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虞喜(281一356年),字仲寧,是中國晉代的科學家,宣夜說的繼承和發展者。在中國天文學史上,他首次提出並計算了歲差,為中國的曆法改進邁出了開拓性的一步,他對考古學、考據學、科技史等文化領域也有所貢獻,從而豐富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寶庫。

1 虞喜 -人物簡介

虞喜(281—356),字仲寧,餘姚人。博學好古,尤喜天文歷算。郡守諸葛恢巡視餘姚,任為功曹。晉永嘉元年(307)征為博士;咸和末舉為賢良;咸康初,內史以其「博聞強識,鑽堅研微」復薦為博士,皆不就。世為豪族,精天文、經學,兼擅讖緯諸學。咸和五年(330),根據冬至日恆星的中天觀測,發現歲差,認為太陽從第一年冬至到第二年冬至向西移過原先位置,推算出每50年退一度(現代測定為71年8個月)。

《宋史·律曆志》載:「虞喜雲,堯時冬至日短星昴,今二千七百餘年,乃東壁中,則知每歲漸差之所至。」「歲差」一詞由此而來。此前中國天文學家認為,太陽從去年冬至到今年冬至環行天空一周永相吻合(那時尚不知地球繞太陽環行)。這一發現對以後天文學頗有影響,南朝宋大明六年(462)祖沖之制《大明曆》開創中國天文學史新紀元,即應用「歲差」因素。咸康年間,根據宣夜說著《安天論》,主張天高無窮,在上常安不動,日月星辰各自運行,以批駁渾天說、蓋天說。永和元年(345),為十月殷祭事朝論難決,遣使詢喜,得以解決。尚著有《毛詩釋》、《尚書釋問》等10餘種。 

2 虞喜 -生平

虞喜博學好古,少年老成,年輕時就有很高的聲望,受到人們的讚揚。西晉帝(公元307─313年在位)詔他出任官職,他堅辭。東晉元帝(公元317--323年在位)時,諸葛恢任會稽太守,強迫虞喜充任他手下的功曹,對他刺激很大,下決心以後終生不仕。

東晉明帝(公元323--326年在位)和成帝都多次詔他做官,都被一一拒絕。成帝時,內使何充曾稱讚虞喜「博聞強識,鑽堅研微,有弗及之勤」,成帝則下詔嘉獎他「守道清貞,不營世務,耽學高尚,操擬古人」。可見虞喜安貧樂道,一生惟做學問而已。

永和十二年(356年),虞喜病逝於餘姚農村,享年76歲。

3 虞喜 -特點

虞喜治學的最大特點是:敢於突破樊籬,不受前人觀點束縛。比如在天文學研究中,他對中國古代學者創立的「渾天說」、「蓋天說」、「宣夜說」提出許多懷疑,並一一闡述了自己的見解。在 「偭規越矩」中,他發現了歲差、求出了比較精確的歲差值。

4 虞喜 -家世

虞喜於西晉太康二年(公元281年)出生於剛剛亡國的孫吳官宦世家。父親虞察,是孫吳的征虜將軍。族曾祖虞翻,是吳國的名士,訓注《易》 、 《老子》 、 《論語》 、 《國語》 。族祖虞聳,在吳國曾任越騎校尉、河間太守,入晉以後,為河間相,著有《穹大論》。胞弟虞預,在東晉成帝(公元326--342年在位)、康帝(公元343--344年在位)、穆帝(公元345--361年在位)時曾任著作郎、散騎常待等官,進爵平康縣侯,好經史,著有《晉書》 、《會稽典錄》等。

5 虞喜 -學術

虞喜認為「天高窮於無窮。地深測於不測。天確乎在上,有常安之形;地魄焉在下,有居靜之體」(見《晉書·天文志》。 主張天高無窮,日月星辰按各自的規律運行,與渾天說、蓋天說相對。

東晉咸和五年(330年),計算出冬至太陽位置每50年向西移動一度(現代測定為71年零8個月),即為「歲差」。

6 虞喜 -貢獻

 虞喜不願做官,便在家中做學問,他「釋《毛詩略》,注《孝經》,為《志林》三十篇」,主要還是偏重於對經典著作的闡釋和訓注,但他從古代史志書中,發現漢代最初沿用古歷,以冬至起於牽牛初度,太初曆制定時根據實測,以牽牛西斗宿中央附近的建星為冬至點,劉款對冬至點西遇的現象甚為疑,最後猶豫其辭,認為「冬至進退牛前四度五分」,賈逵才明白他說冬至在斗。不過,中國古代天文學家們對於冬至點移動的記錄都存而不論,沒有把「周天」(恆星年)和「周歲」(回歸年)區分開來。
   

發現「歲差」

虞喜不願做官,便在家中做學問,他「釋《毛詩略》,注《孝經》,為《志林》三十篇」,主要還是偏重於對經典著作的闡釋和訓注,但他從古代史志書中,發現漢代最初沿用古歷,以冬至起於牽牛初度,太初曆制定時根據實測,以牽牛西斗宿中央附近的建星為冬至點,劉款對冬至點西遇的現象甚為疑,最後猶豫其辭,認為「冬至進退牛前四度五分」,賈逵才明白他說冬至在斗。不過,中國古代天文學家們對於冬至點移動的記錄都存而不論,沒有把「周天」(恆星年)和「周歲」(回歸年)區分開來。

事實上,由於月球、太陽和行星的引力影響,使赤道部分比較突出的橢形地球的自轉軸繞黃作緩慢的移動,相應的春分點治黃道以每年50.24分速度西退,差不多71年西移1度,大約26000年移動一周。

虞喜當時雖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上述道理,但是他從古代冬至點位置的實測數據發生西退現象的分析中,得出了太陽一周天並非冬至一周歲的結論,即天自為天,歲自為歲。冬至一周歲要比太陽一周天差一小段,虞喜將之命名為「歲差」,這就發現了回歸年同恆星年的區別。

更進一步,虞喜根據《堯典》記載「冬至日短星昴」,而當時實測冬至點在「東壁中」,即壁宿九度。從昴宿經胃宿十四度、婁宿十二度、奎宿十六度,至壁宿九度,合計退行五十多度,虞喜估計唐堯時代相距「二千七百餘年」,由此可求得歲差值為約「五十年退一度」。

歲差的發現,是中國天文學史上的一件大事。虞喜發現歲差,雖然比古希臘的依巴谷晚,但卻比依巴谷每百年差一度的數值精確。而且自南北朝祖沖之將歲差引進《大明曆》后,隋劉悼《皇曆》、宋楊忠輔《統天歷》和元郭守敬《授時歷》的歲差值日趨精確。而當時的歐洲,制歷家們還在墨守成規地沿用百年差一度的差數據。兩相比較,相形見絀。   

作「安天論」

虞喜對宇宙理論也頗有研究。他對漢代以來的蓋天說、張衡的渾天說、郗萌的宣夜說三家進行分析比較,認為蓋天說「天象蓋笠,地法復盤」(大意:天像個斗笠,地像反蓋的盤子)太粗疏;渾天說「渾天如雞子,天體圓如彈丸,地如雞中黃,孤居於內,天大而地小,天表裡有水,天之包地,猶殼之裹黃,天地各乘氣而立,載水而浮。」(大意:整個宇宙就像個雞蛋,大地就像是蛋中的黃。天大地小,天的表面和內部都有水,天和地的關係就像蛋殼和蛋黃一樣。天和地都是由氣組成的,且都是飄浮在水上。)雖比蓋天說先進,但仍非至善;於是在成帝咸康中(約公元340年)乃著《安天論》。

虞喜說:「天高窮於無窮,地深測於不測。天確乎在上,有常安之形;地魄焉在下,有居靜之體。當相覆冒,方則俱方,圓則俱圓;無方圓不同之義也。其光耀布列,各自運行,猶江海之有潮汐,萬品之有行藏也。」(大意:宇宙是無邊無際的,卻也相對安定;天和地無方圓木同之理;所有天體都有自己的運動周期,以自己的軌道運行,並不是附著在一個固定的球殼上。)   《晉書·天文志》稱:「虞喜因『宣夜』之說作《安天論》。」的確,虞喜的《安天論》既否定了天圓地方的蓋天說,又批判了天球具有固體殼層的渾天說。他信仰主張宇宙無限的宣夜說,並予以繼承和發展,這在天文學史上,佔據了重要的地位。英國著名的研究中國科學史的李約瑟博士,這就樣評價過「宣夜說」:「這是宇宙觀的開明進步,同希臘的任何說法相比,都毫不遜色。」

7 虞喜 -著作

著有《安天論》、《志林》等

8 虞喜 -虞喜傳

原文

虞喜,字仲寧,會稽餘姚人,光祿潭之族也。父察,吳征虜將軍。喜少立操行,博學好古。諸葛恢臨郡,屈為功曹。察孝廉,州舉秀才,司徒辟,皆不就。元帝初鎮江左,上疏薦喜。懷帝即位,公車征拜博士,不就。喜邑人賀循為司空,先達貴顯,每詣喜,信宿忘歸,自雲不能測也。

太寧中,與臨海任旭俱以博士征,不就。復下詔曰:「夫興化致政,莫尚乎崇道教,明退素也。喪亂以來,儒雅陵夷,每覽《子衿》之詩,未嘗不慨然。臨海任旭、會稽虞喜並潔靜其操,歲寒不移,研精墳典,居今行古,志操足以勵俗,博學足以明道,前雖不至,其更以博士征之。」喜辭疾不赴。咸和末,詔公卿舉賢良方正直言之士,太常華恆舉喜為賢良。會國有軍事,不行。咸康初,內史何充上疏曰:「臣聞二八舉而四門穆,十亂用而天下安,徽猷克闡,有自來矣。方今聖德欽明,思恢遐烈,旌輿整駕,俟賢而動。伏見前賢良虞喜天挺貞素,高尚邈世,束修立德,皓首不倦,加以傍綜廣深,博聞強識,鑽堅研微有弗及之勤,處靜味道無風塵之志,高枕柴門,怡然自足。宜使蒲輪紆衡,以旌殊操,一則翼贊大化,二則敦勵薄俗。」疏奏,詔曰:「尋陽翟湯、會稽虞喜並守道清貞,不營世務,耽學高尚,操擬古人。往雖征命而不降屈,豈素絲難染而搜引禮簡乎!政道須賢,宜納諸廊廟,其並以散騎常侍征之。」又不起。

永和初,有司奏稱十月殷祭,京兆府君當遷祧室,征西、豫章、潁川三府君初毀主,內外博議不能決。時喜在會稽,朝廷遣就喜諮訪焉。其見重如此。
喜專心經傳,兼覽讖緯,乃著《安天論》以難渾、蓋,又釋《毛詩略》,注《孝經》,為《志林》三十篇。凡所注述數十萬言,行於世。年七十六卒,無子。弟豫,自有傳。

譯文

虞喜字仲寧,是會稽餘姚人,是光祿卿虞潭的族人。父親虞察,是吳國征虜將軍。虞喜年少時就很有操行,博覽群書,喜歡古籍。諸葛恢治理會稽郡時,虞喜屈身為功曹。舉薦為孝廉,州里舉薦為秀才,司徒來徵召,虞喜全都不去。晉元帝開始統治江東時,有人上疏推薦虞喜。晉懷帝即位后,派公車徵召並授虞喜為博士,虞喜不赴任。虞喜的同鄉人賀循為司空,是顯貴的老前輩,每次到虞喜家裹,連宿一兩天忘記回家,說虞喜高深莫測。

太寧年問,虞喜和臨海郡人任旭都被徵召為博士,未去赴任。皇帝又下詔書說:「振興教化致力國政,最好是尊崇道德教化,闡明謙抑質樸的道理。自喪亂以來,儒家學說衰落,每當我讀到《子衿》逭首詩,未嘗不感慨萬分。臨海人任旭、會稽人虞喜操守高潔,在險惡的歲月裹也不改變,精研古代經典,處在今天卻能履行古人的道德,他們的志向操守足以激勵世俗,廣博的學識足以闡明道理,前些日子雖然不來應命,要再用博士之位去徵召他們。」虞喜以生病為由推辭不赴任。咸和末年,皇帝韶令公卿舉薦賢良方正敢於直言的人士,太常華恆舉薦虞喜為賢良。適逢國家有戰事,沒有落實。咸康初年,內史何充上疏說:「我聽說舉薦有才幹的人士以後,明堂四門就都能肅穆,任用具有治國才能的大臣,天下就會太平,美善之道能夠彰明,這是有來歷的。現在聖德欽明,想要光大萬世的功業,應整肅好招賢用的車馬,一有賢人馬上就去招納。

聽說前賢良虞喜天資卓越,貞純樸實,高尚而在世人之上,約束自己的行為,樹立德行,直到年老也不厭倦,加上治學深廣,博聞強記,鑽研艱深玄妙的學問,他的勤奮沒有人比得上,身在安靜的地方體察道理,沒有仕宦的心意,在柴門內高枕安卧,怡然自得。最好是用蒲輪車去徵召,用以表彰優異的操守,一方面可以發揚廣遠的教化,另一方面可以改變鄙薄的風俗。」疏奏上去,皇帝下詔說:「尋陽人翟湯、會稽人虞喜都恪守常道,清白堅貞,不營謀世務,專心讀書,節操高尚可以和古人相媲美。從前雖然有徵召他的詔令,但是他們不降身屈節,這難道是白絲布難染而求才的禮數怠慢嗎!施政方略的實施需要賢才,應該把他們招納到朝廷裹來,這二人都用散騎常侍的職位來徵召。」虞喜又不應命。

永和初年,有關官員上奏說十月大祭,京兆府君應當遷居祖廟,征西、豫章、穎川三府君剛缺社主,內外廣泛商議也無法決斷。當時虞喜在會稽,朝廷派人前往虞喜那裹去詢問。他就是這麼被看重。

虞喜專心鑽研經傳,同時也研讀讖書緯書,撰寫《安天論》來詰難渾天和蓋天這兩種天體學說,又解釋《毛詩略》,註釋《孝經》,著《志林》三十篇。注述共有數十萬字,流行於世。七十六歲去世,沒有兒子。弟弟虞豫另有傳記。

9 虞喜 -人物軼事

《晉書·虞喜傳》載:虞喜,字仲寧,會稽餘姚人,光祿潭之族也。父察,吳征虜將軍。喜少立操行,博學好古。諸葛恢臨郡,屈為功曹。察孝廉,州舉秀才,司徒辟,皆不就。

據本傳,諸葛恢臨郡時間,在諸葛恢任會稽太守時,即公元316至318年間。屈者,令之屈服也,即是強迫虞喜任功曹一職。這也是虞喜一生里,唯一一次在政府部門工作。——因是被迫任職,所以沒有絲毫的工作快樂,甚至讓身心遭受創傷,為其日後隱入山林、屢召不就埋下了基石。在虞喜被迫徵用前,他已有過幾次徵召不應的經歷。

《晉書·虞喜傳》載:「察孝廉,州舉秀才,司徒辟,皆不就。」這應在晉元帝司馬睿初鎮江左之前(即公元307年以前)。孝廉與秀才,都是由郡縣中正官考察后推薦,算不上真正的政府官職,但卻是從仕的必然起步,或可視之第一階梯。

第三次是會稽郡司徒徵召,亦不從。

公元307年,司馬睿意欲經營江南,收攏大批因避戰亂而流落到南方的智士文人,出生江左豪族的虞喜當然也在此列。當時司馬睿向朝廷上疏推薦虞喜,晉懷帝即位后,「公車征拜博士,不就。」這是第四次。

《寶慶四明志》云:大隱山,縣南三十里。夏侯曾先《地誌》云:大隱山口南入天台北峰,為四明東足,乃謝康樂煉藥之所也。晉虞喜三召不就,遁跡此山,因以為名。志雲「三召不至」,「三」字固是虛數,並非真正三次。虞喜避居大隱,當在諸葛恢在大興初年(公元318年)因服喪去官后,虞喜才有機會擺脫這個無奈的公職,回到了老家餘姚。——也許經過這麼一次被迫致仕的遭遇,他覺餘姚縣城也不甚安全,就開始考察縣城周邊的山野林間。虞喜的隱居,蓋在四召不就、一次屈就之後。

第五次,是「太寧中(公元324年左右),與臨海任旭俱以博士征,不就。」

第六次,是遭拒后的晉明帝仍覺不甘,復下詔曰:「夫興化致政,莫尚乎崇道教,明退素也。喪亂以來,儒雅陵夷,每覽《子衿》之詩,未嘗不慨然。臨海任旭、會稽虞喜並潔靜其操,歲寒不移,研精墳典,居今行古,志操足以勵俗,博學足以明道,前雖不至,其更以博士征之。」喜辭疾不赴。——這一次,虞喜委婉地使用了「病假條」手法。

第七次,出現在《晉書·卷七》中:咸和七年四月(公元332年)以束帛征處士尋陽翟湯、會稽虞喜。隨後,咸和末年(公元334年),「(帝)詔公卿舉賢良方正直言之士,太常華恆舉喜為賢良。會國有軍事,不行。」——這是一次沒有出發的徵召,因為朝廷政局動蕩而沒有實施,可稱為「被夭折的第八次」。

一年後,即咸康初年(公元335年),夭折的第八次終於得到了實施——上任后的晉元帝司馬睿徵召虞喜為散騎常侍。《晉書·虞喜傳》載:咸康初,內史何充上疏曰:「臣聞二八舉而四門穆,十亂用而天下安,徽猷克闡,有自來矣。方今聖德欽明,思恢遐烈,旌輿整駕,俟賢而動。伏見前賢良虞喜天挺貞素,高尚邈世,束脩立德,皓首不倦,加以傍綜廣深,博聞強識,鑽堅研微有弗及之勤,處靜味道無風塵之志,高枕柴門,怡然自足。宜使蒲輪紆衡,以旌殊操,一則翼贊大化,二則敦勵薄俗。」疏奏,詔曰:「尋陽翟湯、會稽虞喜並守道清貞,不營世務,耽學高尚,操擬古人。往雖征命而不降屈,豈素絲難染而搜引禮簡乎!政道須賢,宜納諸廊廟,其並以散騎常侍征之。」——又不起。

第九次,在建元元年(公元343年)六月壬午,新登基的晉康帝司馬岳也想試試這塊難啃的骨頭(或許是想打破屢召不就的極限紀錄吧),「又以束帛徵處士尋陽翟湯、會稽虞喜。」束帛者,就是皇帝派臣子提著禮物去請,亦請不動。

大隱虞喜,成就了餘姚大隱這個地名,也成就了現今大隱的歷史和文化沉積。據大隱虞氏後人寶紀先生言,虞喜葬於大隱,並有虞公廟遺迹,在學士橋村境內后洋嶴,現已廢。

10 虞喜 -社會意義

虞 喜:(公元281~356年),字仲寧;會稽餘姚人(今浙江餘姚)。著名東晉天文學家。少博學,朝廷屢征,固辭不仕。鑽研天文歷算,多所成就。

晉成帝咸康年間(公元335~342年),根據宣夜說著《安天論》,主張天高無窮,在上常安不動,日月星辰各自運行。

晉成帝咸和五年(公元330年),通過對冬至恆星的中天觀測,獨立發現歲差,從而得出「天為天,歲為歲」的結論,即太陽周年視運動一周天,並非就是冬至一周歲。由於冬至點西移,太陽從當年冬至到次年冬至,並不回到原來在恆星間的位置。

虞喜的這一發現,是世界天文曆法史上的巨大成就,為後世制訂精確曆法創造了條件。

上一篇[劉紅偉]    下一篇 [卞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