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被子植物門(Angiospermae)是植物界最大和最高級的1門。由少數(典型的是8個)細胞構成的胚囊和雙受精現象被視為被子植物在進化上的一致性和與其他植物類群區別的證據。被子植物在形態上具有不同於裸子植物所具有的孢子葉球的花;胚珠被包藏於閉合的子房內,由子房發育成果實;子葉1~2枚(很少3~4枚);維管束主要由導管構成;在生殖上配子體大大簡化,以最少的分裂次數而發育,雌配子體中的頸卵器已不發育;在生態上適應於廣泛的各式各樣的生存條件;在生理功能上具有比裸子植物和蕨類植物大得多的對光能利用的適應性。

1 被子植物門 -簡介

植物界最大和最高級的1門。由少數(典型的是8個)細胞構成的胚囊和雙受精現象被視為被子植物在進化上的一致性和與其他植物類群區別的證據。被子植物在形態上具有不同於裸子植物
被子植物門被子植物
 孢子葉球的花;胚珠被包藏於閉合的子房內,由子房發育成果實;子葉1~2枚(很少3~4枚);維管束主要由導管構成;在生殖上配子體大大簡化,以最少的分裂次數而發育,雌配子體中的頸卵器已不發育;在生態上適應於廣泛的各式各樣的生存條件;在生理功能上具有比裸子植物和蕨類植物大得多的對光能利用的適應性。全世界約有300~450個科(各個分類系統科的概念不同),25萬種,大多數科分佈在熱帶,2/3的種限於熱帶或其鄰近地區。中國約2.5萬種,分隸於291科和3050屬。

2 被子植物門 -結構和功能

真正的花為被子植物獨具的主要特徵,所以被子植物又叫有花植物。花基本上由 4個系列的成分組成:①外層系列為由萼片組成的花萼,通常呈綠色,有保護花的作用;②內層系列為由花瓣組成的花冠,通常質地柔軟多汁,色澤鮮艷,具有引誘傳粉者的作用;③一至多個系列的生有花粉的雄蕊,合稱雄蕊群;④一個(至多個)系列的內含胚珠的心皮,構成子房或雌蕊

被子植物門被子植物

 群,通過子房上的花柱和柱頭接受花粉粒(雄配子體)。花粉萌發后,雄配子體有1個粉管細胞和2個精子(雄核);在胚珠中,雌配子體(胚囊)通常有8個細胞(1個卵,2個助細胞,3個反足細胞,2個極核)。雙受精后,由一個花粉粒產生的雄核(配子)與卵受精發育成胚,另一個雄核與二個雌核結合發育成胚乳。花的樣式和不同綱的傳粉者的感覺或知覺作用緊密相連,而且在昆蟲與花的相互關係上存在著平行的協同進化。原始的葉狀心皮通過摺疊和邊緣或縫線的癒合而封閉很可能與蟲媒授粉有關,這不僅可以保護胚珠免受攫食昆蟲的侵食,而且可以利用來訪昆蟲作為傳遞花粉的媒介。

被子植物細胞的結構和分化水平也是最進化的,除了若干原始的成員外,在水分輸導組織(木質部)中都有稱為導管的管狀細胞。在體型上,被子植物大小的變化從高達150米的澳大利亞的桉樹到長不足1毫米的、結構簡單的微粒狀漂浮水生植物無根萍。在熱帶雨林中,巨大的藤本植物如榼藤子攀援而上高聳雲霄;也有附生在大樹上的蘭科、天南星科和鳳梨科植物,它們僅依靠樹槎上的薄薄積土而生長;茅膏菜、捕蠅草、狸藻和豬籠草等食蟲植物則在捕蟲設計上結構巧妙和複雜。被子植物中還有各種寄生植物如槲寄生、菟絲子,靠從別的植物中吸取營養物質來生活。特別是分佈在加里曼丹和蘇門答臘的奇異的大花草,營養器官退化到只剩下幾根生長在其寄主植物的根或莖上的絲狀物,但它那巨大的花,直徑卻達45厘米,重 7千克,而且充滿著為蠅類所喜愛的屍臭味。還有原產於中美洲和南美洲荒漠的多漿汁的仙人掌科植物,約有2000種,形態別緻,有高達20米的巨大的仙人柱,有直徑達1米的笨重的仙人球,也有延地而生,形似游蛇的仙人鞭。乾燥的環境使得這些植物特別耐旱:植物體95%以上都是水,莖的外皮堅硬而不通氣,葉變成了刺,而且有些種遍體密布毛茸──這一切都是為了防止水分蒸發。

高水平的生理效率和範圍廣泛的營養體可塑性以及花的多樣性使被子植物得以佔領幾乎所有極端的生境,並使這些生境特徵化──森林、草原、沙漠和許多水生生境。被子植物在主要的植物地理區域內形成了一個常由佔優勢的科、屬和種為特徵的一系列廣泛的生態群落。  

3 被子植物門 -繁殖

可分有性和無性兩大類。

有性生殖

有性生殖又分為異體受精和自體受精兩部分。

異體受精植物

這類植物往往具有許多防止自體受精的機制,即不親和性系統。根據有無形態效應可把不親和性系統分為:①同形不親和性系統和②異形不親和性系統。異形不親和性系統大約涉及24個被子植物的科。花柱異長,特別是兩型花柱,是一種主要的異形不親和性系統,其中種的群體是由具長花柱和一組短雄蕊的花和具短花柱和一組長雄蕊的花的植物所組成,具體例子有報

 春花屬、耳草屬、睡菜屬、連翹屬、PiriquetaJepsonia等。受精作用僅僅發生在兩種類型植物之間的傳粉以後,而不是在同一植株上。三型花柱(tristyly)是花柱異長的另一種型式,包括 3種不同類型的花:①長花柱型,柱頭下方有 2組花藥;②中等花柱型,柱頭的上、下方各有 1組花藥;③短花柱型,兩組花藥都在柱頭上方。三型花柱的種僅在酢漿草科、雨久花科和千屈菜科內發現。種內傳粉后受精的程度以花粉與柱頭在同一水平者為最高。因此,如中等花柱型的花只有在由長花柱型或短花柱型花中的中等高度的花藥傳粉以後才能產生種子。幾乎任何一個兩型花柱或三型花柱的屬內都有一些植物,它們的花藥和柱頭位於同一水平上,即使不是真正自花傳粉的話也是自交可親和的。這種花柱同長的植物的分佈往往比其花柱異長的植物寬廣,如果以自花受精為主,則它們的花可能遠較小。

另一類促進異花受精的機制是雌雄異株、雌雄同株,以及它們的各種取代。雌雄異株的分類群可能是從有花植物不同類群的雌雄同株情況下獨立發展的──不是直接來自雌雄同株,就是間接通過雌性兩性異株,雄性兩性異株或雌雄同株等中間階段而來。通常認為雌雄異株或可以導致雌雄異株的各種中間階段的進化是有利於異型雜交的選擇壓力引起的,但還可能包括許多其他的因素。過去曾錯誤地認為絕大多數雌雄異株的被子植物是風媒傳粉的,現在知道它們大多數是以動物為傳粉媒介的。在分類學上,要把雌雄異株種的雄株和雌株配在一起有時很困難。相反,在像酸模屬、玉葉金花屬和羊蹄甲屬等植物中,性的這種分離只有為分類提供用來區分近緣種的有用的鑒別依據。

自體受精植物

又叫近親繁殖植物。由於這類植物的種內或分類群內個體的基因型都多少不相同,而每一個個體又能保持其遺傳性多代不變,結果往往形成許多純系或同形小種。閉花受精是一種有利於自體受精的現象,植物的形小而不引人注目的花在花期保持不開放並進行自花傳粉和受精。在通常情況下,閉花受精花與開花受精的花生在同一植株上,例如堇菜屬、酢漿草屬、胡技子屬、活血丹屬、野芝麻屬、四棱草屬和蕕屬。閉花受精有時與生態條件緊密相關,長時期的多雨天氣如同極度蔭蔽一樣,似有利於產生閉花受精的花(如寶蓋草)。這可能是因為在遮蔽狀況下傳粉昆蟲常變得稀少的緣故。堇菜屬的閉花受精在高海拔地區較頻繁的事實顯然應歸於光周期反應。福斯卡爾鴨跖草生長在地下的閉花受精的花在曝光條件下可變成開花受精。J.S.赫克斯利認為閉花受精的形成是由生態壓力引起的花不能開放(假閉花受精)結果導致自花傳粉,繼之以花瓣和雄蕊體積的縮小和最後花粉在原來位置上萌發而不從花藥上釋放等的進一步適應。

二型花嚴格說來是指閉花受精的花與開花受精的花分別生長在不同的植株上。但閉花受精和二型花現象有時不易分開。例如,在水金鳳中,除了完全著生小形的閉花受精花的植株和完全著生形大美麗的開花受精花的植株外,有些植株兩者兼備。有時二型花植株在群體內呈多態現象,如卡羅來納紫草。

無性生殖

無融合生殖植物包括任何類型的無性生殖。可分為兩大類:營養生殖和無融合結籽。

營養生殖  

又叫營養體無融合生殖,是指完全靠匍匐莖、根莖、塊莖、珠芽和冬芽等營養體傳代的生殖方式(見植物營養繁殖)。著名的例子有伊樂藻(只存在一個性別的雌雄異株的種)、Stratiotes aloides、黑藻等以及浮萍科的某些種,它們在北歐完全是營養生殖,在別處卻是正常的有性生殖。假胎生現象是一種繁殖體發生在花內部而且代替了花的營養生殖方式,在虎耳草屬、龍舌蘭屬、蔥屬、蓼屬以及禾本科的早熟禾屬、羊茅屬和須草屬等屬內很有名。但其中有些種在同一花序上兼有有性的和假胎生的花(如拳參和薤白)。

無融合結籽

包括用無性方法產生胚胎和種子的任何類型,其特點是繞過減數分裂和受精,因此最後形成的胚胎的染色體數目和基因型與母株完全一樣。大致有以下幾種方式:①不定胚生殖。胚胎直接由作為二倍性孢子體母體組織的珠心或珠被產生,完全避開配子體階段。以柑橘屬為最著稱;還發生在冬青葉山麻桿、甜味大戟、齒葉金蓮木、蒲桃、桃葉野扇花、橙黃仙人掌,以及玉簪屬、蔥屬、綬草屬和Nigritella等植物內;②無孢子生殖和雙倍孢子生殖。前者是由珠心或內珠被營養細胞經過多次體細胞分裂而直接產生胚囊;後者是胚囊雖由大孢子母細胞產生,但產生過程中或則根本沒有減數分裂,或則減數分裂大為變樣,以致染色體不進行配對或減數。從形態學觀點看,這兩種無融合生殖方式仍有孢子體與配子體的世代交替,但因繞過減數分裂而使配子也是二倍性的;③假受精。通過授粉作用與花粉管發生使卵受雄配子的刺激后形成種子,但雄核絕不與卵融合,所以種子後代的基因型與母株相同。

無融合生殖按其在個體發生上的不同程度又可分為專性無融合和兼性無融合兩大類。前者是指整個植株完全是無融合生殖的(如大蒜);後者是指同一植株上既有無融合生殖又有有性生殖(如薤白和拳參)。由於兼性無融合的有性過程能產生一系列新的無性系,從而在新、老無性系之間形成一種異常複雜的關係:雖有穩定的性狀區別,但這種區別非常微小,以致很難作為分種的依據。再有,因無融合生殖常與種間雜交和多倍化現象密切相關,使變異式樣更為複雜,形成被稱為「無融合複合種」的,分類學上十分困難的類群,如還陽參屬、早熟禾屬、委陵菜屬、懸鉤子屬、銀膠菊屬、蒲公英屬和山柳菊屬等。  

4 被子植物門 -分類

被子植物在階層系統中的地位和名稱至今意見不一,有的作為門,有的作為亞門或綱。除了少數分類系統外,被子植物通常被分成雙子葉植物和單子葉植物兩大部分,但不同的分類系統給予這兩大類群以不同的等級和名稱──有的作為綱,即雙子葉植物綱和單子葉植物綱,有的則作為亞綱,即雙子葉植物亞綱(Dicoty-ledonidae) 和單子葉植物亞綱(Monocotyledonidae)。這兩大類群彼此以若干性狀相區別(表1),但孢粉學資料並未提供它們之間存在著明顯界線的證據。分支系統學家則認為單子葉植物和雙子葉植物是非單元發生的並系類群,在自然分類系統中應予排除。

亞綱又進一步被分為超目和目。超目這個介於亞綱和目之間的分類階元已被現代的被子植物分類系統普遍採用。

科是植物學家和非行家最常用的高級分類階元。但被子植物科的數目依不同的分類系統及各學者對科的範圍看法不同而有較大的變化,一般在300~450之間,1987年А.Л.塔赫塔江畫分為 533個科。被子植物科的內容變化也很大,從只含一個屬和一個種的單型科如昆欄樹科(Trochodendraceae)和杜仲科(Eucommiaceae)到屬以百計和種以千計的龐大的多型科如菊科(Asteraceae),大戟科(Euphorbiaceae)和茜草科(Rubiaceae)。儘管科的數目和內容有較大的變化,但學者基本一致的看法是大約有200左右的科是「核心的科」。

P.H.戴維斯和J.克倫的《有花植物科的鑒定》第二版(1979)、R.基辛格等修訂的《桑納有花植物科解析檢索表》(1981)以及A.克朗奎斯特的《有花植物的綜合分類系統》(1981)載有迄今最完備的世界有花植物的分科檢索表。

然而,目(甚至超目)在不同的分類系統不僅數目相差懸殊,而且名稱和內容大相徑庭。目除了用在分類系統的正規描述中外,並非廣泛使用。許多分類學家喜歡非正式地應用科以上水平的分類學單位。

5 被子植物門 -系統

現代的被子植物分類系統並不十分關心什麼類群應予承認和應放在什麼等級上,所關心的是不同科之間的親緣關係以及如何在一個系統方案或排列中,反映出科的系統發育或進化的狀況和起源。但60年代以來,學者在以下兩個問題上存在著很大的分歧:①系統發育能否作為被子植物分類的目標和建立分類系統的原理;②評價分類群之間的親緣關係是根據性狀的相似性程度還是通過綜合分析性狀的進化趨勢。分支系統學和進化分類學的學者主張系統發育是生物分類學研究的目標和建立分類系統的依據,和用系統樹來表示系統發育的關係。所謂系統發育的分類系統是指分類群按階層系統體系的排列,既為了表示多層次分枝的順序即進化枝,又為了表示分枝的進化性變化的程度和性質以及它們的級度即進化級。鑒於現有被子植物的化石很不充分,因此,反映被子植物系統發育關係的系統圖,只能來自對現存類型比較研究的演繹。但以J.S.L.吉爾默與V.H.海吾德為代表的表徵分類學學者強調,鑒於企圖通過完整的化石證據來重建被子植物系統發育歷史的願望不可能有任何把握實現,因此「被子植物的分類應該表達植物之間的關係,像它們今天存在的那樣,而且應該以全面的相似性來評價」,而「推測性的系統發育不應該作為分類的基礎」。具體地說,他們主張用最大數量的屬性,以全面的相似性和區別性為依據進行通用的分類,以便有可能為更多的目的服務(見數量分類學)。

自達爾文始,已有30多位學者提出了被子植物的(有的是種子植物或維管植物的) 分類系統。但由於被子植物的系統發育中普遍存在的:①鑲嵌進化或異級度性;②趨同進化;③生殖阻障的起源和表徵的分化之間存在著某種獨立性;④由雜交、異源多倍化、遺傳物質的非譜系傳遞(如通過病毒)、以及很不相同的分類群的共生性「融合」所造成的非趨異性網狀進化,使這項工作的複雜性大大地增加了。但一般對被子植物的單元發生、單子葉和雙子葉植物間的親緣關係、木蘭目和與其近緣目的原始性、具退化單性花的風媒傳粉科的次生性質等許多問題,現已基本上取得了一致的認識。

幾個現代著名的被子植物分類系統有許多不一致的地方,這不僅有形式方面的問題,也有基本原理方面的問題。例如,在有關分類群的範圍方面,有的使用範圍較大的高級分類群來更好地表示親緣關係(如R.F.索恩系統,1983;A.克朗奎斯特系統,1981),有的則使用範圍較小、特徵較明顯的、無疑具有共同祖先的高級分類群(如R.達爾格倫系統,1983;А.Л.塔赫塔江系統,1980、1987)。克朗奎斯特系統著重於形態性狀和實際應用方面,檢索表一直到科。對比之下,達爾格倫系統更重視化學、超微結構和胚胎學性狀,顯然不那麼容易被野外和標本室分類學家所理解。

本卷科的排列順序按照 A. 克朗奎斯特(1981)的分類系統,其系統大綱和基本觀點是:他將被子植物門(Angiospermae)──木蘭門 (Magnoliophyta)分為木蘭綱(Magnoliopsida)──雙子葉植物綱(Dicotyledo-neae)和百合綱(Liliopsida)──單子葉植物綱(Mono-cotyledoneae)。木蘭綱分為 6個亞綱:木蘭亞綱(Mag-noliidae)、金縷梅亞綱(Hamamelidae)、石竹亞綱(Ca-ryophyllidae)、五椏果亞綱(Dilleniidae)、薔薇亞綱(Rosidae)和菊亞綱(Asteridae);將百合綱分為5個亞綱:澤瀉亞綱(Arismatidae)、鴨跖草亞綱(Comme-linidae) 、檳榔亞綱 (Arecidae)、姜亞綱(Zingi-beridae)和百合亞綱(Liliidae)。

A.克朗奎斯特的基本觀點是:①被子植物起源於一類已經絕滅的種子蕨;②現代所有生活的被子植物各亞綱都不可能是從現存的其他亞綱的植物進化來的;③木蘭亞綱是被子植物基礎的複合群,也就是通常所稱的毛茛複合群,花被十分發育,雄蕊多數、向心發育,具 2核花粉和單溝花粉,雌蕊由單心皮組成, 2層珠被,厚珠心胚珠,除樟科外都具內胚乳,它是被子植物中原始的一個亞綱,木蘭目(Magnoliales)是現存的最原始的被子植物;④金縷梅亞綱是一群花減化(無瓣、生在柔荑花序上)的風媒傳粉群,在將一些無關的科如楊柳科(Salicaceae)移出之後,這個亞綱主要還是傳統的「柔荑花序類」植物;⑤石竹亞綱是由石竹目和與該目有直接親緣關係的類群組成,這個群趨向於具有特立中央胎座或基底胎座,許多成員都含有甜菜鹼,這在其他亞綱中是不存在的,該亞綱僅有幾個科是合瓣的;⑥薔薇亞綱的成員具有多數雄蕊,雄蕊向心發育,比較進步的成員強烈地趨向於具單胚珠的室和由於一輪雄蕊退化而形成蜜腺盤,絕大多數是離瓣的,只有少數成員是合瓣的或無瓣的;⑦五椏果亞綱具有多數雄蕊,雄蕊離心發育,通常每室的胚珠多於一枚,偶爾有由雄蕊起源的蜜腺盤,該亞綱較進化的科中有合瓣的成員;⑧菊亞綱包括了進化較高級的合瓣科,雄蕊數很少多於花冠的裂片數,具薄珠心胚珠和一層珠被;⑨單子葉植物起源於類似現代睡蓮目 (Nymphaeales)的雙子葉植物,這群植物為水生、花具有離生心皮、具有普通的花被、單孔花粉、片狀胎座、失去或一開始就不具形成層和導管系統等,因此認為澤瀉亞綱是單子葉植物基礎的一個類群;⑩單子葉植物的 5個亞綱開拓了不同的生態龕或一組生態龕:澤瀉亞綱主要是水生的,其他亞綱則主要是陸生的;典型的檳榔亞綱植物有大而通常具柄的葉,常為喬木狀、花聚生成肉穗花序,除天南星目外,有很發達的導管系統,棕櫚類是該亞綱的頂峰;鴨跖草亞綱開拓了花的退化和風媒傳粉的途徑,一直發展到禾本科和莎草科;姜亞綱的絕大多數成員分佈於熱帶,既有陸生也有附生,以花具蜜腺和上位花(子房下位)、花整齊或不整齊而不同於其他單子葉植物;百合亞綱開拓了高度發展的蟲媒傳粉途徑,具花瓣狀的萼片和花瓣、合生心皮,大多數成員是陸生或附生草本,常有鱗莖、塊莖或球莖,而蘭科是發展的頂峰。克氏系統如表2。

6 被子植物門 -起源

起源的時間

現有最好的花粉粒和葉化石證據表明被子植物是在大約 1.3億~1.35億年前的早白堊世起源的。在較古老的白堊紀沉積中,被子植物化石記錄的數量與蕨類和裸子植物的化石相形見絀。直到離今8000~9000萬年的白堊紀末期,被子植物才在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區佔了統治的地位。只有在早白堊世的上半期〔阿爾必期(Albian)和阿普第期(Aptian)〕,在北半球(北美、葡萄牙、遠東)才出現了無可置疑的雙子葉植物葉印痕的化石。最早的,顯示原始的雙子葉和單子葉特徵的被子植物的單溝花粉粒是在早白堊世的巴列姆期 (Barremian)出現的。可是,原始被子植物的花粉與裸子植物的花粉幾乎不能分辨,從而給古老花粉化石的鑒定造成很大的困難。較進化的雙子葉植物的三溝花粉是在稍年輕的阿普第期的岩層中首次報道的。古植物學家從較古老地層中原始類型的花粉發展到年輕沉積中較為派生類型的花粉這一事實獲悉被子植物在白堊紀曾經歷了一個很大的多樣化過程。到了白堊紀末的麥斯特列赫期 (Maestrichtian)出現了若干現代科、屬的化石花粉和葉,這包括木蘭目、金縷梅目、毛茛目和茶目以及若干單子葉植物的成員。化石花是在新生代第三紀始新世地層中找到的。白惡紀假定為雙子葉植物的木材只有少數記錄,它們代表著木質部的原始類型而缺乏進化的被子植物的特徵。對白堊紀時期葉化石的研究結果表明存在著一個逐漸多樣化的式樣,即從為現代的某些木蘭目所共有的葉型過渡到與現存的薔薇亞綱形態上相似的葉型的過程。

但F.L.S.麥爾維爾認為70年代發現的,具有和被子植物一樣的封閉式胚珠的、晚二疊紀化石被鑒定為舌蕨亞綱(Glossopteridae)的 Glossopteris linearisBreytenia Plumsteadiae一事實表明被子植物起源於二疊紀,並創立了與被子植物花的起源有關的生殖葉理論。他假定舌蕨亞綱在三疊紀早期遭到了一場毀滅性的打擊後幾乎全為後來佔優勢的 Dichroidium區系所取代。從舌蕨亞綱的殘餘進化而來的被子植物在三疊紀的剩餘部分和侏羅紀的前半期擴展緩慢,到了白堊紀才加快了速度。

起源的地點

目前普遍認為被子植物的起源和早期分化很可能在白堊紀的赤道帶或靠近赤道帶的某些地方,因為現存的和化石的木蘭類在亞洲東南部和太平洋西南部佔優勢。此外,早白堊世岩層中最古老的被子植物三溝花粉發現在熱帶緯度地區也支持這一論點。原始的被子植物原來可能是生長在半乾旱地區的不穩定和河岸生境的灌木,後來才分化為喬木和草本的。那時候雙子葉植物和單子葉植物的分野可能已經產生。在白堊紀,由於勞亞古陸(Laurasia)和岡瓦納古陸(Gondwa-naland)尚未分離,被子植物因而得到迅速的傳播。現今最原始的被子植物幾乎均等地分佈在南北兩半球以及許多科在另一半球都有它們最密切的近緣等事實有力地說明這些原始被子植物的祖先是在大陸尚未分散時就已擴展到兩半球。晚白堊世以後,由於岡瓦納古陸的分裂和其組成部分的遷移,導致植物區系在地理隔離狀態下迅速分化。晚白堊紀廣泛的海浸加快了被子植物趨異進化的步伐和促使地區特有現象日趨明顯。

前被子植物(proangiosperms)

根據化石記錄,被子植物與任何其他類群沒有直接的聯繫。但學者普遍認為,必須到裸子植物的種子蕨類群中去尋找被子植物的祖先。E.A.N.阿伯和J.帕金根據從北美洲侏羅紀地層中找到的若干本內蘇鐵目 (Bennettitales)的子實體而提出了「花球果」假說,認為被子植物的花是一個由裸子植物的孢子葉球演變來的、被他們稱為「花球果」的短縮和高度變態的、生有孢子的枝條。具含有胚珠的半封閉式短角狀構造的開通目 (Caytoniales)有可能代表著現代被子植物的胚珠(而不是心皮)在進化上的先驅,但這些種子蕨不大可能是被子植物直接的祖先。根據化石記錄,被子植物類群之間的許多相似性和缺少任何明顯的內部間隙,以及它們與所有已知的化石和現存裸子植物有著截然的分隔,大多數學者幾乎一致確信被子植物是單元發生的。最近孢粉超微結構方面的研究給這一信念以重要的支持。產生花粉油層是所有被子植物的一個普遍的現象,但在裸子植物中,如買麻藤屬,卻沒有這種現象。這一發現證實了以下設想,即花粉油層的產生是最初的被子植物基本性狀的綜合特徵的一部分:粘性的花粉連同具心皮的胚珠,柱頭的形成,引誘和供動物食用的各種不同的方法,兩性的花等等,在功能上都與動物傳粉相聯繫。顯然,目前還沒有一個比這更符合事實和提供被子植物起源和進一步分化的,生態學上更一致的解釋。   

7 被子植物門 -經濟利用

人類的大部分食物和營養來源於被子植物,不是直接地通過農作物或園藝作物如穀類、豆類、薯類、瓜果和蔬菜等,就是間接地為牧場提供牲畜所需的飼料。被子植物還提供建築、造

被子植物門被子植物

 紙、紡織和塑料製品、油料、纖維、食糖、香料、蟲蠟、醫藥、樹脂、鞣酸、麻醉劑、飲料等多得不可計數的原材料。此外,世界上至今仍然有25億人口從木材和煤炭來獲得能源。

被子植物由於它們在種和個體數量上的優勢而在覆蓋陸地的植物組成中起著主要的作用,形成了作為自然環境景觀的大部分植被,並且提供了為大多數陸生動物的生存所需的生境。在生態學上,被子植物對人類的重要意義在於營造防風林和栽種覆蓋植物以防止水土流失和海水侵蝕陸地。但人類不僅僅利用自然所賦予的植物,而且還通過植物栽培來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而被子植物在這方面提供了建築庭園、公園、運動場地、街道綠化、住宅裝飾等娛樂和消遣所需的大部分材料。

被子植物在發展人類的文化意識方面起著重要的作用,在宗教和禮儀上佔有重要的地位,而且為全世界各族人民的文化提供了大量的象徵。莖、葉和花的形狀和樣式曾被廣泛地用作世界上許多地方的藝術、建築和圖案設計的原型。

據估計在農業、林業、果樹和蔬菜栽培和生藥學上有用的種最少在6000個以上。其中有些在世界貿易中有用,有些則嚴格說來具有地方性的價值,如那些純粹屬於生產地方性的食物、藥物和其他與民間日常生活有關者。此外,還有比這多一倍的種是純粹的觀賞園藝植物。

上一篇[貨幣政策效果]    下一篇 [賽西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