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衛宮切嗣,虛淵玄著作的小說及其改編的同名動漫《Fate/Zero》中的男主角,第四次聖杯戰爭中Saber的Master,衛宮士郎的養父,被稱為「魔術師殺手」的男人。有著極為沉痛的過去和悲傷的回憶,雖然是希望世界和平的夢想家,但實踐時卻是冷酷無情的現實主義者。儘管愛著所有人,但也有著「殺掉任何一個人」覺悟的男人。他的內心沒有任何猶疑,不過卻未能還完全捨棄悲傷。

1 衛宮切嗣 -人物簡介

名字:衛宮切嗣引
英靈:Saber
身高:175cm 
衛宮切嗣衛宮切嗣
 
體重:67kg
血型:AB 
生日:11.11
設定顏色:灰色
特技:射擊,無聊的笑話
愛好:方便食品,冒險
不擅長的事:電影,讀書
固有結界:固有時制御,效果類似於自身強化。可以通過改變自身的時間感觸獲得超過身體倍數的極限反應和速度(或者降低)。但根據自然法則,回復原狀之後。效果時間會同樣返還。例如三倍固有時制御之後,出現相同時間效果的血液慢三倍加速,心跳慢三倍加速的後遺症……。
奉行:為了拯救所有人,不得不做出一點必要犧牲。(按綺禮的話來說就是「不斷失去一切的男人」)
外號「魔術師殺手」,冷酷無情的暗殺者,為實現自己拯救所有人的夙願入贅艾因茲貝倫,目標為聖杯。
衛宮士郎的養父,在十年前的大火中救了士郎並收養了他,後來經
不住士郎的軟磨硬泡而教了他魔術。他是個隱姓埋名的魔術師,不與魔術師往來。經常丟下士郎一個人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其實是去愛因茲貝倫見他的女兒,但都未能如願,逐漸失去能力的他連進入結界都十分困難……)。在士郎的印象中,他總是像個大孩子一樣,心地善良,面帶微笑。於五年前去世,享年三十四歲。
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倖存者之一。
被愛因茲貝倫家僱用,且利用愛因茲貝倫給予的聖劍的鞘Avalon做為觸媒召喚出SABER/ 塞芭,和言峰綺禮一起殘留到戰爭末端,使用了最後的2枚令咒(一枚被SABER抵制了)強迫SABER/塞芭破壞聖杯。作為master真的不錯。但與自己的Servant沒交流過的主人怎麼也不能算的上是好的主人。「不擇手段」殺死敵對的魔術師令他聲名狼藉。擁有妻子(愛麗絲菲爾)和助手(久宇舞彌)。
衛宮士郎的養父,依莉雅蘇菲爾・馮・愛因茲貝倫的親生父親。  具有火與土兩種屬性,嚴格的說是「切斷」與「結合」,與起源相同,故被取名為「切嗣」。
第四次聖杯戰爭的master。
被愛因茲貝倫家僱用,併入贅。其妻為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
利用愛因茲貝倫家給予的聖劍的鞘Avalon做為觸媒,召喚出了SABER/塞芭,並和言峰綺禮一起殘留到戰爭末端。
最終用了令咒強迫SABER破壞聖杯,但因為方法不對雖然中止了聖杯的儀式,但也導致了冬木市的大火……
不擇手段,完全不顧及身為魔術師的身份,甚至要挾人質的手法(與SABER的騎士道相違背)……殺死敵對的魔術師令他聲名狼藉。

2 衛宮切嗣 -有關於第四次聖杯戰爭

根據了解,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
1.狙殺了一名MASTER(雨生龍之介);
2.擄走某一MASTER的戀人並且逼迫對方退出第四屆聖杯戰爭后仍毀約殺死這對戀人(凱納斯·阿契波爾特·埃爾梅羅及其未婚妻);
3.囚禁某MASTER的家人引誘MASTER來救援並用油罐車將其炸死(與2為同一事件) 
4.不屬於魔術協會的自由魔術師。
5.喜好槍械,懂得固有時制御這種特殊魔術。
擁有「魔術師殺手」的惡名,所以愛因茲貝倫家才會僱用他。
6.聖杯戰爭時,欺騙敵人,拿敵人的戀人為人質,利用敵人的親人作盾,為殺害敵人會爆破整棟建築物。為避免客機上的死徒化,不等乘客降落機場,便炸毀整座客機,即使其師傅也在機上。
7.與他所做的相反,他本人的理想是世界和平,為了許多人間能和平地生活而扼殺了必要的犧牲品(人)。可以說是反英雄的象徵。
8.第四次聖杯戰爭終結時,讓在被野火燒過的原野上,唯一生存的,瀕死的衛宮士郎身上放入聖劍的鞘且救活了他,衛宮士郎更作為繼子身份跟他一起居住了一段日子。
9.作為魔術師時行動以外的時候,是一個極度尊重女性的人,對年幼的士郎說「令女孩子哭泣,日後必定會吃虧」。
10.受到「この世全ての悪」「人世間所有的惡」的慢性影響,死亡。享年34歲。

3 衛宮切嗣 -魔術禮裝

起源彈 上一代的衛宮世家在判定誕生的嫡子的「起源」時,因為那奇異的結果不知所措,將嬰兒命名為「切嗣」。 
大致上是「火」與「土」的二重屬性。詳細歸划的話,是「切斷」和「結合」的複合屬性。那是他與生據來的靈魂形態,也就是「起源」的本相。 
切、嗣——稱呼為「破壞和再生」有少許細微的不同。因為切嗣的起源並不意味著「修復」。比方說,切斷之後又結合起來的線,結點的粗細會發生變化。就是說,「切而嗣」的行為,會使對象產生不可逆的「變質」。 
在製作自己的禮裝時,衛宮切嗣將自己擁有的極其特異的「起源」做了最大限度的活用。他側腹的左右第一二肋骨都被切除掉。將取出的肋骨研磨成粉狀,然後用靈魂工程凝縮,作為彈芯封入六十六發子彈中。 
這子彈會對「被擊中」的對象將切嗣的「起源」具現化。如果命中生物身體的話,那裡既沒有傷口也沒有出血,只是中彈的部位變得像是壞死的舊傷一樣。表層看起來像是治癒了,但是神經和毛細血管沒有準確再生,喪失了原本的機能。 
而且擁有概念武裝這一功能的這發子彈,對魔術師還會構成更加嚴重的威脅。 
六十六發的子彈之中,切嗣已經消耗了三十七發。但是那裡面沒有一顆的浪費。使用他身體一部分製成的子彈,已經完全破壞了三十七個魔術師。
切嗣的愛槍為contender Tompson Center出品的Thompson Contender30.06毫米口徑的Springfield狙擊步槍彈

4 衛宮切嗣 -家庭資料

女兒 依莉雅
愛因茲貝倫的公主。其母為愛麗絲菲爾·愛因茲貝倫,在上一屆聖杯戰爭擔任SABER的代理Master。其父為衛宮切嗣。就年齡來講,是比衛宮士郎大一歲的姐姐,雖然外表比士郎更年幼,但由於依莉雅是人造人的關係,身體可以依照自身的意思成長。因為聖杯戰爭的緣故來到日本。故事一開始便以天使一般的身影與一無所知的士郎見面,稱呼他為「大哥哥」。天使和惡魔竟能同為一體,能體會到這點真算是很幸運吧。同時兼具純真與殘酷於一身的她,背負了殺掉愛因茲貝倫的 背叛者——自己的父親衛宮切嗣的使命,但父親已死,所以對身為義弟的士郎感興趣。士郎本人在一開始並不知道依莉雅與自己的關係。 
養子 衛宮士郎
穗群原學園(Homurabara)高中部二年級學生及見習中的魔術師,10年前冬木市(Fuyuki)那場不明原因的大火中的少數生還者之一。被身為魔術師的衛宮切嗣所救並作為他的養子所收養。受衛宮切嗣的影響,是個英雄迷,併發誓長大之後一定要成為「正義的夥伴」拯救所有受到苦難的人們。所以只要是他人的請求他從不會拒絕。不久,他自己就開始了魔術的修行。擅長分析物件構造(可以解析眼中所見的任何東西的構造)和修理電器。雖然是魔術師,不過除了構造把握、強化和投影以外,並不會其他基本的魔術。(因為切嗣一直以為自己破壞了聖杯,聖杯戰爭就結束了,所以一直沒有教士郎魔術。)他想像切嗣那樣成為「正義的夥伴」。後來聖杯戰爭這個命運的戰役到來了。但是,通過在悲壯的戰場上的多次戰鬥,他的才能一氣呵成的覺醒了。在第五次聖杯戰爭用劍鞘作為媒介召喚出了亞瑟王Saber。《Fate/Zero》時期的第四次聖杯戰爭引發的火災中的唯一生還者,為衛宮切嗣所救,並收為養子,原名不詳。人生價值觀深受養父衛宮切嗣的影響,自小就有成為「正義の味方」的理想。對自己的倖存抱著罪惡感,因而養成捨身為人的精神。 
父親 衛宮矩賢 / 衛宮矩賢 (えみや のりかた,Emiya norikata)
衛宮切嗣之父,受到封印指定的魔術師。在《Fate/Zero》第四卷開頭的回憶場景中登場。逃離協會之後進行死徒化的研究,目的是藉由成為死徒,以延長的生命繼續探求根源。以死徒化藥物進行人體試驗,受試者多半都變成食屍鬼。為了躲過協會和教會的追捕,最後隱居到東南亞的某個小島(ALIMANGO島)上繼續作死徒的研究。但因為死徒化實驗的關係,使得島上一直照顧和幫助自己的少女,夏麗(シャーレイ)不小心被化為了食屍鬼,並因此引來教會的代行者和協會的追捕者,小島上的居民則全數被代行者肅清。當他準備逃離時,卻被衛宮切嗣自背後開槍射殺。爾後由日後成為衛宮切嗣的養母兼師傅的娜塔麗雅·卡敏斯基(ナタリア·カミンスキー)出面跟魔術協會交涉,讓切嗣繼承衛宮矩賢百分之二十的魔術刻印。切嗣自此變成專門狩獵「不法」魔術師的魔術師殺手。  
妻子 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 (Irisviel von Einzbern)
愛因茲貝倫家為了聖杯戰爭而養育長大的人造人,昵稱為アイリ(愛麗)。衛宮切嗣的妻子。由於一直生長在城堡里,所以對外界的事物充滿好奇。不過這也是從切嗣這個「外來者」來到了城堡之後的事。深愛 、絕對信賴自己的丈夫切嗣,不容改變。第四次聖杯戦爭中,因為切嗣與SABER相性不合的關係,於是愛麗成為了代理MASTER,由SABER負責保護她。愛麗是自身具有高貴氣質的少女,這一點令Saber很喜歡,因此對於她成為代理Master完全沒有異議。兩人不但個性上契合,同時也是考慮到戰術而作此搭配。對她們兩位來說,則像是「騎士與被守護的公主」之間的關係。至於這個點子則是由切嗣想出來的。本人則是在幕後「準確地除去其他MASTER」。
上一篇[《奇愛博士》]    下一篇 [自治領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