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梁小冰TVB香港電視劇

《血璽金刀》,是香港無線電視1991年拍攝的20集電視連續劇,講述炎黃子孫如何本著民族氣節奮力驅除胡虜的故事。由王天林監製,鄭伊健、張衛健、梁小冰、陳慧儀領銜主演。

1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凌岸楓鄭伊健----
楊千千梁小冰----
柳彥龍張衛健----
敖非煙陳慧儀----
柳鶴真鮑方----
楊憑虎程思俊----
凌天生劉錫明----
柳婉容劉美娟----
布木耳王偉----
江騰林尚武----
張真羅樂林----
月仙黃敏儀----
太皇太后李麗麗----
文天祥劉江----
李良庸蕭山仁----
劉整呂劍光----
伯顏羅國維----
柳戰雨駱應鈞----
$nbsp;默認顯示|全部顯示

2劇情簡介

南宋末,俠士張真(羅樂林)盜璽離京,亡命之際誤傷了乘花轎出嫁的柳婉容(劉美娟)。容垂危之際幸得樵夫天生(劉錫明)相救,

劇情截圖

劇情截圖
但卻惹來閑言,容未婚夫楊憑虎(程思俊)因而悔約退婚。容父柳鶴亭(鮑方)為存顏面,令容往道觀齋守一生。容傷心投河恰為生所救, 二人避居山野互生情愫。此時,生亦救了傷重的真,真感生誠實忠厚,乃將玉璽相托。后容為生誕一下子,此事被憑虎所知,虎妒恨之下竟扮作山賊將生打成重傷。容扶生及幼子往求父,但亭見死不救,最後生重傷身亡,容亦因此殉夫自盡,死前將兒子交託婢女月仙(黃敏儀)撫養。
二十年後,容子凌岸楓(鄭伊健)長大成人,與好友石松出鎮謀生,並先後認識了虎之女楊千千(梁小冰)以及用客棧掩飾身份的反元義軍江騰(林尚武)、敖非洇(陳慧儀)。江、敖等混入鎮內主要是為刺殺蒙古王爺布木耳(王偉)。楓初暗戀敖,但敖的美貌亦引來亭的孫柳彥龍(張衛健)的追求。另一方面,楓在偶然機會下遇上外公亭,並得亭器重收為徒。此時玉璽流落民間的消息傳出,耳與江等均落力追查。到底凌岸楓如何查出自己的身世秘密呢?玉璽又會落在誰人之手呢?

3主角介紹

楊千千
楊千千(梁小冰飾)
刁蠻、任性是千千的個性,雖然覺得有點過分,但是她是善良的。她沒有傷害任何人,而且當她因此而無意闖下大禍(害阿楓中毒)時捨命救人,所以這個缺點也變得可愛。面對蒙古人和養父楊憑虎的濫殺無辜,殘暴不仁,她無力改變,只能耍耍小姐脾氣來規勸。

梁小冰飾楊千千

梁小冰飾楊千千
千千,心有千千結,千千的結就是一個情字:親情,面對養父她不恥其所作所為,但是還是在落雁山想盡辦法救他。面對親生父親,她「不想做蒙古人,但是老天偏偏要她**情,千千對愛情是勇敢的,阿楓知道千千喜歡他而拒絕她時,她沒有死纏爛打的糾纏,而當兩個人相愛后,雖然遇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阻礙,她沒有放棄,幾次要放棄一切和愛人私奔,甚至只希望死在愛人懷中。但是最終卻只有看破紅塵,常伴佛前。「一見凌岸楓,千千誤終生」。
柳彥龍
柳彥龍(張衛健飾

張衛健飾演柳彥龍

張衛健飾演柳彥龍
爺爺是人人敬仰的武林高手,父親武功全廢,自己是獨子柳家的唯一傳人,柳彥龍生在一個很好的家庭,如果他象凌岸楓一樣踏實誠懇,勤練武功,他的一生會像他爺爺一樣輝煌。但是也正是這樣的出生,造就了他貪圖享樂,輕佻自大的性格, 於是採取一切卑鄙的方法追求非煙;創了大禍元軍抓捕時貪生怕死要凌岸楓抵罪;為求玉璽欺騙凌湘感情,殺死阿松;為求權利誣陷阿楓;為了榮華富貴出賣義軍...
柳彥龍所做的一切毀滅了柳家、柳鶴亭、凌湘、阿松、敖非煙......還有他自己的一生。在他的心目中,爺爺的仇可以不報,反元復宋只是追求權利的借口,一切一切都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所以最後他死在了假玉璽的欺騙中。

4主題曲

插曲
《天眼》
(作詞:鄭國江,作曲:顧嘉輝,演唱:徐小鳳)
為何還是要爭鬥 贏輸都要長嘆
怨或仇是算不了 時光將恩怨沖淡
無窮無盡鬥爭裏 贏家只有時間
信是成敗有天數 回報因果有天眼
勝了不過是 剎那間燦爛
付出太多早知不去爭 過去光輝
過去暗淡 全任時光沖淡
茫茫人事百千變 曾於風裏留浩嘆
歲月常為我關注 寒風之中我不冷
惟信自有天眼

5精彩影評

一往而深——千楓之戀
舊是一種很奇怪的感情。小的時候,TVB古裝劇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可謂是至高無上。因為我喜歡那種縱馬江湖快意恩仇的風塵俠氣,喜歡那種一諾千金生死與共的兄弟情義,更喜歡那種刻骨銘心迴腸盪氣的愛恨糾纏。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TVB的劇集開始變淡了。就像一杯釀了很久的好酒,剛喝的時候濃香撲鼻,後來不斷的往裡面加水,加水,味道越來越淡,直到最後,瓶子還是那個瓶子,裡面卻早已經變成了水。
在如今的TVB劇集中,主角們開始變得搞笑,變得時髦,變得理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很疏離,一段感情,完全可以非常無厘頭地開始,又可以因為一點小小的誤會和分歧,就莫名其妙地結束;在結束了這段愛情之後的男和女,還可以輕鬆理智地面對彼此,彬彬有禮地做朋友,同時繼續開始下一段的愛情旅程。
也許這就叫做與時俱進。這種現代人的生活方式,這種速食麵一樣的愛情,正是我們身邊這個世界的真實反映。
以前的TVB劇集,是一個夢想,是我們最初的憧憬。
現在的TVB劇集,失去了所有鋒芒,變成了茶餘飯後一種可有可無的消遣。
所以,就像吧里某位親說的,別怪我們懷舊,只有懷舊,才能激起那種內心的感動。
^_^ 說著說著就跑題了,其實我寫下「人生若只如初見」這句話,是想寫給血璽金刀的。可是寫了之後,不知怎麼的,就覺得又好像拿來形容我對TVB的感觸,也很合適……
總之言歸正傳吧,我其實是想說說對血璽金刀裡面這幾段恩怨,這幾段感情的感覺……先說愛情。
這部十幾年前的舊劇集,雖然它有著很多那個時代不可免俗的弊病,(比如說,墮崖不死定律~武打特技也不夠精彩),但這部劇集,人物之鮮明,情節之細膩,還是很值得一看的。
血璽金刀里的愛情線,主要有這麼幾條:凌岸楓和楊千千,凌岸楓和敖非煙,敖非煙和柳彥龍,柳彥龍和凌湘兒,江騰和花忘憂。(其他的,比如說阿松對湘兒,白鶴對千千,基本上因為太過簡單,可以視作情節鋪墊用,就不說了)
人生若只如初見——岸楓和非煙。
為什麼要先說他們倆呢,其實我最心愛的一對是千楓之戀。
但非煙和岸楓的這段感情,就像一杯水,清中有濃意,太令我感嘆。
最美麗的開始,最無奈的錯過,這段感情一路走來,就這麼無聲無息地飄散在夜空里。
非煙這個女孩子,和千千其實是兩個極端。
千千是外剛內柔,外表嬌蠻任性,其實一往情深。而非煙呢,外表溫柔嫻靜,其實剛烈冷靜。
岸楓和千千的初遇,從千千低頭撿起掉落的絲帕那一瞬間開始。也許就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打動了情竇初開的凌岸楓。那時岸楓還只是一個初到繁華地的鄉下少年,懵懂不通世事,沒經過驚濤駭浪,不知道生離死別,他無憂無慮,就算干著辛苦的苦力活兒、一天只吃兩頓飯而且又沒有工錢,他的臉上還是帶著那麼純粹的笑容。
有沒有人發現,後期的凌岸楓,自從他知道自己的身世,父母和外公相繼去世之後,他就幾乎再也沒有笑過。跟這個陰鬱、孤單、冷漠的凌岸楓相比,我還是無限的留戀最初那個,在酒樓下為朋友仗義出頭,在大街上力挽驚馬,偷偷藏起非煙的手帕又笨拙地不懂表達,學會一招沾衣十八跌就敢教訓楊大小姐的那個初生之犢凌岸楓。
岸楓為非煙費盡心思挑選禮物,從手鐲發簪到衣裳布料,最後終於買了一隻小小的香囊,為了她,整夜不睡守著窗口,膽大包天潛進義軍秘密聚會的義莊,為了她,單槍匹馬引開元軍的追殺……很多人,都為千千打抱不平,覺得岸楓為非煙做了太多,為千千做得太少。
其實,只能說,在岸楓的心裡,非煙比千千早到了一步。這種一見傾心、不計後果、完全單方面付出的感情,其實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可惜的是,非煙並沒有珍惜。非煙的心,在遙不可及的遠處,她做為抗元義軍首領的女兒,生平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抗元復漢。
我始終也不知道,非煙對岸楓有沒有動過感情。我想是沒有。
非煙想要的,其實是一個英雄,是一個有魄力、有決心對抗大元朝的英雄。如果,她遇見的,是後來那個凌岸楓,我想倒有可能,她會愛上他。可惜相遇太早,那時的凌岸楓,只是一個初出茅廬心無城府的少年而已。
這段感情,也許最令人悵惘的就是,不知道它是怎麼結束,怎麼消失的。
其實岸楓自己也明白,非煙的內心,他從來就沒有走進去過。也許當柳彥龍為她插上發簪,非煙溫柔低頭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明白,自己要做的,是放手。
非煙嫁給柳彥龍的那一天,江騰還特地來開解岸楓,怕他不開心。但是岸楓說,「其實,我是真的希望他們倆能白頭偕老」。也許,只有愛過的人,愛過之後又放手的人,才知道這句話其中的滋味吧。感情已經變淡,遠去,由不得人選擇,剩下的,就只是對彼此的祝福和關懷。
在江騰和花忘憂的洞房花燭夜,岸楓一個人喝酒,對著夜空,喃喃自語,「千千,你到底在哪裡啊……」這個時刻,是他最孤獨的時候,所有親人,朋友都離開了人世;他為之浴血奮戰的義軍兄弟們,已經不再是他的兄弟;此時此刻,他會想起誰?
不是曾經朝思暮想的柳非煙。而是融入他的心,刻進他的生命里,那個與他一起出生入死、陪他笑、為他哭的那個女孩子,楊千千。
美麗的開始,無心的錯過,最後風淡雲輕地結束,終於成為朋友。
這段愛情,只是兩個人生命中一段回憶,一段淡淡的痕迹,時間過去,就會褪色。跟這樣的感情相比,我寧可要千千得到的那一種,愛也愛得刻骨,恨也恨得分明,就算註定要結束,也都結束得刻骨銘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千楓之戀
終於說到我的心頭愛了。
其實我喜歡梁小冰,是從圓月彎刀開始的。雖然血璽金刀拍得更早,但是我先看見的確實圓月彎刀。我一見青青,就感嘆,這是誰,真是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啊!(扯遠了~)
在看血璽金刀的時候,前面幾集我都是心不在焉看的。當然不是說劉美娟和劉錫明演技差,而是劇情發展得太粗了,細節幾乎都略過直奔主題,一看就知道是鋪墊而已。甚至,主角凌岸楓的出現也沒能吸引我的注意。(這個時候,岸楓太青澀,劇集情節也還沒展開,所以我都還沒有感受到岸楓的吸引力,^_^)
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就是從楊千千在就樓上「釣魚」,結果釣到了阿鬆開始。一出場,一身黃衫,那個艷光照人啊。千千是那種笑起來很甜蜜,生氣時候反而會更明艷的類型。可惜岸楓一點都不為所動。這個又凶、又壞、又刁蠻、又任性的楊家大小姐,從此就成為他甩不脫的噩夢……
從這一段開始我才找到了感覺。就是那種,讓人情不自禁看著電視屏幕,傻樂的感覺。覺得他們的喜怒哀樂一顰一笑,彷彿能夠牽動我的情緒。我想我是不是變態,我就特別喜歡看千千欺負岸楓的那幾段。去砸他幹活的那家米鋪,逼他在大街上揀米粒,去江騰的酒樓鬧事,敲破岸楓挑水的水桶,甚至無計可施惱羞成怒之下,把他捆在街上,逼他低頭。
千千是一個不知道如何跟別人親近的女孩子。她從小到大都很孤單,不懂得怎麼來對待自己喜歡的人。我想她是一開始就喜歡凌岸楓,只不過,這種感覺可能只是一種新鮮感,覺得他與眾不同。她真正愛上他,其實就是在這一次一次欺負他的過程中,慢慢產生的。
有一種人,越喜歡誰,就越是對誰凶。騷擾他,跟他作對,都只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而已。千千就是這一種。看著她如此笨拙地開始一段辛苦的愛情,我又心疼,又好笑。
岸楓不是那種逆來順受膽小怕事的人,但是他的本性呢,卻又是善良而且寬容的,正因為他不畏懼,不退縮,才會跟千千屢屢碰撞,每一次碰撞,都是一次小小的火花。也正因為在這個過程中,他對朋友的好、對非煙的細心、對身邊每個人的體諒、那種寧折不彎的骨氣、和那種不擅言語的隱忍,才打動了千千的心。
試問如果我是楊千千,可能,我也會愛上這樣的一個男人。他會不顧危險為朋友出頭,會在大街上為一個女孩子攔住驚馬,會為了不連累酒樓老闆,而吃下打翻在地上的飯菜。他自己被傷害的時候,能夠忍,無論是被打傷了腿,還是綁在木樁上暴晒到病倒,他都能忍。但是身邊的人被傷害的時候,他又決不會退縮,會站出來為他們遮擋。
更何況,在迷心丸事件驚心動魄地過去之後,兩個人都死裡逃生了一回,無形當中,就比別人多了一份經歷。
千千是很迷糊的,或者說,是她太爽朗了。她甚至還有幫岸楓追非煙。其實我覺得她早就開始喜歡凌岸楓,不見得楊大小姐會為了街上隨便一個路人甲,不惜搭上自己性命去換取映日丸,放血救他。也不見得楊大小姐會跟不相干的人,傾訴自己的身世和心底話。她那麼倔強,更不會當著一個外人的面,流下眼淚。
可是這些,千千都在岸楓面前,做了。
我一直不太明白為什麼她會幫著岸楓去追求非煙,也許,是她不知道自己愛上了他。也許,是她很希望他快樂。也許,千千表達自己感情的方式,就是不計後果不問索取地付出。
千楓之戀,不是一開始就一見鍾情然後水到渠成的那種。其實,從一開始,就充滿了誤會和波折。
跟後來那種明明很相愛,卻不能愛、不敢愛,咫尺天涯一般的感情相比,開始這一段,雖然打打鬧鬧,針鋒相對,不過,我卻覺得是他們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有幾段我是特別喜歡,比如,千千誤把迷心丸下在酒中給岸楓吃了,看他中毒,又後悔莫及,偷偷地站在他房外偷看,又偷偷幫非煙和湘兒煎藥,趁岸楓睡著了,又偷偷地喂他喝千年人蔘湯……小小几個細節,就把千千那種闖了禍又驚又怕又後悔,傷害了岸楓又內疚又心疼又不知所措的心情,表達得淋漓盡致。
再有就是,千千對岸楓傾訴心事,說到傷心處,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岸楓瞧見了,又是意外,又是愕然,有點兒手足無措,終於從懷裡掏出手帕遞給她……誰說他對千千一點憐惜都不曾有過?
還有,岸楓被千千的暗器打傷了腿,卻不聲不響挑起水桶就走,他背後千千那種想喊住他又喊不出口,似乎是氣惱又似乎是內疚的眼神。
柳彥龍仗勢欺人,非煙看到了,頂多也就是個拂袖而去,但千千卻帶人前去教訓柳大少,為岸楓出氣撐腰。
還有,補衣服那一段,千千看到非煙幫岸楓補的衣服,那種暗暗吃醋又不好意思說出來的樣子真的好可愛。補衣服的過程是可以想像的,但那件衣服會補成那樣子,想必大家都是大開眼界。
[1-2]
上一篇[東山之府]    下一篇 [瑰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