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螞蜒河

  螞蜒河

在尚志市一面坡鎮,有一座1897年修建的俄式風格老樓。日軍侵佔中國東北后,該樓曾是日軍的兵營,解放后,這裡成為解放軍的軍營。日前,老樓褪下神秘面紗,交由一家民營企業使用。隨著對該樓陰森的地下室進行清理,一個日軍地下殺人場驚現在人們眼前。
神秘的百年俄式老樓
在一面坡鎮,有一百多座俄式風格的建築,而最神秘的建築,莫過於這座緊靠著螞蜒河的老樓。老樓建於1897年,雖然歷經百餘年的風雨,仍保存得相當完好。日前,由於老樓的地下室驚現被日軍殘害者的白骨,再度引人關注。6日,記者一行來到這裡,對神秘老樓進行了現場踏看。
老樓外觀保存完好,樓面上的俄文依舊清晰可辨。據尚志市烈士紀念館館長劉莉介紹,不久前,使用老樓的民企在清理地下室時,清理出了被害者的白骨。劉莉說,老樓曾經做過日軍的軍營,而地下室就是日軍的刑訊室,大批中國人在這裡死於非命,屍體被扔進樓後面的螞蜒河。
參與地下室清理的馬先生告訴記者,地下室多年來一直封閉,現在只能由一樓的一個50厘米見方的洞口出入。不久前公司想把地下室利用起來,僱人清理裡面的垃圾。清理出3筐土時就發現了白骨,清理出10筐土時發現了人的頭蓋骨。公司4個不信邪的小青年,爬入地下室的洞中洞,9時進洞,一直到14時才從洞口爬出,竟然在裡面迷路了,據說出來時,4個青年的身體多處被刮傷。因為裡面陰森恐怖,公司只好結束清理,原樣封好洞口。
陰森恐怖的地下室
得知記者來採訪,公司經理早早叫人把洞口打開,免得裡面缺氧。順著一把鐵制的梯子,記者與劉莉等人一起進入地下室。
地下室里比想象的要寬敞,中間是一條過道,兩邊是一個一個房間。由於沒有光線進入,我們帶進來的3隻小手電筒,就像3隻螢火蟲。地下室並不潮濕,房間的木門經過百年時間,已破爛不堪。一個房間的牆上突兀著兩根鋼軌,牆上有當年掛東西用的鐵件,長著斑駁的紅銹。在距離地面大約兩米高左右的地方,出現一個個方型的洞口,記者借著手電筒光往洞里看,看不出洞究竟有多長,但洞高不足1米,人在裡面無法直腰。劉莉說,那4個小青年就是鑽進了這洞中洞迷的路。劉莉說,據當地老人講,小洞就是當年關押人的地方,人在裡面無法轉身也根本不可能逃走,不管裡面關多少人,只要洞口有一個哨兵就可以全部控制。而過道兩邊的房間就是刑訊室,有電椅和攪肉機。人被殺死後,用攪肉機攪碎,直接順著通道衝進螞蜒河。我們粗略踏看中,沒有見到傳說中與螞蜒河相通的通道。有一些小洞口被封死,不知裡面隱藏著什麼秘密。
記憶與記載中的屠殺
據劉莉介紹,當地老人都知道這個地下室是日本人的殺人場。劉莉曾訪問過當地90多歲的老人呂奶奶,老人說當時日本人每天都在往裡面抓人,卻從來沒有看見有人活著出來。當時裡面確實有電椅和攪肉機。呂奶奶說,後來殺人太多攪肉機干不過來,就鑿開螞蜒河,把人串上鐵絲塞進冰窟窿。有一年開春,距離這裡300多米的一座小木橋被屍體堵住,河水無法下瀉,就找人用木杆子把屍體捅開。劉莉說,幾年前,小木橋改造成了石橋,施工隊在木橋附近挖出很多白骨,裝了一車還多。她的父親就曾經親眼見過屍骨。
劉莉手頭有一本手寫的資料,是1958年吉林大學歷史系對日軍暴虐歷史的調查、考證和記錄。記錄中記載,當時走訪了400餘位當年的見證人。這些人中有偽警察、叛徒,也有參加抗聯的人士。劉莉說,資料中對屍體阻塞螞蜒河的情景有記載。據知情人介紹,當時日軍發給被害者們統一的衣服,還有一頂帽子。日軍後來將這些人用鐵絲串起來,塞進冰窟窿。劉莉說,修建石橋的時候,有人在白骨上發現老年婦女的疙瘩鬏,可見被殺死的人中老弱都有。
記者隨後採訪了尚志市文化局局長何樹嶺。何局長表示,將和有關部門協調,對這個日軍的地下殺人場進行全面調查,同時給予保護性開發。準備對地下殘留物進行徹底清理,對於清理出的白骨進行保留,並準備申報省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上一篇[婢學夫人]    下一篇 [貽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