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西皮是戲曲腔調。明末清初秦腔經湖北襄陽傳到武昌、漢口一帶,同當地民間曲調結合演變而成。在京劇、漢劇、徽劇等劇種里,西皮都同二黃腔調並用,合稱「皮黃」。在湘劇、桂劇等劇種里,西皮又稱「北路」,同二黃稱為「南路」相對,或合稱「南北路」。京劇西皮包括導板(倒板)、慢板(慢三眼)、原板、二六、快板、流水、散板、搖板、回龍等板式。同二黃相比,西皮一般較為高亢剛勁、活潑明快。又有反西皮腔調,也包括二六、搖板等板式。

1 西皮 -基本概況

西皮西皮

西皮是京劇的主要聲腔之一。西皮的曲調活潑、歡快,唱腔剛勁有力、節奏緊湊,非常適合表現歡樂跳躍、堅定、憤懣的情緒。

西皮的板式有:原版、快板、慢板、流水、導板、散板、滾板、搖板、二六、回龍、快三眼、娃娃調、反西皮等等。

2 西皮 -版式特徵

西皮西皮特徵
關於西皮二六板式名稱的來源一種說法是:西皮二六板式由過門而命名,因為這個板式的過門旋律是十二板的長度,十二是由兩個六組成,故稱為「二六」。另有一種說法是這個板式的節奏不快不慢,屬二流節奏,叫白了成了二六。 

先介紹帶十二板過門的旦角二六唱段。 《別姬》 「勸君王飲酒聽虞歌」這段二六就是帶大過門的旦角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它沒有高腔,音域較低,從演唱角度講,這種板式的演唱比較輕鬆省力。 

旦角西皮西皮二六板式的上、下句的落音,在保持原板上句落「6」,下句落「5」的前提下,也有所發展變化。比如《別姬》一劇中的西皮二六,第一句「勸君王」這個上句的落音不是原板常見的落音「6」,而是落在了高音「1」上,從句頭的「勸」字、和「聽」字的中低音區,旋律是向上行進,變化成落高音「1」的,旦角二六的這種唱腔很多見。其他的幾個上句都保留了和西皮原板相同的、上句落「6」的特點。旦角二六的下句落音,和原板一樣是「5」和「1」。 

西皮二六板式的起唱形式有三種:上面介紹過十二板的起唱形式,用得最多的是「碰板」的起唱形式,既只用一拍時值的「小墊頭」就起唱腔。第三種起唱形式是從其它板式轉接而來。 

西皮慢板是在西皮原板的基礎上,用延申、加花 、擴展手法而形成的板式。與其相反,西皮二六則是用濃縮、簡化、加速的手法,演變出的一個板式。西皮二六這個板式的特點是:和原板一樣也是2/4的節拍、一板一眼的形式。從總體上看,二六的節奏雖屬中速節奏,但比西皮原板緊湊,字多腔少,要快於原板。 

西皮二六改變了原板唱腔「眼起板落」的格式規律。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規律是:第一句不是從眼上起唱,而是「板上起唱」,下面其餘的各句才是從眼上起唱,西皮二六板式緊縮了唱腔,演化成了西皮二六板式「唱腔落眼「的基本形態。 

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旋律比原板簡化,有「字多腔少」的特色。保持了西皮原板的上、下句基本落音,在劇中常用於敘述、說理、景物描寫和抒發比較快慰、得意的感情。 

《斬黃袍》 「孤王酒醉在桃花宮」是一段節奏較慢的老生西皮二六,一板一眼,中速的節奏,上下句落音與原板上句落「2」,下句落「1」 完全相同。第一句「孤王酒醉」是從板上起唱的,面后的各句都是從眼上起唱。每句唱腔的尾音都落在眼上。句與句子之間沒有大過門,只用小墊頭連接下一句唱腔。如果說一段十句唱詞的西皮原板唱段,約用五分鐘時間演唱,而同樣長的唱段若用西皮二六板式演唱,約三分鐘即可完成,因為西皮二六板式的顯著特點是沒有大過門,沒有大拖腔,唱腔簡化,節奏緊湊。 

老生行當的西皮二六板式,有「二六」 與「快二六」之分,只有老生的「快二六」才保持了西皮原板「眼上起唱」的規律,因為快二六是1/4拍子的,它把「眼上起唱」緊縮為「過板起唱」。 《定軍山》 「在黃羅寶賬領將令」、 《文昭關》 「伍員在頭上換儒巾」都是西皮快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 《文昭關》  「伍員在頭上換儒巾」這段唱腔是老生西皮快二六。快二六的速度已近似於西皮流水板,故快二六不用2/4節拍,而用1/4節拍記譜,快二六唱腔更為簡化、通暢,成了有板無眼的唱腔。在「奪頭」末鑼后即開唱、屬於過板起唱的形式,連一拍時值的小墊頭都省略掉,是中快速的節奏。 

老生快西皮二六板式的唱腔,與前面欣賞過的,《斬黃袍》一劇中的二六唱段相比較,節奏明顯不同,快二六比二六幾乎是快了一倍。儘管速度加快,但是從唱腔的結構,小過門,開唱鑼經等諸方面,十分明顯的看出仍是二六的板式特點。

3 西皮 -唱腔技巧

西皮西皮唱腔技巧
西皮在常見劇目中,有 《四郎探母》 ,楊延輝唱的「未開言不由人淚流滿面」就是老生的「西皮倒板」,鐵鏡公主唱的「夫妻們打坐在皇宮院」就是青衣的「西皮倒板」。西皮倒板用來起頭大量的唱段,比較常用。諸如此類的還有該劇中楊宗保唱的「楊宗保在馬上傳將令」是小生的西皮倒板,《鍘美案》中包拯唱的「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是凈行的西皮導板,《打龍袍》中國太唱的「龍駒鳳輦進皇城」則是老旦的西皮導板……西皮導板種類雖然繁多,可過門基本類似,只要聽熟了過門就知道演員要開唱什麼板式了。如果同一齣戲中導板太多,琴師會多用不同的花過分伴奏,以免產生聽覺疲勞~

悶簾導板與一般導板的唱法基本一致,但是在演員沒有上場的情況下先在幕後唱的,如 《消遙津》 中的劉協(漢獻帝)在幕內有一大段唱「父子們在宮院傷心落淚」就是簾簾導板,唱完後人物才出場。但這一但是二黃導板,不是西皮導板。

如果您還想知道類似的名稱,可以簡單舉幾個例子。首先,西皮與二黃最顯著的區別就在音律。西皮主要表現明快亮麗,二黃主要表現低沉悲婉,在此無法說明,只能告訴您:西皮是[眼起板落],即敲鼓開唱,打板收音,二黃則是[板起板落],開唱與收音都在打板上。這是板式上的一點重要區別。知道了板和眼,就可以向您解釋其他的名稱了。

西皮以節奏來劃分,可以分為「西皮導板」,就是前面提到的板式,在此不重複。

然後是「西皮慢板」,也叫「西皮三眼」,如名是打一板,司鼓的鼓師要用一定的節奏在鼓上敲三次再收板,以此為一個小段落,也就是「一板三眼」。這三眼按次序分為「頭眼」、「中眼」和「末眼」。演唱者的開唱在第二次敲鼓開始,也就是「中眼」。(例:老生 《空城計》 ,本是卧龍崗散淡的人,青衣《坐宮》,猜一猜駙馬爺袖內機關等。)

然後是「西皮原板」,是為「一板一眼」,演唱者的開唱就在眼上。但唯獨青衣的西皮原板依然是一板三眼,開唱仍要找中眼,這一點要特別注意。(例:老生《失街亭》,兩國交峰龍虎鬥,青衣《鳳還巢》,本應該隨母親鎬京僻難等。)

然後是「西皮流水」,因為節奏加快,所以在打擊中省略了「眼」,只流下「板」。但這並不是沒有眼,眼就在兩次響板的中間,要憑演唱者自己體會。(例:老生《三家店》,將身兒來至在大街口,青衣《女起解》,蘇三離了洪洞縣等。)還有更快的「西皮快板」,如《鍘美案》中凈行的「駙馬爺進前看端祥」。

在原板與流水板中間,有一種板式叫「西皮二六」,節奏比原板稍快(有的幾乎一樣),但也是有板無眼。常見的有《空城計》中「我正在城樓觀山景」的老生戲,還有《武家坡》中的「指著西涼高聲罵」的青衣戲。

在這些正規板式間,還有過渡用的「西皮搖板」和「西皮散板」。搖板的過門與流水與快板類似,也就是大家經常聽到的「里個龍」,但唱腔有所不同,如 《坐宮》 中楊延輝的「我本是楊四郎把名姓改換」幾句就是搖板,《回令》中他又唱的「我哭一聲老太后」等一大串都是散板。

另外,西皮中還有「反西皮」,不過使用較少,一般也只有搖板和散板,如刁德一唱的「這個女人不尋常」就是反西皮搖板,伍子胥唱的「子胥筏閱門楣第」就是反西皮散板。

西皮中常用的板式基本上就有這些,但少見的如「西皮小導板」「西皮回龍」,就在《見母》一折中楊延輝的「老娘親請上受兒拜」中全用到了。導板結束后只有上句,「拜」字用回龍接了下句,方便後面的演唱。因為京劇的唱段一般都遵守上下句的原則,如果沒有則要用鑼鼓經中的「掃頭」墊底。但如果打了掃頭就表示結束,所以還有唱段就會用到「回龍」。「回龍」、「散板」容易和「導板」相混淆,所以初學者應該要注意。因為版面有限,所以西皮類唱腔就先介紹到這裡。

二黃唱腔與西皮類似,也分「導板」、「三眼」、「原板」、「二六板」、「搖板」、「散板」和「回龍」等,用法也幾乎相同。但因為二黃為「板起板落」的原因,所以沒有省略「眼」的流水和快板,多了「快原板」。二黃會把「回龍」作為起板,叫「二黃碰板」,還有「二黃跺板」。但二黃的回龍同西皮有所分別,有時會有一大段,叫做「回龍腔」,不同於「回龍板」只唱最後一個字。二黃也有「回龍板」,要注意區分。

還有,像「南梆子」(西皮類),「四平調」(二黃類),「反二黃」(反二黃類,板式幾乎與正二黃一樣齊全),「漢調二黃」(二黃類),「高撥子」(反二黃類,主要由「導板」、「跺板」、「原板」、「搖板」和「散板」構成)都是京劇的板式。

4 西皮 -與二黃區別

西皮半調兒
西皮」和「二黃」本是兩種不同的聲腔,如果從調式、調性、旋律結構、音樂風格等方面進行詳細的分析,不免有些過於繁難,而使初學者感覺過於複雜,難得要領,產生畏難情緒。那麼,如何既簡便又清楚地區分出「西皮」與「二黃」呢?簡而言之,不妨從京胡的定弦入手。首先有一個感性認識,爾後逐漸深入,再從理性上加以消化,那樣,你就會感到辨別它是如此的輕而易舉。

「西皮」唱腔的京胡定弦為「6~3」(la~mi)弦,即裡弦為簡譜帶一個低音點的「la」音,外弦為不帶高、低音點的「mi」音;「二黃」唱腔的京胡定弦為「5~2」(gol~re)弦,即裡弦為簡譜帶一個低音點的「gol」音,外弦為不帶高、低音點的「re」音。

不同的定弦是由於兩種聲腔的來源屬性不同而造成的。同時,這種不同也形成了兩種聲腔各自的音樂特點和風格。「西皮腔」脫胎於梆子腔,故而其旋律高亢激昂,具有明顯的北方特點。「二黃腔」的起源有兩種說法。一說源於江西的宜黃腔;一說源於徽調。無論它源於宜黃腔還是徽調總之都是南方劇種,所以其南方音樂特色較為突出。

了解了它們不同的風格屬性和京胡定弦后,在欣賞與演唱過程中,你就不難抓住容易區分二者的另一個特點--過門兒。以〔原板〕的起首過門兒(也就是演員準備開唱前的前奏)為例,無論它以什麼樣的方法開起,在過門兒結束處,「西皮」過門兒總是歸到「1、6」這兩個音上,而且用一個起於「do」音又止於「la」音的箭頭連線連接起來,形成一個下滑的落音,然後演員起唱;而「二黃」過門兒的結束又總是另外一種形式,即歸到「565 561」這幾個音上,三、四兩個「gol」音用一條連線連接起來,隨之進入唱腔。

如果您要證實這一點的話,不妨翻看幾條「西皮」與「二黃」過門的譜例做一下比較。比如《失街亭》「兩國交鋒龍虎鬥」、《空城計》「我本是卧龍崗散淡的人」、《元宵謎》「那日風波平地起」、《捉放宿店》「一輪明月照窗下」等幾段唱腔的起首過門兒,這樣,就會更直觀、更清晰、更易理解一些。

看過以上幾條過門兒的譜例之後,有興趣的話你最好聽一聽它們的音響,慢慢地你就會在你的腦海里形成「楞--啊」和「楞根兒楞--里根兒」這樣兩句類似北京人調侃時說的「俚根兒楞」的音調。記住了這兩句極具特點的音調后你會發現,儘管京劇的唱腔、過門、板式等有著極豐富的變化,但只要記住「1、6」和「565 561」這兩個特性音調,一般情況下就能比較容易地辨別「西皮」與「二黃」這兩種聲腔,而不至將二者混淆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