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街頭衛士

1 街頭衛士 -小品簡介

  《街頭衛士》是周煒、韓雪、句號在公元2008年(農曆戊子年)春節聯歡晚會上表演的小品,周煒在該小品中扮演交警莊嚴,韓雪在該小品中扮演違章人馬路莎,句號在該小品中扮演違章人酒鬼。

2 街頭衛士 -小品台詞

  街頭衛士(小品)

  人物:莊嚴,男,20多歲,交警(以下簡稱庄);馬路莎,女,20多歲,違章人(以下簡稱馬);酒鬼,男,30多歲,違章人(以下簡稱酒)。

  地點:馬路上。

  時間:現在。

  [街頭,汽車往來聲效。莊嚴姿態規範地指揮交通。突然發現情況……]

  庄:同志……[跑步到下場門。酒鬼吵嚷聲。莊嚴攙扶腿腳不利索的酒鬼上]

  酒:沒想到市政公司的也把人蒙,豆腐渣工程害人不輕,你看這馬路修的,看著挺平,走上去凈坑……(摔倒)

  庄:(急忙將酒鬼攙起)同志,這溜平的馬路上哪有坑啊?

  酒:沒坑(站不住)怎麼倆警察架著我還直往下「出溜」呢?

  庄:哪兒有倆警察呀,就我一位。

  酒:一位?那你長倆腦袋幹嘛?多費事呀?

  庄:您先甭管我腦袋,大白天的您喝這麼多酒幹嗎呀?

  酒:誰喝多了……根本就沒喝……

  庄:喝成這樣兒開車多危險,車流那麼大您看不見……

  酒:看見了。

  庄:看見了怎麼還想開車?

  酒:我是沒看見有警察!

  庄:您還真說實話。

  酒:我就這點不好,喝點酒就瞎說實話,我媳婦兒要想知道我什麼事兒,都是先把我灌醉才問哪。要不喝酒,我騙不死她……

  庄:像您這麼喝酒的可不多見。

  酒:我還沒見過您這麼當交警的呢。太外行了!我坐在駕駛位置上剛把車發動著,你就把我拽下來了,那能罰著錢?

  庄:我要內行應該怎麼辦?

  酒:要是內行,你就再等一會兒唄。

  庄:等什麼?

  酒:你等我掛擋,給油,一抬離合,車輪一轉,這時候,你再出來一喊「停」,把我弄下來,這叫酒後駕駛,扣本兒記分帶罰款,弄不好再拘我幾天留……

  庄:聽您這程序,還真像是沒醉。

  酒:你太性急了,我車還沒動你就把我攙下來了,扣不了,罰不成,你白忙活了半天吧?說你外行還冤枉你?你純粹是甩掉傻鞋,扒下傻襪,褪下傻褲,脫下傻褂兒……

  庄:這話怎麼講?

  酒:你就剩一傻帽兒!再等一秒鐘我這車就開出去了,到那時,您敞開了罰唄。

  庄:在這一秒鐘里要發生事故呢?你酒後駕車,出事故就小不了,一場車毀人亡的悲劇,很可能就發生在這一秒鐘之內。

  酒:你別嚇唬我,都說酒壯人膽,我這膽是越壯人越………

  庄:咱還是說您的事兒吧,您不是對我們交警的業務挺內行嗎?我就再告訴您幾句,我們交警執法的目的不是為罰款記分扣本子,而是要捍衛生命的尊嚴,保護人民的財產,把一切隱患和事故消滅在萌芽之中。

  酒:你有那麼大能耐嗎?

  庄:光靠我們交警肯定是不行,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這樣吧,您先在這兒休息一下醒醒酒,再有幾分鐘我就下崗了,我替您開車送您回家咱再好好聊聊,我還真喜歡聽您說話……

  酒:我等著您……(突然大叫)哎,看那兒……

  [莊嚴向前跑幾步,打停車手勢。刺耳的剎車聲]

  酒:兄弟,這車您也攔呀,多危險啊?

  [馬路莎衣著華麗上]

  馬:怎麼了,讓我停車幹嗎?

  [莊嚴迎上,敬禮]

  庄:您好,請出示駕照。

  馬:我怎麼了?

  庄:您違反了交通法規,超速行駛,多危險啊……

  馬:超速行駛?您那意思是說我開得太快?

  酒:您這還真不是開得太快。

  馬:就是嘛。

  酒:您這是飛得太低!妹妹,您開的這是波音747吧?

  馬:什麼波音747呀,我這是奧拓……(故作姿態)交警哥哥,抬抬手兒讓我過去吧,知道我這車是哪兒的嗎?

  酒:一個破奧拓還能是哪兒的,你以為你這是奧迪啊?

  庄:同志,請出示您的駕駛執照。

  馬:幹嗎?嚴肅起來沒完了?告訴您,我可認識你們大隊長……

  庄:我們大隊長我也認識,請您出示駕照。

  酒:沒詞兒了吧?掏本子吧。

  馬:掏就掏,有你什麼事呀?[馬路莎掏本欲遞又止]

  馬:大哥,您照顧照顧,我有急事兒……

  庄:有急事兒更不能開這麼快了,出了事故不全耽誤了嗎?

  馬:我是去看我老公……他也是你們大隊的,叫莊嚴……

  庄:那你是?

  馬:我叫馬路莎……

  酒:您的小名兒叫「手」吧?

  馬:什麼啊?

  酒:大名叫馬路莎,小名肯定叫「手」,馬路殺手嘛!

  馬:討厭,警察同志,您看他···[馬路莎將駕駛執照遞給莊嚴]

  [莊嚴對照相片打量馬路莎,馬路莎美美地擺個造型]

  酒:哎呀媽呀,還擺造型兒哪?你再走幾步貓步得了唄。

  馬:大哥,您認識莊嚴吧?

  庄:太熟悉了,不過他好像還沒結婚。[莊嚴填處罰單,然後遞給馬路莎]

  庄:同志,請您明天去城區交警大隊接受處罰……

  馬:什麼?我不都跟您說了,我是莊嚴的未婚妻……

  庄:是啊,我開的也不是結婚證啊!(敬禮)再見!

  [莊嚴走到台中,繼續打手勢指揮交通]

  馬: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給面子啊?

  酒:你磨嘰什麼呀?就這智商還是交警的未婚妻呢?給你那老公打個電話不就完了嗎?

  馬:啊?對……對……(掏出手機)喂,維尼熊嗎?

  酒:還加菲貓呢。

  馬:我加菲貓啊……誰加菲貓啊?我是殺手……什麼殺手啊,我是莎莎。您給我介紹的城區交警大隊那男朋友是不是叫莊嚴……

  酒:叫半天老公還沒見過面啊?現在這女孩兒這嘴,說出話來真超前……

  馬:您跟他說過我嗎?他知道我的名字吧……好吧,你把他手機號給我……誰急著要嫁出去呀?哎呀,現在跟你說不清楚,我給他打電話……(按號幾次手機均未打通)大白天的關什麼手機呀,真是的。

  [馬路莎急得亂轉,莊嚴停止指揮,看錶,掏出手機,邊開機邊走向酒鬼]

  庄:怎麼樣?酒醒了嗎?我下崗了,咱們走。

  馬:哎哎哎,咱的事還沒完那!

  庄:你還沒走啊?

  馬:把駕照還我。

  庄:還您駕照,可以。

  馬:就是嘛,還我就完了,咱們誰跟誰呀?

  庄:等您接受完處罰,自然就還給您……

  馬:你,你……到底還不還?

  庄:還啊,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

  馬:你現在就還我。

  庄:對不起,我沒有這個權力。

  馬:那你怎麼有權力酒後上崗啊?

  庄:我沒有喝酒啊?

  馬:沒喝酒,這麼大的酒味兒你還敢說你沒喝?

  酒:這酒味是我嘴裡的。

  馬:一邊站著去,被窩兒里伸出一隻腳……你算第幾把手兒?

  庄:您看,我像喝過酒的嗎?

  馬:你看你那臉紅的,你不像誰像……

  庄:倒是經常有人說我臉黑,我還頭一次聽人說我臉紅。

  馬:對,你那臉就是黑紅黑紅的!你不但喝酒,上崗還帶著個醉鬼親戚,對無辜群眾冷嘲熱諷……

  酒: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是吧哥?

  馬:哼,都叫哥了還說不認識?

  酒:我真不認識他,是吧哥?

  馬:我告訴你,你不馬上把駕照還給我,我就告你違反禁令,讓你穿著警服耍威風?我把這身皮給你扒了……

  酒:你拿警察當香蕉啊!說扒皮就扒皮!

  馬:我現在就打電話……(拿手機按號)

  [莊嚴手機響。接電話]

  庄:喂,您好……

  馬:莊嚴嗎?我是維尼熊給您介紹的女朋友馬路莎,你們隊里那警察怎麼那樣兒啊,「齁兒」不是東西……

  庄:「齁兒」本來就不是東西嗎……

  馬:他……(猛省,望著莊嚴愣住)你?

  庄:認識一下,我就是莊嚴![莊嚴熱情地向馬路莎伸出手,馬路莎尷尬地不知所措]

  庄:沒想到咱們會在這裡見面,小馬妹妹,感謝您願意選擇交警做男朋友,但是您還需要考慮考慮,做交警的妻子,不但要理解交警執法的甘苦,有時還要承受一些委屈呀!有機會咱們再見。[莊嚴敬禮,扶酒鬼下]

  馬:哎……把我撂這兒和他走了,我就不信我還沒有個醉鬼有魅力……等等我……[追下]

  (略有刪節)

上一篇[莉坦]    下一篇 [重頭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