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神聖羅馬帝國

匈牙利國王(1387—1437),神聖羅馬帝國皇帝(1411—1437, 1433年加冕),捷克國王(1419—1421, 1436—1437)。1396年率匈、法、德、英等國騎士組成的十字軍,與巴耶塞特一世所率土耳其軍隊會戰於尼科堡(Nicopolis,在保加利亞北部),大敗,僅以身免。聯合教皇召開康斯坦茨會議,殺害胡斯。后又同教皇多次發動十字軍,鎮壓胡斯運動。

1生平簡介

西吉斯蒙德

  西吉斯蒙德

盧森堡家族的西吉斯蒙德(1410-1437), 曾任勃蘭登堡選侯、德意志國王、波希米亞國王、 匈牙利國王、波蘭國王和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他是皇帝查理四世次子,皇帝文策爾一世的弟弟, 1382年繼承其岳父安茹王室的匈牙利國王路易一世(匈牙利稱路易大帝)的波蘭王位,成為波蘭國王。但旋即被波蘭貴族廢黜,擁立立陶宛大公亞蓋洛與其小姨子雅德維佳結婚,繼承波蘭王位。1387年,繼承其妻路易一世之女瑪麗的匈牙利王位,成為匈牙利國王。1396組織十字軍,解救拜占庭帝國之圍,在尼科堡會戰為奧斯曼帝國蘇丹雷霆巴耶塞特一世所敗。 1410年被選為羅馬人民的國王。 1419年其兄波希米亞國王文策爾在胡斯戰爭中受驚嚇而死,他即位波希米亞國王,此後西吉斯蒙德在捷克的胡斯戰爭中屢屢失敗,因此遲遲未能加冕為帝,直到1433年,他才被加冕為帝。 西吉斯蒙德由於長期關注於匈牙利王國的事務,於是在1415年,將他的勃蘭登堡侯國及選帝侯爵位贈與其武將霍亨索倫家族的腓特烈,由此開始了霍亨索倫家族在勃蘭登堡及此後普魯士王國的統治。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1414年西吉斯蒙德參加了在亞琛召開的全教會議, 該次會議將當時歐洲並存的三個教皇一併廢黜但又選出了一位新的教皇,同時這個會議又加害了改革家胡斯。西吉斯蒙德死後無男性繼承人,盧森堡家族世系就此中斷 。皇位由其女婿哈布斯堡家族的阿爾伯特二世繼承。
西吉斯孟早年娶匈牙利王位女繼承人為妻,於1387年即位匈牙利國王。1411年又當選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1419年登上捷克王位。在捷克胡斯運動爆發后,西吉斯孟在羅馬教皇支持下,於1420-1431年親自組織了五次十字軍進攻捷克,都被捷克軍隊打敗。
1395年,奧斯曼帝國蘇丹巴耶塞特一世統帥大軍進攻匈牙利。西吉斯孟在教皇和勃艮第公爵支持下,號召組織十字軍抵抗穆斯林入侵。德國、匈牙利、捷克、保加利亞、法國、英國、威尼斯等國組成了一支近20萬人的十字軍,在西吉斯孟統帥下向土耳其軍隊挺進。1396年,雙方會戰於多瑙河畔的尼科堡,西吉斯孟指揮軍隊盲目冒進,各國十字軍又意見極不統一,被巴耶塞特一世的奧斯曼大軍僅三個小時就全面擊潰,被俘3萬多人。西吉斯孟儘管很有政治手腕,但在軍事上確實乏善可陳,在鎮壓胡斯運動和對土耳其的戰爭中,常常是一敗塗地。

2家族遺產

在講西吉斯特蒙德之前,先要講講他的父親查理四世——馬克思不屑地稱呼其為「專門典當城市的大王」,因為在他漫長的執政生涯里幾乎什麼都典當過:不止是領土,他還以1600金盾在佛羅倫薩抵押了他的王冠,之後又從想儘快擺脫他的錫耶納城,收回了這個王冠的押金——他的攢錢手段「精明圓滑」,既向自己的擁護者勒索錢財,又允許反對者「贖身」。
這個無賴般的查理四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擅長使用各類「外交」政策(其實選帝侯制主要就是他搗鼓出來的)。他成功地在兒子溫采斯拉夫還是孩子時,指定其為捷克國王,同時經常利用相互繼承條約,通過購買、交換使他越來越富有,在其人生第二次進軍羅馬開始之前,他就已經把上勞西茨和下勞西茨,西里西亞的大部分土地和帝國各地的一些土地和領地併入自己的祖傳領地。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這兩個相輔相成的無賴特點我們的西吉斯蒙德全部都繼承了,甚至有點發揮光大……
言歸正傳,在經過身前最後一次「政治旅遊」,即是他第二次上訪羅馬(離開羅馬後他又馬上去了法國)——1378年復活節前,查理四世返回德意志。可能是因為撐不住這樣的長期旅行,這年的11月,查理四世駕崩。事實上,老頭兒多年的經營並不是白費的:他的長子溫采斯拉夫得到了捷克、西里西亞和上普法爾茨;而次子,我們這回的主人公西吉斯蒙德則早已佔有勃蘭登堡,成為了勃蘭登堡選帝侯;最小的兒子約翰得到下勞西茲以及亞沃爾、施韋德尼茨和格爾利茨。查理亡弟約翰·亨利希的兩個兒子約多庫斯和普羅科普(這兩個人在後面很有戲份)得到摩拉維亞邊區侯國,他的另一個兄弟溫采斯拉夫留在了祖傳領地盧森堡。

3爭奪匈牙利

不過這樣的遺產貌似還不能填飽西吉斯特蒙德——所以讓我們再一次回到匈牙利和波蘭,這兩個地方的統治者拉約什一世只有兩個女兒,沒有男嗣繼承家業:迫於無奈,他將王國的繼承權分封給兩個女兒並安排長女瑪利亞與西吉斯蒙德訂婚——這一點上西吉斯蒙德和其丈人十分相似:西吉斯特蒙德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締結繼承權協議時尚有十個兒子,但在其臨終前卻只剩下一個女兒——雖然西吉斯特蒙德本可以通過與瑪利亞的訂婚收下波蘭,但顯然波蘭人很討厭他,並不希望一個德意志人做他們的國王。
1382年,偉大的拉約什一世去世了,瑪利亞成為了匈牙利女王,而身為訂婚對象的「老流氓」西吉斯蒙德隨即宣布自己是匈牙利王國的監護人。西吉斯蒙德似乎是可以得意的笑了,可他偏偏不巧碰到了那不勒斯的查理——後者在南匈牙利擁有很多的支持者。「老流氓」忽悠的本事還行,打仗就不怎麼樣了:1385年,查理成功地將西吉斯蒙德和瑪利亞趕下王位,成為匈牙利國王。
不過世事總是難以預料,第二年查理就被神秘暗殺,匈牙利南部再一次陷入叛亂,一些封建主在霍瓦奇家族的領導下殺死了瑪麗亞的母親伊莉莎白——沒錯,又該是我們的「無賴英雄」上台的時候了——1387年,在溫采斯拉夫的幫助下,西吉斯斯蒙德救了瑪麗亞並與她結婚,真正成為了匈牙利國王,被宣布為「王國的保護人」。
看到這估計大家覺得瑪利亞和其妹妹相同,頂多算是個打醬油的——但就生育能力而言,瑪利亞要比妹妹強多了——雅德維加最後難產而死,並沒有給亞蓋洛留下任何子嗣(女兒出生沒多久就夭折了);瑪利亞卻生了幾個孩子(雖然他們都在父親之前就去世了)。

4斗垮親哥哥

無論如何,「老流氓」的豐功偉績算是走完三分之一,成功安定了匈牙利后他要進一步擴張——不過放眼東歐,值得「偷取」的也只剩下內弟亞蓋洛的波蘭和哥哥溫采斯拉夫的捷克、德意志了。此時波蘭、立陶宛還有條頓的關係非常複雜,西吉斯蒙德開始嘗試干預——無論是為了鞏固匈牙利還是去嘗試獲得本屬於自己的波蘭的土地,這都是必須的。
不過成天干涉波蘭事務,西吉斯蒙德開始逐漸感到錢不夠用了——此時他走上模仿父親的第一步:1388年,西吉斯蒙德把勃蘭堡邊區押給堂兄弟摩拉維亞的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不過對於老奸巨猾的西吉斯蒙德,這一舉動不單單是因為錢不夠用而已——他的兩個堂兄弟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都與心懷不滿的捷克貴族有聯繫。
如果這尚不足以說明「老流氓」的意圖,那麼在之後幾年裡,這種頻繁的小動作更加令人懷疑了:1390年,西吉斯蒙德和約什庫斯同奧地利的阿爾布雷希特三世(溫采斯拉夫的敵人)簽訂一項令人「可疑」的條約。這對堂兄弟顯然是要將這項條約變成一個針對溫采斯拉夫的攻守同盟。之後不久,捷克貴族們開始了對溫采斯拉夫的進攻。
不過,西吉斯蒙德在處心積慮挖人牆角時,又不得不面對其他危機——土耳其人來了。這群註定要把歐洲攪得天翻地覆的傢伙在塞爾維亞的科索沃平原打敗塞爾維亞人、波斯尼亞人、保加利亞人、瓦拉幾亞人和阿爾巴尼亞人的聯合部隊。乘著西吉斯蒙德還正多管閑事地同立陶宛人和波斯尼亞人交戰時,巴耶塞特一世已征服了塞爾維亞人、保加利亞人和瓦拉幾亞人並與匈牙利人開戰。西吉斯蒙德在他面前替被俘的保加利亞大公求情,這次求情遭到拒絕。
隨後在1392年,西吉斯蒙德親自率領大軍迎戰土耳其人。剛開始他在保加利亞佔領了小尼科波爾,但一當土耳其部隊逼近——天啊,他直接撤退了(其實沒關係,四年後我們偉大的西吉斯蒙德還會再逃一次的)。雖然沒能好好教訓一下西吉斯蒙德,巴耶濟德一世還是隨即把部隊派到匈牙利的西部各省,準備好下一次的進攻。而西吉斯蒙德則向基督教世界呼籲,號召對土耳其人進行十字軍討伐——此次討伐並沒有算在我們常說的八次十字軍東征中。
但這個溫采斯拉夫也不是賢明的皇帝,就在分封兄弟的同時,他在事先不徵詢帝國官員的情況下,把德意志一等貴族的爵銜賣給米蘭老奸巨猾的維斯康蒂家族的卓萬尼·加列阿佐——同西吉斯蒙德一樣,溫采斯拉夫經常感到錢不夠用,常以各種證書和優惠特權做見不得人的買賣。而他同約什庫斯和不滿的捷克軍隊時有衝突,1396年初溫采斯拉夫由—個劊子手陪同,巡視布拉格的各條街道,直接下令處死不久前幾次騷亂的「嫌疑犯」。
反抗再次發生,在1397年有人陰謀反對他前,溫采斯拉夫逃脫。接著,他借口要審議他的德意志之行,召集一些捷克封建主和顧問在卡爾施泰因開會。溫采斯拉夫所信任的、被他封為特羅保烏公爵的約萬和三個男爵,把這次密謀的四個首領宰殺了。隨即,他命令約什斯庫離開布拉格去摩拉維亞。
到了該年秋天,溫采斯拉夫到了德意志。帝國大法官普法爾茨的魯普雷希特二世同帝國首相拿騷的約翰(這個傢伙從教皇那購得了美因茨大主教的頭銜,並帶領了一批強盜騎士佔領於此,在此後的歷史中,他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陰謀合夥對付他,這兩個人的背後是博尼法齊烏斯九世——誰叫溫采斯拉夫這個酒鬼實在是不受歡迎到了極點。
1398年1月議會在法蘭克福召開,溫采斯拉夫親自出席。議會決議中有一條規定:非騎士階層出身的普通老百姓,無權攜帶騎士的武器,也就是說,無權當騎兵和披盔戴甲的戰士。在法蘭克尼亞,維爾茨堡的主教,即施瓦茨堡伯爵利用圖林根的騎士百般欺壓臣民,在溫采斯拉夫到達以前,就爆發了一場起義,反對這個主教。維爾茨堡給溫采斯拉夫送去一筆錢,想買到帝國城市的各種優惠和特權等等。溫采斯拉夫在路過維爾茨堡時打算做這件事,但是聚集在法蘭克福的王公貴族的一封恐嚇信阻止了他(這封恐嚇信是美因茨的約翰和不久前去世的魯普雷希特二世的兒子魯普雷希特三世合寫的)。各城市與維爾茨堡主教的戰爭延續了三年。
1399年6月,為推翻溫采斯拉夫,在馬爾堡召開一次預備會議,出席會議的有五個選帝侯:美因茨的約翰、科隆的弗里德里希、薩克森的魯道夫、普法爾茨的魯普雷希特三世和黑森侯爵赫爾曼。1399年9月,在美因茨召開第二次貴族代表會議,參加這次會議的有特里爾選帝侯和一些著名的德意志貴族。此時溫采斯拉夫還是有點底牌的,一些相當強大的共和城市仍然忠於他。由於溫采斯拉夫迫切在這個動亂的時候需要它們,不顧僧侶貴族和世俗貴族的反對,把它們置於自己的保護之下,而他的父親查理四世有時也是這樣做的——這些城市都有本市的訴訟程序,在城外,則採取以暴力對付暴力的原則。
無論如何,這場在美因茨的會議上人們還是決定推翻溫采斯拉夫,並認為在新國王的選舉中,應當把奧地利家族和盧森堡家族的那些親王排除在外。但是溫采斯拉夫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甚至沒有出席這兩次議會——果然還是在上一次事件中嚇怕了(其實這個國王一直在忍受著驚嚇過度的命運,也就是這個原因導致他在胡斯戰爭時期一命嗚呼)——這一不明智的舉動導致一些本來就對其不抱好感的城市更加惱怒了。
1400年5月,約翰主持法蘭克福會議,一些城市的代表也參加了。會議決定:請溫采斯拉夫去上蘭施泰因,根據黃金詔書,送交選帝侯法庭。但是,在通過法蘭克福的決議以前,薩克森的選帝侯魯道夫及其內弟不倫瑞克的公爵弗里德里希就離開了,因為他們反對美因茨的約翰那一派人的陰謀。這兩個貴族在歸途中在弗里茨拉爾附近遭到襲擊:進攻者是美因茨的約翰的內弟即黑森的美因茨領地的總管瓦爾德克伯爵亨利希的一伙人,參與進攻的還有一些美因茨的官員和諸侯王。不倫瑞克的弗里德里希在這次戰鬥中身亡,薩克森的魯道夫被俘,被送到瓦爾德克,一個月以後獲釋。
而在法蘭克福會議后,大勢已去的溫采斯拉夫在6月委託弟弟西吉斯蒙德到羅馬去見教皇,不管教皇提出什麼要求都予以同意。      1400年8月20日,四個教士國王、美因茨選帝侯、特里爾選帝侯、科隆選帝侯和普法爾茨選帝侯,在上蘭施泰因對溫采斯拉夫進行缺席審判,既不聽他本人申訴,又不遵守傳訊法規和法定期限,他們宣布他已被廢黜。只有萊茵的一些選帝侯及其諸侯、官吏、親屬、教堂神甫和替城市作證的萊茵的農民,簽署了這一判決。其中有一條理由是他把熱那亞交給法蘭西人,法蘭西人於1396年借口城內秩序混亂,佔領了熱那亞,把它據為已有直到1400年。
1400年8月21日選帝侯們沒有選舉溫采斯拉夫,而是選舉了普法爾茨的普魯雷希特三世,1400年8月23日宣布他為德意志國王,條件是他必須取消苛捐雜稅,再把米蘭併入帝國,資助修建教堂。他們不準此人到法蘭克福去,但是,1401年1月他在亞琛加冕。博尼法齊烏斯九世協助他當選,同時又寫信告訴溫采斯拉夫,他一定給以保護。1401年4月魯普雷希特妄圖入侵捷克,後來為了與溫采斯拉夫鬥爭,他與溫采斯拉夫那兩個令他頭疼的堂兄弟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結盟。
不過倒霉的不止是溫采斯拉夫,還有他那個心術不正的兄弟西吉斯蒙德——在同年匈牙利的議會上,西吉斯蒙德遭到一頓痛斥,接著又被捕,而年輕的那不勒斯國王拉迪斯勞被指定接任來。在西吉斯蒙德被囚時,魯普雷希特的部隊按照其一早就打算的,在路德維希三世(普魯雷希特三世的兒子)的統率下,聯合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入侵捷克,一些有名望的貴族也支持他們。被囚在布拉格的溫采斯拉夫只能同意諸侯們的全部要求:國家管理權移交給四個捷克封建主,攝政權移交給缺席的西吉斯蒙德——幾十年後他們會發現這個西吉斯蒙德並不比溫采斯拉夫好多少。總之,聯合起來的捷克人成功趕走了德意志人。但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這對兄弟還是有點成績的:他們入侵了此時正在拉迪斯勞手上的匈牙利,佔領了一些城鎮。
這時,戚利的伯爵海爾曼慫恿前總督米克洛什·高勞釋放被他監視的西吉斯蒙德。高勞也不願意拉迪斯勞當政,因為高勞的父親曾殺死拉迪斯勞的父親——小查理。隨後西吉斯蒙德獲釋,而米克洛什·高勞得到了總督的稱號。
無論如何,西吉斯蒙德總算熬出頭了——在被釋放的那年年底,他到了溫采斯拉夫那裡,攫取捷克的全部政權,並同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達成協議。這個老流氓還帶領了一幫匈牙利人在這裡無惡不作,搞的全國上下對他不滿。
對於自己的兄弟和堂兄弟,占著優勢的西吉斯蒙德覺得該是來硬的時候了——他首先把約什庫斯趕出捷克,又逮捕了普羅科普和溫采斯拉夫,前者被送到普勒斯堡,後者被送往維也納,交給與他早有盟約的奧地利公爵阿爾布雷希特四世看管。溫采斯拉夫被嚴禁了一年半。1402年8月西吉斯蒙德不顧幾個堂兄弟的利益,同阿爾布雷希特四世締結一項相互繼承契約,1402年秋西吉斯蒙德回到匈牙利——可以說,西吉斯蒙德一直與奧地利走得很近。
1403年,他前往捷克,但是又返回匈牙利,因為拉迪斯勞正向那裡進軍。到了8月,拉迪斯勞在達爾馬提亞登陸,教皇使節當著匈牙利首主教的面給他戴上匈牙利王冠。但是西吉斯蒙德回來了,拉迪斯勞只好回到那不勒斯,然而沿海一帶的部隊仍然忠於他——西吉斯蒙德不得不又開始忙於治理匈牙利。
該年11月,令西吉斯蒙德不悅的事發生了:溫采斯拉夫從被囚禁的維也納監獄逃到捷克。他受到了熱烈歡迎,撤換了西吉斯蒙德的官員和他的警衛部隊。同時,溫采斯拉夫召見被西吉斯蒙德丟棄的「棋子」約什庫斯和普羅科普,後者在1404年春才被西吉斯蒙德釋放。普羅科普回到摩拉維亞,利用一些軍官開始強盜式的襲擊,從茲諾伊莫一直打到奧地利和匈牙利(在此期間,西吉斯蒙德的盟友阿爾雷希特四世患病死亡)。為了拔掉眼中釘,西吉斯蒙德用陰險手段欺騙普羅科普,勸他於1404年6月會面,併當場把他逮捕。三個月後,普羅科普去世——應該是被西吉斯蒙德害死的。
不過局勢仍然不是很開朗:1403年8月博尼法齊烏斯九世承認拉迪斯勞為匈牙利國王,1403年10月承認魯普雷希特接替溫采斯拉夫為德意志國王。作為回擊,在1404年4月頒布的匈牙利國家法律上,只有國王才能分配教會職務和有俸聖職,未經國王批准,教皇的訓渝在國內一律無效。
僅在德意志西部被公認為國王的魯普雷希特,千方百計地主張由帝國來審判那些兇惡的王公和強盜騎士。隨後,他搗毀在韋特勞的七個匪巢。利益受到威脅的美因茨主教約翰暗中勾結曾受魯普雷希特欺侮的巴登侯爵和維爾騰堡的埃伯哈德三世來對付他。他們於1405年在馬爾巴赫同斯特拉斯堡和十七個施瓦本城鎮的代表締結為期五年的「防禦同盟」。魯普雷希特想消滅這個同盟,但是白費心機——德意志整個西南部幾乎都加入了這個同盟,而當時德意志東部和東北部還不承認魯普雷希特。
1410年5月僭位皇帝普法爾茨的魯普雷希特終於去世了。      在群龍無首的局勢下(雖然魯普雷希特壓根底沒什麼威望),重新把持捷克政權的溫采斯拉夫宣布,如果給他皇位,或者如果選他的家族中的親王為皇帝,那麼他就準備放棄對德意志的統治權。但美因茨選帝侯顯然不把他放在眼裡,擅自於1410年9月1日在法蘭克福召開選舉會議。
不過此時正值三皇分裂的時期,帝國貴族們都支持著不同的教皇。確立對教廷的態度,顯然也成為獲取選舉的重要手段之一。      查理四世家族的兩個侯選人是:約什庫斯,西吉斯蒙德——這兩堂兄弟真是一對冤家,不過這次選舉已然是他們最後一次較量了——後者像普法爾茨的的選帝侯和特里爾的的選帝侯那樣,也擁護格雷哥里十二世。支持比薩的教皇亞歷山大五世的那些美因茨的科隆的大主教——都擁護約什庫斯,貝爾格公爵、巴伐利亞的斯蒂凡、邁森侯爵和圖林根侯爵也擁護約什庫斯。替西吉斯蒙德鼓吹的主要是普法爾茨的選帝侯路德維希(已故的魯普雷希特的兒子)和紐倫堡城堡司令弗里德里希·馮·霍亨索倫——後者在選舉中借給了負債纍纍的西吉斯蒙德一筆錢,因而得到勃蘭登堡——因此,這位弗里德里希就成了勃蘭登堡選帝侯的霍亨索倫世系的始祖。
這些頗有勢力的貴族們之所以支持西吉斯蒙德,關鍵還是在於他在會議前答應了霍亨索倫和普法爾茨選帝侯,只要有可能他願意為教會的聯合貢獻一切,必要時,甚至可以拋棄格雷哥里十二世。
14l0年9月20日西吉斯蒙德的全權代表霍亨索倫和普法爾茨的路德維希、特里爾的選帝侯在大教堂後面的墓地上選舉西吉斯蒙德為皇帝。同年10月1日,美因茨的選帝侯和他的擁護者選舉約什庫斯。
1411年1月約什庫斯被毒死。對於其登上皇帝的競爭中,此時的西吉斯蒙德算是成功擊敗了所有的對手。經過各種各樣的商討和爭吵,7月24日,選帝侯們在法蘭克福宣布早已失去競爭對手的西齊斯蒙德為德意志國王。

5德意志國王

實現了多年夙願的西吉斯蒙德開始處理國內的安定:首先作為霍亨索倫支持的回報,當然同時也因為還不起錢(老實說,我真的不相信他還得起):1411年7月8日,弗里德里希·馮·霍亨索倫接到一份文件:西古斯蒙德在勃蘭登堡邊區的一切權利全都歸他這位「合法的首領、主宰和統帥」所有,直到他或他的繼承人收回他借給西吉斯蒙德的那10萬金盾為止——勃蘭登堡的頭銜仍屬西吉斯蒙德,6年過去后,這一頭銜也轉讓給了霍亨索倫家族——這就是上面說到的,弗里德里希成了勃蘭登堡選帝侯的霍亨索倫世系的始祖。      同年7月,西吉斯蒙德還與哥哥溫采斯拉夫和解,訂下了停戰協議。
再回來看看和西吉斯蒙德關係密切的哈布斯堡家族,為了鞏固自己權利和處理子嗣的繼承權問題,西吉斯蒙德必然要對其有所作為——當時,哈布斯堡家族的領地在奧地利的親王之間是這樣分配的:「窮光蛋」弗里德里希(不是霍亨索倫家的那個弗里德里希,中、東歐歷史上名字一樣是很常見的——光是西吉斯蒙德這個名字在歷史上就有三個不同國家的國王用過;至於弗里德里希「窮光蛋」的稱號實在是西吉斯蒙德的偉大傑作,後面會講到)佔有蒂羅爾和哈布斯堡家族在瑞士和施瓦本的土地,他的弟弟鐵漢子恩斯特佔有施蒂里亞、卡林西林、克拉伊納、伊斯特拉、的里雅斯特和波代諾內,奧地利屬於三弟的未成年兒子阿爾布雷希特五世。結果他的兩個兇悍的伯父不僅分了他的財產,還在捷克簽訂了相互繼承的條約,之後這兩個人又同奧地利的各等級發生紛爭,維也納遭到嚴重破壞。
不怎麼安好心的西吉斯蒙德出面平息了這場紛爭,他宣布阿爾布雷希特已屆成年,讓他與自己2歲的女兒伊麗莎白訂婚——實在是深得其父真傳,而且更加無恥混蛋:因為之後這個流氓還想過把女兒賣給土耳其蘇丹,而這次的訂婚在後來算是救了可憐的伊莉莎白。      總之,在1411年l0月1日,匈牙利會議通過一項法律:如果西吉斯蒙德死後無男嗣,匈牙利王位由伊麗莎白繼承。
國內大局整頓「乾淨」后——麻煩事其實還有很多,但帝國的分裂狀態是根本無法有效解決的,何況老流氓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在後面的兩年裡,西吉斯蒙德開始安心地忙於應付那些從多瑙河和薩瓦河威脅著匈牙利的土耳其人——當初費勁功夫對付查理,又趕走拉迪斯勞;如今還要和土耳其人作戰——匈牙利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9分熟的牛肉,怎麼也嚼不動。
但這傢伙的麻煩不止在匈牙利,他還同溥斯尼亞人作戰,同達爾馬提亞人作戰,同威尼斯人作戰。此外他無賴的性格和齷齪的外交手段還使得立陶宛、波蘭和條頓騎士團對其不滿——西吉斯蒙德經常對這三方進行調停工作,不過這個歷史上有名的調停人從沒有什麼太好的成績(這個我會在之後再說)。
1413年4月他同威尼斯人決定休戰五年。但在義大利的麻煩事顯然還沒完,就於教會內部愈演愈烈的鬥爭,世俗力量也開始不斷投入其中。1413年5月拉迪斯勞想把教皇國併入那不勒斯。他派一支軍隊去打安科納,佔領羅馬,此時的教皇約翰二十三世帶著他的紅衣主教們逃到錫耶納。決定冒險一次的西吉斯蒙德於該年抵達倫巴第,恢復被溫采斯拉夫賣給維斯康蒂家族的那些德意志帝國的權利(當初溫采斯拉夫出賣的德意志帝國一等貴族的爵銜),但菲力波·馬里亞.維斯康蒂對他奚落了一番。
之後,西吉斯蒙德到了洛迪去,而約翰二十三世就已決定就宗教會議的問題進行談判。但那些不受賞識的教皇使節決定在康斯坦茨舉行宗教會議,約翰二十三世強壓怒火批准了這個決定,並於1413年11月底到洛迪去見西吉斯蒙德。兩人發布了敕令和聖渝,決定在1414年11月1日在康斯坦茨召開世界宗教會議。隨後教皇去博洛尼亞,西吉斯蒙德去科莫會見米蘭公爵菲力波·馬里亞。
1414年2月西吉斯蒙德離開皮亞琴察,又到了熱那亞、薩盧佐、皮埃蒙特和薩瓦。他在蒙費拉托侯爵泰奧多爾的陪同下(隨身帶800名騎兵)穿過弗賴堡到達伯爾尼,然後去巴塞爾,再順萊茵河而下,到亞琛去加冕。
回來再看看一團糟的帝國:在德意志,只有一些主教還有整塊的領地,在這些領地上統治的是貴族,主教都是從他們自己的人中選出的。所有的世俗公國被分得七零八落,以致騎士等級中的許多人都成了實力雄厚的公爵。從1417年起就統治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整年都要對付那些來自舊勃蘭登堡邊區和普里格尼茨省的強盜騎士。另一方面,奧地利已被三個統治者瓜分;巴伐利亞的兩半,各有若干個公爵,在普法爾茨——儘管1395年的法律規定不許分割——除了選帝侯路德維希,他的每個兄弟也都有自己的一份領地。
還不止這些,最要命的顯然是那個被西吉斯蒙德認為是無關緊要的大哥:溫采斯拉夫不顧停戰協定,仍然對西吉斯蒙德採取敵對態度,以皇帝自居,許多公爵由於西吉斯蒙德的來到都同溫采斯拉夫關係密切。在美因茨,選帝侯也支持他。1414年8月12日西吉斯蒙德在科布倫茨,囊空如洗,以為公爵們會來拜訪,但是他白白地等了四個星期。他沒有去亞琛,因為他一無所獲,於1414年9月23日去紐倫堡——法蘭克尼亞的公爵們、許多世俗官員和教會官員也在那裡,西吉斯蒙德最忠心的擁護者弗里德里希·霍亨索倫勸他們出席西吉斯蒙德的加冕禮——最後,那個一直很棘手的美因茨大主教約翰終於同意和西吉斯蒙德達成和解,但仍未去亞琛。
老流氓西吉斯蒙德於是決定返回,一路上勒索猶太人,壓榨一些城市。1414年11月8日西吉斯蒙德和巴爾巴拉(瑪利亞去世后,西吉斯蒙德新娶的妻子)由當時還不是主教的科隆選帝侯迪特里希加冕,在場的有七個主教。除了巴伐利亞的公爵們、溫采斯拉夫和美因茨的約翰,所有的帝國大公都參加了。同時,康斯坦茨宗教會議召開了。
這場會議第一個焦點是三個教皇的問題,另一個焦點則是曾在布拉格大學執教的胡斯。胡斯公開捍衛他根據威克利夫的著作所制定的學說——他在青年時代就接觸威克利夫的著作,還在1403年關於威克利夫學說的辯論會上多次公開反對布拉格的執事長們。
1404—1407年這時,溫采斯拉夫獲釋后極端野蠻地在捷克恢復昔日的綱紀,這段時期對於1408年1409年胡斯這位教授和傳教士的活動頗為重要。溫采斯拉夫為了對承認僭位皇帝普法爾茨的魯普雷希特的格雷哥里十二世進行報復,保護許多當時在布拉格傳播威克利夫學說的人。溫采斯拉夫的妻子索菲婭把胡斯當作為自己的教士,溫采斯拉夫在頭腦清醒時(也就是這個酒鬼沒有因為酒精而失去判斷力的時候),也曾接見他。
但胡斯的學說並沒有因此受到德意志人的認可,之後又因為克拉科夫大學的選舉席座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捷克和德意志之間的民族矛盾,最後是溫采斯拉夫的干涉使得捷克人佔了優勢)——德意志人開始瘋狂反對胡斯——1409年捷克僧侶向宗教當局對他提出正式控告,大主教茲比涅克開始對他起訴,亞歷山大五世聖詒,剷除捷克的威克利夫分子。按照大主教的命令出版的兩百本威克利夫的書籍於1410年7月16日在主教官的大院當著主教和教土的面付之一炬。
布拉格徹底騷動了。雖然溫采斯拉夫嘗試施壓雙方來婉和局勢,但動丅亂並沒有結束。教皇約翰二十三世讓紅衣主教奧托·科隆納(後為馬丁五世)審訊胡斯,將他傳到羅馬。但到了1411年7月,出於溫采斯拉夫同西吉斯蒙德和解的原因,教皇被迫停止審訊胡斯。
次年,約翰二十三世以鼓吹十字軍討伐為借口,在各個廣丅場上鼓樂齊鳴,發布出售赦罪符的聖諭——顯然追求真理的人往往不懂得識時務——胡斯公開聲明,這是謊言和騙局,並張貼傳單,公開辯論這個問題。1412年6月胡斯演說之後,根據耶羅尼姆和一些僧侶首領的倡議,許多大學生上街遊行並在絞架下焚燒教皇的聖渝——他們顯然做過頭了。溫采斯拉夫痛斥這些大學生,把其中三人處以死刑,胡斯在伯利恆小教堂發表了一篇頌揚他們的悼詞,要求當著廣大民眾的面,按教會儀式安葬他們。此時天主教徒與胡斯派的鬥爭日趨激烈,胡斯及其信徒拋棄一切傳統,只依據聖經。
1412年6月,約翰二十三世把胡斯開除教籍——4個月後,布拉格發生暴亂、巷戰,但胡斯最終還是被驅逐出布拉格。

6結束教會分裂

回到康斯坦茨宗教會議:1414年l0月參加的首先是義大利人、德意志人、法蘭西人、英格蘭人,直至1414年11月5日會議才正式開幕。這時,教皇們(約翰二十三世和格雷哥里十二世)、宗主教們、紅衣主教們還有各地的大主教、主教、僧侶和博士都出席了會議,同時出席的還有各地的貴族們。但主持會議的約翰二十三世和西吉斯蒙德早在去年年底就達成共識,而更有趣的是他們沒有先討論關於三位教皇誰是「真正的雅科布」的問題,而首先討論胡斯的問題。
正是該月28日,受西吉斯蒙德勸告前往會議的胡斯被奧格斯堡和特倫托的主教們、康斯坦茨市長及巴登的漢斯逮捕,立即被送到郊外的一座多明我會的修道院,關在一個與陰溝相連的暗牢里。1414年12月6日至1415年1月中約翰二十三世指定成員組成審訊委員會,開始審訊胡斯。
1415年3月20日,戲劇性的事發生了,由於有被廢黜的危險,約翰二十三世逃走。準備跟他一起逃亡的僕從們把監獄的鑰匙交給西吉斯蒙德。於是背信棄義的老流氓又將把胡斯交給了康斯坦茨的主教,此人把他關進哥特雷本城堡,毫不憐憫地下令給他釘上銬鐐。
到了1415年7月6日教士們又把胡斯交給世俗當局。西吉斯蒙德隨即將胡斯和他所寫的書籍一起處於火刑。而在1416年5月30日,胡斯的朋友及其學說的支持者耶羅尼姆也被處死。此時德意志人和捷克人的鬥爭開始進一步升級:西吉斯蒙德支持德意志人,溫采斯拉夫支持捷克人。
然後再看會議的第二個焦點:三位教皇。      對付第一教皇約翰二十三世頗費了點功夫:1415年2月16日約翰二十三世在宗教會議上很不明確地聲明:如果其他兩位教皇卸職,他也這樣做——他不僅含糊地做出了提議而且他本人對此宗教會議也不感興趣——到了該年3月20日發現自己面臨廢黜危險的約翰二十三世去找他早就與之密談的蒂羅爾公爵「窮光蛋」弗里德里希(還是那個和帝國元帥同名的之前被西吉斯蒙德欺負的哈布斯堡家的老大,也就是西吉斯蒙德的女婿的伯父,這個倒霉蛋之後又被西吉斯蒙德狠狠宰了一頓,變成名副其實的窮光蛋)。這位教皇去了沙夫豪森,它當時屬於弗里德里希,此人在瑞土、施瓦本和阿爾薩斯還有許多哈布斯堡家族的領地。
宗教會議——由一名紅衣主教主持——自稱權力超越教皇,並對約翰二十三世的廢黜提出訴訟。蒂羅爾的弗里德里希被傳令出席宗教會議,他還沒到達就被開除教籍,在帝國的威望一落千丈,也就是說他的世俗領地已不受法律保護。為了能保住權益,1415年5月抵達康斯坦茨的弗里德里希被迫將土地交給西吉斯蒙德——而西吉斯蒙德藉此大作買賣:他把弗里德里希暫時交給他的那些城市又併入」帝國」,也就是說,他向它們出售一直歸它們所有的民政自由。布賴薩赫、迪森哥芬,諾伊堡,拉多爾夫采爾和沙夫豪森給西吉斯蒙德一筆錢,成了帝國城市。同時,伯爾尼人花4000盾得到圖爾高,為了4500盾,圖爾高又被作為抵押品交給蘇黎世人,即使後來他們再交出6000盾,要是蘇黎世人不同意,仍不能贖回。
只有那些蒂羅爾人依舊忠於那個「窮光蛋」,此人於1416年3月從康斯坦茨跑到蒂羅爾,他的弟弟「鐵漢子恩斯特」之後也到達,我們神聖威武的西吉斯蒙德這時仍在恬不知恥地用「窮光蛋」的領地和哈布斯堡家族的領地做買賣(把費爾德基希賣給吐根堡伯爵,把基堡連同死刑裁判權以及圖爾高境內的原狩獵區—起賣給蘇黎世,把弗勞恩費爾德賣給康斯坦茨)。1416年5月鐵漢子恩斯特率領—批騎士和—支由蒂羅爾人組成的軍隊開始出征。這時,西吉斯蒙德才同「窮光蛋」言歸於好,但後者仍要付給他5萬盾,還要把他從他的那些主教那奪取的領地全部歸還原主。(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最後那個倒霉的「窮光蛋」還是拿回了一些封地,別以為西吉斯蒙德發善心了,只是因為它們還沒被賣出。但總之蒂羅爾的弗里德里希已是被拔了毛的公雞,康斯坦茨的宗教會議可以毫無顧忌地裁判了。1415年5月25日,會議宣布了約翰二十三世的五十四條罪狀,把他廢黜——之後霍亨索倫的弗里德里希在弗賴堡將其逮捕並關押。
至於第二個教皇格雷哥里十二世則在1415年宣布退位。在此以前宗教會議曾要他再擔任一次教皇,允許他根據1415年3月13日的敕詒再召開一次宗教會議,這次宗教會議似乎並未開成。宗教會議給他一個波爾圖紅衣主教的職務,代表教皇終身駐在安科納邊區。
最後一個教皇本尼狄克十三世原本不是怎麼難對付的角色,但西吉斯蒙德卻偏偏在這上面做文章,耍足了無賴勁——他借口要勸本尼狄克十三世退位,決定出遊一年半,其目的無非是詐錢揮霍。1415年7月21日西吉斯蒙德動身,並在1417年1月回到康斯坦茨。這時西班牙人也參加宗教會議。
1417年審訊胡斯的紅衣主教,科洛納家族的奧托被宗教會議選立為教皇,稱馬丁五世(至於那個廢黜的約翰二十三世之後被馬丁放出獄,還成為紅衣主教團團長直至1419年去世)。
就在此次會議上,西吉斯蒙德還做了另外一件事:對條頓和立陶宛進行調停。簡單來說,害死胡斯前,西吉斯蒙德的名聲就已經很臭了,但他仍十分熱衷於做他的調停人。最後,對結果不滿的條頓騎士們很快就撕毀了合約再次開戰——但結果還是被立陶宛打敗了。
而西吉斯蒙德,這位有名的調停人最好笑的「偉績」還是在1416年(此時正是上面所提的:西吉斯蒙德拿著騙來的錢進行歐洲旅遊的時候):此時阿金庫爾大捷剛過了一年,英王亨利五世籌劃再次入侵法國。老流氓特地以調停人的身份前往倫敦——但「調停」的結果卻是:同年8月15日,英德簽訂《坎特伯雷條約》,成立反法同盟並且德國完全支持亨利對法國王位的要求——「和平使者」瞬間變成了「戰爭同盟」。

7胡斯運動開展

此次會議的最大后遺顯然是胡斯派——在捷克,他們的勢力眾大,而當局者溫采斯拉夫既想「安定」他們,又想利用這些信徒到達政丅治目的。在一系列不慎的操作下(回到匈牙利的西吉斯蒙德自然也在其中插了一腳),1419年7月30日布拉格舉行了游丅行示丅威。人群在狂熱派領袖瑞日卡的支持下攻下了市政廳,七名市參議員和市法官被扔出窗外,被戳在長矛上,一命嗚呼,其餘的參議員都躲起來了——這就是「第一次扔出窗外事件」——看來這是捷克人的習俗了。1419年8月16日,受到過度驚嚇的溫采斯拉夫去世了,王位由西吉斯蒙德繼承。捷克陷入了大暴丅動,胡斯派在各地掌權。
1419年聖誕節:西吉斯蒙德在布爾諾召開會議。由於對參加會議的胡斯溫和派態度惡劣,整個捷克一致反對這個德意志的流氓國王。之後,西吉斯蒙德於次年2月鎮丅壓捷克人——他指定了—個委員會,判處二十三個市民死刑,並於1420年3月親臨刑場命令劊子手將他們斬首。在布雷斯勞,1420年3月15日前市政官員揚·克拉哈根據西吉斯蒙德的命令被送上斷頭台,後來被活活燒死。因為他保護胡斯並譴責宗教會議。接著西吉斯蒙德通過教皇使節和宗教法庭審判官盧卡的費迪南向布雷斯勞市民宣讀馬丁五世的聖渝,號召討伐捷克和胡斯派。
西吉斯蒙德的倒行逆施導致了布拉格的強烈反感,而西吉斯蒙德同一些德國王公和主教們一起試圖執行教皇所宣布的對捷克的討伐,布拉格的市議會就此宣布他被廢黜。不過那些德國王公是真的想援助西吉斯蒙德,因為幾乎德國的所有的城市、市民和各個自由公社看來都在仿效捷克人。這支德意志軍隊包括了美因茨、特里爾、科隆、普法爾茨和勃蘭登堡的選帝侯們,奧地利和巴代利亞的公爵們、邁森的兩個侯爵,圖林根的侯爵以及許多主教、騎士、伯爵,再加上了從西里西亞來的西吉斯蒙德,這支軍隊約有15萬人之眾。
之後在布拉格,瑞日卡擊退德國人的進攻,而雙方對敵人也都開始變得殘無人道。在捷克人這一方面,兩個狂熱教派——霍里夫派和塔博爾派——的農民以及瑞日卡的野蠻士兵都十分殘暴,他們都由瑞日卡領導,在其領袖死後則自稱為孤兒軍,此外還有其他一些教派,例如亞當派和皮卡第派。在7月,布拉格的「溫和派」同西吉斯蒙德談判了整整一個月,但毫無結果,因為這個流氓既不願承認他們的民族權利,也不願承認他們在祈禱儀式方面所做的改革。即便如此,一些德意志人在捷克人瘋狂的攻擊下還是開始撤退。在1420年11月1日維舍格勒的一場戰役中,老流氓被徹底擊潰,帶著他的軍隊逃跑了——次日德意志人在捷克的大本營維舍格勒表示投降。
戰爭開始升級,1421年2月底西吉斯蒙德被迫從捷克撤退到摩拉維亞,隨後捷克的塔博爾派、霍里夫派立即侵入鄰邦。而捷克人在恰斯拉夫的市議會上,決定在新國王選出之前,指定一個二十人執政的臨時政丅府。接著,西吉斯蒙德和瑞日卡開始在帝國的領土上開始角逐。雖然西吉斯蒙德的軍隊幾無戰鬥力——在面對瑞日卡時他們一般有以下三個選項:A.撤退、B.被殲滅、C.在撤退時被殲滅——但雙方在對敵方的殘忍程度上卻平分秋色:西吉斯蒙德把庫滕貝格付之一炬,屠丅殺該城的居民;而瑞日卡在德意志布羅特也這樣做,以至這裡十四年一直荒無人煙。
1422年夏西吉斯蒙德——經過長期的爭執——到紐倫堡去參加德意志國會。關於對捷克的討伐在紙上有各種方案,領導這次討伐的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弗里德里希在紐倫堡的聖塞巴爾德教堂接過一面被教皇祭過的旗幟。但是這次「討伐」也毫無所獲。
雙方的主要戰鬥力量也在不斷更替:1422年伊麗莎白同奧地利的阿爾布雷希特二世結婚,她帶來的嫁妝是摩拉維亞。對岳父倒還是很忠心的阿爾布雷希特二世在奧地利對異教待和猶太人極盡兇殘之能事,把幾千個人活活燒死。在信仰上極度頑固的他征討胡斯派,從而把後者引到奧地利,讓他們在奧地利大肆破壞。除了女婿外,西吉斯蒙德還能指望的就只剩薩克森的新選帝侯:於1423年被指定的邁森侯爵執拗的弗里德里希(不是前面那兩個弗里德里希)和圖林根侯爵。而在捷克人那邊瑞日卡於1424年10月去世——由於失去領袖,此後部分的捷克軍隊自稱孤兒軍——他們中最有影響力的是小普羅科普,其他人,如塔博爾派,則主要受「禿頭」大普羅科普影響(這兩個人都曾是修士,所以大普羅科普才被人叫做「禿頭」)。
此時捷克人的分裂開始明顯,「溫和派」的大貴族們希望同老流氓談判,另一些人以及布拉格的市民則想同立陶宛親王西吉斯蒙德·科裡布特談判——布拉格人想讓此人當皇帝。新選帝侯執拗的弗里德里希以為捷克的這場騷動對自己有利,但捷克人卻把西吉斯蒙德賞給他的邊境城市杜克斯和布里克斯破壞無遺,同時擊潰了匆忙起來的薩克森和圖林根的援軍,在一次戰役中就消滅4000人,把不久前併入薩克森的捷克城市奧西希圍得水泄不通。
魏登伯爵和施瓦茨堡伯爵指揮了另一支軍隊進行援助,但這兩個伯爵卻只知道猛攻捷克人的車壘——最後他們被塔博爾派徹底挫敗,15000名德意志人在帶形梭標和鐵鏈的打擊下不敢還手,4000輛輜重車成了胡斯派的戰利品。之後在1426年7月6日捷克人又猛攻了烏斯季並把它化為灰燼。不過德意志人也偶有小勝,例如,1427年3月奧地利人把再次圍攻茨韋特爾城的胡斯派軍隊殺得片甲不留。即便如此,兩個普羅科普還是很順利地不斷侵襲西里西亞、邁森、勞西茨、薩克森和法蘭克尼亞,而布拉格的市民和全體捷克騎土則比較有節制。
1427年4月在法蘭克福,諸候會議再次召開。德意志人決定對捷克進行一次決定性的打擊,他們編製了一份軍隊名冊和一份軍事條例,決定由帝國向捷克全面進軍。**地點定在米斯,來自各地的軍隊在此集中。這個消息傳遍捷克,各派立即聯合起來,甚至一些天主教徒封建主以及他們的騎士——所有可集結的力量全都湧向米斯——胡斯戰爭徹底變成捷克與德意志的戰爭。1427年10月,那些不幸的薩克森人比其他部隊早到了米斯,本打算退到法蘭克尼亞邊境的他們在胡斯派的追擊下狼狽逃竄。胡斯派殺死了大量逃竄者並搶走他們的全部輜重和大炮。另外的兩股德軍——一股應從埃格爾進入捷克,一股應從陶斯進入,聽到這個消息后,都立即後撤了。而大普羅科普攻下波希米亞林區的塔霍夫,毀滅了該城;居民無一倖免。
德意志人並沒有放棄,他們又於1427年召開海德堡議會,並通過關於了召募正規的帝國軍的決議:我們的帝國元帥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弗里德里希說,要戰勝捷克人,決不能依靠那些來經挑選的不中用的後備軍和那些毫無紀律的披甲騎兵——整個帝國的軍隊質量算是有了提高的希望。該會議還通過關於了徵收軍稅的決議,徵兵工作交給了勃蘭登堡的弗里德里希和教皇使節——紅衣主教溫切斯特的亨利。
然而,胡斯派已奪取普勞恩,在格里馬戰役中擊潰薩克森人,為奪取萊比錫一直打到馬爾基。這時胡斯派打算佔領布爾諾,未能實現。不久他們來到維也納並一度駐紮在城外的努斯多爾夫。1427年至1429年胡斯派又不斷騷擾西里西亞、勞西茨、邁森、上薩克森和下薩克森、法蘭克尼亞和巴代利亞搗毀500多個設防城鎮。這時國內的那些塔博爾派、霍里夫派以及一些已經成幫結夥的狂熱分子同布拉格人、男爵們、西吉斯蒙德的追隨者、住在捷克的德意志人的戰鬥也很順手。1429年春同西吉斯蒙德簽訂和約勢在必行:他不得不邀請胡斯派的幾個領袖去談判,因此決定在6月前締結停戰協定。「禿頭」大普羅科普率領一個代表團到達普雷斯堡,奧地利的阿爾布雷希特二世也在普雷斯堡,然而西吉斯蒙德面臨的是不能接受的條件,最終毫無結果——胡斯派要西吉斯蒙德承認宗教信仰以聖經為主,准許兩種形式領取聖餐,特赦捷克人的領袖等等。由於談判失敗,1429年9月塔博爾派和霍里夫派再次進行毀滅性的進軍,襲擊摩拉維亞、西里西亞和薩克森。
德意志似乎頭一次陷入如此困窘的地步。1430年初在大普羅科普的領導下,捷克軍隊大舉進攻德意志(2萬名騎兵和52000名步兵還有13000多輛大車,但是後來連運送戰利品也不夠用了)。胡斯派的軍隊也襲擊匈牙利和波蘭。為了買通胡斯軍,總司令勃蘭登堡的弗里德里希花了1萬杜卡特,埃格爾花了17000杜卡特,紐倫堡花了1萬杜卡特,班貝格的主教花了9000杜卡特,巴伐利亞的公爵約翰花了1萬杜卡特,安斯巴赫、艾希施秦特和薩爾茨堡也是花了一大筆錢才免遭毀滅。
之後經過又一次失敗的議和,教皇指派的特使紅衣主教朱利亞諾招募的軍隊,鼓動十字軍征討。於是捷克的各派又團結起來,在德意志軍隊出兵之前,佔領了邊境的各條要道。紅衣主教朱利亞諾竭力鼓動,在德國召集了4萬騎兵和少量的步兵。1431年6月26日還在紐倫堡的西吉斯蒙德,飛速前往紐倫堡的聖塞巴爾德教堂委任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弗里德里希為十字軍的總指揮。1431年8月初由紅衣主教朱利亞諾陪同的帝國軍隊從四面八方入侵。
但是在塔霍夫的一場戰役中,一部分軍隊一開始就遭到可恥的失敗,四散逃走。弗里得里希·霍亨索倫集結其餘的部隊,率領這支德意志軍隊駐紮在陶斯附近。這時大普羅科普率領的胡斯派大軍突然出現。德意志軍隊中一片「普羅科普來了!」的呼喊聲,人人驚慌失措,四處逃竄。在這次無法阻擋的逃跑中,軍隊損失11000萬人、2000輛大車,150門大炮。紅衣主教朱利亞諾同樣溜了,他的那頂帽子、十字軍征討的教皇訓諭、法衣和他佩戴的十字架,也都成了戰利品。最妙的是:有一個巴伐利亞公爵也率先逃跑——選帝侯勃蘭登堡的霍亨索倫總司令大將甚至沒有想到維持秩序,不發布命令就逃了——難道再次成為軍隊總指揮,實在是晚節不保。

8和教會爭鬥

讓我們在激烈的戰鬥中加一段插曲。1431年2月1日馬丁五世在巴塞爾召開宗教會議,上面提到的紅衣主教利朱亞諾·切薩里尼奉命主持開幕式。到了2月20日馬丁去世,紅衣主教們則選舉一個威尼斯人為教皇,號稱歐根尼烏斯四世。之後1431年9月2日朱利亞諾在巴塞爾主持會議。
在陶斯戰役那次可恥的逃跑后他驚魂甫定,代表一些主教並受他們的委託,竭力拉攏溫和的胡斯派。1431年10月15日朱利亞諾以宗教會議的名義向胡斯派發出一封友好的信,勸他們到巴塞爾來控訴。到了12月14日,宗教會議開始第一次正式會議。在朱利亞諾主持下會議通過了一些決議,如關於各方面的徹底改革,關於恢復原有的紀律的決議。1432年1月會議收到歐根尼烏斯四世的一份聖諭,這份聖諭宣布解散巴塞爾宗教會議,因為它邀請了胡斯派並同意在巴塞爾討論他們的早被詛咒的教義。
對宗教會議忌憚又氣憤的歐根尼烏斯四世在博洛尼亞另外召開了二次宗教會議。紅衣主教朱利亞諾便向教皇送去一封警告信,信中寫道:「捷克的那幫狂熱的異教徒所鼓吹的激進的人權學說在一些遭受騎士攔路掠劫的德意志市民中,頗受歡迎,在飽受王公貴族壓迫的德意志農民中也頗受歡迎。」至於歐根尼烏斯只信任那些德國王公,朱利亞諾的信是這樣寫的:「德意志人都說,這次征討捷克最後並未成功,他們的王公都是有罪的。要是這些王公親自出征,他們就更有話可說了,即使拿出3萬杜卡特來彌補開支,他們的看法也不會改變。」關於德國教會的事,他寫道:「德意志人對層出不窮的營私舞弊現象和數去的勒索行為十分憤恨,很可能他們最近會像胡斯派那樣傷害自己的神職人員,燒死教士。」1432年2月12日歐根尼烏斯四世在一封信中堅決要自己的使節離開宗教會議,但是這封信尚未送到。
顯然會議和教皇間發生了激烈的矛盾,而西吉斯蒙德乘機來到義大利開始插足兩者之間——他既希望宗教會議能解除胡斯派帶來的危機,同時又希望那個頑固的教皇能為他加冕。
1432年2月16日宗教會議的第二次會議批准了康斯坦丁的決議:宗教會議高於教皇——巴塞爾宗教會議是不會解散的,除非它自己做出決定。歐根尼烏斯四世只能寄希望於西吉斯蒙德,而這個老無賴在義大利北部一直無所事事。他在米蘭過著寄生生活,在那裡戴上一頂郎哥巴底人的鐵王冠,賴在那裡一直等到被人下了逐客令。後來他在義大利有時在這個城市混一陣,有時在那個城市混一陣,最後還是被攆走了。
最有意思的是這個傢伙從皮亞琴察給歐根尼馬斯寫的一封信:「我真擔心德意志各城鎮的居民一定會像捷克人那樣反對教階制。馬格德堡——都主教府的所在地一已經趕走了大主教及其教堂執事長,像胡斯派那樣搶劫他們的財產。在北海和波羅的海沿岸的那些同馬格德堡結盟的漢撒城市也準備這樣做。據說,在萊茵也有成千上萬的俗人要求沃爾姆斯城交出神職人員和高利貸者。在帕紹,市民想衝擊主教的城堡。在班貝格,有人公然辱罵神職人員,因為他們有國王賜給的特權。」
1432年4月29日宗教會議第三次會議,要求已把朱利亞諾免職的歐根尼烏斯在三個月內親自或派全權代表出席。宗教會議和這個教皇的來往書信措辭嚴厲,充滿著敵意。1432年6月20日宗教會議第四次會議,決定在歐根尼烏斯死後,由宗教會議選舉一個新教皇,歐根尼烏斯不得任命新的紅衣主教,不得召回在巴塞爾的人。而我們的西吉斯蒙德則仍然開心地在義大利各城過著寄生生活——宗教會議和教皇的鬥爭激化對其絕沒有任何壞處,他必將是雙方爭奪的籌碼——直至1432年8月,宗教會議請他去巴塞爾,因為要開始對歐根尼烏斯四世訴訟了。
1432年9月6日,宗教會議第六次會議,對教皇和他的十七名紅衣主教正式起訴,控告他沒有來巴塞爾。而關鍵的西吉斯蒙德卻一再延期,因為歐根尼烏斯這時已宣布準備為他加冕。但因為歐根尼烏斯並未履行諾言,1432年12月西吉斯蒙德公開表示反對這個教皇,並為宗教會議爭得了英格蘭國王的支持(這個利益上的同盟在之前的1416年時已經確立)。1432年12月18,宗教會議第八次會議,決定如果教皇在兩個月不來巴塞爾,不收回他的那份解散宗教會議的訓渝,就要開始對他起訴。之後又為了應對教皇對會議支持者的打擊,1433年1月22日宗教會議第九次會議宣布他對西吉斯蒙德和巴伐利亞公爵威廉的判決以及懲罰無效。
1433年2月19日,宗教會議第十次會議起訴歐根尼烏斯——這個強硬的教皇決定和會議妥協,同時在此之餘又另作手段對付西吉斯蒙德這個無賴——受到打擊同時又想著隆重加冕典禮的西吉斯蒙德只好答應滿足歐根尼烏斯之所想,保證滿足教皇在教會事務和世俗事務方面的各項要求——而教皇則答應承擔他的旅費和加冕典禮的各項開支。1433年5月21日,西吉斯蒙德隆重地進入羅馬,並在31日進行皇冠加冕禮——他刻在帝璽上的「雙頭鷹」從此成為了德意志的帝徽。在加冕后,西吉斯蒙德還重重獎賞了首相卡斯帕爾·施利克,他在整個義大利之旅期間出了不少力。

9鎮壓胡斯運動

回到捷克方面,大普羅科普的軍隊在戰場上不斷失利。經過一次簡短的會議后,胡斯派的各勢力都決定參加宗教會議,他們於1433年顯現節前夜抵達巴塞爾。在宗教會議上長達五十天的學究式的辨論,大普羅科普作為一個善於在神學方面引經據典的辯論家佔了上風。三個月後,捷克的代表們回國,其中胡斯派的溫和派決定和上次那樣與西吉斯蒙德和談。而西吉斯蒙德趕到布拉格,想讓女婿阿爾布雷希特二世登上捷克王位——同時前往布拉格的還有巴塞爾會議的使者,他們期望與主要是貴族的「溫和派」們合議。
毫無疑問,捷克的兩方勢力又一次分裂了。一方面,激進派四處騷擾:孤兒軍在其新領袖揚·查佩克的領導下一直打到但澤,燒毀奧利瓦修道院;大普羅科普離開布拉格,同小普羅科普一起劫掠巴伐利亞,屢次入侵匈牙利和西里西亞,進攻在1421年和1431年兩次遭到殘酷襲擊的比爾森。
另一方面,宗教會議的代表們這時同溫和派的兩個首領諾伊豪斯的邁恩哈德和揚·羅基蔡納達成協議。邁恩哈德派遺增援部隊支援比爾森。至於羅基蔡納,他們則答應在和解后讓他擔任布拉格大主教。於是溫和派的幾個首領起草一封信,談到他們的幾點要求,代表團把這封信交給宗教會議。正在巴塞爾的西吉斯蒙德竭力敦促宗教會議接受溫和派的要求,並在1433年11月30日終於達成了協議。
無論如何,這份協議侵犯到了激進派的利益——因此塔博爾派、孤兒軍、霍里夫派反對這份「協定」——捷克大貴族和一些城市同革命民主派的公開鬥爭日益激烈。當雙方就於比爾森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后,他們於1434年5月底在捷克布羅特附近對峙——最後在28號利帕尼和格日貝的一場決定性戰役中,捷克貴族們擊敗了激進派,兩位普羅科普都在這次戰役中陣亡。
失去領袖的胡斯激進派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捷克的局勢對西吉斯蒙德來說相當不錯。在西吉斯蒙德在穩定胡斯派后,雙方達成協議。  1437年7月12日,支援比爾森時被臨時任命為國君的阿列克塞·羅森貝格下令全國承認協定,承認同羅馬教會的和解,承認西吉斯蒙德為皇帝。1435年8月25日西吉斯蒙德進入布拉格,重新登上捷克王位。
1437年12月9日老無賴西吉斯蒙德在從捷克去匈牙利的途中死於茲諾伊莫。由於西吉斯蒙德沒有男性子嗣,盧森堡王朝終於結束了。他的女婿阿爾布雷希特二世在匈牙利立即被承認,之後又在奧地利建立了一個攝政政府;1438年3月他在德意志被選為國王,同年5月被捷克天主教徒承認為國王——神聖羅馬帝國哈布斯堡王朝就此開始了。

10財政

附上一段有關西吉斯蒙德的財政的內容,摘自《劍橋歐洲經濟史(第3卷)中世紀的經濟組織和經濟政策》 ——      "魯伯特能幹的繼承者、盧森堡的西吉斯蒙德從不為什麼顧忌而煩惱。在他統治的大多數時間裡,他未能有效地控制住自己廣袤的德意志土地,德意志的皇室收入也不能為他的雄心壯志提供足夠的金錢。然而,西吉斯蒙德在1412年抱怨說他每年從德意志得到的收益不超過13000荷蘭盾時,是過度誇張了。他巧妙地利用了他在內部爭鬥中作為仲裁者的地位,隨意收取賄賂。因此,在1414年科隆城為了贏得他的支持反對它的大主教,付給他30000弗羅林:其中25000弗羅林作為貸款,其他則作為「禮物」,後來科隆又借給他9000弗羅林,而大主教付給他18000弗羅林。有時西吉斯蒙德能夠從特殊來源得到大筆收入。在他於1433年5月加冕成為皇帝到1434年統治結束時,他主要從德意志城鎮和猶太人那裡得到大約150000弗羅林。然而,他太不顧將來和鋪張浪費的習慣常使他在無節制的消費和完全的貧窮之間游移。
在他整個執政時期,他都在借貸。他的令人鄙薄的財政計策和習慣性的無法償還貸款使他名譽掃地。紐倫堡市政賬目上的一個條目對西吉斯蒙德的壞名聲進行了中肯的評價。西吉斯蒙德在1437年向紐倫堡要求一份4000荷蘭盾的貸款,紐倫堡便送去了2000荷蘭盾,並收到皇室的收條;然而,在市政賬目中,這筆錢被登記為禮物,因為並不指望能被償還。令人驚訝的是,在他整個統治時期,西吉斯蒙德都能找到放貸人。他的主要官員都樂於向他貸款,因為他們知道西吉斯蒙德會對在他任期內猖獗的腐敗行為視而不見。西吉斯蒙德的大臣卡西鉑·西里克在1437年同另一位大法官法庭官員借給他1500萊茵荷蘭盾。西吉斯蒙德的女婿及繼承者奧爾布雷克特在他統治結束時(1439年10月)欠西里克20000荷蘭盾。
據估計,在1415—1439年間,西吉斯蒙德的主要財政部長、韋斯堡的康拉德共借給這兩位統治者20000荷蘭盾。西吉斯蒙德以皇室財產為擔保的貸款的不完全名單總計390000弗羅林,大大少於他的父親查理四世在相同統治期內以這種方式得到的貸款。皇室財產的減少和帝國直轄市對抵押的強烈抵制可能是造成這個結果的部分原因。這個數字不包括西吉斯蒙德家族地產的抵押。他的皇冠在康斯坦茨會議期間以及後來在紐倫堡被典當了15000萊茵荷蘭盾。在1434年5月3日將它贖回的3天內,它又被連同其他珍貴財產一起被以5100荷蘭盾的價格抵押給了巴塞爾的市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