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蚊對》是明代時期方孝孺的作品之一。

1 蚊對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蚊對

  創作年代:明代

  作者:方孝孺

  作品體裁:散文

2 蚊對 -作品原文

  天台生困暑(1),夜卧絺帷中(2),童子持翣揚於前(3),適甚,就睡。久之,童子亦睡,投翣倚床,其音如雷。生驚寤,以為風雨且至也,抱膝而坐。

  俄而耳旁聞有飛鳴聲,如歌如訴,如怨如慕(4),拂肱刺肉,撲股噆面(5),毛髮盡豎,肌肉慾顫。兩手交拍,掌濕如汗,引而嗅之,赤血腥然也。大愕,不知所為。蹴童子,呼曰:「吾為物所苦,亟起索燭照!」燭至,絺帷盡張,蚊數千皆集帷旁,見燭亂散,如蟻如蠅,利嘴飫腹(6),充赤圓紅。生罵童子曰:「此非噆吾血者耶?皆爾不謹,褰帷而放之入!且彼異類也,防之苟至,烏能為人害?」童子拔蒿束之,置火於端,其煙勃鬱(7),左麾右旋(8),繞床數匝,逐蚊出門。復於生曰:「可以寢矣,蚊已去矣!」

  生乃拂席將寢,呼天而嘆曰:「天胡產此微物而毒人乎?」童子聞之,啞爾笑曰(9):「子何待己之太厚,而尤天之太固也(10)!夫覆載之間(11),二氣絪縕(12),賦形受質,人物是分。大之為犀象,怪之為蛟龍,暴之為虎豹,馴之為糜鹿與庸狨(13),羽毛而為禽為獸,裸身而為人為蟲,莫不皆有所養。雖巨細修短之不同,然寓形於其中,則一也。自我而觀之,則人貴而物賤;自天地而觀之,果孰貴而孰賤耶?今人乃自貴其貴,號為長雄;水陸之物,有生之類,莫不高羅而卑網(14),山貢而海供,蛙黽莫逃其命(15),鴻雁莫匿其蹤。其食乎物者,可謂泰矣(16),而物獨不可食於人耶?茲夕蚊一舉喙,即號天而訴之;使物為人所食者,亦皆呼號告於天,則天之罰人,又當何如耶?且物之食於人,人之食於物,異類也,猶可言也。而蚊且猶畏謹恐懼,白晝不敢露其形,瞰人之不見,乘人之困怠,而後有求焉。今有同類者,啜粟而飲湯,同也;畜妻而育子,同也;衣冠儀貌,無不同者。白晝儼然乘其同類之間而陵之(17),吮其膏而盬其腦(18),使其餓踣於草野(19),離流於道路(20),呼天之聲相接也,而且無恤之者。今子一為蚊所噆,而寢輒不安;聞同類之相噆,而若無聞。豈君子先人後身之道耶?」

  天台生於是投枕於地,叩心太息,披衣出戶,坐以終夕。

3 蚊對 -註釋譯文

作品註釋

  (1)天台生:作者自稱。

  (2)絺(chī帷)細葛布蚊帳。

  (3)翣(shà):扇子。

  (4)慕:思念。

  (5)噆(cǎn): 叮咬。

  (6)飫(yù):飽,足。

  (7)勃鬱:風吹煙迴旋的樣子。

  (8)麾:通「揮」,揮舞。

  (9)啞(è)爾:笑的樣子。

  (10)尤:指責,歸罪,怨恨。

  (11)覆載之間:指天地之間。

  (12)二氣:指陰陽二氣。絪縕(yīn yūn):天地間陰陽二氣交互作用。《易*系天下》:「天地絪縕,萬物化淳。」言天地間陰陽兩氣交互作用,萬物感之而變化生長。

  (13)庸狨(rōng):大牛和金絲猴。

  (14)羅:捕鳥的網。

  (15)黽(měng):金線蛙。

  (16)泰:極。

  (17)陵:同「凌」,侵侮,欺壓。

  (18)盬(gǔ):吸飲。

  (19)踣(bó):跌倒,僵仆。

  (20)離流:流離,離散。

作品譯文

  天台生因為天氣熱而難受。晚上躺在細葛做的蚊帳裡面,童子手裡拿著大扇子在前面揮動,舒服極了,於是就睡著了。過了很久,童子也睡著了,丟掉大扇子,靠在床邊,鼾聲像打雷一般。天台生驚醒過來,以為快要颳風下雨了,抱著自己的膝蓋坐在那裡。不久,耳旁聽到飛動鳴叫的聲音,像是唱歌、又像是在傾訴,像是充滿哀怨、又像是充滿思慕;接著就攻擊天台生的手臂,刺入到他的肉裡面去,撲向他的大腿,咬嚙他的臉面,讓天台生毛髮都豎了起來,肌肉也幾乎要顫動。天台生兩手用力合拍,掌心濕濕的、好像是汗水,拿來聞聞,竟是鮮血的腥味啊!天台生嚇一大跳,不知該怎麼辦,就用腳踢了踢童子,呼叫他說:「我被小蟲咬得難受,(你)趕緊起來找蠟燭照明。」蠟燭來了,蚊帳全都開了,原來有幾千隻蚊子聚在蚊帳邊。蚊子們看到燭火,四散亂飛,好像一群螞蟻,好像一堆蒼蠅,尖尖的嘴巴、飽飽的肚皮,通體漲大變紅。天台生罵童子說:「這不正是嚙吮我血的東西嗎?都是你不謹慎,把蚊帳拉開而放它們進來!況且這些東西是異類,如果好好預防的話,它們又那能害人呢?」童子拔了些蒿草、捆成一卷,就在草端點起火來,煙隨著風迴旋,童子拿著蒿草左右揮來揮去,繞床好幾圈,把蚊子趕到門外去了。童子回報天台生說:「可以好好睡覺了,蚊子都趕走了。」

  天台生於是拂拭席子,正要睡覺,忽然呼喊老天而感嘆地說:「老天您為什麼要生出這種小東西來傷害人呢?」

  童子聽了,啞然失笑地說:「您為什麼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又過分又固執地怨恨老天呢!天地之間,陰陽二氣相互作用、產生變化,賦予它形體、授給它本質,使人和物得到了區分。大的動物是犀牛、大象,怪異的動物是蛟龍,凶暴的動物是老虎、花豹,馴服的動物是糜鹿、金絲猴;長羽毛的是飛禽、是走獸,裸體無毛的是人、是蟲;無不都有供養。雖然有大小長短的不同,然而寄託形體在這天地之間,都是一樣的。如果從我們人類的角度來看的話,則會認為人類高貴而動物低賤;如果從天地的角度來看的話,則果真有那個高貴、那個低賤呢?現在我們人類自抬身價,號稱是天地間的主宰者;對待水陸間的物體,有生命的種類,沒有不在高處設下鳥網、在低處設下魚網,山中貢獻、海里供應,蛙、黽都沒法逃命,鴻雁也都沒法隱藏蹤跡;人類所吃的動物,可以說是太多太多了,而動物難道就不可以吃人嗎?今晚蚊子動一下嘴巴,您就對老天哀號而加以控訴。假如那些被人類所吃的動物,它們也都向老天哀號控告的話,那麼老天要處罰人類,又該怎麼辦呢?

  「況且動物被人類吃,人類被動物吃,這是不同的種類,還可以說得過去。而且蚊子還對人謹慎畏懼,大白天不敢暴露他們的形跡,躲在看不見的地方來觀察人,乘人疲憊鬆懈的時候,然後才有所謀求啊!現在同樣是人類,吃著米粟、喝著熱湯,這是相同的啊!養活妻女、教育小孩,這是相同的啊!穿戴容貌,也沒有不相同的啊!可是人類卻在大白天里公然乘著同類有間隙的時候來欺負他,吮吸他們的脂膏和腦髓,讓他們餓倒在草野間,讓他們在道路上流離失所,呼天搶地的聲音連接不斷,也沒有人憐憫他們。現在您一被蚊子咬嚙,就立即睡不安穩,知道同類相殘卻好像沒聽見過一樣,這難道是君子先別人後自己的道理嗎?」

  天台生於是將枕頭扔到地上,拍打心窩、發出長嘆,披上衣服、走出門口,一直坐到天亮。

4 蚊對 -作品賞析

  這篇文章選自《遜志齋集》卷六。文章以天台生被群蚊叮咬,責罵童子為引子,引出童子的一段尖銳的答話。話中指斥了剝削者比蚊子尤為厲害,「乘其同類之間而陵之,吮其膏而盬其腦,使其餓踣於草野,離流於道路」,血淋淋的剝削壓迫事實,比蚊子叮人更為殘酷。更為甚者,他們的「呼天之聲相接」,但卻「無恤之者」。但作者只是站在傳統儒家仁政思想的基礎上來說的,不可能認識到階級的壓迫與剝削。文章繪聲繪色,寫得頗為生動。

5 蚊對 -作者簡介

  方孝孺(1357—1402),明初思想家和文學家。字希直,一字希古,別號遜志,曾以「遜志」名其書齋,人稱正學先生,浙江寧海人。幼時好學,長大后師從宋濂,常以明王道、致太平為己任。1392年(洪武二十五年),任漢中府學教授,蜀王聘為世子老師。惠帝即位后,召為翰林侍講,次年遷侍講學士,后改文學博士,主持編纂《太祖實錄》、《類要》。燕王朱棣發動「靖難之役」,他多次為建文帝謀划對策。後來朱棣引兵攻入京師,授筆給方孝孺起草登極詔書,方孝孺不從,擲筆於地,邊哭邊罵,於是被殺,共被誅滅十族,死者八百七十餘人。他主張為文「道明而辭達」。其文醇深雄邁,每寫出一篇,人們爭相傳誦。著有《方正學先生遜志齋集》。

上一篇[函三堂]    下一篇 [按蚊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