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回天令:玉牌,雕刻著蘭草和靈芝的花紋。   薛紫夜任谷主時的規矩:憑回天令,一年只看十個病人。藥師谷一年只發出十枚回天令,只肯高價看十個病人,於是這個玉牌就成了武林里人人爭奪的免死金牌。   她死後,前任谷主廖青染重返藥王谷執掌一切,然而卻從不露面,凡事都由一個新收的弟子打點。名額也已經從十名變成了每日一名。特產  藥師谷里自釀的「笑紅塵」又是外頭少有的佳品,谷里的酒都是用藥材釀出來的,活血養肺。薛家

1 藥師谷 -簡介

規矩

  回天令:玉牌,雕刻著蘭草和靈芝的花紋。

  薛紫夜任谷主時的規矩:憑回天令,一年只看十個病人。藥師谷一年只發出十枚回天令,只肯高價看十個病人,於是這個玉牌就成了武林里人人爭奪的免死金牌。

  她死後,前任谷主廖青染重返藥王谷執掌一切,然而卻從不露面,凡事都由一個新收的弟子打點。名額也已經從十名變成了每日一名。

特產

  藥師谷里自釀的「笑紅塵」又是外頭少有的佳品,谷里的酒都是用藥材釀出來的,活血養肺。

薛家

  長安的國手薛家,是傳承了數百年的杏林名門,居於帝都,向來為皇室的御用醫生,族裡的當家人世代官居太醫院首席。然而和鼎劍閣中的墨家不同,薛家自視甚高,一貫很少和江湖人士來往,唯一的先例,只聽說百年前薛家一名女子曾替聽雪樓主診過病。

  那年,十歲的太子死了。替他看病的薛紫夜的祖父被當場廷杖至死,抄家滅門。男丁斬首,女眷流放三千里與披甲人為奴。宮廷陰謀,卻對外號稱太醫用藥有誤。伴君如伴虎,百年榮寵,一朝斷送。

外傳

  號稱賭王的軒轅三光在就醫於藥師谷時,曾和谷主比過划拳,結果大戰三天後只穿著一條褲衩被趕出了谷,據說除了十萬的診金外,還輸光了多年贏來的上百萬身家。

2 藥師谷 -《七夜雪》簡介

  跋涉千里來向你道別

  在最初和最後的雪夜

  展白為救初戀情人之子沫兒向藥師谷求醫,谷主薛紫夜不忍道出沫兒罹患絕症只得欺瞞霍展白收集奇珍異寶以充藥用,想絕其希望。

  霍為取得最後一味葯龍血珠與大光明宮殺手瞳決鬥,二人均身負重傷被薛所救。

  薛在治療過程中發現瞳是失散多年的弟弟,觸動了當年痛失愛人的傷悲,決定把瞳治好並恢復他的記憶。

  但瞳不相信薛並最終利用薛的信任奪回龍血珠,逃回大光明宮以便謀反。

  霍無意中知道薛的往事,深深觸動,卻因急於得葯匆匆返回,誰知沫兒已死無法脫身,送信給薛但薛已被大光明宮妙風使接走為教王治病。

  在赴大光明宮的路上,薛與妙風被瞳指派的殺手截住,相互扶持才僥倖逃命,妙風深為感動,並因此被破心法。

  妙水使是教王的寵侍,在瞳謀反失敗后決定推翻教王以報滅族之仇,所以利用瞳要挾薛與其合作,薛以身為瞳解毒,接受了妙水的計劃。

  教王早有預料,但仍被二人得手,臨死前毀宮以求玉石俱焚。

  妙風趕來救援卻得知妙水是其失散多年的王姐,教王並非他的救命恩人而是滅族仇人,情急中為妙水擋住教王的最後一擊身受重傷,妙水為救弟與薛付出生命。

  妙風為救薛奔赴藥師谷,卻未留住薛的性命,最終萬念俱灰,留在藥師谷學徒。

  霍與同門奔赴大光明宮,被恢復的瞳所制,被迫達成和平協議。

  二人把酒言歡,但最終還是被命運推到了對立面……

霍展白

  他本是天山派的大弟子,天資過人,年紀輕輕便成為武林中有數的頂尖好手,被南宮言其老閣主欽點入閣,成為鼎劍閣八大名劍之一。

  而十五歲起,他就單戀同門師妹秋水音,十幾年來一往情深,然而秋水音卻嫁給了鼎劍閣八大名劍的另一位:汝南徐家的徐重華。他是至情至性之人,雖然傷心欲絕,卻依然對她予取予求,甚至為她而辭去了鼎劍閣主的位置,不肯與她的夫婿爭奪。

  然而被長老們阻攔,徐重華最終未能如願入主鼎劍閣,性格偏狹激烈的他一怒之下殺傷多名提出異議的長老,叛離中原投奔魔教大光明宮。

  他奉命追捕,於西崑崙星宿海旁將其斬殺。

  從此後,更得重用。

  然而不知為何,八年來南宮老閣主幾度力邀這個年輕劍客入主鼎劍閣,卻均被婉拒。

3 藥師谷 -歷代谷主

  創始:聽雪樓系列中曾提到神醫薛家的薛青茗,當時由於沒有趕上治療蕭憶晴,人中龍鳳龍隕鳳落,薛家之女退出江湖

  ……

  唐臨夏 廖青染的師傅,原藥師穀穀主,因苦苦思索七星海棠解毒之法而吐血而死

  廖青染 薛紫夜的師父,原藥師穀穀主,衛風行的妻子

  薛紫夜 漠河藥師穀穀主,原中原被流放醫師世家薛家之女

  妙風(雅彌) 大光明宮五明子之一,教皇最親近的兩個人之一,原為樓蘭的王子,善蜜失散的弟弟,後來在薛紫夜死後拜廖青染成為藥師穀穀主

  ……

4 藥師谷 -滄月小說珍貴藥材簡介

拜月教聖湖底下的七葉明芝

  晶瑩的七葉明芝,馨香襲人。這種七葉明芝只生在極陰的地方,汲取著黃泉之水長大,不見日光,和冥靈為伍。靈鷲山雖然號稱集天地之陰氣,但也只有在聖湖底下才能尋到。然而,聖湖裡陰靈密布,惡念充盈,採摘這種靈芝更是危險重重,幾乎每一棵都要付出人命的代價。極陰之處凝聚月華成長出來的靈芝。藥性不明,不過在療傷上有相當療效。此外,以此為食還可提高功力。這只是提升靈力的葯,解不了血咒。 即便如此,也是至寶出自《彼岸花》

東海碧城山白雲宮的青鸞花

  青鸞花為碧城三寶之一,據說能解至陰之毒,天下僅此一株。向來培植於天心閣內。青鸞花被放在天心閣最高層,種在一個藍田玉的盆子里。每日清早,由師傅親自收集了承露上的露水,灌溉仙草。其實並不知道青鸞花的藥力究竟有多神奇,但是江湖傳言中,白雲宮這株靈草,卻幾有起死回生之能。

瑤草

  瑤草乃是來自中州的仙草靈藥,萬金難求,號稱可起死回生。原為中州苦艾,經慕容家秘方煉製過了,有克制雲荒上百毒的效果。

  「他將瑤草放在那笙的傷口處,拿出火石點火,灼烤著草葉的另一端——神奇的景象出現了:那片枯黃的草葉彷彿活了起來,自動捲曲,緊密地貼在了那笙臂上不斷流血的傷口處,整個草葉吸收了血,漸漸變成青色,隨後又變成深藍。

  最後,只是一個瞬間,那片瑤草忽然間憑空燃起了火,在傷口上一燒而盡!

  「哎呀!」那笙看到身體上起火,下意識的驚呼——然而話音未落,火光燃盡,瑤草化為灰燼而落。在瑤草燒過的地方,奇迹般地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疤。

  ——那樣嚴重的傷勢,居然在瞬間就被彌合!出自《鏡雙城》」可見瑤草乃至寶。

  「天闕藍蠍,性寒毒,唯瑤草可救」

  枯黃草。「慕容修將摘下一片劍狀的葉子,放在楊公泉腿上傷口附近,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縷縷黑氣彷彿浸入了草葉里,被草葉慢慢吸收,延展上去——而那枯黃的葉子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顏色先是變成嫩綠,然後變成深藍,最後忽然化成了火,一燃而盡。」

躑躅花

  躑躅花,南方山嶺本是多見,然而大都色作嫣紅。春季花開,滿山紅雲。也偶見黃色、紫色,然而,淺碧色卻是世所罕有——民間傳說中,僅見於嶺南大青山蒼茫海一帶,據說其 花性極陰,需長於幽處不能見陽光,極難成活,而種植者需為韶齡女子。

  傳聞中,淺碧躑躅花十年開一度,每次只開一花,結一籽后立刻枯死,需重頭開始栽培十年才得繼續開放。因為開放時均在滿月之夜,故又名邀月草。

  因為是一花一籽,所以數量稀少而且瀕臨滅絕,不見人世已有數十年。傳說中,淺碧躑躅花凝聚月華,是絕世良藥,幾有起死回生之力。

  雖然只是傳聞,然而,已經讓無數人對它夢寐以求。

  在嶺南一帶,人們都將淺碧躑躅花視為至寶,不惜千金購求。南疆民間教派眾多,巫蠱之道盛行,那些林立的大小教派,也將大都將其奉為神物,還往往都設有專人培植——因為擁有一朵躑躅花,就是任何教派值得誇耀的象徵。

  所以那些守護聖花的美麗女子,往往傾了一生的心力,只為看見所栽種的躑躅花能開一度,然而淺碧躑躅花何其難尋,即使尋得了,也極難養活,除了幾個幸運的,很多人終其一生也看不到花開的一天。

  那些女子,被稱為司花女侍。出自《護花鈴》

  碧落救紅塵,用的就是它。用前女友的遺物,來救未來女友.

寶珠茉莉

  挖出它、拔了根,吃掉它。吃了,會『死』。服下去後人很痛苦,馬上就會死……只是假死而已。寶珠茉莉的花根,服了下去會閉氣歇脈——一寸花根便是假死一天。出自《花鏡》。

七明芝

  出自《花鏡》,產地青嶼山崖下鬼神淵。

  「那是一片石子,白色的,上面密密麻麻排著小孔——孩子的眼睛忽然頓了一下:奇怪…這個東西、不正是她在水底海蛇出沒的甬道盡頭,看見過的發光的東西么?

  「她想問,可奇怪的是一吐出玉石子后,登時覺得胸腹間難受的要命。

  「『先含著,不能吐掉。』陡然,耳邊聽見一個陌生的聲音說話,『孩子太小,七竅里的寒氣沒有褪盡,要借七明芝鎮住才行。』」

  形狀為九曲七孔的玉石子,還有治眼疾的作用,但採集難度極大。

  「七明芝,生於臨水石崖間,葉有七孔,實堅如石,夜見其光。若食至七枚,則七孔洞然矣。」——引自清·陳淏子著《花鏡·卷五·藤蔓類》(花鏡七明芝後記)

內丹

  是顆紅色的珠子光華流轉,似乎還在微微跳躍——這是魔物修了上千年才凝成的內丹。對修習術法大有幫助。內丹還有療傷作用,音格爾毒發時,那笙就用內丹壓住了幽靈紅藫,幽靈紅藫啊,毒性劇烈,離湮就死在這種毒上。

綠萼丹

  深碧色,靈異之極的藥物,方才一沾到血肉翻卷的肌膚,血流就明顯緩了下去。出自《劍歌》

雪山綠萼蓮

  碧色的蓮花,鮮艷如生,清香襲人。產地西域。藥效不全,但有治頭痛之效。「頭痛的毛病,雪山綠萼蓮治起來最是有用。」

元菜

  凝聚了嬰兒元神的植物。當法師選定了某個尚在母胎中的嬰兒之後,就先種植元菜,每天畫符焚化之後,以符水澆灌元菜,日日不休。如此,當嬰兒瓜熟蒂落、分娩來到人世的時候,法師只要將元菜一刀割下,就能吸取最純正、毫無世俗污染的元神。《護花鈴》還有,少男少女的心口鮮血,滋補陽氣,迦若就用過。

洞庭君山絕壁的龍舌

  不見於人世已有五十年,恐怕已經絕種了吧

慕士塔格的雪罌子

  一種珍貴的藥材,可用於解毒。出自《鏡·雙城》,產地西崑崙慕士塔格峰。其實,雪嬰子該是在雲荒大陸。

  「據說雪山坡上長著雪罌子,一棵抵萬金,過來碰碰運氣好了。」楊公泉的這句話充分體現了雪嬰子的價值。

  金色,還是人形的,宛如胖胖的嬰兒。會動,淡金色的人形的塊莖扭動著,驀然發出一聲嬰兒般的叫喊。當藥用的。保存方法,「把簪子刺進雪罌子塊根——用金鎮住了,它才不會逃到土裡去」。

  藥效,炎汐受傷中了毒箭,奄奄一息,那笙給了他這個,「背後的傷口上火燒一般的刺痛已經消失了,全身裂開般的痛楚也開始緩解,雪罌子的藥力居然那麼迅速」

  十巫的毒只有雪嬰子可解。

祁連山的萬年龍血赤寒珠

  海外貴霜國的鎮國之寶,一串十八子萬年龍血赤寒珠。對常人來說,這大約不過是一顆普通珠子,但對祭司這樣修習術法的人來說,龍血珠便是至高無上的法器罷。傳說,若將此珠納於口中吞吐呼吸,輔以術法修行,便能窺得天道,若見血 ,其毒又可屠盡神鬼仙三道,可謂萬年難求。——這《博古志》上的傳說。既是葯,又是毒,威力無窮,而且性質特異,「龍血之毒,需要另一顆同樣的龍血珠來解。」

素心蘭

  有麻醉作用。出自《荒原雪》

七星海棠

  ——《藥師秘藏》上說:天下十大劇毒中,鶴頂紅、孔雀膽、墨蛛汁、腐肉膏、彩虹菌、碧蠶卵、蝮蛇涎、番木鱉、白薯芽九種,都還不是最厲害的毒物,最可怕的是七星海棠。那是先摧毀人的心腦,再摧毀人身體的毒——而且,至今完全沒有解藥!

  但其實這世間還有唯一的一種解藥,就是把毒從中毒者的身上引到自己的身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