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魯支語錄

  蘇魯支語錄

蘇魯支即查拉圖斯特拉。
《蘇魯支語錄》即《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尼采的一部主要著作,便是這《蘇魯支語錄》,甚為魯迅所欣賞。
魯迅最初加以翻譯,用的是文言,題日《察羅堵斯德羅緒言》,是第一卷《序言》的前三節。那譯筆古奧得很,似乎是擬《壯子》或《列子》。以原著的思想及文采而論,實在類乎中國古代的「子書」。宋五『子』尚不在其列。這是華文第一譯。後下魯迅再度翻譯,用的是白話,從新開始,止於《序言》的前九切,題日《察拉斯忒拉的序言》,后附註解,刊於一九二O六年《新潮》雜誌第二卷第五期。
此後有郭沫若的譯本,題日《察拉斯屈拉圖如是說說》,亦止薄薄一本,似是節譯。後下魯迅屬徐梵澄將全書四卷譯出,交鄭振鐸出版,時在一九三五。書名乃魯迅所定,鄭振釋還作了一頁序言,便是書端這序。鄭序中說還有楚曾先生的一譯本,當時未便出版兩種譯本,是以未取。此外另有高岸先生的譯本,似乎后不皆已行世。此譯之外,至少還有兩種譯本流傳。
《蘇魯支語錄》是尼採的主要著作之一,《蘇魯支語錄》共四部分。尼採在這部著作中,假託拜火教先知蘇魯支的口氣,用散文詩的形式,表達了他的徹底反傳統的哲學思想,宣稱上帝已經死了,傳統的哲學、宗教和道德已不合時宜,應該由「超人」把人們從舊文化的愚弄中拯救出來。尼采是存在主義的先驅之一,他的思想比較複雜。中譯本出版於1935年,為適應學術研究需要,特修訂重印。
蘇魯支語錄·前言節選(尼采)
蘇魯支望著人群,甚驚奇。便如是說:
人便是一根索子,聯繫於禽獸與超人間——駕空於深淵之上。
是一危險底過渡,一危險底征途,一危險底回顧,一危險底戰慄與停住。人之偉大,在於其為橋樑,而不是目的;人之可愛,在於其為過渡與下落。我愛,不知道生活的人,便是墮落者,然而是過渡者。
我愛,大蔑視者,因為他們是大崇敬者,向彼岸的遙情的羽箭。
我愛,不求有物於星球之外的人,以墮落而自為犧牲,卻犧牲於土地,使此土地有一日將歸於超人。
我愛,因求知而生活的人,求知,使超人得以生。如是自求其墮落。
我愛,工作著發明著的人,意在建超人之所居,為之安排土地,禽畜,花木,如是自求其墮落。
我愛,自愛其德行的人,因其德行為墮落之意志,與遙情的羽箭。
我愛,不保留一涓滴精神於己的人,卻欲為其德行的整個精神,他猶如精靈走過這橋樑。
我愛,以德行為傾向為運命的人,他為德行之故欲猶有生且欲無生。
我愛,不欲德藝過多的人,一德多於二德,因其更成為附系運命的結子。
我愛,其心靈甚奢費的人,不欲人謝,不為報答,因其時時贈與,不欲自有遺留。我愛,羞於擲骰點中注的人,則自問:我是不誠實底賭徒么?——因為他想失敗。我愛,在行動以前散出金言的人,其所行,時且優於所許,因為他自求墮落。我愛,辯正來者且救贖往者的人,因為他欲於今者之前毀敗。
我愛,因愛他的上帝而責制上帝的人,因他必毀於他的上帝之憤怒。
我愛,便在創傷中靈魂也甚深沉的人,他可以因小損傷而毀滅,由是他喜走過那橋樑。
我愛,靈魂過於充實至於忘其自我的人,萬物備於其人,遂共成其墮落。
我愛,自由精神自由心意的人,其頭腦不過為其心意之內體,其心意促其墮落。我愛,如大雨點降自停於人類之上的黑雲的人們,他們預告雷電將來,亦如預告者而毀滅。
看呵,我便是雷電的預告者,濃雲中的一大雨滴,這閃電便叫超人。
下一篇[薩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