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行為犯

行為犯是一個頗有爭議的概念。 在英美法系國家,受其判例法特色的影響,傳統刑法理論一般沒有把行為犯作為一種犯罪類型加以研究。只是在近些年來,隨著英美法系國家制定法的增多以及國際間刑法理論的交流,行為犯這一概念才得到一些學者的關注。如有的學者把那些依據危害行為而非危害結果來下定義的犯罪稱為「行為犯」(英文為「conduct crimes」)。

1簡介

結果犯和行為犯的劃分標準
如何正確界定行為犯這一概念,實際上就是要確立結果犯與行為犯的劃分標準。從兩大類觀點看,前者可稱為既遂標準說,後者為成立標準說。我們基本贊同既遂標準說,並闡明以下理由:(1 )以結果論責任是早期刑法一直延續下來的刑法觀念,雖然我們並不贊成以結果是否發生作為犯罪既遂與否的標準,但許多犯罪的確是以結果的發生作為既遂的主要標誌的。將這類犯罪歸於結果犯之列,合乎傳統思維觀念。又由於既遂犯是犯罪的普遍存在形式,確立上述觀念對研究和處罰既遂犯具有現實意義。(2 )雖然中國刑法對犯罪未完成形態的處罰原則不同於大陸法系國家的規定,但中國刑法分則對法定刑的設置則是以處罰既遂犯為標本的。這就是說,立法者在給犯罪配置法定刑時,應當考慮的是該罪既遂形態的社會危害性,從而做到罪刑相適應。於是,依既遂標準說研究結果犯和行為犯合乎法定刑的配置規律,有助於法定刑體系的協調一致。(3)根據成立標準說,結果犯只限於過失犯罪、 間接故意犯罪和少數直接故意犯罪,這勢必導致有的犯罪既可以是行為犯,也可以是結果犯。如依據刑法對殺人罪的規定本身來看,該罪只是行為犯。但就具體的殺人罪而言,直接故意殺人是行為犯,間接故意殺人是結果犯,於是該罪既是行為犯,又是結果犯,二者之間的矛盾是顯而易見的。(4)就犯罪構成和犯罪既遂的關係而言,犯罪構成是基礎, 犯罪既遂是最充分實現了的犯罪構成。表面上看,成立標準說強調犯罪構成的作用,實質上這是把犯罪構成過於簡單化的表現。相反,既遂標準說是在運用犯罪構成的基礎上,確定對既遂犯的處罰,是罪與刑的結合,其價值取向更加合理。此外,那種以法律條文本身的規定來區分行為犯和結果犯的觀點也是對立法技術的忽視,因為立法者在表述法律時必須強調語言運用的簡潔明了,僅以法律條文對構成要件的表述判別行為犯或結果犯是過於表面化的表現。當然,如何準確地表述既遂標準說,還有值得進一步探討的餘地。依筆者之見,對行為犯的定義可作這樣的表述:行為犯就是指實施刑法分則規定的犯罪構成要件的行為,而無需發生特定的危害結果即可成立既遂的犯罪類型。這裡的「特定的危害結果」既包括實際損害結果,也包括現實的危險結果。相反,那種不僅實施刑法分則規定的構成要件的行為,而且還必須發生特定的危害結果,才成立犯罪既遂的犯罪是結果犯。危險犯屬於結果犯的一種,只不過它所要求的特定危害結果是危險結果(即實際損害發生的可能性)。
誠如中國台灣地區學者蔡墩銘先生所言:「從刑法之淵源以觀,各國所以制定刑法乃由於欲處罰犯罪結果,至於在刑法之內處罰不必有結果發生之犯罪,見於刑法相對發達之後,為前所未有。……藉此以觀,古代之刑事立法可謂趨向於結果刑法,而今日之刑事立法卻兼采結果刑法與行為刑法,已非純粹采結果刑法。結果刑法所規定之犯罪,莫不屬於實質犯或結果犯,而行為刑法所規定之犯罪,卻屬於形式犯或舉動犯。」(註:蔡墩銘:《刑法基本理論研究》,台灣漢林出版社1980年版,第75~76頁。)受1979年頒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原《刑法》)的歷史局限,以前的刑法理論對結果犯、行為犯的研究不足是可以理解的。隨著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變化,犯罪這一反抗統治關係的行為方式在不斷變化,這必然會體現到反映統治階級意志的現行立法中來。一些行為對統治關係的破壞容易產生威脅或危險,而這種威脅或危險又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這時,法律就應當認定為是最充分地實現了犯罪構成要件的行為,而不必等到一定危害結果發生才成立既遂;有些行為對統治關係的破壞也許根本上達不到行為人預期的結果,但由於它所侵害的客體極端重要,刑罰對它的制裁只能也必須注重其危害行為本身,因此,這類犯罪行為也是行為犯規定。基於這種考慮,1997年頒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
《中國刑事訴訟法》

  《中國刑事訴訟法》

稱新《刑法》)增加了大量的行為犯規定是可以理解的。
第一,單一危害行為的行為犯的既遂
首先,多數情況下,這類行為犯的既遂,只要行為人著手實行構成要件的行為,就成立既遂形態。在中國新《刑法》中,它們主要有:非法出租、出借槍支罪,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限於在生產、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非食品原料的行為),抗稅罪,猥褻兒童罪,刑訊逼供罪,報復陷害罪,非法搜查罪,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破
法律

  法律

壞軍婚罪,妨害公務罪,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傳授犯罪方法罪,侮辱國旗、國徽罪,盜竊、侮辱屍體罪,賭博罪,妨害作證罪,打擊、報復證人罪,窩藏、包庇罪,非法處置進口固體廢物罪,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協助組織賣淫罪,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戰時造謠惑眾罪,遺棄武器裝備罪等。多數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如背叛國家罪,分裂國家罪,武裝叛亂、暴亂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投敵叛變罪,間諜罪等也屬於這種行為犯。其次,有些行為犯的既遂有賴於他人行為的實行;否則不能成立犯罪既遂。主要有:(1)煽動型行為的犯罪, 如煽動分裂國家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煽動暴力抗拒法律實施罪;(2 )組織、領導、參加型行為的犯罪,如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組織賣血罪,強迫他人吸毒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引誘幼女賣淫罪。再次,這類行為犯中還有極少數犯罪,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組織播放淫穢音像製品罪,組織淫穢表演罪等;(3)強迫、引誘、欺騙、教唆、容留型行為的犯罪, 如引誘未成年人聚眾淫亂罪,引誘、教唆、欺騙他人吸毒罪,強迫賣淫罪,強迫賣血罪,強迫他人吸毒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引誘幼女賣淫罪。再次,這類行為犯中還有極少數犯罪,如資敵罪、叛逃罪、脫逃罪、姦淫幼女罪、嫖宿幼女罪等,其既形態必須危害行為完成一定過程,才能成立。如叛逃者被及時抓獲,就是叛逃罪的未遂犯。這主要是由這類行為自身的特點所決定的。以上分析告訴我們:並非凡是單一危害行為的行為犯只要「著手實行就成立犯罪既遂」。
總結
行為犯,指以危害行為的完成作為犯罪客觀要件齊備標準的犯罪。只要行為人完成了刑法規定的犯罪行為,犯罪的客觀方面即為完備,犯罪即成為既遂形態。這類犯罪的既遂並不要求造成物質性的和有形的犯罪結果,它以行為是否實施完成為標誌。但這些行為又不是一著手即告完成,這種行為要有一個實施過程,要達到一定的程度,才能視為行為的完成。在著手實施犯罪的情況下,如果達到了法律要求的程度,完成了犯罪行為,就視為犯罪的完成,構成了犯罪的既遂。這類常見的犯罪有:強姦罪、姦淫幼女罪、脫逃罪、誣告陷害罪等。
上一篇[危險犯]    下一篇 [金參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