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褒姒(史記作襃姒),生卒年不詳。據稱夏朝末年有兩條龍來到王宮,自稱「褒之二君」,通過占卜得「藏之吉」,後來龍離去前遺留的口水唾液裝在木匣子里收藏起來,直到周厲王時打開觀看,不小心使龍涎灑流於廷外,化為一隻「玄黿」爬進王府,一個小妾碰上了這隻鱉,便受了孕,四十年生一女嬰。該女嬰被扔棄,被褒國人撿回家養大。後來褒人將她獻給周幽王姬宮涅,因姓姒,故稱為褒姒。成為周幽王的寵妃,生一子伯服。

1 褒姒 -簡介

褒姒褒姒
褒姒褒人所獻,姓姒,故稱為褒姒。有謂她是龍沫流於王庭而變玄黿使女童懷孕所生女,棄於路被一對夫婦收養於褒。幽王伐褒,褒人送褒姒於幽王,得到幽王寵愛。褒姒生性不愛笑,幽王為取悅褒姒,舉烽火召集諸侯,諸侯匆忙趕至,卻發覺並非寇匪侵犯,只好狼狽退走。後來,申后之父聯絡曾侯及犬戎入寇,周幽王舉烽火示警,諸侯以為又是騙局而不願前往,致使幽王被犬戎所弒,褒姒亦被劫擄。

2 褒姒 -身世——一個近乎荒誕的故事

褒姒褒姒
褒姒,姓姒,古褒國人。褒國立國之地就在今漢中平川中部、留壩縣以南地區,因此她算是一個陝西人。褒國「禮婦人稱國及姓」,所以她就被叫做褒姒了。關於她的身世,史書上一本正經地記載著一個近乎荒誕的故事。

在《國語·鄭語》和《史記·周本紀》里,都有相關的記載。大致意思是講,夏朝末年,褒人的神靈「化為二龍,以同於王庭」。也就是說,有兩條龍在夏王大庭性交,此二龍是褒神變化而來,自稱是褒人先君。夏王對此深感恐懼,便占卜問神靈,是殺掉呢?是趕跑呢?還是制止它們的性交活動呢?貞問結果是「莫吉」。於是夏王又改卜請示說,那能不能把龍漦(注:「龍所吐沫,龍之精氣也」)收藏呢?神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便告曰「吉」。於是夏王拿來上好玉帛,用簡策給神靈打個報告。二龍顯完靈后,立馬消失了,只剩下一攤黏糊糊的龍漦。夏王命人把這「寶物」恭恭敬敬地藏在櫝匣里,好好保護。自夏末至西周三代,王室均以郊禮祭之。這件寶物一直傳到周厲王末年,厲王禁不住好奇,便打開觀看,可一不小心,把龍漦灑流於王庭,還無法清除。周厲王很是慌張,便決定用巫術除之,他讓宮女裸著身子大聲喧嘩,迫使龍精化為玄黿。後來,這隻黑色的大鱉爬到王府里去了,恰巧被一個七歲的小姑娘碰上。周宣王年間,這個小姑娘在「及笄」之年(15歲)竟然 「不夫而育」,生下一個女嬰。這個女嬰長大后便是褒姒。因為她出生得莫名其妙,所以宮女很害怕,便「懼而棄之」。這時恰被一對以賣桑弓弧、箕箭服為生的夫婦發現,看她可憐,便將其抱養,並逃到褒國。那麼,他們為什麼要逃跑呢?因為在宣王時期,民間留傳著一個童謠:「檿弧箕服,實亡周國。」宣王聽了很不高興,恰好發現這對夫婦正在賣這些玩意兒,便派兵去抓他們,然後殺掉。也就是說,這對夫婦是在逃跑途中撿到這個「同病相憐」的小姑娘的。而厲王不知道,正是他的所作所為,明違神旨,卻暗合「天道」,終埋下禍根。赫赫宗周,終滅在「檿弧箕服」養女的笑聲里。

這個被命運之神派到人間執行特別任務的女嬰,自然備受上天的恩寵。等她長大后,已經出落得非常美艷。恰在這時,不知褒國的國王由於什麼原因得罪了周幽王,為求得赦免,便將她獻給了周幽王。

3 褒姒 -典故傳說

褒姒烽火戲諸侯
周幽王三年(前779年),褒國將其獻給幽王。她的美貌令周幽王「見而愛之」,可謂一見鍾情。周幽王對她非常寵愛,加上她的肚子也很爭氣,為周幽王生了一個叫伯服的小王子,更是嬌寵得不得了。褒姒的手段可謂高明,最後竟然說動幽王廢去申后及太子宜臼。幽王七年(前775年),她終於被光明正大地扶正,做了王后,而她的兒子伯服也理所當然地成為太子。在那個時代,上自君王,下至百姓,都信天命,那句有讖語性質的童謠舉國上下都知道,而褒姒的身世也不是個秘密,可天命不可抗,君王又如此昏庸,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對此,周朝的太史伯陽只能幽然嘆曰:「禍成矣,無可奈何!」

《琱玉集》說褒姒性不喜笑,但「其一笑有百二十種媚」。因此,幽王為了博得她一笑,曾以「千金」之財徵集能讓美人歡笑的「金點子」(這便是「千金難買一笑」典故的由來),但耗去許多錢財,試了很多辦法,或召樂工鳴鐘擊鼓、品竹彈絲,或命宮人歌舞進臨,或命司庫每日進彩絹百匹、撕帛以取悅褒姒,可她就是不笑。後來,朝中有個「為人佞巧,善諛好利」的大奸臣虢石父,出了個餿主意,這便是有名的「烽火戲諸侯」。

4 褒姒 -歷史遺迹

褒姒驪山烽火台
古史載「秦築長城、起驪山之冢。」長城最初的形式是各種獨立的關城、隘口、垛牆、煙墩、樓堡等。秦始皇統一中國后,便把諸侯中燕、趙、秦三國北邊的關隘、邊牆、烽火台連接起來,其它如齊、魏、楚長城,只有讓它們自生自滅了。以驪山烽火台來看,那是周代就有的地屬秦國的煙墩(烽火台)。故此,驪山烽火台當屬長城最早的發端之一。

5 褒姒 -褒國介紹

褒姒周幽王
褒姒

褒國,位於漢中市以北、褒谷口以南的平原上。它是夏禹以國為姓,分封的13個奴隸主統領下的姒姓部落之一。它的領土範圍,大約包括褒河下游兩岸數十平方公里的地方。

褒國是夏王朝的侯服之國,依照夏禮,有向夏天子朝貢的義務。褒國的貢賦,是沿褒水而上,運至渭河,再東渡 黃河,運抵河南境內的夏都城。漢中的先民,早在夏王朝時,已經走向了中原。

在夏朝和商朝的近千年漫長歷史中,褒國偏隅一方,過著平靜的半農耕、半漁獵的聚落生活。中原文化源源不斷地越過秦嶺,經由褒國向巴蜀傳播。褒國在創造自身文明的進程中逐漸強盛起來。商朝末期,周武王伐紂,諸侯紛紛響應。褒國此時在蜀國的勢力範圍之內,便與蜀人一起,參加了討伐紂王的戰爭。此後,褒國與周王朝在經濟、文化方面的交流日漸密切。
周宣王時,周的德化已覆蓋漢江流域。褒國作為周南的諸侯國,便臣服於周室。但因秦嶺的阻隔,又往往政令不甚暢通,使周王室鞭長莫及,蜀國乘隙不斷向漢中盆地擴張,褒國受控於蜀國,不能正常向周王室納貢。到了西周末年,周幽王便出兵討伐褒國。褒國的奴隸主褒妁為平息戰爭,便將國中一個美麗的女奴褒姒獻給了幽王。一則家喻戶曉的「烽火戲諸侯」的故事便由此而產生。

6 褒姒 -史書記載

褒姒褒姒

三年,幽王嬖愛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廢太子。

太子母申侯女,而為後。后幽王得褒姒,愛之,欲廢申后,並去太子宜臼,以褒姒為後,以伯服為太子。周太史伯陽讀史記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龍止於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殺之與去之與止之,莫吉。卜請其漦而藏之,乃吉。於是布幣而策告之,龍亡而漦在,櫝而去之。夏亡,傳此器殷。殷亡,又傳此器周。比三代,莫敢發之,至厲王之末,發而觀之。漦流於庭,不可除。厲王使婦人裸而譟之。漦化為玄黿,以入王後宮。後宮之童妾既齔而遭之,既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棄之。宣王之時童女謠曰:「檿弧箕服,實亡周國。」於是宣王聞之,有夫婦賣是器者,宣王使執而戮之。逃於道,而見鄉者後宮童妾所棄妖子出於路者,聞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婦遂亡,奔於褒。褒人有罪,請入童妾所棄女子者於王以贖罪。棄女子出於襃,是為褒姒。當幽王三年,王之後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后及太子,以褒姒為後,伯服為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矣,無可奈何!」

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烽燧大鼓,有寇至則舉烽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說之,為數舉烽火。其後不信,諸侯益亦不至。

幽王以虢石父為卿,用事,國人皆怨。石父為人佞巧善諛好利,王用之。又廢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於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為平王,以奉周祀。

7 褒姒 -沉冤得雪

褒姒褒姒

《新世紀周刊》2007年第10期摘錄《比竇娥還冤的褒姒》編輯:王曄

直以來,與褒姒聯繫在一起的總是「亡國妖妃」、「紅顏禍水」、「狐狸精」之類的狠毒字眼,好像她的罪行罄竹難書。可是,翻閱一下史書,我卻發現,褒姒的「罪大惡極」卻僅僅在於她是一個不喜歡笑的冷美人。這難道不是千古奇冤嗎?

在《史記》中,關於褒姒的身世扯得很遠,很玄。而扯那麼玄乎的目的是想證明,褒姒其實不是人,而是妖精。她是龍的唾沫化作玄黿附著在一個宮女身上,製造出的一個妖孽。而這個妖孽的出現註定了周的滅亡。這就是典型的「妖魔化」,古人搞垮搞臭某個人的慣用伎倆。在史書中,除去妖魔化的成分,關於褒姒本人的所作所為,我並看不出有什麼「罪惡」、「歹毒」之處,甚至連「妖媚」都看不出來。

同樣的,如果抹去刻意的「妖魔化」,褒姒其實有著悲慘的身世,也算是個苦命女子。她長在窮人家,后被人買去獻給了周幽王。獻出褒姒的人是大臣褒垧之子。褒垧在一次諫言中,被周幽王打進了大獄。而褒垧之子深知周幽王好色成性,就想出了美人換父的計策。在一偏遠鄉村,他發現了村姑褒姒,驚為天人,就從她父母手中買下了她。
褒姒
「烽火戲諸侯」后,褒姒笑了,這正是史學家們抓住不放的一個罪證,並以次斷定褒姒是個禍國殃民的狐狸精。可是褒姒的笑是什麼笑?是開心的笑,滿意的笑?還是冷笑,恥笑?以褒姒的個性來分析,我看冷笑的可能性恐怕更大。也許她的心裡還暗暗罵道這幫愚蠢的男人!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個愚蠢的想法並不是褒姒想出來的,而是奸臣虢石父和周幽王共同的「傑作」。作為事先經過一番精心包裝,褒姒被送到宮中。

《東周列國志》中如此形容褒姒:「目秀眉清,唇紅齒白,發挽烏雲,指排削玉,有如花如月之容,傾國傾城之貌。」絕色美女褒姒果然深得周幽王的寵愛,褒垧自然也被免罪釋放。但是美人褒姒似乎得了抑鬱症,進宮后就幾乎沒笑過。和那些成天在周幽王面前獻媚的後宮佳麗相比,褒姒簡直就是「出污泥而不染」,絕對清高。而周幽王像中了蠱似的迷上了褒姒,絞盡腦汁想博得美人一笑,但是褒姒也跟鐵了心似的,冷酷到底,就是不笑。於是,後來就有了那出「烽火戲諸侯」的鬧劇。這段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也就不再贅述。毫不知情的觀眾,褒姒又為何要承擔罵名呢?

而且在史書中,也沒有任何關於褒姒陷害忠良,恃寵驕橫,濫殺無辜的罪證。難道褒姒的罪過就在於她太美,而且太酷嗎?我看,褒姒的最大不幸就在於遇到了一個昏君。但是很多人卻認為是褒姒導致了周幽王的昏庸。其實不然,在褒姒進宮之前,周幽王已昏庸得夠可以了。他不理朝政,沉迷於吃喝玩樂,酒肉池林,荒淫無度,聽信讒言,打擊忠臣。周朝末年,天災人禍,民不聊生,縱使沒有褒姒,周幽王也是個徹頭徹尾的昏君,更何況褒姒並無諂媚、蠱惑之舉。但她卻和妹喜、妲己等人一樣承擔了「亡國妖妃」的罪名。對於妹喜、妲己,的確可羅列出諸如獻媚專寵、排除異己、陷害忠臣等禍國之實,而褒姒除了深得周幽王寵愛外,卻幾乎沒有其他劣跡記載。

再說,周幽王寵不寵愛她,她並不能主宰。而我們甚至有理由相信褒姒根本就不想得到這種寵愛,所以她才拒絕媚笑。想想褒姒這一生,其實充滿了不幸。出身貧寒,由人買賣,受人擺布,之後又被送進深宮,與昏君作伴。即使拒絕諂媚,也無可奈何。而在最後,犬戎攻入西周,褒姒被虜走,此後杳無音信,生死未卜。結局實在是悲慘。但褒姒不僅從未得到絲毫同情與憐憫,幾千年來卻一直承擔著亡國之罪,成為人民公敵。這難道不是比竇娥還冤嗎?竇娥的冤屈終得一申,而褒姒的千古奇冤卻始終難以平反。哎,所謂「紅顏禍水」,不過是天底下欲蓋彌彰的陰謀而已。

8 褒姒 -文史記載

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妺喜女焉,妺喜有寵,於是乎與伊尹比而亡夏。殷辛伐有蘇,有蘇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寵,於是乎與膠鬲比而亡殷。周幽王伐有褒,褒人以褒姒女焉,褒姒有寵,生伯服,於是乎與虢(音「國」)石甫比,逐太子宜臼(音「救」)而立伯服。太子出奔申,申人、(音「增」)人召西戎以伐周,周於是乎亡。」(《國語》)

夏之興也以塗山,而桀之放也以妺喜。殷之興也以有,紂之殺也嬖(音「必」)妲己。周之興也以姜及太任,而幽王之禽也淫於褒姒(《史記·外戚世家》)。
赫赫宗周,褒姒滅之(《詩經·小雅·正月》)。

上一篇[張小溪]    下一篇 [qu]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