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概說

也叫《西域風土記》。是中國最早專門記述西域各民族及中亞地區各國情況的重要文獻。原文已經佚散。
《後漢書》對其介紹
帝納之,乃以班勇為西域長史,將馳刑士五百人,西屯柳中。勇遂破平車師。自建武至於延光,西域三絕三通。順帝永建二年,勇復擊降焉耆。於是龜茲、疏勒、於胘、莎車等十七國皆來服從,而烏孫、蔥領已西遂絕。六年,帝以伊吾舊膏腴之地,傍近西域,匈奴資之,以為抄暴,復令開設屯田,如永元時事,置伊吾司馬一人。自陽嘉以後,朝威稍損,諸國驕放,轉相陵伐。元嘉二年,長史王敬為於窴所沒。永興元年,車師后王復反攻屯營。雖有降首,曾莫懲革,自此浸以疏慢矣。班固記諸國風土人俗,皆已詳備《前書》。今撰建武以後其事異於先者,以為《西域傳》,皆安帝末班勇所記雲。

2作者

《西域記》作者班勇,字宜僚。扶風安陵(今陝西咸陽東北)人。班超之子。班勇自幼隨父親在西域生活,深通西域地理、風土和政治情況。曾先後於安帝永初元年(公元107年)、延光二年(公元123年)兩度率兵西征,驅逐匈奴殘餘勢力,並獲封西域長史,屯駐柳中。

3成就

《西域記》一書,對西域諸國的里距方位,以及氣侯地勢、物產風俗都作了較詳的記載。該書糾正了《漢書·西域傳》中的部分錯誤,對今博斯騰湖以東廣大地區進行了更為詳實的記載。對蔥嶺以西「諸國」,特別是粟特以及阿姆河、錫爾河等地區的人文地理進行了詳實記述。班勇的《西域記》較《漢書·西域傳》對中亞的地理認識又前進了一步,至今對西域和中亞的歷史地理研究仍不失為重要的資料。
劉宋時范曄編著《後漢書·西域傳》所參考的重要資料就是班勇所著《西域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