淚監聽兩人的談話。正當周天宇及警方苦於無證據抓韓大為時,若雨主動請命,假稱若風是藍色馬蹄蓮,欲引蛇出洞。
  聞文已聞風逃往加拿大。趙永紅饒恕了柳雲飛的背叛,並安排施青青為華安公司的接班人,然後同吳廠長等人等著警察來拘捕。
  若雨依計行事,韓大為果然上鉤,約若風在保齡球館見面。若風為了妹妹,不顧危險,泰然赴約。當阿德哥欲向若風射擊時,被監視的警方制服。而混亂中,韓大為竟被一莫名飛來保齡球擊中頭顱,當場血流滿地,昏迷不醒。
  阿德哥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而對趙永紅的審訊毫無結果,警方仍不知誰是幕後最高統帥。若雨四處尋找藍色馬蹄蓮,得知那只是人工染色的假花,對它的出現依然百思不得其解。這時,藤麗通知若雨,韓大為清醒了。

第二十集
  聯合打假會議上,工商局向大家介紹了制假集團如何將國有企業通過合法的途徑非法鯨吞的過程,眾人均感沉重和憤怒。各部門出去,將證據確鑿的違法人員一網打盡。柳雲飛因其立國表現被免於起訴。當她撞見周天宇正和若雨觸動舊情時,傷感地向周天宇道別。面對若雨和柳雲飛,周天宇內心充滿矛盾,不只如何選擇。
  由於李建陽的精彩辯護,趙永紅被判緩刑,釋放回家。若雨想起若風經常照顧住院的韓大為,又似乎同李子淳關係非同一般,突然明白了一切。若風向若雨了出示了藏在壁櫥里的藍色馬蹄蓮,並告訴若雨一個壓抑在她心頭多年,更為驚人的秘密......
  風雨的磨練更堅定了若雨把打假進行到底的決心,遠處正義的警笛再次響起......



上一篇[食言]    下一篇 [老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