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西亞地區以盛產石油而著稱。世界上最早的油井是古波斯首都蘇撒附近的阿爾利卡油井,它在2500多年前就已經開始產油。西方「史學之父」希羅多德告誡後人說:「誰要是佔有蘇撒的財富,誰就可以與宇宙鬥富」。然而,希羅多德所說的「財富」並非指石油。就讓我們帶著憧憬和好奇走近這座千年古城,揭開它的神秘面紗吧! 伊朗有一座古城,其歷史比伊朗國家的歷史還要長几千年,它就是蘇撒古城。

 


1 蘇撒 -城市歷史


    蘇撒城距今已有8000多年的歷史,大約比伊朗建立的國家要早5000多年。而在此之前,蘇撒作為伊朗土著民族埃蘭人的都城,又有2000多年之久。蘇撒是伊朗文明最早的發祥地,因此在亞洲中東地區出現了一個「怪」現象,即先有城市,後有國家。經過幾千年的發展,蘇撒城曾輝煌一時,奠定了伊朗文明發展的基石。

  關於蘇撒城的歷史,有許多奇特和神秘之處。蘇撒自古是王朝戰爭的必爭之地,因此客觀上它也充當了文明傳播的「載體」。例如在蘇撒城,亞歷山大輕而易舉的戰勝了波斯王大流士,吞併了波斯;世界上最古老的法典——巴比倫的「漢謨拉比法典」,也不是首先在巴比倫而是在蘇撒城發現的。

  1901年12月,由法國人和伊朗人組成的一支考古隊正在伊朗西南部一個名叫蘇撒的古城舊址上進行發掘工作。一天,他們發現了一塊黑色玄武石,

 

2 蘇撒 -《漢謨拉比法典》石碑



  幾天以後又發現了另外兩塊,將三塊拼合起來恰好是一個橢圓柱形的石碑。這塊石碑高2.25米,底部圓周1.9米,頂部圓周1.65米。石碑上半段刻著精緻的浮雕,古巴比倫人崇拜的太陽神沙馬什端坐在寶座上,古巴比倫王國國王漢謨拉比則恭敬地站立在它的面前,沙馬什正在將一把象徵帝王權力標誌的權標授予漢謨拉比。石碑的下半段刻著漢謨拉比制定的一部法典,是用楔形文字書寫的,其中有少數文字已被磨光。這個石碑就是著名的「漢謨拉比法典」。

  巴比倫王國的法典怎麼到了蘇撒?事情原來是這樣的。公元前3000多年前,在今天伊朗迪茲富爾西南的蘇撒盆地出現一個強大的奴隸制王國,名叫埃蘭(又譯「依蘭」),古城蘇撒就是埃蘭王國的首都。公元前1163年埃蘭人攻佔了巴比倫,順手牽羊地便把刻著漢謨拉比法典的石柱作為戰利品帶回蘇撒。埃蘭王國後來被波斯滅亡,公元前6世紀波斯帝國國王大流士上台後,又把波斯帝國的首都定在蘇撒。這個石柱法典便又落到了波斯人手中。 那麼發掘出來的圓柱正面7欄已被損壞,又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埃蘭國王打算在圓柱正面刻上自己的功績。可是,在毀去原來的字跡后,不知為什麼並沒有刻上新字。這件稀世珍寶如今收藏在巴黎的盧浮宮博物館里。圓柱上被塗毀的7欄文字,可以根據後來發現的漢謨拉比法典的泥版文書進行校補。所以,「石柱法典」仍是世界上現存的一部最古老最完整的法典。

  埃蘭古國在公元前7世紀成為一個軍事強國。為了爭奪巴比倫這一戰略要地,亞述與埃蘭戰事迭起。自公元前652年起, 亞述王率軍苦戰3年,攻佔了巴比倫,征服了阿拉伯。公元前642~前639年,亞述對埃蘭發起強大攻勢,蹂躪埃蘭各地,最後攻入蘇撒,洗劫全城。此後埃蘭淪為亞述屬地。埃蘭時期,蘇撒是兩河流域南部的經濟和文化中心,蘇撒的宮廷,在城市西北部的衛城內。這座衛城建立在由人工建造的土丘上。它背靠卡爾黑河岸,比河岸高出33米,比市內其他地方高出6米,是一座十分堅固的城市。不過,這樣堅固的城市最終也沒有能夠抵擋住亞述人的兇猛進攻。

  古波斯帝國建立之前,蘇撒就已經成為波斯人的都城。希羅多德之所以將蘇撒的財富與「宇宙」相比,也與波斯帝國的開國君主居魯士有關。居魯士自稱為「宇宙的王,偉大的王,強有力的王,巴比倫的王,……世界四方的王」。後世均稱他為「宇宙之王」,足見當時帝國的強盛。作為都城的蘇撒,必然是四方財富聚首之地,故有與「宇宙」相媲美的說法。居魯士大帝時期,蘇撒是帝國四大都城(巴比倫、帕噻波里斯、埃克巴塔那、蘇撒)之一,並開始在城內興建宮殿。居魯士帝國充分利用了埃蘭人的聰明才智,很長一段時期內繼承了埃蘭國的統治方式。這是因為埃蘭人是伊朗最有文化的民族,波斯人需要埃蘭人的才能來幫助他們管理國家。當時政府的行政官吏特別是王室經濟管理人員,幾乎都是埃蘭人,埃蘭楔形文字作為官方文字使用了上百年之久,才逐漸被阿拉米文字所取代。

  在介紹大流士時期的蘇撒王宮建築之前,有必要整體介紹一下波斯帝國建築的兼收並蓄風格。波斯人善於借鑒其他民族的思想,這種習慣用專門術語來說就是「折中主義」,這在建築領域可以一覽無餘。波斯人模仿盛行於巴比倫尼亞的凸起的平台和階梯狀的建築風格,還仿製了美索不達米亞建築中的有翼公牛、絢麗多彩的琉璃磚及其他各種裝飾色彩。不過,美索不達米亞建築中慣常採用的拱門和圓頂,卻被他們代之以埃及的圓柱和柱廊結構。此外,建築內部的布局和圓柱基座上的棕櫚和蓮花圖案,顯然也受到了埃及風格的影響。最後,波斯建築圓柱上的凹槽和柱頭下方旋渦紋不是埃及風格,而是希臘風格;所依據的不是希臘本土的建築風格,而是小亞細亞希臘城邦的建築風格。隨著亞歷山大的到來,波斯人將直接臣屬於來自希臘本土的希臘人,但希臘人也將當即開始從波斯人那裡借去不少東西。而大流士的蘇撒城正是以上風格的樣本。

    蘇撒的宮廷建築,是在大流士大帝時全面展開的,他下令建築蘇撒宮廷的命令,一直保留到現在。這個詔令用三種文字(古波斯、埃蘭和巴比倫文字)寫成,內容如下:

  「……這就是我在蘇撒城建立的宮殿。其材料來自遠方。其地基挖得很深,直達岩層。地基挖好之後,再用碎石填滿。部分地基深40埃爾(約合19米),部分深20埃爾。宮殿就建築在這個地基上。凡挖地基、填碎石、做磚坯,都是由巴比倫人完成的。

    雪松是由黎巴嫩山區運來的。亞述人把它運到巴比倫之後,卡里亞人而後愛奧尼亞人再把它由巴比倫運到蘇撒。柚木是由楗陀羅和克爾曼運來的。這裡使用的黃金是由薩地斯和巴克特里亞運來的。這裡使用的貴重青金石和光玉髓是由索格底安那運來的。這裡使用的綠松石是由花剌子模運來的。這裡使用的白銀和烏木是由埃及運來的。這裡使用的裝飾宮牆的材料是由愛奧尼亞運來的。這裡使用的象牙是由努比亞、信德、阿拉霍西亞運來的。這裡使用的石柱是由埃蘭阿比拉杜斯地方運來的。那些加工石料的戰俘是愛奧尼亞人和薩地斯人。那些製造金器的金匠是米底人和埃蘭人。那些製造木器的人是薩地斯人和埃及人。那些做磚坯的人是巴比倫人。那些裝飾宮牆的人是米底人和埃及人。

  大流士王說:在薩斯,凡是已經下令要建立的那些雄偉建築,那些雄偉建築就建成了。

  在這個短短的詔令中,提到宮廷建築使用的材料來自15個地區,從遙遠的中亞和印度,直到埃及和希臘世界。參加宮廷建築的工匠,至少有五個民族的人,這還不算運送材料的那些地方的居民。明確提到的建築材料有12種,其中多數來自遠方,只有碎石和磚坯大概是就地取材。可以說,為了建造蘇撒宮廷,大流士一世幾乎動用了當時帝國的全部人力、物力和財力 。

  蘇撒宮廷的建築工作是由巴比倫人完成的,就因為他們具有豐富的建築經驗,善於建築台基式的雄偉建築。大流士一世的宮廷,就建築在巨大的人工台基式上,面積約37500平方米,其中有110個房間、走廊和大殿,面積約20000平方米。蘇撒宮廷的全貌,今天已無從知曉。現代考古發掘證明,它的雄偉壯麗遠勝於大流士一世詔令所說的。僅大流士一世的接見大廳,面積就有10000平方米,大殿的屋頂,由6列高達20米的柱廊撐起,柱廊頂部裝飾著牛頭。根據最新發現的詔令,這個大廳使用了22個地區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才得以建成。

  在蘇撒宮廷的宮牆上,鑲嵌著精美琉璃磚淺浮雕,內容大多為王室侍衛、各種動物和神奇的怪獸。這種琉璃磚淺浮雕,就是中國古代典籍中多載的壁琉璃,它在當時是一種最高級的裝潢藝術。

  猶太人以斯貼記載了公元前483年波斯王薛西斯在蘇撒王宮舉行的一次盛宴,參加者有波斯、米底和各省的權貴、首領:「他為一切首領和大臣擺設宴席,把它榮耀的國家的富足,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觀賞了好幾日。他又為所有住在蘇撒的大小人民,在王宮的院子里擺設宴席,大吃大喝了7天。有白色、綠色、藍色的帳篷,用細麻繩、紫色繩從銀環內系在白玉石柱上。有金銀的床榻,擺在紅、白、黑、黃玉石鋪成的石地上。用黃金的器皿賜酒,器皿各不相同,御酒很多,足以顯示國王的厚意。」

  從他的描述中,我們可以看出蘇撒宮廷真可謂極盡豪華。如果他的記載屬實,那麼,薛西斯的這個宴會,可以算是世界歷史上最盛大的宴會。因為當時蘇撒宮廷大小官吏不下幾萬人,全城的老百姓少說也有幾十萬人。這麼多的人在宮廷中大吃大喝一星期,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開創了宴會史上的世界之最。

  蘇撒宮廷經過大規模擴建之後,一直是古波斯帝國的王宮。國王大部分時間住在蘇撒,政府機構也集中在這裡辦公。波斯帝國的賦稅大概也交歸蘇撒的國庫收藏。波斯帝國的稅收情況應該與當時的經濟發展有關。波斯帝國經濟的發展促成了政治上的中央集權制,而且這並不是一個單向的過程,後者的建立反過來也促進了前者的發展。為了使陸路和海路的長途貿易得以發展,帝國還建立並維護整個地區的驛道網,為商業的發展提供了便利的條件。 例如,波斯帝國修築的所謂的「御道」,從波斯灣北面的蘇撒城向西通到底格里斯河,再由此經敘利亞和小亞細亞,抵達愛琴海沿岸的以弗所,全長2470公里。沿著帝國御道賓士的政府信使構成了人類最早的「郵政制度」。今天,很少有人知曉美國郵政局的座右銘借用的就是希羅多德對波斯御道上飛馳的信使的讚詞:「無論颳風下雨,無論酷暑寒冬,無論夜色多麼朦朧,都不能阻止信使們跑完指定的路程。」在波斯帝國的「御道」上,每隔25公里設一驛站,總計有111個驛站,每個驛站附近設有旅館,備有供宮廷信使掉換的馬匹。為了確保道路的暢通無阻,沿途有護衛隊。信使們每行一至二公里便進行一次傳遞,這樣每天可行300多公里。從蘇撒到以弗所商隊走完御道的全程得化90天時間,而宮廷信使只需一星期就夠了。希臘人曾形容說,國王雖住蘇撒城,但可以吃到愛琴海的鮮魚。隨著帝國疆域的擴大,從御道上又開闢出幾條岔道,向西南通往埃及,向東南通到印度河流域。正是這種「御道」加強了東西交流,促進了雙方的經濟發展。而「御道」的最終目的地就是蘇撒城,足見其當時的經濟發展狀況非同尋常。

     由於帝國的強盛,都城的修建富麗堂皇、頗為壯觀,凸現波斯帝國中心區的富庶,因此,在希臘人眼裡,蘇撒成為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他們這才發出由衷的感嘆:「誰要是佔有蘇撒的財富,誰就可以與宇宙鬥富!」事實上,我們從一組數據中也可以看出波斯帝國重要城市的富庶情況。亞歷山大佔領行政中心蘇撒、故都帕薩家迪后,獲得了大量財富。他在波斯所掠奪的財富統計如下:薩地斯城2000塔蘭特;大馬士革城3000塔蘭特;伊薩斯城3000塔蘭特;阿柏拉城3500塔蘭特;蘇薩城40000塔蘭特;波斯波利斯城120000塔蘭特;厄克巴丹120000塔蘭特,總計白銀7千餘噸。難怪,亞歷山大在攻佔了一些城市后,遇到的最大難題是不知如何處置宮廷財富。

  波斯帝國滅亡之後,蘇撒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仍然是伊朗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並且取得了城市自治權。薩珊時期,蘇撒居民起義反抗薩珊統治,因而被薩珊國王下令毀滅。蘇撒的宮廷和居民住宅一起都被化為瓦礫,掩埋在黃土之下,直至近代才被西方考古學家發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