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人們都稱賽爾蘇斯、老普林尼和瓦羅是古羅馬時期,最偉大的三個博物學家。但是關於賽爾蘇斯的一生幾乎不為人所知。人們對他與他的有名著作《藥物論》之間的確切關係也有爭議。阿爾巴特爵士曾稱他是科學拉丁文的創造者。但歷史學家對到底是他自己寫了這本書,還是他抄襲了古代最偉大的醫學書之一,有不同的看法。他到底是否是個醫生也不能確定。如果是的,他又不象是一個開業醫生。羅馬的醫學傳統是根據"自助"原則的,也就是說在羅馬社會中有這樣一種制度,各個領地中的的人生了病,由該領地的領主負責。通常在每個特定的領地中,有一些婦女或技術熟練的奴隸擔任私人的醫療者。貴族自己雖然不會去做醫療者那令人不快的奴僕工作,但是為了監督醫療實踐,他們也迫切地想掌握足夠的醫學知識。
據說賽爾蘇斯曾經寫了許多關於修辭學,哲學,法學,軍事藝術,農業和醫學方面的書,這使他成為羅馬傑出的百科全書作家之一。但是,除了醫學部分的著作留傳下來外,他其他的部分都已散失。由於他的寫作使用拉丁語,而在那個時候,拉丁語的地位較低,不象希臘語是醫學和學術界的正式語言,因此他被當時的醫學"既成體系"所忽視了,這種情況持續了有十三個世紀之久。直到1426年和1427年,人們才發現並重新複製了他的兩冊書。時機真是再湊巧不過了,《藥物論》一被發現,立即成了用新的印刷技術出版的第一本書。賽爾蘇斯的著作對文藝復興時代的學者來說,是非常純凈的拉丁語的源泉。由於這部書保存了公元一世紀的語言和醫學基本原理,《藥物論》直到大約一個世紀以前,都作為醫學界的典範。
關於賽爾蘇斯和這本書的關係,眾說紛紜。有人認為他僅僅是個彙編者,但是這部著作的質量和批判的精闢程度似乎駁斥了這種估計,另外有人猜想這部著作僅僅是從一本羅馬時代的希臘原著中翻譯過來的。還有人認為賽爾蘇斯在寫作他自己的書時,只參考了一本原著;而其他的人則認為他接觸了古代所有的,包括許多現在已經失傳的醫學著作。那些與他同時代的羅馬作者們則認為賽爾斯只不過是一個具有中等才能的人。
《藥物論》包括一篇導言和八卷正文。導言提到了80位作者,這是一篇非常有價值的古代醫學史。作者對當時墨守教條者與經驗主義者之間的對抗採取不偏不倚的態度。他排斥研究醫學科學中的不可改變的方法。
在這本書中,有關於營養學即食物對身體的作用的內容。還記載了某些帶有權威性的醫學措施,如放血,催瀉,嘔吐,推拿按摩和飢餓療法等所可能具有的危險性。作者認為雖然這些措施都是有益的,但他還是提出,只有在對特殊的病人進行仔細考慮后,才能有節制地使用這些方法。作者在書中對發燒,精神病,肺結核,黃疸病,癱瘓及其他疾病都作了有益的論述,並對風濕病人和痛風病人的飲食提出了十分詳細的建議。作者還認為,"急性病"的定義是"或者迅速使人死亡,或者迅速痊癒"。書中列出的大部分葯都是從植物中提取出來的,也有小部分是利用動物原料所製成。
賽爾蘇斯在書中強調解剖學對醫療實踐的重要性。他知道動脈中流動的是具有壓力的血液而不是空氣。一個缺乏經驗的醫生在進行靜脈放血術時,很可能造成病人的危險,因為靜脈離動脈與神經很近。書中對外科手術的描寫特別有價值,這表明了自希波克拉底以來,在這方面已經取得了相當大的進步。在記敘一些很困難的手術如剔除箭頭,切除甲狀腺腫,疝氣,白內障和截肢等手術時,他清楚地描述了當時一些可用的醫療器械。賽爾蘇斯還指出了發炎的四個主要特徵是:發熱,發紅,發腫和疼痛。
賽爾蘇斯還譴責希費羅斯和埃拉西斯特拉塔用活人來進行實驗,他是記載他們用犯人進行活體解剖的主要見證人。但是賽爾蘇斯並不完全反對用活人進行實驗,他認為意外發生的外傷事故已足夠經常地暴露出人體的內部器官。這種情況應該加以利用。醫生在維護人類健康的事業中,應該"在行善的過程中"把這種事故當作學習 "進行仁慈事業所必需的知識"的機會,而這種機會別人"不通過極其殘忍的手段是得不到的。"
賽爾蘇斯的著作中,被保存下來的雖然只有醫學方面的內容,但我們知道他打算論述其他幾門實用的學科:農業,修辭學和戰爭藝術。這樣,他實際研究的就有兩個部分是涉及到人的物質生活,兩個部分是涉及公民的社會生活的。
上一篇[植物解剖學]    下一篇 [植物新品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