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血色十字軍套裝

標籤: 暫無標籤

是大型網路遊戲「魔獸世界」中一個副本「血色修道院」中的一個套裝,鎖甲類裝備,可以被戰士、聖騎士、40級以上的薩滿祭司、獵人、死亡騎士職業裝備。
該套裝分六件,分別是:
血色十字軍護胸 胸部 鎖甲 250 護甲 +8 力量 +19 耐力 藍裝
血色十字軍腰帶 腰部 鎖甲 123 護甲 +8 力量 +7 耐力 綠裝
血色十字軍護腿 腿部 鎖甲 233 護甲 +20 力量 +10 耐力 藍裝
血色十字軍護手 手套 鎖甲 139 護甲 +8 力量 +7 敏捷 綠裝
血色十字軍戰靴 腳部 鎖甲 161 護甲 +5 敏捷 +12 耐力 藍裝
血色十字軍腕甲 手腕 鎖甲 123 護甲 +8 力量 +7 耐力 綠裝
當同時裝備括弧內數量的套裝時會獲得以下加成
(2件) +10 護甲。
(3件) 使你的防禦等級提高2。
(4件) +5 暗影抗性。
(5件) 對亡靈的攻擊強度提高15點。
(6件) 使你的命中等級提高10。
該套裝是40級左右時最好的物理系鎖甲套裝,搭配同為血色修道院出的頭盔和肩甲,有很高的屬性。
一個40級戰士在手持旋風斧的情況下全身FM可以擁有不低於2200的HP,對比同時期其他職業有巨大優勢,到50級前都不會比板甲散件混穿差。

關於血色十字軍的記憶

一個精靈戰士出生在達納蘇斯,才來到這個世界不知道該怎麼走,該怎麼做,眼前美麗的景色讓他站在原地享受著,他不知道他未來的命運是什麼樣。
走一級開始他很善於交際,頓時有了很多朋友,一起做著任務,一起聊著天,等級開始增長起,慢慢開始適應了這個世界,在他眾多朋友中,有一個和他一樣長著又長又尖耳朵的暗夜精靈MS,他們每天通過QQ聯繫一起上線,一起練級,一起分享遊戲給他們帶來的快樂,在他們都36級的時候經另一個朋友帶領下,他們去了遊戲的第一個副本[血色修道院],沒想到他們去了后,不知道在副本這樣的地方該做什麼,無數次的滅團,但他們沒泄氣,找出原因和聽取所有人建議,一次次進步,終於把修道院的全部打完,收穫也不錯,戰士那套[血色十字軍]6件套的裝備,他們打了3件,戰士高興的對著牧師/親吻,牧師沉默一會,呵呵的笑了,她說:」可惜只出了3件,沒湊齊6件,不然你會更開心的「戰士說:」是呀,沒事,只要你在,早晚都會有的,和你在一起真的好開心好幸運「後來經過幾次的不斷刷,終於牧師陪著戰士把[血色十字軍]一套都刷齊了,牧師看著戰士穿上這6件裝備默默的笑了,她知道,只要他開心,為她付出什麼都願意。後來的日子,牧師一直陪著戰士練到45級的時候,突然有一天,牧師告訴戰士,她可能因為工作的事,要出差一段時間,可能要很久,遊戲暫時玩不了,戰士很爽快的答應了,並祝福她工作順利……
就這樣,第2天,戰士依然拿著手中的武器和穿著牧師為他刷的[血色十字軍]一級一級的練著,什麼都沒變,唯一變的是,在沒有牧師為他刷血,在他死亡的時候,看見牧師用復活術解救他……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戰士終於60了,由於公會戰士少,戰士被迫換下自己喜歡雙手武器,拿起了盾,當上了會裡的副MT。
一次次的副本和打拚,戰士把身上藍的和綠色的裝備全部換成了紫色,走一個傻呼呼只會拿著雙手武器砍怪的小戰士,變成了一個團隊的靈魂,他所做的一切關係整個團隊的成敗,他慢慢開始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扮演的角色,但他心裡淡淡的回憶起曾經和自己一起練級,陪自己刷裝備的那個牧師,有時也會和會裡的朋友談論起那個曾經陪伴著他的牧師,每一次說起的時候,他都會笑,他說那是他曾經最開心的時光。
那會還是冬天吧,當春天的風剛剛吹來的時候,他還是和往常一樣,上線準備組織會裡的活動,突然一個熟悉而陌生的名字跳了上來,他仔細一看,是她,是她,她來了,緊接著他趕快用悄悄話喊她,:」靜,是你嗎?是本人嗎? 「恩,是我,我回來了,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我以為你把我忘了」「怎麼可能把你忘了,好幾個月了吧,你去那了?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呵呵,出國學習了「[其實靜得了晚期胃癌]」那這次回來,不走了吧「」恩,不走了,已經全部學完了,可以好好玩遊戲了「」太好了,以後你又可以幫我刷血,陪我了「」呵呵,我可不是你的奶媽「」哈哈,不管怎麼樣,你回來就好「
接下來的日子,戰士基本沒有陪著牧師練級,只是戰士不斷的給牧師買一些裝備,給她錢學技能,每次公會組織活動的時候,戰士都興奮的帶著自己的團隊在副本里拼搏著,而牧師一直默默的練著,當牧師57級的時候,突然有一天,牧師問戰士:「我好想在看你穿次,那套血色的裝備,行嗎?」
「呀,對不起,我把那套裝備全部賣了,你看,我現在全部都是紫色裝備了」
「是嘛,呵呵,那恭喜你了,那你能抽點時間陪陪我嗎?一個人練級好孤單,有時候還會被部落殺和守屍體,好鬱悶」
「呵呵,PVP正常嘛,所以你要快點練。到了60 ,我帶你來副本,給你穿紫色的裝備。好嗎?」
「哦,好吧,我去練級,你忙你的」
第2天,第3天,第4天,牧師在也沒上過線,而戰士還繼續著自己的副本,給她的QQ留言,可沒一點反應,第5天,牧師上線了,她一上來第一句話,就告訴戰士
「我帶你去個地方,很美的地方,好嗎?」
「啊,現在嗎?公會活動馬上開始了,遠嗎?」
「不遠,就在鐵路堡外面點,能來嗎?
「恩,組我,我來。」
戰士騎著老虎,快速的跑到牧師在的位置,那是一個大壩,很大很高的壩。戰士到了后,看見牧師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壩的最前面,戰士下了馬,慢慢走了過去,坐在牧師身邊。
「靜……怎麼了?有心事嗎?和我說說。也許我能幫你分擔。」
「呵呵,沒什麼,只是覺的這裡風景很好,想讓你和我一起來分享,看。月亮,好美,好圓,我朋友說,當月亮最圓最亮的時候,許個願,一定會靈驗的。」
「呵呵,傻丫頭,那只是一種美好的幻想而已,不是真的。」
「那我能當真一次嗎?就一次,我許個願,讓我的幻想能成真一次。」
「沉默了2分鐘……
「許好了,呵呵,希望能成真,你也許個吧!」
「你許的什麼願?能告訴我嗎?」
「當然不能說了,說了就不靈了。笨笨……」
「好了,我真要走了,看到沒,公會活動開始了,我不去不行的。」
「好的,去吧,加油。我永遠支持你。」
「恩,那你快去練級,等你60 了,就可以和我一起去副本了。」
「哦,好的,88。」
「88。」
第2天,戰士上線,忽然發現自己郵箱有東西,打開一看,全部是曾經買給靜的裝備,和一些錢,還有一封信:
「風,不瞞你,我上次離去后,是因為我得了不可治癒的病,現在已經得到證實,我回來,是因為當我知道我得了這病後,問自己還有什麼留念的人的時候,我想起了你,想起了曾經和你在一起的快樂,那是我在我現實生活里不曾有的快樂和輕鬆,所以我回來,但不知道為什麼回來后,發現你變了,我知道,你為了公會在盡你的責任,我不怪你,我只想你抽一點時間陪我,像以前一樣,我們快快樂樂的時候,但你連一點為陪我的時間都沒,我好懊悔,真不該回來,也許我該靜靜的等待死亡的到來,我好想看你在穿上那套曾經為你刷齊的那套裝備,讓我在看一次曾經那個傻傻的戰士,那是我們曾經一起付出所得結果,可是沒想到,你卻賣了它,我心裡好難受,你知道嗎?當我看見你穿上那套裝備,才讓我能感受到曾經的你,真實的你,而現在,什麼都沒了,還記得嗎?在血色的時候,我無數次的引到怪,大喊救命的時候,都是你奮不顧身的跑來為我解圍,我好懷念那段時光,那是用什麼都換不回來的時光,不知不覺中,我覺的我愛上了你,當我回來找我曾經愛的人,突然發現一切都變了,我好傷心,我決心離開,昨天我告訴你,我許的什麼願,我想讓旁邊這個戰士穿上曾經我們一起努力刷到的那套裝備,和我說一聲「我愛你」……永別了,風……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祝福你在未來的日子裡過的開心」
看完信,戰士流淚了,他的心在顫抖
之後的3天里,戰士在也沒參加公會活動,他拚命的在血色拿著武器一刀刀砍著,他在刷曾經被他賣掉,而有回憶的那套[血色十字軍]。每一刀下去,他心裡都在祈禱,快出來,我要湊一套,終於3天後,他已經疲憊不堪了,終於刷齊了那套裝備,他沒休息,他騎上馬,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那個水壩那裡,他慢慢走到那水壩的前方,他把身上的裝備全部換下,穿上那套[血色十字軍]眼中的淚水已經模糊他的眼睛,他大喊著「靜,我愛你,快回來好嗎?你許的願望已經實現了,看,我們曾經的回憶和努力,在我身上,你來看看好嗎?今天月亮也是圓的,在陪我看一次月亮好嗎?就你和我」
可在也沒有迴音,等待了一晚上,戰士緩緩站起,大喊著「如果能在回到從前,我會告訴你,靜,我愛你,我真的愛你,我不是故意把你和我曾經的努力給賣的,我錯了,我賣掉綠色裝備贏來了紫色裝備,但我卻輸了你。
戰士說完后,跳下了水壩,從次以後,戰士在也沒回來過,據公會的人和他的朋友說,風,背上行囊,去了靜所在的城市,去尋找那曾經逝去的東西,在也沒回來過 .
上一篇[薩拉戈薩省]    下一篇 [消肉化毒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