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袁家渴記》是唐代文學家柳宗元的一篇山水遊記的散文。柳宗元的山水遊記都寫於他貶謫永州以後。政治上的失意,使他寄情于山水,並通過對景物的具體描寫,抒發自己的不幸遭遇,成為後世寫作山水遊記的楷模。《袁家渴記》是「永州八記」的第五篇。文章寫景中夾以抒情,情景交融,曲折地表現了作者對貶謫永州、待罪南荒的欲言又止、欲罷無能的凄苦的心境和對無限廣闊、無限自由的美好環境的追求,抒發了他對醜惡現實的憤懣之情。

1作者簡介

柳宗元(773—819),字子厚。祖籍河東(今山西永濟),世稱柳河東。自幼聰明好學,21歲考取進士,26歲又考中博學宏詞科,被任命為集賢殿正字。803年(貞觀十九年),柳宗元在做了一段時間的藍田尉后,被調回朝中任監察御史里行。805年(永貞元年),柳宗元被擢為禮部員外郎,積极參加了王叔文領導的革新運動。革新失敗后,同年九月,柳宗元被貶為邵州刺史,途中改貶為永州司馬。815年(元和十年)病逝於柳州刺史任上。有《柳河東集》、《柳宗元集》傳世。

2作品簡介

作品名稱:袁家渴記
創作年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作品體裁:散文
作品出處:《永州八記》

3作品原文

袁家渴記[1]
由冉溪西南水行十里,山水之可取者五,莫若鈷鉧潭。由溪口而西,陸行,可取者八九,莫若西山。由朝陽岩東南水行[2],至蕪江,可取者三,莫若袁家渴。皆永中幽麗奇處也[3]。
楚、越之間方言[4],謂水之反流者為渴,音若衣褐之「褐」[5]。渴上與南館高嶂合[6],下與百家瀨合[7]。其中重洲小溪[8],澄潭淺渚[9],間廁曲折[10]。平者深墨,峻者沸白。舟行若窮,忽又無際。
有小山出水中。山皆美石,上生青叢,冬夏常蔚然。其旁多岩洞,其下多白礫[11];其樹多楓、柟、石楠、楩、櫧、樟、柚[12]。草則蘭芷,又有異卉[13],類合歡而蔓生[14],轇轕水石[15]。
每風自四山而下,振動大木,掩苒眾草[16],紛紅駭綠[17],蓊葧香氣[18]。沖濤旋瀨[19],退貯溪谷[20]。搖颺葳蕤[21],與時推移。其大都如此,余無以窮其狀。
永之人未嘗游焉。余得之,不敢專也,出而傳於世。其地主袁氏,故以名焉。

4註釋譯文

作品譯文
從冉溪向西南,走水路十里遠,山水風景較好的有五處,風景最好的是鈷鉧潭;從溪口向西,走陸路,風景較好的有八、九處,風景最好的是西山;從朝陽岩向東南,走水路到蕪江,風景較好的有三處,風景最好的是袁家渴;這些都是永州幽深美麗奇異的地方。
楚、越兩地之間的方言,水的支流叫做「渴」,讀音就像衣褐的「褐」。渴的上游與南館的高山會合,下游與「百家瀨」匯合。其中重疊的島嶼(江河裡邊的島嶼)、小溪、有的地方水深,成為清澈的潭,有的地方水淺,露出小塊的地,成為淺渚,兩者還夾雜著水在那裡曲折地流。深潭的水面平,呈深黑色,衝擊石頭的水像沸騰一樣冒著白沫。船好像就走到了盡頭,忽然又豁然開朗,變得寬闊無邊。
有座小山從水中露出來。山上都是好看的石頭,上面生長綠色的草叢,一年四季都濃密茂盛。山旁有許多岩洞。山下有許多白色的碎石;上山的樹木多是楓樹、柟樹、石楠、楩樹、櫧樹、樟樹、柚樹;小草則多是蘭草、芷草,又有許多奇異的花卉,類似合歡但是長出許多莖蔓,纏繞著水中石頭。
常常有風從四周山上吹下,吹動大樹,翻動著輕柔的眾草,使紅花和綠葉在紛亂中像吃驚似的,香氣濃郁;衝起波濤旋著水渦,從溪谷流進流出,搖動著繁密的花草,隨著季節而變換。風景大多都是這樣的。我沒辦法都描述完。
永州沒有人過來遊玩,我來到了這裡,不敢獨自享受。回來寫出文章告訴世人。這裡土地的主人姓袁,所以我叫它「袁家渴」。

5作品賞析

這篇文章概括、詳盡、具體、細緻地描寫了袁家渴的景觀。文章篇幅雖小,但寫景有點有面,點面結合自然,詳略得當,虛實互補貼切,突出了作者在當時新一輪遊記創作中的領先地位。行文中,山、水、樹、石、花、草、洲、潭、渚、岩巧妙組合,搭配天成,形、聲、色、韻、動、靜、疏、密和諧互用,貼切精美,顯示出作者在藝術構思上極為巧妙的筆力和描寫景物的豐厚的藝術底蘊。文章語言流暢,文精意凝,音韻鏗鏘,節奏感強,體現了作者的理想和追求。
上一篇[藍田尉]    下一篇 [始得西山宴遊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