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崇有貴無

裴楷,字叔則,生於曹魏明帝景初元年(237年),卒於西晉惠帝元康元年(291年),享年55歲。河東聞喜(今山西聞喜縣)人。西晉時期重要的朝臣,也是稱著當時的名士。謚曰元。

1裴楷生平

政治建樹
在跟隨晉武帝司馬炎期間,裴楷能拾遺補闕,以朝廷大局為重,抑制權臣,悉心於西晉王朝的治化。裴楷曾勸司馬炎要善於引賢納諫,弘揚正氣,不要把國家當作自己的私人財產,為所欲為。當時權臣賈充結黨營私,權傾一時,裴楷也提醒司馬炎防止這些人弄權營私,損害國家利益。裴楷常為司馬炎講三王五帝的治化之跡,以及漢魏盛衰的原因,希望他能夠吸取歷史的經驗教訓,治理好國家。
西晉王朝從建立起,內部就交織著各種複雜的矛盾鬥爭。晉武帝司馬炎時期,裴楷的地位不高,但由於他常在司馬炎的身邊,又受到司馬炎的賞識,具有相當的權力。所以,—些分封的王侯以及一些高官往往還要攀附他。裴楷深深了解西晉王朝內部這種複雜的關係,在這種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政治鬥爭中,保持中立,不親朝貴,不附王侯,從而保全了自己,也為國家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裴楷與司馬懿之子,被封為汝南王的司馬亮,以及楊皇后之兄、車騎將軍楊駿都是兒女親家。晉武帝司馬炎在世時,曾經有傳位於司馬亮的意圖,但由於受到楊氏外戚等人的阻撓,未能實現。司馬炎臨終,留遺詔讓司馬亮輔政,但這封詔書又被楊駿扣留。所以,司馬炎死後,圍繞著輔政問題,楊駿外戚勢力與司馬亮之間的矛盾鬥爭就加劇了。不久,楊駿中計而被司馬亮誅殺。可是,司馬炎之子,分封為楚王的司馬瑋又與司馬亮展開了權力鬥爭,終於起兵殺死了司馬亮。在這接連不斷的權力鬥爭中,裴楷始終避其鋒芒,求得在權力鬥爭之外做—些事情。他在楊駿輔政和專橫不法的時候,做了太子少傅,專以輔導太子為務,不再過問朝政:後來,在司馬瑋與司馬亮爭奪權力的鬥爭時,他又求出外鎮,做了安南將軍。直等這些鬥爭平息之後,他才入朝,與張華,王戎等人共掌朝廷機要,做了中書令。他這樣做的目的,一方面固然是為保全自己,但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國家能夠安定和興盛起來。當時的王渾就說他「性不競於物」, 「安於淡退」, 「有識有以見其心也」。
人才舉薦
魏晉時期的九品中正制,對於官職的薦舉,很大程度上以名士的品評為標準。裴楷對當時人也多所品評,舉薦他們擔任了一定官職。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他能夠這樣做還是很可貴的。同時,他與當時的名士都有廣泛的交往,對我們研究魏晉學術思想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
背景
裴楷,字叔則。傳說中的「八裴」,除了他本人外,還有他的父親裴徽、兄長裴康、弟弟裴綽、兒子裴瓚、侄子裴遐和裴邈 [miǎo]以及堂侄裴頠[wěi]。此外,他還有一個被譽為「後進領袖」的堂兄裴秀。裴秀的《禹貢地域圖》,確定了中國地圖的繪製原則,包括比例尺、圖標等等。
裴楷一人出色,已經不容易了,何況還是一大家子的人!但轉念一想,也只有如此家風,才熏陶得出如此玉人。
堪與他們並論的「八王」,則是「卧冰求魚」的王祥、「司馬王,共天下」的王敦、支撐東晉危局多年的王導……與裴楷齊名的是「清談宰相」王衍。王衍其實是他的表親。有一次,他稱讚裴楷的別院,裴楷索性將整所宅子都送給了他。雖然後世對王衍毀譽參半,但在當時,好容儀、好家世、好學識又好辯才的王衍,堪稱一時彥秀。我們足以藉此猜想裴楷的風采。
仕途得意
鍾會屢次向皇帝推薦他,並如此評價:「裴楷清通,王戎簡要。」(王戎是「竹林七賢」中年齡最小的一位,王衍的堂弟。)有意思的是,裴楷對鍾會的評價卻是:「如觀武庫森森,但見矛戟在前。」鍾會並不是鋒芒畢露的人。只可惜,他的智械機巧掩飾得再嚴實,到底叫裴楷一眼望穿了腹中的殺氣。玉人慧眼,能在亂世中保持清醒,是他一生的幸運。出身名門更兼才華出眾的裴楷,仕途相當得意。他當過曹魏的相國掾 [yuàn]、尚書郎、吏部郎、中書郎;司馬炎任撫軍時,特意選他作參軍;西晉建立后,他從散騎侍郎、散騎常侍、屯騎校尉、右軍將軍、侍中等,一直當到類似於宰相的中書令。
裴楷談吐極佳,曾被召至御前執讀。以史書的簡略,僅以八個字來形容當時的情景:左右屬目,聽者忘倦。但我們仍能憑此想象他光鮮的衣飾、清俊的相貌、自信的神情、疏朗的意態、清越的聲音以及從容和緩的語調。彼時,裴楷正當年少,以中書郎的身份頻繁出入宮省。他的步履從容而穩健,神情泰然而端莊;意氣風發,氣宇軒昂,「見者肅然改容」。可見「玉人」之美,頗具威儀。
豁達生死
司馬衷即位后,賈後誅殺楊駿。只因是楊駿的姻親,無辜的裴楷竟被收捕下獄。當真是一位「玉人」,生死攸關都面不改色,只是索要紙筆,從容與親友訣別。或許,精於玄理的他,對富貴生死都是豁達淡然的。
幸好,轉眼間柳暗花明。在侍中傅祗的極力救護下,裴楷最終只是免去官職。然而他終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的次子,與王戎齊名的裴瓚,竟被亂兵所殺。(因為裴瓚娶的是楊駿的女兒。)
接下來,汝南王司馬亮和太保衛瓘 [guàn]共同輔政。偏偏他們又是裴楷的姻親,又都出於欣賞而想重用他。裴楷卻清醒得很,拒絕了唾手可得的爵位,反而請求離開京師,去當地方官。智者固然能夠見微知著,但到底晚了一步。就在當晚,楚王司馬瑋誅殺司馬亮和衛瓘,裴楷也被列入了必殺的黑名單。真是吃夠了姻親的苦,他又一次被身不由己地卷進旋渦。那晚,他單車入城,躲在岳父王渾家,一夜間換了八個藏身之所。
翌日,楚王司馬瑋因「矯詔」而被殺。九死一生的裴楷又一次加官進爵,與張華等人共掌朝政。此時,歷經兩次生死,又痛失愛子的裴楷,早已參透了宦海無邊,福禍無常。他真的倦了。但抽身而退又談何容易?即使連他的岳父都出面勸皇帝讓他引退,卻始終不能如他所願。
附註
關於裴楷死前異兆的記載,出自《晉書。裴楷傳》,《五行記》中也有。原文如下:
家中炊,黍在甑 [zèng],或變為拳,或化為血,或作蕪菁子。楷未幾而卒。
無獨有偶,在《晉書·衛瓘傳》亦發現了相似的記載:家人炊,飯墮地,悉化為螺,出足而行。尋為賈後所誅。

2《晉書》記載

楷字叔則。父徽,魏冀州刺史。楷明悟有識量,弱冠知名,尤精《老》、《易》,少與王戎齊名。鍾會薦之於文帝,辟相國掾,遷尚書郎。賈充改定律令,以楷為定科郎。事畢,詔楷於御前執讀,平議當否。楷善宣吐,左右屬目,聽者忘倦。武帝為撫軍,妙選僚采,以楷為參軍事。吏部郎缺,文帝問其人於鍾會。會曰:「裴楷清通,王戎簡要,皆其選也。」於是以楷為吏部郎。
楷風神高邁,容儀俊爽,博涉群書,特精理義,時人謂之「玉人」,又稱「見裴叔則如近玉山,映照人也」。轉中書郎,出入宮省,見者肅然改容。武帝初登阼,探策以卜世數多少,而得一,帝不悅,群臣失色,莫有言者。楷正容儀,和其聲氣,從容進曰:「臣聞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王侯得一以為天下貞。」武帝大悅,群臣皆稱萬歲。俄拜散騎侍郎,累遷散騎常侍、河內太守,入為屯騎校尉、右軍將軍,轉侍中。
石崇以功臣子有才氣,與楷志趣各異,不與之交。長水校尉孫季舒嘗與崇酣燕,慢傲過度,崇欲表免之。楷聞之,謂崇曰:「足下飲人狂葯,責人正禮,不亦乖乎!」崇乃止。
楷性寬厚,與物無忤。不持儉素,每游榮貴,輒取其珍玩。雖車馬器服,宿昔之間,便以施諸窮乏。嘗營別宅,其從兄衍見而悅之,即以宅與衍。梁、趙二王,國之近屬,貴重當時,楷歲請二國租錢百萬,以散親族。人或譏之,楷曰:「損有餘以補不足,天之道也。」安於毀譽,其行己任率,皆此類也。與山濤、和嶠並以盛德居位,帝嘗問曰:「朕應天順時,海內更始,天下風聲,何得何失?」楷對曰:「陛下受命,四海承風,所以未比德於堯舜者,但以賈充之徒尚在朝耳。方宜引天下賢人,與弘正道,不宜示人以私。」時任愷、庾純亦以充為言,帝乃出充為關中都督。充納女於太子,乃止。平吳之後,帝方修太平之化,每延公卿,與論政道。楷陳三五之風,次敘漢魏盛衰之跡。帝稱善,坐者嘆服焉。
楷子瓚娶楊駿女,然楷素輕駿,與之不平。駿既執政,乃轉為衛尉,遷太子少師,優遊無事,默如也。及駿誅,楷以婚親收付廷尉,將加法。是日事倉卒,誅戮縱橫,眾人為之震恐。楷容色不變,舉動自若,索紙筆與親故書。賴侍中傅祗救護得免,猶坐去官。太保衛瓘、太宰亮稱楷貞正不阿附,宜蒙爵土,乃封臨海侯,食邑二千戶。代楚王瑋為北軍中候,加散騎常侍。瑋怨瓘、亮斥己任楷,楷聞之,不敢拜,轉為尚書。
楷長子輿先娶亮女,女適衛瓘子,楷慮內難未已,求出外鎮,除安南將軍、假節、都督荊州諸軍事,垂當發而瑋果矯詔誅亮、瓘。瑋以楷前奪己中候,又與亮、瓘婚親,密遣討楷。楷素知瑋有望於己,聞有變,單車入城,匿於妻父王渾家,與亮小子一夜八徙,故得免難。瑋既伏誅,以楷為中書令,加侍中,與張華、王戎並管機要。
楷有渴利疾,不樂處勢。王渾為楷請曰:「楷受先帝拔擢之恩,復蒙陛下寵遇,誠竭節之秋也。然楷性不競於物,昔為常侍,求出為河內太守;後為侍中,復求出為河南尹;與楊駿不平,求為衛尉;及轉東宮,班在時類之下,安於淡退,有識有以見其心也。楷今委頓,臣深憂之。光祿勛缺,以為可用。今張華在中書,王戎在尚書,足舉其契,無為復令楷入,名臣不多,當見將養,不違其志,要其遠濟之益。」不聽,就加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及疾篤,詔遣黃門郎王衍省疾,楷回眸矚之曰:「竟未相識。衍深嘆其神俊。
楷有知人之鑒,初在河南,樂廣僑居郡界,未知名,楷見而奇之,致之於宰府。嘗目夏侯玄雲「肅肅如入宗廟中,但見禮樂器」,鍾會「如觀武庫森森,但見矛戟在前」,傅嘏「汪翔靡所不見」,山濤「若登山臨下,幽然深遠」。
初,楷家炊黍在甑,或變如拳,或作血,或作蕪菁子。其年而卒,時年五十五,謚曰元。有五子:輿、瓚、憲、禮、遜。

3家庭關係

五子
1)裴輿:字祖明,官至散騎侍郎。
2)裴瓚:字國寶,中書郎,楊駿被誅時為亂兵所殺。
3)裴憲:字景思,沒於石勒。
4)裴禮
5)裴遜
裴楷有女適衛瓘子。
上一篇[穀物渣]    下一篇 [亞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