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耶穌

基督聖體裹屍布,又稱「都靈聖體裹屍布」(英文為Shroudof Turin),是在義大利都靈一座小禮拜堂里保存的一塊十四尺五寸長、三尺八寸寬的布,被認為是用來包裹耶穌屍體的布。

1簡介

在義大利都靈大教堂範圍之內的薩夫瓦公爵世家的一座小禮拜堂里,保存的一塊十四尺五寸長、三尺八寸
裹屍布

  裹屍布

寬的布,布上隱隱約約有一個人的前身和後身的影像。這塊布每一百年大約只拿出來公開展覽四次,每次展覽,遠近成千上萬的教徒都趕來瞻仰。他們相信所看到的就是耶穌基督的真容。這塊布就是有名的「都靈聖體裹屍布」(Shroudof Turin),也是基督教在全世界保存得最嚴密,引起最大爭論的一件遺物,不用說那是無價之寶。
有人相信這塊布是基督釘在十字架上死去之後用來裹屍下葬的。布上似乎印著他的形象,就如同照片底片一樣。不管是否真是基督的裹屍布,此物已經專家研究過許多次,發現了不少怪異的事情,同時也引出了更多令人難解的疑團。據說在早期基督徒被壓迫的時代,這塊聖體裹屍布被人世藏起來有三百年之久。後來它落入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國統治者之手,一直保存到1240年該城淪陷時,才由戰勝的十字軍運到法國杜斯省的貝桑松大教堂里安放,教堂1349年失火幾乎把它燒掉。
1432年,有人把它奉獻給薩夫瓦公爵。公爵府中又失過一次大火,把它稍微燒損,然後就移到都靈大教堂公爵住的地方。從1578年起一直保存到今天。1898年,考古攝影家塞貢多·皮亞首先拍下幾張聖體裹屍布的照片。很奇怪,底片沖洗出來后,上面顯出的人像,竟比布上原有的影像更為清晰。後來,法國一位著名醫生德拉治開始研究這件古物,在1902年把他研究的心得送交法國科學院。跟他一同進行研究的保羅·絲農,認為布上的斑跡是當初布紋被汗水和香料浸透所致。德拉治醫生的報告說,這是一幅十分精細的人體影像,顯示其人生前飽受酷型,終至遭遇到釘死十字架上慘不堪言的痛楚。人像的面部有幾塊被拳打的痕迹;鼻子被打傷;右頰有瘀傷而且浮腫;右眼皮極度收縮;前額與後腦殼都有血跡,顯出頭皮曾被尖銳的兇器刺破。整個人體,除了面部和手腳之外,滿是鞭痕,表示曾經受過兩節鞭的鞭笞,兩肩也曾受傷,像是扛過沉重的物件。兩膝有皮破血流的痕迹,似乎是屢次猛跌受的傷。兩手和兩腳都有血跡殷然的傷孔,很可能是被釘子釘穿的。胸前右側,第五根與第六根肋骨之間,有一個明顯的較大傷口,還有一塊同樣大小的血污和水跡,水可能是被刺穿而流出的液體。屍體上撒著蘆薈粉,布上仍找得出蘆薈粉的殘跡。但這與猶太習俗不合。也許因急於埋葬,屍身並未按照猶太人的習慣輕過洗濯和抹油。

2歷史由來

相傳在2000年前,耶路撒冷有一對叫約瑟和瑪麗亞的戀人,由於上帝的旨意,瑪麗亞未婚而孕,她剛和約
裹屍布

  裹屍布

瑟結婚就生下了一個奇特的男孩。這個男孩就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耶穌在人間有13個得力的門徒和他一起傳播福音,拯救人類的罪孽。後來耶穌被他這13個門徒中一個叫猶大的出賣,在受盡折磨后被猶太人釘死在十字架上。耶穌死後,屍體被他的另一個門徒約瑟用一塊裹屍布精心包裹後放在哥爾高扎的一個石洞墓里。3天後,幾個去石洞弔唁的婦女發現耶穌復活了。這個日子後來成為基督教的重要節日——復活節。也就在耶穌復活后,他的那塊裹屍布也不翼而飛了。
若干年以後,在義大利都靈大教堂里有一塊被稱為是耶穌基督的裹屍布,這件聖物一直受到基督徒們極大的敬仰。但是後來有人產生了疑問:它是否真是耶穌的裹屍布。一百多年來,人們對這塊蒙著神秘色彩的裹屍布,從各方面進行著研究。

3爭論

1988年,「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做化驗,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及瑞
裹屍布

  裹屍布

士蘇黎世聯邦科技學院三個舉世知名實驗室的結果都指出,裹屍布只有約六七百年歷史,屬於中世紀的藝術品,大約出現在公元1260到1390年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誤差不多於100年,顯微鏡下的結果則是1355年。然而,有關「裹屍布」的爭論並沒有因此終結,最近,有科學家指出,上述三家實驗室在採用「碳-14斷定法」時出現較大誤差——問題不是出自斷定法本身,而是在於裹屍布,裹屍布上的細菌及真菌——那些有接近百年歷史的細菌及真菌所製造出來的單糖和多糖使斷定法低估了裹屍布的歷史。

4研究記載

照片底版上新發現
由於社會上對耶穌裹屍布的真偽眾說紛紜,1898年,都靈大主教終於同意第一批科學家直接對裹屍布進行考查。這塊裹屍布長約14英尺,在它中間有一幅與人的身體大小相同的耶穌圖像,他長著長鬍子,臉上顯現出死時的安詳。這是一個遍體鱗傷的人,可以看出,死者生前曾遭到一種梢端系著一塊帶刺的骨頭或鉛的鞭子的毒打。另外,圖像的頭部、兩手的手腕上和腳上都有從被釘子釘入的傷口流出的血跡。兩肋還有被長矛刺入的痕迹。這些傷痕對照福音書上有關耶穌遇難的描述,是完全符合的。
這次考查還第一次拍下了這塊裹屍布的照片。當攝影專家S·皮爾觀察了這塊裹屍布照片的底片時,他發現這塊底片上面並不是那種黑白顛倒的圖像,好像裹屍布上的圖像本身就是底片圖像,即是說,裹屍布上的圖像是根據一張照相底片繪製的。要知道,無論古代的哪一個時期,偽造者都是無法繪製出一個照相底版來的。看來,偽造裹屍布的可能性更小了。

5科學探尋

醫生和考古學家的見解
一位著名的法國醫生P·巴勃特從解剖學的角度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如果一個人被釘在十字架上,他的重量的大部分是由伸展開的兩臂承擔的,而釘在手心上的釘子是無法承受
裹屍布

  裹屍布

人體的重量的,只有將釘子釘在手腕上,十字架上的人才不至掉下來。而裹屍布上的圖像的釘子,恰恰不是像傳統的宗教圖畫上的那樣在手心上,而是在手腕上。後來,巴勃特在幾位考古專家的幫助下,找到了一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人的遺骨,證實了釘子確是從腕部穿過的。這進一步說明,裹屍布上的圖像是符合實際的。
紡織學家提供的新論據
紡織學專家G·羅斯教授分析了兩小塊裹屍布上的小碎片和一些亞麻線,從紡織學的角度發現這塊裹屍布有著遠古時期聖地的特徵。首先,古代的中東地區以亞麻布作為屍衣、屍布是很平常的事。同時,他還發現,這塊裹屍布的料子里含有少量的中東棉紗。另一方面,羅斯發現這塊裹屍布的編織法是人字形斜紋式的。這種編織法和平紋織法一樣,是古代中東有名的編織法。那些亞麻線又是由古代中東的手工技術紡出的,而在當時,歐洲已用輪式紡車紡線了。最後,他還證實,這些線在編織之前進行過漂白,這又是一項古代中東的技藝。看來,對這塊裹屍布真實性的種種懷疑正在一個個地解開,科學研究的結果有肯定這塊裹屍布的可能。

美國空軍科學家的不同發現

就在歐洲的科學界對裹屍布的研究步步深入的同時,大洋彼岸傳來了不同的研究結果。兩個美國空軍學院的科學家J·傑克遜和E·裘普早從1974年開始就對裹屍布的照片進行了詳盡的研究。他們發現,任何一具浮蓋著布單的屍體都會在布單上形成明'暗不同的痕迹,暗處是屍體最接近布單的部位,而最明處則表明屍體的這部分離布單最遠。他們用一種能按照比例計算使平面圖像變成浮雕圖形的高級圖像分析儀對照片做了復原,發現裹屍布上的圖像原來是一個精確的立體形。
因此可見,這個圖像不可能是靠屍體與裹屍布的接觸而形成的。因為自然接觸的痕迹無法精確到能夠復原一個立體形的程度。同時,臉部的那些細節也根本無法接觸到屍布。這項研究使很多歐美的科學家發生了興趣。
1978年10月8日,這些科學家們在都靈開始了他們的考查。他們首先用Ⅹ射線、紅外線、紫外線及寬幅電磁光譜對裹屍布進行了探測,還拍下了500多張不同波長的照片,用真空管取下了裹屍布上的各種灰塵和微粒子。都靈的生物學家G·里思用纖維光學法拍下了裹屍布背面的照片,並且仔細觀察了裹屍布的背面。這項工作進行了5天5夜,10月13日,科學家們帶著興奮的心情結束了這項工作,返回到各自的實驗室,開始了分析和研究。

6血跡研究

通過研究,人們發現「血跡」部分含有鐵的成分,其比例與真血相似。新英格蘭學院的J·亨利博士還發現了一些水晶體碎塊,經過鑒定,這些碎塊是一些隨著年長月久而發生變化了的血紅蛋白,由此可見,屍布上的血是真血。
當科學家們觀察拍下的「血跡」的照片底片時發現,這些「血跡」與裹屍布上的圖像完全是兩回事情。如前所述,圖像和血跡在底片上都應以正片的形式出現,但是血跡卻與圖像相反,是以負片的形式出現的,也就是說,在底片上呈白色。在裹屍布的背面,可以看到一些粘性液體狀物質在「血跡」部位滲透了亞麻布,如果說血跡和圖像在同時由同一原因形成的話,那末,圖像也應滲透裹屍布的背面,但是,在裹屍布的背面,卻一點也看不見圖像的痕迹。很明顯,血跡和圖像的形成是完全不同的。也就是說,裹屍布上的血不是來源於屍體,而是後來加上去的。

7圖像研究

在顯微鏡下,科學家們發現,正面圖像部分的亞麻纖維呈淡黃色,而且僅僅浮於纖維的最上層,並沒有滲透過布層。在經緯線之間,也沒有任何淤積。這種情況說明,圖像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在儀器分析中,整個圖像沒有發現顏料的成分,如氧化鐵等。
關於這個謎,1532年的那場火災卻提供了寶貴的線索。因為被火完全燒焦的纖維會改變它們的形狀和顏色。同時在非常靠近燒焦的地方也會產生顏色的變化。但是科學家們發現在裹屍布圖像上被火燒焦的部位根本沒有發生這種變化。另一方面,用於滅火而潑在裹屍布上的水,會引起色彩溶散開來,但是這些也都沒有發生,科學家們通過各種不同的儀器對圖像進行了詳細的分析,結果發現,它的每一筆畫都與16世紀那場火災中所造成的焦痕非常相似。通過進一步的研究,科學家們推翻了以往的各種肯定裹屍布真實性的論點和根據,一致認為,這幅圖像不是由於屍體形成的,是別人巧妙地用輕微的焦痕構成的。由此斷定,它根本不是傳說中耶穌的裹屍布。

8未解之謎

雖然裹屍布上圖像之謎被揭開了,但是裹屍布圖像上的立體圖形究竟是怎樣形成的?古代人類是否能掌握立體成形技術?裹屍布上的圖像是由焦痕形成的,那麼要有怎樣的燒燙技術才能繪製出這樣一幅圖像呢?

9製作年代

用碳14法測定,「裹屍布」里的亞麻是在公元1260至1390年之間的某個時候收割的有的化學元素有幾種不同原子量的原子,稱為同位素。碳元素有三種同位素,根據其原子量的大小,分別稱為碳12、碳13和碳14。其中碳12的含量最多,約佔地球上碳原子的99%,碳13約佔1%,而碳14的含量只有百萬分之一。但是碳14含量雖少,卻很有用,因為它具有放射性,會緩慢地按固定的速率衰變成氮原子。碳14的半衰期為5730年,也就是說,每過5730年,碳14的含量就會減少一半。這個衰變速率是永恆不變的,不受外界任何因素的影響。
生物在活著的時候,它們會不斷地從外界吸收碳原子,包括碳14,這樣碳14在生物體內的含量就基本不變。但是生物死後,不能再吸收外界的碳14,而體內原有的碳14將會按固定的速率衰變。這樣,通過測定生物化石或生物製品中碳14的含量,再根據其半衰期,就可以計算出該生物體是在什麼時候死的,也就可以確定生物化石或生物製品產生的年代。用碳14可以測定年齡在大約6萬年以內的樣品,如果樣品的年齡超過了6萬年,就要用其他半衰期更長的放射性同位素來測了。
1988年4月21日,在都靈大主教和錄像機的監視下,從「裹屍布」剪下了長3英寸、寬0.5英寸的一小塊,剪的位置既遠離布上的人像,也遠離燒焦的部分和1534年修補的部分。這小塊布被進一步剪成三塊郵票大小的樣品,分別交給了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和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實驗室,由他們用碳14法測定「裹屍布」的年齡。3個實驗室都得到了相同的結果,「裹屍布」里的亞麻是在公元1260至1390年之間的某個時候收割的。這個時間段與「裹屍布」在里雷教堂首次面世的年代一致,與據稱耶穌死亡的年代(約公元30年)則大相徑庭。這就確鑿地證明了「裹屍布」的確是14世紀的贗品。
近來美國專家莉莉安·希瓦茨通過電腦對都靈裹屍布上的臉像進行了研究,竟然發現裹屍布,上的頭像竟然與,偉大的畫家達芬奇驚人地相似。而且達芬奇所生活的年代與裹屍布的碳十二檢測年代基本一樣。同時達芬奇身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解剖學家,畫家,對人體和繪畫造詣之深令人不可想象,因此「都靈裹屍布」是達芬奇縮仿製的假說也可以說成立。
上一篇[過更]    下一篇 [自圓其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