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藥劑學是藥學專業的一門重要分支學科,是關於藥品的一門科學,它涉及藥品研發、製造及其配製和貯存,以及藥品特徵、純度、成分和功效的檢測。

1 藥劑學 -專業簡介

藥劑學是藥學專業的一門重要分支學科,是關於藥品的一門科學,它涉及藥品研發、製造及其配製和貯存,以及藥品特徵、純度、成分和功效的檢測。

藥劑師的法定職責就是按照規定向大眾提供藥品。有關藥品信息與收集、分析運用和傳遞轉發以及進行生理化學的藥品檢測也屬於藥劑師的職責。

另外,在學習過程中也要了解商務和專業方面的法律知識。就業前景   取得國家行醫許可(staatliche approbation)之後,藥劑學醫師大多成為開業藥劑師,或者在公共藥房擔任藥劑師。另外也有一些其他的就業機會,例如進入醫院、藥劑工業、檢測機構、聯邦國防軍任救護軍醫、公共管理機構、大學、化妝品生產行業、洗浴清潔品行業、植物保護和肥料生產行業,等等。綜合性大學的專業設置


2 藥劑學 -性質

藥劑學(Pharmaceutics)是藥學專業的一門主要專業學科。在闡明藥劑學性質之前,必須
弄清楚與藥劑學有關的常用術語。
藥物(drugs)是指能夠用於治療、預防或診斷人類和動物疾病以及對機體生理功能產生影
響的物質。藥物最基本的特徵是具有防治的活性,故在藥物研發的上游階段又稱之為活性物
質(activeingredients)。根據來源,可將藥物分為三大類:中藥與天然藥物、化學藥物和生物技
術藥物。中藥(Chineseherbaldrugs)是指在中醫理論指導下,來源於中國民間經典收載的中
藥材、中成藥和草藥等。化學藥物(chemicaldrugs),即通常所說的西藥,是通過化學合成途徑
而得到的具有治療或診斷的化合物。生物技術藥物(biotechnicalsdrugs)系指通過基因重組、
發酵、核酸合成等生物技術獲得的藥物,如細胞因子藥物、核酸疫苗、反義核酸等。
無論哪一種藥物,都不能直接應用於患者,它們在應用於臨床之前,都必須製成適合於醫
療預防應用,並對應一定給葯途徑的形式,此種形式稱之為藥物劑型(drugdosageforms,簡稱
劑型)。劑型是藥物臨床使用的最終形式,是所有基本製劑形式的集合名詞,如片劑、注射劑、
膠囊劑、粉針劑、軟膏劑、栓劑等。傳統的中藥劑型如丸、丹、膏、散,以及現代的中藥劑型如顆
粒劑、中藥飲片等也包括於劑型範疇。藥物製劑(drugpreparations,簡稱製劑)是指劑型確定
以後的具體藥物品種,例如注射用青霉素鈉、地高辛片、阿莫西林膠囊、重組人胰島素注射液、
牛黃解毒丸、銀翹解毒片等。藥物製劑具有一定的質量標準,應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
(簡稱《中國藥典》)或國家頒布的相關標準。顯而易見,在製劑中除了具有活性成分的藥物外,
還包括其他成分,這些成分統稱為輔料或賦形劑(excipients)。如在片劑中用到的填充劑、崩
解劑、粘合劑、潤滑劑等,一些液體製劑中用到的溶媒、增溶劑、助懸劑、乳化劑、pH調節劑、等
滲劑、矯味劑、防腐劑,等等。輔料必須是生理惰性的(inertia),其作用除了賦予製劑的成型和
穩定外,還有助於療效的發揮。
在明確了藥物、劑型、製劑、輔料等概念后,我們可以看出藥劑學主要具有兩方面的性質:
(一)具有工藝學的性質
工藝就是加工製造,製劑工藝就是將藥物加工製成適合於臨床需要且可以應用於患者的
製劑過程。藥劑學的基本內容是研究藥用劑型的設計原理、配製理論、工藝技術、生產環境和
設備、貯存條件、體內外質量檢測以及臨床合理應用等內容的綜合性應用科學。藥劑學是以葯
物劑型和藥物製劑為研究對象,以用藥者獲得最佳的療效為研究目的,研究一切與藥物原料加
工成製劑成品有關內容的科學。
(二)具有密切聯繫臨床醫療實踐的性質
不論是在藥廠還是在醫院藥房,各種形式的製劑最終都要應用於臨床醫療實踐,以滿足臨
床預防、治療和診斷疾病的需要。任何一種製劑從它研製開始就必須與臨床密切結合,而製劑·2·藥劑學 
的研製後期又必須要經過臨床驗證。對疾病是否有療效,具有什麼毒副作用,這就是臨床試驗
階段。經臨床證明有效后,要實現工業化生產,生產出來的製劑又要應用於臨床。若再次證明
確實有效,就能生存下去。反之,若療效不佳或無效,則被淘汰。製劑經臨床實踐得到的信息
反饋到生產實踐中,促進廠家不斷改進和提高製劑的質量。藥劑學在不斷與臨床醫療實踐相
結合的過程中,有力地推動了自身的發展。
由此可見,藥劑學是一門研究藥物劑型和藥物製劑的設計理論、處方工藝、生產技術、質量
控制和合理應用等綜合性應用技術的科學。由於藥劑學既具有原料藥物加工科學的屬性,又
必須保證生產出來的藥物製劑具有良好的理化質量和生理藥理活性,以保證臨床醫療質量,因
此它的基礎學科不像藥物化學、天然藥物化學那樣主要局限於化學學科,還與物理化學、高分
子材料學、機械原理、高等數學、計算機數學以及生理學、解剖學、病理藥理學、生物化學、臨床
藥物治療學等生命學科密切相關。隨著藥劑學和相關學科的不斷發展,逐漸形成了幾門藥劑
學的分支學科.

包括1.工業藥劑學(industrialpharmaceutics)
研究製劑工業化生產的基本理論、工藝技術、生產設備和質量管理。工業藥劑學是藥劑學
的核心,它吸收了材料科學、機械科學、粉體工程學、化學工程學等學科的理論和實踐,在新劑
型的研究、製劑的研究和開發、處方優化、生產工藝和生產技術的研究和改進以及提高產品質
量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
2.物理藥學(physicalpharmacy)
是劑型和製劑設計的理論基礎,其主要內容是應用物理化學的原理,研究和解釋藥物製造
和儲存過程中存在的現象和規律,用以指導劑型和製劑設計,推動具有普遍意義的新劑型和新
技術及其應用。它包括化學動力學、界面化學、膠體化學、流變學、結晶化學等。
3.藥用高分子材料學(polymersinpharamceutics)
闡述工業藥劑學中劑型和製劑處方中涉及的聚合物原理、物理化學特徵和各種合成或天
然的功能性聚合物及其應用,對創造新劑型、新製劑和提高製劑的質量起著重要的支撐作用和
推動作用。高分子物理、高分子化學和高分子材料工藝學是該學科的基礎。
4.生物藥劑學(biopharmaceutics)
研究藥物及其劑型在體內的吸收、分佈、代謝與排泄過程。生物藥劑學的研究對象是人,
以人為本。闡明劑型因素、用藥對象與藥效三者的關係。因此,該學科聯繫藥劑學、藥理學、生
理學以及解剖學等學科的知識和理論,對藥物新劑型、新製劑的設立,用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具有普遍指導意義。
5.藥物動力學(pharmacokinetics)
簡稱葯動學,是研究藥物及其代謝物在人體或動物體內的含量隨時間變化的過程,並用數
學模型擬合,為指導合理安全用藥、劑型和劑量設計等提供量化指標。
由此可見,藥劑學科涉及到非常龐大和具體的知識基礎,所以藥劑研製工作者必須具有比
較全面的科學知識底蘊,藥物製劑工業的先進程度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個現代工業國家的
綜合國力,在醫藥工業乃至整個國民經濟中佔有不可忽視的地位。

3 藥劑學 -分類

《中國藥典》2005年版一部(中藥)附錄收載了26種劑型,二部(化學葯)附錄收載了21種
劑型,三部(生物製品)附錄收載了13種劑型。這些劑型基本包括了目前國際市場流通與臨床所使用的常見品種,但是還沒有包括一些發展中的劑型,如脂質體、微球等。藥物劑型的種類
繁多,為了便於研究、學習和應用,有必要對劑型進行分類。劑型分類的方法目前主要有以下
幾種:
(一)按形態分類
可將劑型分為固體劑型(如散劑、丸劑、顆粒劑、膠囊劑、片劑等),半固體劑型(如軟膏劑、
糊劑等),液體劑型(如溶液劑、芳香水劑、注射劑等)和氣體劑型(如氣霧劑、吸入劑等)。一般
形態相同的劑型,在製備特點上有相似之處。如液體製劑製備時多需溶解,半固體製劑多需熔
化和研勻,固體製劑多需粉碎、混合和成型。起效時間方面以液體製劑最快,固體製劑較慢。
這種分類方式純粹是按物理外觀,因此具有直觀、明確的特點,而且對藥物製劑的設計、生
產、保存和應用都有一定的指導意義。不足之處是沒有考慮製劑的內在特點和給葯途徑。
(二)按分散系統分類
一種或幾種物質(分散相)分散於另一種物質(分散介質)所形成的系統稱為分散系統。此
法將劑型看作分散系統,以便於應用物理化學的原理說明各種劑型的特點。根據分散相和分
散介質的直徑大小及狀態特徵,可作如下分類:

1.分子型
是指藥物以分子或離子狀態均勻地分散在分散介質中形成的劑型。通常藥物分子的直徑
小於1nm,而分散介質在常溫下以液體最常見,這種劑型又稱為溶液型。溶液的分散溶媒主
要是水、乙醇、丙醇、丙二醇等藥用有機溶劑或液體分散複合溶媒。分子型的分散介質也包括
常溫下為氣體(如芳香吸入劑)或半固體(如油性藥物的凡士林軟膏等)的劑型。所有分子型的
劑型都是均相系統,屬於熱力學穩定體系。
2.膠體溶液型
膠體溶液型是指固體或高分子藥物分散在分散介質中所形成的不均勻(溶膠)或均勻的
(高分子溶液)分散系統的液體製劑。分散相的直徑在1~100nm之間。如溶膠劑、膠漿劑、塗
膜劑等。膠體溶液型製劑具有丁達爾現象等一切膠體溶液的特徵。其中,高分子膠體溶液仍
屬於均相的熱力學穩定系統,而溶膠則是非均相的熱力學不穩定體系。
3.乳狀液型
乳狀液型是指液體分散相分散在液體分散介質中組成的不均勻分散系統的液體製劑。分
散相的直徑通常在0.1~50μm之間,如乳劑、靜脈乳劑、部分滴劑、微乳等。
4.混懸液型
混懸液型劑型是指固體藥物分散在液體分散介質中組成的不均勻分散系統的液體製劑。
分散相的直徑通常在0.1~50μm之間,如洗劑、混懸劑等。
5.氣體分散型
氣體分散型劑型是指液體或固體藥物分散在氣體分散介質中形成的不均勻分散系統的制
劑,如氣霧劑、噴霧劑等。
6.固體分散型
固體分散型是指藥物與輔料混合呈固態的製劑,如散劑、丸劑、膠囊劑、片劑等。這類製劑
在藥物製劑中佔有很大的比例。
7.微粒型
微粒型的主要特點是粒徑一般為微米級(如微囊、微球、脂質體、乳劑等)或納米級(如納米

囊、納米粒、納米脂質體、亞微乳等)。因此上述提到的乳狀液型、混懸液型或固體分散型的都
可以成為微粒型。這類劑型在改變藥物體內的吸收、分佈等方面有許多有用的特徵,是近年來
大力研發的藥物靶向劑型。
按分散系統對製劑進行分類,基本上可以反映出製劑的均勻性、穩定性以及製法的要求,
但不能反映給葯途徑對劑型的要求,如混懸劑有混懸型口服液、混懸型注射液、混懸型軟膏和
混懸型滴眼劑等。同樣道理,這種分類方法也會出現一種劑型由於輔料和製法不同而屬於不
同的分散系統,如注射劑可以是溶液型,也可以是乳狀液型、混懸型或微粒型等。
(三)按給葯途徑分類
這種分類方法緊密結合臨床,能夠反映出給葯途徑對劑型製備的要求。藥物最早是採用
口服和皮膚外用,然後是注射劑,後來發展到幾乎身體上所有的各種組織或腔道部位都能用
葯,如口腔、鼻腔、呼吸道、血管、組織、皮下、直腸等。
1.口服給藥劑型
此類劑型是指藥物經胃腸道吸收后發揮療效,如溶液劑、糖漿劑、顆粒劑、膠囊劑、散劑、丸
劑、片劑等。口服給葯最簡單,但有些藥物易受胃酸破壞或肝臟代謝,引起生物利用度低的問
題。
2.注射劑
包括靜脈注射、肌內注射、皮下注射、皮內注射及穴位注射等。
3.局部組織
根據不同的用藥部位,可以細分為以下幾種:
(1)皮膚給葯 如外用溶液劑、洗劑、軟膏劑、貼劑、凝膠劑等。
(2)口腔給葯 如漱口劑、含片、舌下片劑、膜劑等。
(3)鼻腔給葯 如滴鼻劑、噴霧劑、粉霧劑等。
(4)肺部給葯 如氣霧劑、吸入劑、粉霧劑等。
(5)眼部給葯 如滴眼劑、眼膏劑、眼用凝膠、植入劑等。
(6)直腸給葯 如灌腸劑、栓劑等。
可見,按給葯途徑進行分類,會產生同一種劑型由於用藥不同而出現重複。如噴霧劑既可
以通過口腔給葯,也可以是鼻腔、皮膚或肺部給葯。又如臨床上的氯化鈉生理鹽水,可以是注
射劑,也可以是滴眼劑、滴鼻劑、灌腸劑等。因此,無法體現具體劑型的內在特點。
(四)按作用時間進行分類
有速釋(快效)、普通和緩釋、控釋製劑等。這種分類方法顯然直接反映了用藥後起效的快
慢和作用持續時間的長短,因而有利於正確用藥。這種方法無法區分劑型之間的固有屬性,如
注射劑和片劑都可以設計成速釋和緩釋產品,但兩種劑型製備工藝截然不同。
總之,藥物劑型種類繁多,劑型的分類方法也不局限於一種。但是,劑型的任何一種分類
方法都有其局限性、相對性和相容性。因此,人們習慣於採用綜合分類方法,即將不同的兩種
或更多分類方法相結合,目前更多的是以臨床用藥途徑與劑型形態相結合的原則,既能夠與臨
床用藥密切配合,又可體現出劑型的特點。

4 藥劑學 -任務


從藥物的研發過程來看,藥劑學研究的是一個藥品在被正式批准用於臨床之前的最後階
段的一部分藥學研究內容,因此藥劑學處於藥物研究的下游工作。在開始藥物製劑研究之前,

該藥物的化學結構或有效部分都已得到確證,原料的一般理化性質研究和質量控制方法也已
完成,藥效學、藥理學及毒理學等性質都已明確。如何將這些原料葯製成適宜的劑型,以優質
(安全、有效、質量可控、順應性好)的製劑應用於臨床,發揮預防、治療和診斷的作用是藥劑學
的基本任務。由於疾病有急有緩,因而對劑型的要求各不相同。如對急診患者需藥效迅速,宜
採用注射劑、氣霧劑等;有些藥物在胃腸道不穩定,例如紅霉素在胃酸中5分鐘后只剩下
3.5%的效價,硝酸甘油具有顯著的肝臟首過效應,口服生物利用度只有8%,因此這兩種藥物
都不宜按普通的口服劑型服用,前者可製成腸溶片服用,後者可採用舌下給葯;又有些藥物制
成液體製劑後由於水解而不穩定,因此宜採用固體製劑,如顆粒劑、片劑、注射用凍乾粉針等;
對於一些特殊病群的人,則劑型的設計要考慮病人的耐受性,例如普通片劑對老年和兒童吞咽
困難,因此採用口腔速崩片效果比較好;有些病人難以保證按時服用(如老年痴呆症),因此采
用經皮給葯系統比口服更能增加患者的順從性,一次用藥后能夠長時間的緩慢釋放藥物。
總之,由於臨床疾病、用藥對象、藥物和製劑的多樣性和特殊性,加之藥用輔料的種類繁
多,使得劑型的研製不像食品烹調那樣具有更多的條理性。因此,在設計劑型時除了要滿足醫
療需要外,還必須從藥物特點出發,綜合藥物的理化性質、製劑的穩定性、安全性、有效性、病人
的順從性以及生產、質量控制、運輸、貯存等各方面進行全面考慮。

包括:(一)研究藥劑學的基本理論和生產技術
藥劑學基本理論的研究對提高藥物製劑的生產技術水平,製成安全、有效、穩定的製劑具
有重要的意義。目前藥劑學已形成了一些基礎理論,如界面科學、粉體學理論、藥物穩定性理
論、藥物壓縮成型理論、固體製劑藥物釋放理論、藥物體內代謝動力學模型理論等。這些理論
來源於物理學、化學及生物學的一些基本理論,數十年來指導著藥劑學的發展和進步。例如,
用化學反應動力學的基本原理可以預測藥物製劑的有效期;利用界面科學的基本理論指導和
解決混懸液、乳狀液和其他各種微粒製劑的穩定性現象;利用相變原理製備微球、微乳等藥物
新劑型等等。可見,藥劑學基本理論的研究是一些劑型設計的基礎,而藥劑學技術是製劑成型
的保障,它們對於劑型的改進和完善,新劑型和新製劑的開發以及提高藥物製劑的產品質量都
有重要的指導作用。
(二)新劑型的設計和開發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原有的劑型和製劑已不能完全滿足人們的需要,
普通的片劑、注射劑、丸劑和溶液劑等,已很難滿足高效、長效、低毒、緩釋、控釋、定位釋放的要
求。因此,積極開發新劑型是藥劑學的一個重要任務。基於生物藥劑學、葯動學、時辰藥理學
的原理,人們把劑型的設計視作為藥物的載體設計,即藥物應用於臨床所需的載體,實際上就
是目前發展的藥物傳輸系統(DrugDeliverySystem,DDS)。DDS強調定時、定位、定量的概
念,在時控、位控和量控的指導原則下進行製劑的處方設計和工藝學研究。目前,發展中的
DDS有緩釋、控釋、靶向和自調式釋葯系統。這些新型給葯系統表現出多方面的優點,如延長
藥物在體內的作用時間,增加藥物作用的持久性,降低或減少血葯濃度的峰谷現象,增加對病
灶組織的選擇性,提高藥物的治療指數,減少毒副作用,增加病人的耐受性等等。此外,擴大原
料葯的製劑品種也是延長新藥專利保護期的有效手段。中國藥劑學的研究水平與發達國家相
比差異較大,在新劑型的設計和開發方面更為突出。因此,積極開發新劑型和新製劑在中國葯
劑學研究中(三)輔料、設備、工藝和技術的革新
輔料、製備技術和設備是構成一個理想劑型和優良製劑不可缺少的三大支柱。無論是速
崩製劑、緩控釋製劑,還是靶向製劑,首先必須選擇理想的輔料。可以說,沒有優質的輔料,就
無法實現藥劑學的發展任務。新劑型的開發更是離不開新輔料的產生。中國藥典收載了不少
藥用輔料,但遠不能適應新劑型的開發。國外已有上市的微球、脂質體的產品,但中國至今尚
無藥用級的相關輔料。此外,在產品的質量和性能方面遠不如發達國家,如中國目前主要採用
濕法制粒製備片劑,而國外多採用直接壓片,其關鍵在於所用輔料的物性。
自1969年第22屆世界衛生組織大會提出《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GMP)以來,藥品生
產設備在高效的同時如何符合GMP的要求,已成為製劑機械設備發展的前提。為了獲得對
藥品質量的更大保障和用藥安全,製藥機械和設備是向一機多用、多機聯動和高度自動控制的
方向發展。改進和研製製藥機械和設備不僅推進了新劑型的發展,而且可以提高生產效率,降
低成本。
新輔料和新設備將帶來新的工藝和新技術。例如,採用擠出滾圓機可集混合、擠壓過篩、
切割滾圓和乾燥於一體,一步製得微丸。又如固體分散體技術、球形結晶技術、環糊精飽和技
術等都在提高製劑質量或製備新型製劑方面取得了成功。
(四)整理和開發中藥現代製劑
中醫中藥有幾千年歷史,是中國的偉大文化寶庫之一。開發中藥現代製劑,不僅可以提高
中藥療效,改善中藥製劑質量,而且對提升中國中醫藥文化傳統無疑具有重大意義。明代李時
珍在《本草綱目》中共記載了11096個偏方,涉及的劑型達130多種。然而,目前在中國沿用
的劑型不到30種,絕大多數在繼承中流失或遺漏。因此,中國的藥劑工作人員今後在這方面
均有不少工作可做,除了在中醫藥理論指導下繼承、整理和發展中藥的傳統劑型,還應運用現
代科學知識大力開發中藥的新劑型,如上所述的中藥緩釋製劑和中藥靶向製劑等。
(五)製劑設計理論的推廣應用
一種良好的劑型設計必須有客觀的科學基礎。利用生物藥劑學的原理,深入開展藥物的
吸收、分佈、代謝和排泄等體內過程的研究,尋求指導製劑設計已是為人熟知的事實。在藥劑
學實驗和劑型開發的階段,如何逐步擺脫經驗式的摸索方式,減少工作的盲目性,提高工作效
率也是藥劑學的研究任務之一。近年來,除了應用正交設計、均勻設計等數學方法外,採集專
家經驗,建立製劑設計專家系統,實現劑型和製劑處方設計的計算機人工智慧化,建立人工神
經網路系統是一個非常值得探索的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5 藥劑學 -歷史

中國是有5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藥劑學是祖國醫藥寶庫的重要組成部分。藥物的起源
是與人類的起源同步的,人們在尋找食物的同時尋找到藥物,而最早的藥劑孕育階段又與葯膳
同步。明代朱權的乾坤秘韞方記載「取箭頭草直接為劑」嚼咽下,表明當時的樹葉、草、根等都
可以做為原藥劑。此外,除原藥劑,當時還有原汁劑、搗製劑、咀嚼劑等,這些是在「神農嘗百
草」在「嘗」之前的加工過程———清潔、搗碎、搗汁后產生的。如晉代范汪方記載葎草根處方,
「葛葎掘出根,挽斷,以杯於坎中承取汁」。火的起源和利用是藥物劑型發展的一個新的起點,

利用煨、烤、煅、炙、蒸、煮和燉等方法製備熟葯製劑,如動植物的熟製品、礦物的燒煉製品。最
初的藥物製劑定型以物象為基礎,如杯劑、線劑、餅劑和糕劑等。將藥物加工成一定的形狀和
大小的製劑,便於規範製劑的規格和使用劑量,這是生產力的發展和實踐的結果。直至近代,
隨著長期的醫療實踐和製藥技術設備的不斷發展,出現了更多的劑型。
中國最早有文字記載的是夏商(公元前2140~前1766年)的酒劑、湯劑。到了秦漢時期
(公元前220~公元220年),中醫藥發展到了一個重要的階段,當時文獻收載的劑型不少。
《黃帝內經》、《五十二病方》、《甲乙經》都記載了湯、丸、散、酒、膏等劑型。東漢張仲景總結了當
時醫藥的成果,編寫了《傷寒論》、《金匾要略》,裡面收載的劑型有丸、散、膏、栓、湯、糖漿、酒、醋
及滴劑等,為中國藥劑學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晉代葛洪的《肘後備急方》、唐代孫思邈的
《備急千金方》對中藥的理論、加工、劑型、標準等都有專門的論述。唐代《新修本草》是中國第
一部,也是世界最早的國家藥典。明代李時珍(1518~1593年)編著的《本草綱目》總結了16
世紀以前製藥和用藥經驗,製劑加工方法近50種,製劑輔料200多種,加工器具約90種,劑型
近130種。
古代人歸納藥物劑型的意義主要有二:第一,什麼藥物宜加工成什麼劑型,《神農本草經》
序記載「藥性有宜丸者、宜散者、宜水煎者、宜酒漬者、宜膏煎者,亦有不可入湯酒者,並隨藥性,
不得違越」;第二,什麼病宜用什麼劑型,金李杲著述「湯者盪也,去大病用之;散者散也,去急病
用之;丸者緩也,不能速去病舒緩而治之也」。總體而言,中國古代對藥劑的認識僅僅局限於醫
者、病者和民間小範圍的個人摸索和傳授,家庭式的藥劑加工,製備工具簡單,生產技術落後,
產品外觀粗糙,沒有科學的質量保證。
與中國古代藥劑學相呼應的歐洲古代藥劑學在同一時期也有迅速的發展。希臘人希波克
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460~前377年)創立的醫藥學;希臘醫藥學家格林(Galen,公元129
~199年)奠定了歐洲醫藥學基礎,創造了許多植物葯浸出製劑(稱為格林製劑),如酊劑、浸膏
劑等。19世紀西方科學和工業技術蓬勃發展,製劑加工從醫生診所、小作坊走進工業大工廠。
片劑、膠囊劑、注射劑等機械加工製劑的相繼問世,標誌著藥劑學的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自然學科的巨大進步又為藥劑學這一學科的出現奠定了理論基礎。
1847年,德國藥師莫爾(Mohr)總結了以往和當時的藥劑成果,出版了世界上第一本藥劑學教
科書《藥劑工藝學》。這標誌著藥劑學已形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

6 藥劑學 -發展

現代藥劑學的發展與其他學科發展的水平密切相關。20世紀50~70年代臨床藥理學、
葯動學和分析技術的發展和應用,使原來的從體外化學標準來評價藥物製劑轉向體內外相結
合,將藥物劑型的設計和研製推入了生物藥劑學和臨床藥劑學時代。20世紀60~80年代,高
分子材料、生物技術、電子技術、信息技術、納米技術等學科的發展和應用,大大拓寬了藥物制
劑的設計思路,使劑型的處方設計、製備工藝和臨床應用進入了系統化和科學化階段,劑型的
概念得以進一步延伸,誕生了給葯系統的概念。
從劑型的發展來看,人們把藥物劑型人為地劃分為四代:第一代是指簡單加工供口服與外
用的湯、酒、炙、條、膏、丹、丸、散劑。隨著臨床用藥的需要,給葯途徑的擴大和工業機械化與自
動化,產生了以片劑、注射劑、膠囊劑和氣霧劑等為主的第二代劑型。以後又發展到以療效僅
與體內藥物濃度有關而與給葯時間無關這一概念為基礎的第三代緩控釋劑型,它們不需要頻
繁給葯,能在較長時間內維持藥物的有效濃度。第四代劑型是以將藥物濃集於靶器官、靶組

織、靶細胞或細胞器為目的的靶向給葯系統。顯然,這種劑型提高了藥物在病灶部位的濃度,
減少在非病灶部位的分佈,所以能夠增加藥物的治療指數並降低毒副作用。
緩控釋製劑和靶向製劑已成為藥劑學研究的主流和熱點。這兩種給葯系統並非獨立,前
者側重於時控,後者強調位控,而這兩方面同時都涉及到量控。如結腸定位給葯系統,從釋葯
時間的角度考慮,屬於緩控釋製劑,而從作用部位來看則屬於靶向製劑;又如,靶向給葯系統中
的脂質體、微球等,普遍都具有緩慢釋葯的特點。
雖然緩控釋製劑和靶向製劑是未來藥物製劑的發展方向,但是在相當長時間內,第二代劑
型仍將是人們使用的主要劑型,而我們祖先以自己的智慧創造出來的第一代劑型,更需要發展
和繼承。藥劑學的初學者必須首先掌握第一、二代劑型,才能進一步學習和開發第三、四代劑
型。因此,本教材將重點介紹常規劑型的概念、特點、基本理論、生產工藝及質量控制等。
具體而言,藥劑學的發展包括以下三個方面的內容:
(一)劑型的革新
由於疾病的複雜性和藥物性質的多樣性,適合於某種疾病和某種藥物的給葯系統不一定
適合於另一種疾病和藥物,因此必須發展多種多樣的給葯系統以適應不同的需要。
1.普通劑型
片劑作為第一大劑型,其發展較其他劑型快,品種不斷擴充。按不同的用法、作用部位、崩
解時限和溶出度等,已經開發出了很多品種。《中國藥典》2005年版附錄IA片劑收錄的有含
片、舌下片、口腔貼片、咀嚼片、分散片、可溶片、泡騰片、陰道片、陰道泡騰片、緩釋片、控釋片和
腸溶片,並對每一種片劑的性狀進行了描述。這些製劑均是為了適應某些臨床用藥的特殊需
要而發展出現的。例如,90年代產生的口腔速崩片是解決部分病人的口服片劑吞咽困難,這
種片劑僅靠分泌的少量唾液(2ml)就能夠迅速崩散,適應的病人包括幼兒、重病人、老人以及
部分無法獲得飲水的群體。此外,片劑的質量不斷提高,外形、色澤、大小等外觀指標更趨完
美,溶出度、含量均勻度和生物利用度等內在質量也有了明確的指標,並不斷提高。
膠囊劑在近十年中也取得了迅速的發展。為了適應不同醫療作用和用途的需要,硬膠囊
也有速溶、泡騰、霧化、植入、緩釋、腸溶等多種用途;為解決部分素食者及過敏者的問題,開發
了不含動物明膠的膠囊;硬膠囊殼的製造工藝中除了實現計算機控制外,還應用了電子分色原
理進行調色,以保證特色和色彩的一致性;軟膠囊也設計出速溶、腸溶、緩釋、直腸和陰道用等
各種類型,其內容物也從單純的油性液體發展至水性液體、混懸液、微乳、半固體及固體粉末。
膠囊劑研究的另一個重要方面是改造明膠的處方及製備工藝,使之在各種複雜的條件下仍然
能夠保持優良穩定的外觀和形態。
除口服固體製劑外,其他劑型還有注射劑、軟膏劑、氣霧劑等均有不同發展。如常規注射
劑和液體製劑的研究進展主要是針對難溶性藥物,除了採用增溶技術外,靜脈乳劑、微乳、脂質
體、混懸劑等作為難溶性藥物的載體展現出較大的應用前景;氣霧劑的品種也不斷增多,不僅
開發出新的口腔噴霧吸入劑,也出現了許多外用的氣霧劑和鼻腔噴霧劑;既有利用拋射劑的氣
霧劑,也有粉霧劑、吸入溶液劑、噴霧劑等。
2.緩控釋給葯系統
根據釋葯的特點,緩控釋給葯系統(Sustained-releaseandControlled-releaseDrug
DeliverySystems)包括定速釋葯系統、定位釋葯系統和定時給葯系統。緩控釋給葯系統的劑
型品種很多,如片劑、膠囊、膜劑、貼劑、注射劑等;給葯途徑可以是口服,也用於其他途徑的給

葯,包括經皮、注射、眼部給葯等,如美國上市的亮丙瑞林緩釋植入劑,長達1年;日本武田藥品
工業有限公司開發的抗腫瘤葯來普隆緩釋注射劑,可以維持3個月,目前正在歐洲和美國進行
Ⅲ期臨床試驗;國外開發的「緩釋人工淚葯膜」,其維持角膜潤濕的作用由普通製劑的半小時延
長至8~24小時。
口服緩釋給葯系統的研究已突破過去幾十年的諸多限制,設計原則也發生了重要的觀念
性改變。由於製劑技術的進步,過去認為不適宜製備緩控釋製劑的藥物已被成功開發,從而進
一步提高患者用藥的依從性。例如普萘洛爾、維拉帕米等首過作用強的藥物做成了緩、控釋制
劑;硝酸甘油半衰期很短,也可製成每片2.6mg的控釋片;而安定半衰期長達32h,USP也收
載有緩釋製劑產品,卡馬西平(t1/2=36h)、非洛地平(t1/2=22h)等半衰期長的藥物做成了緩、
控釋製劑;苯氯布洛芬(劑量700mg,片重1g)等劑量大的藥物做成了緩、控釋製劑;頭孢氨苄、
頭孢克羅、慶大黴素等抗生素做成了緩、控釋製劑;可待因、嗎啡等成癮性藥物也做成了緩、控
釋製劑。此外,復方緩控釋製劑也有增加的趨勢,如復方煙酸緩釋片(洛伐他汀與煙酸)、復方
鹽酸偽麻黃鹼緩釋片(鹽酸偽麻黃鹼與鹽酸西替利嗪)、復方非洛地平緩釋片(依那普利與非洛
地平)。
目前上市的和正在研究的大多數口服緩釋系統是定速釋葯系統,這類製劑發展的另一明
顯特徵是控釋或緩釋的有效時間從每天2次用藥延長至每天1次用藥,即24小時緩釋或控釋
效果。上市的這類製劑有硝苯地平、雙氯芬酸、單硝酸異山梨酯、地爾硫卓、維拉帕米等緩釋片
劑或膠囊。
口服定位釋放給葯系統是在口腔或胃腸道適當部位長時間停留,並釋放一定量藥物,以達
增強局部治療作用或增加特殊吸收部位對藥物的吸收。口腔定位釋葯適合於口腔潰瘍、減少
肝臟首過效應、延長作用時間、增進大分子藥物的吸收等。這類產品國內外均有產品上市,如
醋酸地塞米松粘貼片(意可貼)。胃部定位釋葯利用一些相對密度小以及具有高粘性的材料,
使製劑在胃內滯留較長時間並定速釋葯。此類製劑可能受人體生理因素影響較大,在國外尚
無產品問世。定位結腸釋葯是近年來研究較多的內容。結腸釋葯對結腸疾病的治療以及增加
藥物在全腸道的吸收、提高生物利用度具有重要意義。結腸給葯也可用於蛋白質或多肽類葯
物以避免胃酸或腸道中某些酶的降解。
口服定時給葯系統又稱脈衝釋放,即根據生物時間節律特點釋放需要量的藥物。例如針
對心絞痛或哮喘常在凌晨發作特點,研究在晚間服藥而凌晨釋放的硝酸酯或茶鹼製劑。通過
調節聚合物性填料的溶蝕速度可以在預定時間釋葯,釋葯的時間根據藥物時辰動力學研究結
果確定。此外,根據某些外源性化學物質可以引起疾病的作用機制,研製受這些化學物質調控
釋葯的給葯系統是重要的研究方向。
3.靶向給葯系統
靶向給葯系統(TargetedDrugDeliverySystems),亦稱靶向製劑。一般是指經血管注射
給葯后,能將藥物有目的地傳輸至特定病灶組織或部位的給葯系統。靶向製劑是上世紀後期
醫藥領域的一個熱門課題,主要是一些微粒載體如脂質體、微球、微囊、膠團、乳劑、微乳等。經
過近半個世紀的研究,靶向製劑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績,對各種微粒載體的機制、製備方法、特
性、體內分佈和代謝規律有了比較清楚的認識,有的已經上市,如脂質體、微球。
脂質體是最受人們關注的靶向製劑。現在已有3個抗真菌藥物和2個抗癌藥物的脂質體
製劑得到批准,其他尚有十多種藥物的脂質體製劑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多年來,對脂質體在進

一步增加提高藥物療效,降低毒性,提高穩定性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並取得了顯著進展。例
如,為了延長脂質體在血液循環中的時間,減少網狀內皮系統的吞噬,開發了長循環脂質體(或
稱隱形脂質體,stealthliposomes);為了提高脂質體的穩定性,研製了前體脂質體;為了提高脂
質體的靶向性,可採用特異性的配體嫁接;等等。此外,還出現了其他特殊性能的脂質體,如
pH敏感脂質體、熱敏脂質體、陽離子脂質體、膜融合脂質體等。脂質體的給葯途徑也不斷擴
大,除靜脈注射外,脂質體製劑也可採用經皮、眼部、肺部等給葯,可以增加藥物在局部組織的
分佈。
微球(囊)也是靶向製劑中常用的載體,20世紀80年代瑞典學者首先採用變性澱粉微球
(DSM)用於暫時阻斷肝動脈血流,此後研究較多的是肝動脈化療微球。將抗腫瘤藥物包封入
微球,經血管注入並栓塞於動脈末梢,對某些中晚期癌症的治療具有一定的臨床意義。
目前對靶向部位的研究除主要的腫瘤靶向治療外,尚有腦靶向、淋巴靶向等。隨著人們對
發病機制的研究不斷深入,各種疾病的發病部位更加明確,因而對靶向製劑提出了更高的要
求。從作用部位來看,靶向製劑可以分為三級水平:第一級是靶向特定的組織或器官,如肝靶
向、肺靶向、腦靶向等;第二級是靶向某一器官或組織中的特定細胞,如肝炎、肝癌發生於肝組
織中的實質細胞而不是非實質細胞(內皮細胞、Kuffer細胞等);第三級靶向是指作用於特定
組織、特定細胞中的某一細胞器,即細胞內靶向,例如基因治療需要把反義寡核苷酸輸送至細
胞漿或將質粒輸送至細胞核。至今為止,人們對前兩級靶向的研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通過改
變微粒載體的組成、粒子大小等可實現特定組織的靶向;通過將具有特異識別細胞的配體嫁接
於載體表面上可以達到細胞的靶向;三級靶向的研究正處於起步階段。但總體而言,靶向製劑
距離臨床上廣泛應用還有很多問題需要深入研究,如質量評價和標準、體內轉運和代謝、體內
生理作用等問題。
(二)給葯途徑的擴展
除胃腸道給葯和血管內給葯外,近年來發展的局部給葯也是藥劑學研究中的熱門領域。
最早人們在身體上的某一部位用藥主要是用於局部治療,後來又發展到透過局部組織起到全
身性治療的目的。一些胃腸道不穩定、首過效應大、需要頻繁注射的藥物通過用局部給葯的途
徑有望達到提高藥物生物利用度和增加病人耐受性的目的。同一藥物,給葯途徑不同,臨床治
療效果也不同。因此,可以根據病情的實際情況,選用恰當的給葯途徑可以達到「因病治宜」的
目的。以硝酸甘油為例,口服片的起效時間為20~45分鐘,維持時間為2~6小時;而硝酸甘
油舌下粘膜給葯和透皮貼劑的起效時間分別為0.3~0.8分鐘和30~60分鐘,維持時間分別
為10~30分鐘和24小時。所以,硝酸甘油製成口腔頰含片,發揮作用快,對於心絞痛突然發
作的病人有緩解作用;而透皮貼劑發揮作用雖慢,但對於心絞痛發作具有預防作用,適合長期
給葯。此外,發展藥物的多種用藥途徑,有利於豐富劑型的品種,對於廠家而言,這是一條有效
地降低新葯開發費用和縮短研製周期的渠道。
目前,發展比較快的局部給葯主要有經皮給葯和粘膜給葯。
1.經皮給葯(TransdermalDrugDeliverySystems)
經皮給葯系統是通過貼於皮膚表面使藥物透皮吸收入血而發揮全身作用。因此,不同於
普通的外用皮膚製劑,雖然它們的共同特點都是必須透過皮膚的角質層屏障,但前者主要局限
於局部,如起消炎、止癢、治療創傷、止痛等作用,後者則主要起全身作用。所以不僅在劑型的
設計和製備工藝與外用皮膚製劑有顯著差別,而且作用特點也明顯不同。通過經皮給葯,可以

維持藥物長時間的穩定和有效,因此,經皮給葯系統也是一種緩控釋給葯系統。目前,美國已
批准10種活性成分的透皮給葯系統,集中在心血管葯、避孕藥、激素葯等。另外,至少還有40
多種用於全身性透皮傳輸的藥物正在進行評價和試驗。
2.粘膜給葯
粘膜存在於人體各腔道內,粘膜給葯系統主要包括除胃腸道以外的口腔粘膜給葯、鼻腔粘
膜給葯、肺部粘膜給葯、直腸粘膜給葯、眼部粘膜給葯和陰道粘膜給葯等。粘膜給葯普遍能夠
避免胃腸道對藥物的破壞、肝臟的首過效應以及某些藥物對胃腸道的刺激性等特點,而且具有
起效時間快的優點。生物技術藥物在疾病的治療中顯示出重要性,但這類藥物口服生物利用
度極低(不到1%),目前臨床上僅用於注射給葯,而當前對於這類藥物粘膜給葯的研究非常活
躍,如II型糖尿病人,需要長期注射胰島素,因此增加了病人的痛苦,為此,人們研製了胰島素
肺部給葯、鼻粘膜給葯、頰粘膜給葯、直腸給葯等,其中前兩種製劑已經有上市產品。
上述幾種粘膜中,口腔、鼻腔和肺部是比較有效的粘膜給葯途徑。藥物經鼻粘膜吸收,不
僅可以起局部或全身治療的作用,也能夠到達腦組織,而且鼻粘膜也是疫苗免疫的有效途徑。
口腔粘膜給葯除傳統的溶液劑、含片、咀嚼劑外,近年來發展的口腔生物粘附製劑,解決病人不
自覺的吞咽和滯留時間短的問題,在肺部給葯研究過程中,帶動了藥物的遞送裝置的開發,這
些裝置在鼻腔、口腔給葯中也得以應用,不僅使病人依從性提高,而且具有劑量準確、不易污染
等優點。
(三)新技術的發展
藥物劑型的不斷發展湧現了許多新的製劑技術。例如,在片劑的發展過程中,直接壓片技
術和薄膜包衣技術對改善片劑的質量、節約能源和勞動力作出了很大的貢獻,給生產者和患者
帶來了明顯的經濟和治療學上的效益。又如,難溶性藥物的增溶技術也不再局限於使用增溶
劑、助溶劑等,固體分散體、包合技術在增加藥物的溶解度,提高生物利用度等方面顯示出更大
的優勢。值得一提的是,21世紀興起的納米技術對製藥行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不僅靶向制
劑可以達到納米範圍(如納米脂質體、納米囊、納米乳等),而且藥物也能製成納米製劑。已有
大量事實證明,一些難溶性的藥物通過微粉技術或超微粉技術達到納米大小範圍時可以顯著
提高胃腸道吸收。
新技術的發展為藥物新劑型的研製提供了充分的物質條件。例如沒有激光技術就不可能
出現滲透泵釋葯系統,沒有核輻射技術或薄膜拉伸技術就不可能出現透皮製劑的膜孔控制滲
透系統。反之,新劑型的發展也推動了技術的不斷更新。在此,我們無法一一列舉各種新劑型
中應用的形形色色的新技術。例如,包衣膜控制、骨架片、滲透泵是緩控釋製劑常用的技術;微
囊化、脂質體技術、配體嫁接是靶向製劑常用的技術;離子導入、電穿孔、無針粉末注射是經皮
給葯中除採用吸收促進劑以外增加藥物透皮吸收的物理新技術。
生物技術的蓬勃發展為藥劑學提供了新的發展機遇。當蛋白質、多肽、糖、酶、基因不斷地
出現在治療藥物的目錄中時,發現和尋找適合這類藥物的長效、安全、患者樂於接受的治療途
徑和劑型的任務擺在了藥劑學家的面前。雖然,這方面的研究至今未有實質性的突破,但對這
類藥物的特性有了深刻的認識,例如應用晶體技術可以提高蛋白質的穩定性;採用雙水相溶劑
擴散技術減少蛋白質微球製備過程中的活性損失;聚乙二醇修飾蛋白質技術可以顯著提高蛋
白的半衰期,降低免疫原性等;微粒給葯載體和粘膜給葯途徑將是大分子藥物製劑今後的研究
發展方向。

上一篇[標·馬艾]    下一篇 [《鳳舞九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