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古文記載

裴旻

  裴旻

唐開元間人。據《獨異志》載,他「擲劍入雲,高數十丈,若電光下射,漫引手執鞘承之,劍透空而入,觀者千百人,無不涼驚栗」。又據《歷代名畫記》,畫家吳道子因見裴旻劍舞,「出沒神怪既畢,乃「揮毫益進」。詩人李白曾從其學劍。文宗時,稱李白的詩、張旭的草書、裴旻的劍舞為「三絕」,世人稱他們三人分別為「詩仙」「草聖」「劍聖」。裴並以善射著名。任北平守時,北平多虎,他一日射虎三十一頭。見《新唐書·李白傳》。
開元年間,裴旻因母親去世,想請大畫家吳道子在天宮寺作壁畫超度亡魂。吳道子說:好久沒作畫了,如果裴將軍一定要我畫的話,只好先請將軍舞一曲「劍舞」好啟發一下我的畫思。裴旻當即脫去孝服,持劍起舞,只見他「走馬如飛,左旋右抽」,突然間,又「擲劍入雲,高數十丈,若電光下射,旻引手執鞘承之,劍透室而入」。被拋起數十丈高的劍,竟然能用手持的劍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真是劍技絕招。當時,幾千名圍觀者為之震驚,讚嘆不已。吳道子也被那猛厲的劍舞氣勢感動,畫思敏捷,若有神助,於是揮毫圖壁,颯然風起,很快一幅「為天下之壯觀」的壁畫就繪成了。

2裴旻射虎

裴旻為龍華軍使,守北平。北平多虎。旻善射。嘗一日斃虎三十有一,既而于山下四顧自矜。有父老至曰:「此皆彪也,似虎而非。將軍若遇真虎,無能為也。」旻曰:「真虎安在?」老父曰:「自此而北三十里,往往有之。」旻躍馬而往,次叢薄中。果有一虎騰出,狀小而勢猛,據地一吼,山石震裂。旻馬辟易,弓矢皆墜,殆不得免。自此慚懼,不復射虎。(出《唐國史補》)
裴旻作為龍華軍使,駐守在北平。北平有很多老虎。裴旻善射,曾經在一天之內射死過三十一隻老虎。然後他就在山下四處張望,顯出自得的樣子。有一位老頭走過來對他說:「你射死的這些,都是彪,象虎而不是虎。你要是遇上真虎,也就無能為力了。」裴旻說:「真虎在哪兒呢?」老頭說:「從這往北三十里,常常有虎出沒。」裴旻催馬向北而往,來到一個草木叢生的地方,果然有一隻老虎跳出來。這隻老虎的個頭較小,但是氣勢兇猛,站在那裡一吼,山石震裂,裴旻的馬嚇得倒退,他的弓和箭都掉到地上,差一點兒被虎吞食。從此他又慚愧又害怕,不再射虎了。
解釋:
有:通「又」
為:作為
次:潛入
辟易:後退
殆:幾乎

3有關古詩

【贈裴將軍】(顏真卿)
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
戰馬若龍虎,騰凌何壯哉。
將軍臨八荒,烜赫耀英材。
劍舞若游電,隨風縈且回。
登高望天山,白雲正崔巍。
入陣破驕虜,威名雄震雷。
一射百馬倒,再射萬夫開。
匈奴不敢敵,相呼歸去來。
功成報天子,可以畫麟台。
【贈裴將軍】(王維)
腰間寶劍七星文,臂上雕弓百戰勛。
見說雲中擒黠虜,始知天上有將軍。

4裴旻事迹

有人說「裴旻的劍舞只是融合雜技、舞蹈和武術動作的表演,不具有實戰的功能。」《朝野僉載》中的記載:「裴旻與幽州都督孫佺北征,被奚賊所圍。旻馬上立走,輪刀雷發,箭若星流,應刀而斷。賊不敢取,蓬飛而去。」《新唐書》也這樣說:「裴將軍曾隨幽州都督孫佺北伐奚人,為奚人所圍,裴將軍乃舞刀立馬上,飛矢四集,迎刃而斷。奚人大驚,遂解圍而去」。有道是,大將軍不怕千軍,只怕寸鐵。任你多勇悍的猛將,強弓硬弩雨點般一陣猛射,也得變成個大刺蝟。裴旻能打落胡人強弓射出的利箭,那如果單挑對手,刺瞎對方的眼睛必非難事。所以,唐文宗年間,曾下詔正式將「李白的詩歌、張旭的書法和裴旻的劍術」稱為三絕。可惜裴旻的劍術現在已無法親眼目睹了,但從李白的詩、張旭的字這二絕推想,裴旻的劍術自然也是妙絕通神。
上一篇[皮膚斑貼試驗]    下一篇 [孟慶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