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行定勛1997年在長篇劇場電影《家庭招待會》中初次擔任導演。第二部作品《向日葵》(2000)在第五屆釜山國際電影節中獲得了國際評論家聯盟獎,由此成為新銳導演而備受矚目。他2001年執導的影片《大暴 行定勛\n走》獲得了日本奧斯卡導演獎,及其它相關獎項,從此名聲大振。此後又拍攝了電影《搖滾米申》(2002)、《正義》(2002),《日出前向青春告別》(2004),《在世界中心呼喚愛》(2004)、《北之零年》(2005)、《春之雪》(2005)等作品,確立了其日本重量級的地位。2006年,他根據原創腳本製作了長篇劇場電影《消失在遙遠的天空》,並與電視廣告協作,製作了中篇電視連續劇《眼裡的世界》。

1 行定勛 -概述

 

行定勛照片

 一部極具破壞性的《GO!大暴走》讓行定勛成為日本新生代導演中的翹楚,此後,他保持著每年兩部電影的旺盛創作力,從創造票房神話的純愛電影《在世界5 中心呼喚愛情》,到巨星雲集的史詩巨作《北之零年》,還有十分小眾的文藝電影《世間的一天》,他頑童般遊走在各個類型之間。電影成長的如今的行定勛,雖然片中仍然常見岩井俊二式的悲傷和唯美,但卻已經走出了自己的路。這位日式青春電影旗手認為,總是選擇更光明的結局,是自己與其他導演最大的區別。

2 行定勛 -簡介

行定勛行定勛

行定勛1997年在長篇劇場電影《家庭招待會》中初次擔任導演。第二部作品《向日葵》(2000)在第五屆釜山國際電影節中獲得了國際評論家聯盟獎,由此成為新銳導演而備受矚目。他2001年執導的影片《大暴走》獲得了日本奧斯卡導演獎,及其它相關獎項,從此名聲大振。此後又拍攝了電影《搖滾米申》(2002)、《正義》(2002),《日出前向青春告別》(2004),《在世界中心呼喚愛》(2004)、《北之零年》(2005)、《春之雪》(2005)等作品,確立了其日本重量級的地位。2006年,他根據原創腳本製作了長篇劇場電影《消失在遙遠的天空》,並與電視廣告協作,製作了中篇電視連續劇《眼裡的世界》。

行定勛看過大量日本電影,深受黑澤明、溝口健二、相米慎二這幾位大導演的影響。他拍戲十分嚴謹,經常會一個鏡頭重拍好幾次,一定要到自己完全滿意才過關。  

3 行定勛 -生平

行定勛行定勛(右)和影片男主角妻夫木聰

熊本縣籍貫。熊本縣立第二高中美術科畢業。后就讀東方放學園專科學校,直接進入中向製作公司。他曾長期與岩井俊二合作,是岩井俊二《鬼湯》、《煙火》、《情書》、《四月物語》和《燕尾蝶》的副導演。也和林海象導演合作過他的INDES系電影。經過長期的鍛煉,1997年,行定勛第一部電影《家庭招待會》上映。該片獲得釜山國際電影節評委會大獎。2001年《GO!大暴走》上映,該片一舉捧紅了年輕的窪冢洋介,並獲得了第25回日本奧斯卡最優秀男主角,最優秀男配角和最優秀女配角等多項大獎,行定勛也一舉成名。

2004年,他又創作完成了《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本片根據片山恭一的同名小說改編,片中盡顯導演紮實得功力。片山原著里得任性與矯揉,被行定勛棄掉,所遺留下的只是純愛的美,和純粹的紮實影像。2005年是行定勛創作得高峰,一部眾星雲集的《北之零年》,足以見得其目前在日本影壇得號召力。吉永小百合、渡邊謙、豐川悅司和石橋蓮司,這些名字就足以保證這部電影得成功。接下來便是改編拍攝日本著名劇作家三島由紀夫的《春雪》。

4 行定勛 -作品

導演作品

影片資料
國家/地區: 日本 
類型: 愛情 / 劇情 / 歷史 
影片資料:春之雪國家/地區: 日本 類型: 愛情 / 劇情 / 歷史

《消失在遙遠的天空》(2007)
《塵封筆記本》 closed note クローズドノート(2007)
《春之雪》 Spring Snow (2005)
《北之零年》 Kita no zeronen (2005)
《日出前向青春告別》 Kyo no Dekigoto a day on the planet (2004)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 Crying Out Of Love,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2004)
《果醬短篇集》 Jam Films (2002)
《大暴走》 Go (2001)
《向日葵的聲音》 Himawari (2000)
  
編劇作品
《日出前向青春告別》 Kyo no Dekigoto a day on the planet (2004)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Crying Out Of Love,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2004)
《果醬短篇集》 Jam Films (2002)

5 行定勛 -藝術魅力

《春雪》劇照
《春雪》劇照

一般認為,行定勛是岩井俊二的後繼者,認為他是一個在抒情風格方面有才能的導演,其實,他業已逐步擺脫了老師岩井的窠臼:行定勛的《Go!大暴走》,雖說與岩井《燕尾蝶》同樣為反映外鄉青年在日本的殘酷物語,但是,行定勛根本已從岩井痴迷形式、自我陶醉式的哀嘆情調中,找到了一條足以忘卻痛的、湮沒國籍種族偏見的精神歸宿;類似《情書》的以「純愛」為賣點的、賺取眼淚的商業片《在世界中心呼喚愛》,行定勛的手法也全然不同於岩井:普遍認為,岩井的影像語氣帶有村上春樹的韻味,而行定勛無疑跟村上截然相反。

片山恭一的《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原著經過行定勛的改編,就類似於一次脫胎換骨地過濾和洗鍊,片山原著里「村上式」的任性與矯揉,悉數被行定勛揚棄掉了,所遺留下的純愛的美,沉澱成很純粹的紮實影像。行定勛拍攝《春雪》,不能不說是受了《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刺激:《在》中蘊涵的所謂「純愛」,難道只是幼稚懵懂、柏拉圖式的純純戀愛么?難道只是促進了旅遊業發展的、異國情調的所謂「世界中心」澳大利亞平原么?難道只是八十年代盛極一時的「白血病」(不治之症)模式劇么?難道只是為了滿足當下許多家教嚴格的女人跟不上當今很輕易便上床的戀愛風潮轉而尋求「無精液」戀愛烏托邦的解脫心理么?

縱然行定勛抱負非凡,也根本無法在本質里很幼稚媚俗的《在》中一展宏圖,於是在這股不斷蔓延的「純愛」風潮下,他開始尋求更高級的具有藝術價值的純愛載體,那便是《春雪》。行定勛拍《春雪》,是見縫插針,更是對純愛定義的一次華麗的深刻詮釋。在這裡,純愛得到了美的升華,甚至變得有些渾濁了,抑或說,純愛與唯美的界限模糊了。在這場王朝式的戀愛影像中,瀰漫著戀愛之美、風俗之美、傳統之美、物哀之美、死亡之美。

6 行定勛 -經典語句

行定勛行定勛

 兩部愛情電影就可以打動人心,一部史詩讓人震撼。

7 行定勛 -人物評價

行定勛行定勛

大家從《go!大暴走》開始關注他的,行定勛的小人物將更多的將目光放在邊緣的小人物上。那些身患絕症的少女,沒有歸屬感的僑民,一群居無定所的小流氓,這些被遺忘在社會角落的人群,在行定勛的電影里閃現出只屬於自己的迷茫與哀傷,事實上他們也不知道該怎樣走下去,只是在不停的尋找,看是否找得到出口,這就是他們的生存法則。結尾沒有大團圓,或者是少女安然離世,留給主人公難忘的回憶;或者是少年繼續奔跑,尋找自己的歸屬感;抑或是小流氓青春恣意張揚,完全投入不留悔恨。時代的痕迹清晰明朗,日本經濟持續低迷是不爭的事實,許多人都在彷徨,又或者在積極尋找振興日本經濟的答案,作為國家明天的年輕人也不例外。 

行定勛是個對「美」感觸敏銳的中年導演,也是個能在市場上站穩腳跟的導演。

上一篇[析]    下一篇 [心肌梗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