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的女主角之一,殷天正孫女,張無忌表妹。父親二娶,她為母親抱不平,殺了二娘,害得母親自殺,其父對她恨極。逃離家后,遇金花婆婆救其性命,授其武功。小時候,在蝴蝶谷初遇少年張無忌,欲帶他去靈蛇島作玩伴,被他掙扎咬傷,豈料殷離對他一咬定情,情根深種。長大后,練得母親所傳的千蛛萬毒手,以血飼蛛,絕美容顏因毒化醜陋。遇到化名曾阿牛的張無忌,也拒絕了他的婚諾。后遭周芷若下殺手不死,毒素隨血液流光,面孔回復絕美。此後精神異常,認出張無忌,但寧願愛幻想中的少年張無忌,結局流浪西域。

1相關詩句

十年尋郎意末冷,不自棄,又難行。寂夜紅燭,誰人語相思?燭淚落落心早碎,斯手背,齒猶深! 夜來夢中也相逢,蛩聲鳴,人早醒,恨夢何短,脂淚己千行,若得他年尋郎處,蝴蝶谷,小屋棚!
人物簡介
03紫函版殷離

  03紫函版殷離

姓名:殷離
張檬版殷離PS

  張檬版殷離PS

別名:蛛兒(娘親取的,因練千蛛萬毒手。)
性別:女
朝代:元朝
民族:漢族
語言:漢語
父親:殷野王
爺爺:殷天正
師父:金花婆婆(也就是紫衫龍王)
武功:千蛛萬毒手(母親)、內功心法(謝遜)、掌法(未知,估計是紫衫龍王所教)、輕功
武功介紹:(千蛛萬毒手)每隻花蛛的身子都從花轉黑,再從黑轉白,去凈毒性而死,蜘蛛體中的毒液便都到了手指之中。至少要練過一百隻花蛛,才算是小成。真要功夫深啊,那麼一千隻、兩千隻也不嫌多。只要練到二十隻花蛛以上,身體內毒質積得多了,容貌便會起始變形,待得千蛛練成,更會奇醜無比。
武功表現:(千蛛萬毒手)凝氣於指,隨手在身旁的一株樹上戳了一下。但因殷離功力未到,只戳入半寸來深……
武功表現:(輕功)腳步輕靈勝於趙敏,飄忽處卻又不及周芷若

陳紫函版蛛兒

陳紫函版蛛兒
出場年齡:
第一次:12,13歲
第二次:18歲
身份:天鷹教教主殷天正的孫女,為張無忌的表妹
性格:性情古怪,為人偏激,任性專橫,倔強痴性,嘴硬心軟,善良單純,痴情
說話:快言快語,言辭尖刻激烈,毫不掩飾自己的痴情。
稱呼: 阿離(金花婆婆,殷野王稱)
姑娘,蛛兒,表妹,丑姑娘(在紅梅山莊,張無忌稱)
這位小師妹(殷梨亭稱)
三小姐(殷無福,殷無壽稱)
殷姑娘(周芷若,趙敏,小昭,張無忌稱)
心上人:張無忌
初戀地點:蝴蝶谷
動心:
「我要他隨我去靈蛇島上……」
「……他非但不肯,還打我罵我,咬得我一隻手鮮血淋漓……」
「……可是……可是……我還是想念著他。我又不是要害他,我帶他去靈蛇島,婆婆會教他一身武功,設法治好他身上玄冥神掌的陰毒,那知他凶得很,將人家一番好心,當作了歹意。
張檬版殷離PS

  張檬版殷離PS

情敵:趙敏,周芷若,小昭 
救命恩人:金花婆婆,曾阿牛(張無忌),韋一笑
寵物:花蛛:背上花紋斑斕,鮮明奪目......身有彩斑,乃劇毒之物,螫人後極難解救。
墓碑:刻著「愛妻蛛兒殷離之墓。張無忌謹立。」
曾受之傷:被滅絕師太打斷手腕,被金花婆婆用金花打重胸前要害,被周芷若用劍在臉上劃下多道傷痕
驚人行為:為保護母親不受欺負一氣之下殺了二娘,犧牲容貌練千蛛萬毒手,為曾阿牛打報不平取下朱九真性命。

2容貌描寫

⒈正想得出神,忽聽得身後咳嗽了幾下,張無忌吃了一驚,轉地頭來,只見金花婆婆扶著那相貌美麗的小姑娘,顫巍巍的站在數丈之外。
⒉站在金花婆婆身旁的小姑娘卻全然不懂張無忌這幾句話的意思,不懂為甚麼婆婆一聽,便猶似痴了一般。她一雙美目瞧瞧婆婆,又瞧瞧張無忌,在兩人的臉上轉來轉去。
⒊張無忌凝目看時,見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荊釵布裙,是個鄉村貧女,面容黝黑,臉上肌膚浮腫,凹凹凸凸,生得極是醜陋,只是一對眸子頗有神采,身材也是苗條纖秀
⒋這一晚睡夢之中,他幾次夢見那少女,又幾次夢見母親,又有幾次,竟分不清到底是母親還是那少女。他瞧不清夢中那臉龐是美麗還是醜陋,只是見到那澄澈的眼睛,又狡獪又嫵媚的望著自己。
⒌張無忌瞧她這副神情,依稀記得在冰火島上之時,媽媽跟爸爸說笑,活脫也是這個模樣,霎時間只覺這醜女清雅嫵媚,風致嫣然,一點也不醜了,怔怔的望著她,不由得痴了。
⒍這晚上新月如眉,淡淡月光之下,見共有七人走來,當先一人身形婀娜,似乎便是那村女。
⒎張無忌見她歡喜之極,也自欣慰,握著她一雙小手,只覺柔膩滑嫩,溫軟如綿,說道:「我要讓你平安喜樂,忘了從前的苦處,不論有多少人欺侮你,跟你為難,我寧可自己性命不要,也要保護你周全。」
⒏張無忌但見她身形微晃,宛似曉風中一朵荷葉,背影婀娜,姿態美妙,拖著雪橇,一陣風般掠過雪地。
⒐張無忌在山石之上,想起蛛兒語音嬌柔,舉止輕盈,無一不是個絕色美女的風範,可就是一張臉蛋兒卻生得這麼醜陋,又想起母親臨終時說過的話來:「越是美麗的女子,越會騙人,你越是要小心提防。」
⒑張無忌只覺刀鋒極是銳利,所到之處,髭鬚紛落,她手掌手指卻是柔膩嬌嫩,摸在面頰上,忍不住怦然心動。
⒒張無忌心中疑慮不定:「我和她從小親厚,交情非比尋常,但這次久別重逢,她一直對我冷冷的愛理不理。此刻不知有何話說?」突然之間,腦海中浮現出小昭嬌媚可愛的模樣,,跟著是周芷若清麗靈秀的容顏,蛛兒腰身纖細的背影,甚至趙敏那薄怒淺笑的神情也出現了。
⒓這二人面向月光,張無忌看得分明,一個是佝僂龍鐘的老婦,手持拐杖,正是金花婆婆,另一個是身形婀娜的少女,容貌奇醜,卻是殷野王之女、張無忌的表妹蛛兒殷離。
⒔這時只看到蛛兒婀娜苗條的背影,若不瞧她面目,何嘗不是個絕色美女,何嘗輸與趙敏、周芷若、小昭三人?他心念一動之下,隨即自責:「張無忌啊張無忌,你義父身處大險,這當口你卻去瞧人家姑娘,心中品評她相貌身材美是不美?」
⒕殷離自被紫衫龍王金花婆婆所傷之後,流血甚多,體內蘊積的千蛛毒液隨血而散,臉上浮腫已退了一大半,幼時俏麗的容顏這數日來本已略復舊觀,此刻臉上多了這十幾道劍傷,又變得猙獰可怖。
⒖其時一輪明月已斜至西天,月光下見山坡上一人飄行極快,正向南行。那人背影纖細,一搦瘦腰,是個身材苗條的女子。他大喜之下,一聲「敏妹」險些兒便叫出口來,但立即覺察不對,那女子身形比趙敏略高,輕功身法更大不相同,腳步輕靈勝於趙敏,飄忽處卻又不及周芷若。他好奇心起:「這少女深宵獨行,不知為了何事?」
⒗周芷若斜身閃開,那女子回過頭來,月光側照,只見她臉容俏麗,淡淡的布著幾條血痕。張無忌看得明白,這女子正是他表妹殷離,只是臉上浮腫盡褪,雖有縱橫血痕,卻不掩其美,依稀便是當年蝴蝶谷中、金花婆婆身畔那個清秀絕俗的小姑娘。

3身材等介紹

身材苗窕纖秀,神情舉止似殷素素
身形微晃,宛似曉風中一朵荷葉,背影婀娜,姿態美妙
語音嬌柔,舉止輕盈,無一不是個絕色美女的風範
眼如秋水,澄澈清亮,依稀記得仍如當年……

4最後一次場

臉容俏麗,淡淡的布著幾條血痕。臉上浮腫盡褪,雖有縱橫血痕,卻不掩其美…

陳少霞版蛛兒

陳少霞版蛛兒

5人物經歷

因父偏袒愛妾母子,一怒之下,殺死了二娘,母親又為了救自己,而抹頸自盡,自此與父脫離關係,四處流浪,拜金花婆婆門下。
08張檬版殷離

  08張檬版殷離

后與無忌於蝶谷相遇,無忌因不肯跟隨蛛兒往靈蛇島,在她手上狠狠地的咬了一 口,從此無忌在蛛兒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對他念念不忘。
當蛛兒長大后與張無忌重逢,蛛兒因苦練千珠萬毒手,令得容貌變醜,至使兩人相逢而不相識。
蛛兒顫聲問張無忌是否願意娶自己為妻,為衛壁等人譏笑,張無忌想到蛛兒對己關懷之情,當下便應承,可惜在光明頂時二人再次失散...
而後重逢與張無忌一起流落到一孤島上,怎知周芷若暗算眾人,設下毒計使蛛兒等人滯留在島上,蛛兒最後更因缺乏藥物,不治於小島上(其實是假死狀態)。視張無忌為夢中情人,至死不渝。

6人物表現

助張之舉
倚16回
那少女道:「你躺在這裡怎麼辦?肚子餓嗎?」張無忌道:「自然是餓的;可是我動不得,只好聽天由命了。」那少女微微一笑,從籃中取出兩個麥餅來,遞了給他...
那少女知他所言非虛,微覺害羞,道:「我帶了新鮮的餅子來啦。」說著從籃中取了許多食物出來,餅子之外,又有一隻燒雞,一條烤羊腿...
倚17回
那村女怒道:「哼,我怎能拋下你不顧,獨自逃生?你當我良心這樣壞?」眉頭微皺,沉吟片刻,取下柴堆中的硬柴,再用軟柴搓成繩子,扎了個雪橇,抱起張無忌,讓他雙腿伸直,躺在雪橇上,拉了他向西北方跑去...
蛛兒蹲下身來,道:「你伏在我背上!」張無忌道:「你背著我走嗎?那太累了。」蛛兒白了他一眼,道:「我累不累,自己不知道么?」
蛛兒抿著嘴笑了,將預先留下的兩條雞腿又擲了給他。那是她在自己那隻雪雞上省下來的,原是雞上的精華...
蛛兒從身旁取出一把金柄小刀來,按著他臉,慢慢將鬍子剃去了...
倚40回
「且慢!周芷若,殷離並沒死!」
機智表現
倚16回
村女道:「指使我來殺朱九真的,是崑崙派的何太沖夫婦,峨嵋派的滅絕師太。」
那村女微笑道:「你既定要我說,我也無法再瞞了。朱九真姑娘要嫁給一個男子,另外一個美貌姑娘也要嫁這人,那個美貌姑娘便給了我伍百兩銀子,要我去殺了朱九真。這件事我本要嚴守秘密……」她還待說下去,武青嬰已氣得花容失色,手腕直送,挺劍往那村女心窩中刺去。
那村女見貌辨色,早猜到了武青嬰和衛壁、朱九真三人之間的尷尬情形。她如此激怒武青嬰,正是要她爽爽快快的將自己一劍刺死...
倚17回
拉著雪橇,又奔出七八里地,來到一處山谷邊上,將張無忌扶下雪橇,然後搬了幾塊石頭,放在橇上,拉著急奔,沖向山谷。她奔到山崖邊上,猛地收步,那雪橇卻帶著石塊,轟隆隆的滾下深谷,聲音良久不絕。張無忌回望來路,只見雪地之中,柴橇所留下的兩行軌跡遠遠的蜿蜒而來,至谷方絕,心想:「這姑娘心思細密。滅絕師太若是順著軌跡找來,只道我們已摔入雪谷之中,跌得屍骨無存了。」
驚人一句
「哈哈,你全想錯了,我生平最喜歡害人。」
「別人不苦,怎顯得我心中歡喜?」
「哼!我跟你說在前頭,這時候我心裡高興,就不來害你。哪一天心中不高興了,說不定會整治得你死不了,活不成,那時候你可別怪我。」
「那麼我先斬斷了你的腿,教你一輩子不能離開我。」
「我識得那人在先啊。要是我先識得你,就一生一世只對你一人好,再不會去想念旁人,這叫做『從一而終』。一個要是三心兩意,便是天也不容。」
「你怕握死我么?輕手輕腳的,教人頭頸里癢得要命。」
「你想吃便吃,誰對我假心假意,言不由衷,我用刀子在他身上刺三個透明窟窿。」
「我稍一用力,在你喉頭一割,立時一命嗚呼。你怕不怕?」
「我不害人便不痛快,要害得旁人慘不可言,自己心裡才會平安喜樂,才會處之泰然。」
「是爹爹不好,我才不怕他呢!他為什麼娶二娘、三娘?一個男人娶了一個妻子難道不夠么?爹爹,你三心兩意,喜新棄舊,娶了一個女人又娶一個,害得我媽好苦,害得我好苦!你不是我爹爹,你是負心男兒,是大惡人!」
「我有什麼不知好歹?你放心,我才不會跟你爭這醜八怪呢,我一心一意只喜歡一個人,那是蝴蝶谷中咬傷我手背的小張無忌。眼前這個醜八怪啊,他叫曾阿牛也好,叫張無忌也好,我一點也不喜歡。」
對小無忌
「爽爽快快的說好啦,怕什麼?你要說我不過是自己單相思,是不是?單相思便怎樣?我既愛上了他,便不許他心中另有別的女子。他負心薄倖,教他嘗嘗我這『千蛛萬毒手』的滋味。」
對曾阿牛
「謝天謝地,嗆死了你!你這醜八怪不是好人,難怪老天爺要罰你啊。怎麼誰都不摔斷狗腿,偏生是你摔斷呢?」
「醜八怪,你吃得開心,我瞧著到也好玩。我對你似乎有點兒不同,用不著害你,也能教我歡喜。」
「醜八怪,你是什麼東西?人家會來聽你的話么?再說,我到處找他,不見影蹤,也不知這會兒他是活著還是死了?你儘力而為,你有什麼本事?哈哈,哈哈!」
「你當然不配!那個惡人比你好看一百倍,聰明一百倍。我在這兒跟你歪纏,盡說些廢話,真是倒霉。」
「佩服,佩服!原來你是個正人君子,大大的好人!」
「呸!又來占我便宜,說我像你媽媽,你自己就像你爸爸了!」
「阿牛哥,你別著惱,我得罪了你,是我不好。你如真的娶了我為妻,我會刺瞎了你的眼睛,會殺了你的。」
「你眼睛瞎了,就瞧不見我的丑模樣,就不會去瞧峨嵋派那個周姑娘。倘若你還是忘不了她,我便一指戳死你,一指戳死峨嵋派的周姑娘,再一指戳死我自己。」
「阿牛哥哥,你一直待我很好,我好生感激。可是我的心,早就許了給那個狠心的、兇惡的小張無忌了。你不是他,不,不是他……」
對曾阿牛
「阿牛哥哥,我該死了。就是不死,我也決不能嫁你。但是我很喜歡聽你剛才跟我說過的話。你別惱我,有空的時候,便想我一會兒。」
「阿牛哥,你別理我,我永遠記得你待我的好處。你快走開,你打不過我爹爹的。」
「阿牛哥哥,你別難過。我要到陰世去見那個狠心短命的小鬼張無忌去了。我要跟他說,世上有一個阿牛哥哥,待我這樣好,可比你張無忌好上千倍萬倍。」

睡夢中低聲唱著小曲(師父教的)

「到頭這一身,難逃那一日。百歲光陰,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來如流水兮逝如風;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
兩百多年前波斯一位著名的詩人峨默創作的

7出現章回

第12回針其膚兮葯其肓
PS紫函版殷離

  PS紫函版殷離

第13回不悔仲子逾我牆
第16回剝極而復參九陽
第17回青翼出沒一笑揚
第18回倚天長劍飛寒芒
第28回恩斷義絕紫衫王
第29回四女同舟何所望
第30回東西永隔如參商
第31回刀劍齊失人云亡
第40回不識張郎是張郎

8人物評析

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的四個女主角之一。她的故事凄苦,人又倔強痴情,有一股悲憤抑鬱之氣。同時她也是四女中唯一一個自始至終都沒有用過心計的人。
張檬版殷離PS

  張檬版殷離PS

在四女之中,其實她與張無忌的關係最深,既是他表妹,又與他相處過一段患難與共的日子。殷離對狠心的小無忌固然魂牽夢索,但對化名「曾阿牛」的長大了的無忌也是十分關懷感激。張無忌在四女之中,對殷離的感情最親切自然,最可敬可感,這或許是因為殷離與他母親殷素素的相像吧。
殷離是殷素素的哥哥殷野王的女兒,因憤恨父親拋棄母親另娶二娘,為了替母親報復,竟修練歹毒的「千蛛萬毒手」,以致美麗的容貌愈變愈醜陋。她最初隨著金花婆婆在蝴蝶谷遇到張無忌時,還是個可愛的小姑娘,張無忌不肯同赴靈蛇島。被她抓著手臂,情急之下,狠命咬得她手背鮮血淋漓,但也從此使她不忘記他。
後來無忌長大之後,又與殷離重逢。那時他被朱長齡追蹤,滾下峭壁,墜在雪堆中,摔斷了雙腿。他長滿了鬍子,又化名「曾阿牛」,而殷離已變得很醜陋,改名「蛛兒」,兩人相逢不相識。那時蛛兒性情古怪,對他言語尖刻,但實際上卻照料有加,而張元忌覺得她酷似殷素素,對她自然而然感到親切,兩人談談笑笑,大有相依為命之感,蛛兒被敵人追到,自覺難逃一死,臨死前要求一見「曾阿牛」,問他是否真的願意與她終身廝守,她這樣問他,無非是在死前得到知道有人愛憐她的安慰,張無忌動了要捨命維護她的心腸,當眾答應願意娶她為妻。
殷離後來又被金花婆婆救去,在謝遜所住的海島上和曾阿牛再次相逢,但仍不知道這位「曾阿牛」便是她一直挂念追查的張無忌,直至她重傷大病之後再被周芷若劃破臉龐,昏迷過去,被以為她已死去的張無忌埋葬。她醒轉之後從墓里出來,見了他立的木條墓碑,才恍然大悟。不過,她沒有和趙敏及周芷若「爭夫」,她一直只是痴心懷念小時遇到的「狠心短命小鬼」,最後隻身飄然離他而去。
事實上殷離從來就活在自己的想像之中,想像自己能有一個玩伴,一個不順從自己,成為自己征服對像的玩伴,這對從小就受父親的管束、二娘的排擠、師傅的冷眼的阿離是十分重要的。但她最終還是沒有找到,所以她還是只有活在夢裡,才能太平安樂。

9影視版本

1978 香港無線 扮演者:庄文清 合作者:鄭少秋,汪明荃,趙雅芝
1978 邵氏電影 扮演者:文雪兒 合作者:爾冬陞,井莉,余安安
1984 台灣台視 扮演者:劉德淑 合作者:劉德凱,劉玉璞,喻可欣 
1986 香港無線 扮演者:陳安瑩 合作者:梁朝偉,黎美嫻,鄧萃雯
1993 台灣台視 扮演者:楊寶瑋 合作者:馬景濤,葉童,周海媚
蛛兒
2001 香港無線 扮演者:陳采嵐 合作者:吳啟華,黎姿,佘詩曼
2003 台灣華視 扮演者:陳紫函 合作者:蘇有朋,賈靜雯,高圓圓
2008 張紀中版 扮演者:張檬 合作者:鄧超,安以軒,劉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