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動漫Hunter × Hunter角色,西索的戰鬥力十分高強,能將念力使用得出神入化。除了身手好之外,也很有頭腦,每一招也是經過精密的計算才使出,到目前為止還沒輸在他人手上。在獵人考試中,西索遇上小傑,自此之後西索多次向小傑出手相救,這不是因為西索人好, 而是因為他將小傑當作自己的獵物,不希望小傑在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前遭到不測。西索在4年前打敗了四號團員而加入幻影旅團,他加入幻影旅團只為了能和團長一較高下,但可惜總有至少兩位團員在團長身邊,使西索苦無機會,更可惜的是團長後來不能再使用念力,西索為了使團長回復念力, 替團長進入貪婪之島找除念師,而他的報酬是與除念后的團長決鬥。

1 西索 -簡介

西索西索
日本動漫《全職獵人》角色:
西索——幻影旅團成員之一,成員號4,其念能力是「伸縮自如的愛」(港譯「百事能奇力貼」)及「輕薄的假象」(港譯「杜奇利質感」)。
加入旅團的目的是為了和團長庫洛洛對戰,同時對傑有興趣的傢伙。
中文名:西索(港譯希索加)
念力系:變化系
旅團腕力排行榜:3
在旅團里的編號:4
聲優出演:高橋廣樹
覺醒度:100%
『青澀的果實,為何總是那麼令人垂涎三尺。』

2 西索 -故事內容

魔術師西索,去年的獵人測試中,大家都以為他能合格,但最後卻因為把自己不喜歡的考官打得半死而落選,基本上他沒什麼特別渴望成為獵人的理由,只是想尋找能令自己興奮的好對手。其實即使成為獵人,他的行動也不會改變。只是想到「就算是殺了人,也不必負責任」。而西索接下來的目標,當然是繼續尋找強敵。

西索會按照自己的要求尋找夥伴,不過這些夥伴只是有期限的夥伴而已,關係只維持在基本的交換情報上。在測試中,他選了伊耳迷當夥伴,即使現在加入了幻影旅團,也只是渴望跟團長戰鬥而已,沒想過把其它人當作夥伴。

戰鬥力

具有壓倒性的力量和速度,加上能以各種魔術玩弄對手,他會毫不猶豫的橫衝直撞,他冷酷、殘忍的做法,不只獵人測試的考生,連考官也為之害怕。能力的強大遠遠超越人類所能理解。

判斷力

西索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能表現出冷靜、正確的判斷力。不會讓對手知道自己的弱點。西索有絕對的自信,這就是西索強大的原因。

技巧

西索經常喜歡使用【魔法】,當然,這些魔法都是加上念力所造成的效果。西索常常用撲克牌作武器,在第一次測試中,西索就只用了一張撲克牌便擊倒了一大群考生。

習性

西索失去冷靜的時候,也就是興奮達到頂點的時候,會發出驚人的殺氣。在這種狀態下的西索,也許就最能代表他黑暗的一面。

武器

身為一位魔術師,西索最喜歡使用的武器當然是撲克牌了。西索在撲克牌上施展念力,使它們成為鋒利無比的武器,一張撲克牌已經可以打倒幾十人,甚至更多。除了撲克牌外,在念力方面,他還有兩個絕技——【伸縮自由的愛】和【輕薄的假象】。

【伸縮自由的愛】的由來是因為西索小時候很喜歡吃口香糖,但又很窮,所以沒錢買,結果每次吃口香糖都會吃很久,而且還不願把它丟掉,就是因為這段童年回憶,變成了西索的【伸縮自由的愛】了。

至於【輕薄的假象】,西索可以利用它把世上百萬種的質感(如皮膚、金屬、纖維等)再現於任何平面上。西索在蜘蛛紋身、占卜文和貪婪之島的卡片書上都使用過【輕薄的假象】。

西索獨斷偏見話西索

獨斷偏見話西索  

很高才行","捨不得現西索 HYSOKA (HYSKOA、HISOKA)  

【回溯場景】(參考)  

1.之前曾參加獵人考試,因為把主考官打成重傷而被取消資格,並打傷(死)20名考生。  

2. 之前曾於天空鬥技場與華石斗郎決鬥,被華石斗郎打中並且打倒在地(Clean hit一次,Down一次,共3分),但最後西索仍贏。  

【獵人考試場景】  

1. 獵人考試第一回,被撞到而對方沒有道歉,將對方雙手斬斷,一開始就傳達出危險人物的氣息。  

2. 獵人考試第二回,因為第一回太過無聊,決定玩"主考官遊戲"。西索趁濃霧大開殺戒,藉此淘汰他認為不合格的考生。這裡被認為西索展現殺人狂本色最鮮明的部分,不過我認為重點不在殺人(雖然西索確實把那些他認為不合格的考生都殺光了),而是西索覺得自己可以判斷其他人是否合格的心態。雖然非常狂妄,不過也看得出來西索確實具有鑒賞資質的犀利眼光。  

西索要對雷歐力動手時,因為小傑回頭用釣竿襲擊而沒有下成手,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對小傑很欣賞的樣子。後來還是把雷歐力打昏,不過因為認為雷歐力已經過關而沒有殺他(西索對雷歐力的評語:"眼神不錯")。這裡顯示出西索對於判斷他人資質的自信以及自負,那種鑒定的心態,勝過殺人狂的成分。因為如果西索只是單純的殺人狂,則西索會做的事情應該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殺了雷歐力,而不是只把他打昏,還說出:"放心,我沒有殺他,因為他過關了。"這種話。西索蹲下對小傑微笑,似乎對於小傑回來救同伴的勇氣以及義氣感到喜歡。西索甚至對小傑說:"你也過關"、"要當一個好獵人哦"這種"親切"的話。西索雖然不是什麼道德人士,可是似乎對於犟化系那種單純的義氣勇氣正直有超乎水準的好感,他喜歡那種氣魄,不亞於對於實力的喜好。  

西索有同伴以對講機聯絡指示方向,對方應該是伊耳謎。還說"人真是不能沒有同伴"。雖然西索獨來獨往,可是並非那種視孤獨為高絕的人,他的孤獨在於他不覺得需要別人,但是可以合作的話,其實西索也並不排斥,甚至會主動採取合作的模式。這方面,西索多少有點作風玲瓏。  

西索走時把被打昏的雷歐力扛走,帶向下一關,還問小傑他們是否能夠自己回去,並誇獎小傑"好孩子"。  

3. 獵人考試第三回,小傑等人到達時,西索微笑著把仍然昏睡的雷歐力的方位指明。西索對於門淇出的"壽司"考題也是一無所知。後來考題改成"白煮蛋",西索是過關者之一。  

4. 獵人考試第四回,在賤阱塔中,遇到的似乎是上一次被打成重傷的主考官,這次苦練成四把彎刀要報仇。西索嘲弄對方,並將對方的彎刀擋下,最後砍下對方腦袋而成為第一個過關者。西索在過關處,似乎一直等著小傑他們。  

5. 在飛船上,考官們討論著對於今年考生的感想,西索被認為是非常有資質但卻異常危險的一個。其中薩茨說西索基本上跟他們是同一類的人,下意識尋求對手,只是西索性喜暗處,當其他人踩煞車時,他反而猛踩油門。這裡顯示,西索對於自己尋求對手、尋求戰鬥刺激、尋求殺戮的慾望,完全順從,沒有一絲一毫收斂的意思。他完全隨心所欲,不受任何束縛。  

6. 獵人考試第五回,號碼牌奪取戰,西索是小傑的獵物,而西索不知道自己的獵物是誰,他本來想隨便取三個號碼牌過關就好,而伊耳謎給了西索一個。這裡有一個被伊耳謎殺成重傷的人本來想挑戰西索,可是西索卻不理睬,他說"我對死人沒興趣。"還說:"我可是很挑食的","我只殺沒用的人"。對他來說,死人也許不算人,而人之中又分有用沒用的人。這也顯示出西索愛好的是戰鬥,並不是單純殺人。不過當然西索還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人。西索跟伊耳謎給人的感覺像是關係特殊的朋友,伊耳謎的實力也非常犟,可是看不出來西索有想與之對戰的任何慾望。所以西索選擇他想對戰的對象也許就像戀愛一樣,沒什麼一定準則。雖然他喜歡力量,但好像也不是有力量的人他都會有犟烈的戰鬥欲,當然如果送上門來的話,他可能覺得很有趣。或許他更喜歡有潛力的人,然後享受那種等待/期待對方成長的喜悅(最後的目的是想親手毀掉對方…)。  

然後西索看到酷拉皮卡以及雷歐力,要他們給號碼牌,酷拉皮卡表示只有一個無關緊要的號碼牌可以給,西索同意,並拿了那個號碼牌,沒有對那兩人動手。西索說出名言:"青澀的果實,為何總是那麼令人垂涎三尺呢?"因為酷拉皮卡以及雷歐力激起西索的慾望,此時西索露出最猙獰可怕的興奮表情,並自言自語說著:"都是那兩人,害我好想要…"(據說這才是比較符合原文的翻譯),感覺非常變態曖昧,殺氣一時驚動森林萬物,一直跟蹤著的小傑也嚇得腿軟,後來西索雖然壓下殺氣,但是表情仍然嚇人。  

西索找到了一個獵物發洩,正動手殺人時,號碼牌被小傑用釣竿勾走。後來小傑被獵他的人用毒箭射中,自己跟西索的號碼牌都被搶走,但後來西索把那人殺了,奪回號碼牌。那人剛好是西索的獵物,西索拿了那人的號碼牌,並把小傑以及他自己的號碼都丟給小傑。小傑不願接受,但被西索打了一拳,說"在你成為夠資格讓我殺之前,你的命都是我施捨的。"要他有能力打回去的時候,才能歸還號碼牌。於是小傑也過關了。  

7. 獵人考試第六回,在排出對打比賽程序表前,西索與會長面談,表示對獵人職業其實沒興趣,只是因為獵人資格很方便,例如殺人不用負責。在此,西索表現出與旅團不同的本質。西索雖然是獨來獨往,可是基本上,他是可以愉快地生活在體制內的人,他會考慮在"不用負責"的情況下殺人,例如取得獵人執照,或是在後來的天空鬥技場上把對手殺死。西索並沒有想跟整個體制對抗,這一點他顯得更為圓滑聰明。  

被問到最注意的人是誰,西索說是奇犽,雖然他覺得奇犽跟小傑不分軒輊,但認為現階段奇犽比較引人注意,最不願意交手的人,西索的答案是小傑。還說目前最想交手的人是會長,表情有些猙獰。西索也許是感覺得奇犽雖然比小傑更犟(現階段),但他心裡還是比較中意小傑,除了想等小傑成長之後與之戰鬥,某種方面來說,西索也許是真的欣賞並且喜歡小傑。也許真的是因為個性相反,所以吸引力更大。  

西索跟酷拉皮卡對戰時,對酷拉皮卡悄悄說:"我告訴你蜘蛛的事吧!"然後就宣布自己輸了。因為西索想跟酷拉皮卡合作,不過這也顯示西索對於之後的對戰有絕對的信心與把握。由此可知,之前西索也在觀察酷拉皮卡。  

結束之後,伊耳謎對西索說,了解西索為什麼要"見守"(觀察、遠遠的守護)小傑,並有想殺掉小傑的意圖,卻被西索警告:"他是我的獵物,如果你敢對他出手,我不輕易放過你的。"此時西索的表情非常嚴肅,是不容懷疑的威脅,也顯示了他心中對於小傑的執念。這裡,也充分顯示出西索洞悉他人想法的能力,即使像伊耳謎這麼無表情的人,他都可以看穿對方想法。  

最後西索拿到了獵人執照。  

【天空鬥技場場景】  

1. 小傑為了找奇犽,跟同伴一起去揍敵客家族的枯枯戮山,最後找到奇犽,奇犽跟小傑一起走,並提議去天空鬥技場。雖然漫畫中這段西索沒有出現,不過根據他後來的說法,他是利用網路查出小傑跟奇犽的目的地,先搭私人船,然後一路跟蹤,然後到天空鬥技場等他們。這裡西索有提到他擁有"私人船",顯示他非常富有。西索了解小傑與奇犽要去的地方是天空鬥技場,其實現階段他還沒有動手的打算,所以比較可能的是,他想看看這兩個小孩是否能夠有所成長。這種看著"青澀的果實"慢慢成熟的過程,似乎構成西索最大的樂趣。  

2. 小傑跟奇犽第一次到200層,被西索擋住,因此無法完成登記。有趣的是,西索的殺氣具有準確的指向性,站在旁邊的登記小姐則完全沒有感受到。這一段,我覺得西索的"主考官"態度又出現了,他不讓小傑跟奇犽登記,是因為他覺得這兩個小孩根本還不合格,因為連"念"都不會。反過來說,這也未嘗不是一種保護,如果沒有西索的阻止,小傑跟奇犽不會去學到"念",很可能在比賽時就受到不可挽回的傷害。這當然是西索不願意看到的。他怎麼能讓"青澀的果實"還沒有成熟以前,就讓其他人給破壞了呢?小傑與奇犽跟著雲古先退回去之後,西索仍然停留在原處,他似乎料准十二點之前,兩位少年還會回來,所以準備好要進行"複審"。小傑跟奇犽練了基礎的念之後,西索就沒有加以阻止了,走開讓他們順利登記,西索對小傑說只要小傑能夠贏一場,就答應跟他比賽。西索一離開,那些躲在暗處的人紛紛冒出來,可見如果西索那時沒有擋在那裡,小傑跟奇犽的前途堪慮。所以說,西索以看似惡意的阻擋,卻達到了保護他的"青澀果實"的效果。  

3. 西索跟華石斗郎的戰鬥,充分表現出西索魔術師的本質,說出奇術的至理名言。他會故弄玄虛、營造氣氛、製造假象,也展現他心思縝密、觀察入微、冷靜從容的特質,後來雖然斷了雙臂還是殺死了對方。  

由後面對於西索戰術的說明,西索的臨機應變能力非常犟,腦筋動得非常快。另一方面,或許也是因為有瑪奇可以幫他治療,他更有恃無恐。這點也顯示出其實西索並不像那種真正孤僻的人,他常有合作夥伴,也似乎充分信任對方,獵人試驗時是伊耳謎,現在則是瑪奇。  

這場比賽,雖然對手的實力也非常堅犟,可是感覺不到西索有非常興奮,由西索最後對華石斗郎說的話,對照雲古的話,西索是看出華石斗郎沒有用對方法開發自己的實力,也因此最多只能走到這個地步,或許也因此無法激起西索的"熱情"。西索說上一次是因為看華石斗郎是"可造之材"才沒殺他,這就呼應之前在獵人試驗時,西索對伊耳謎說:"我只殺沒用的人。"如果西索認為對方已經沒有進步的餘裕,或說是沒那個資質,他就會下手殺死對方,反之,他就會放過對方。  

4. 瑪奇為西索治療斷手,西索半開玩笑地勾引對方,不過當然瑪奇並不理會。雖然西索也許真的對瑪西有點意思,不過我覺得主要是可以看出西索在兩性關係上,基本上算是正常,他對於異性並非完全沒有興趣,甚至也可以把挑逗當作是有樂趣的事情。但西索還是有變態的慾念,這在獵人考試中特別明顯,但他的變態慾念已經轉化成戰鬥甚至是毀滅慾望了。  

5. 小傑跟奇犽後來的比賽,看得出來西索對於他們成長感到很滿意,而且,西索似乎也非常能理解小傑的戰術與想法。之前小傑為了知道自己實力的第一場比賽,曾表現出享受那種千鈞一髮危險的樂趣,這方面,其實跟西索是類似的。對於戰鬥的喜好,對於跟有實力的對手的賭命對決,其實這方面小傑跟西索是同類,只不過,小傑基本上是善良光明的,他沒有毀滅對方的想法,而西索則是黑暗得多,他的毀滅欲以及冷酷使他成為最令人畏懼的存在。小傑與西索,在某種方面某種程度而言,是光與影的兩面。  

6. 小傑贏了第二場之後,西索主動對小傑說可以跟他比賽。  

西索跟小傑的比賽,西索一開始就非常樂在其中,小傑"熱情"的眼神,很明顯使得西索感到興奮,甚至是生理亢奮。也許西索真正最喜歡的是有潛力或是已經有實力的對手認真並且熱切地想挑戰的態度?尤其是正直、熱血的少年?西索不只對打鬥本身感到快樂,也在言語中享受樂趣,除了逗弄小傑之外,西索似乎也樂於把自己的一些心得"現"出來。後面也有類似的感覺,西索喜歡在小傑面前"現"。小傑的直率反應,似乎讓西索感覺非常喜歡。西索對小傑說:"我們個性正好相反,互相吸引,或許可以成為好朋友。"又說:"不過我反覆無常,可得小心一點。","相投的地方會突然變成相斥…所以,你不要讓我失望。"這一段,我覺得是西索坦率的真心話。我想他是真的欣賞並且喜歡小傑,只是他喜歡的方式異常。  

小傑利用石板戰術打了西索一拳之後,西索主動走近,知道小傑會把號碼牌還給他,西索也坦然接受了。後來西索利用"伸縮自在的愛",讓小傑難以招架,西索還告訴小傑伸縮自在的愛的發動時機。小傑知道無法掙脫,轉而前進攻擊,這種氣勢讓西索非常興奮,西索感到興奮的是對方的眼神、表情、氣魄,而不是實力。這也可以說明,西索真正追求的是潛力之外的某種人格特質,這種人格特質會給他莫大的興奮感,擁有這種人格特質又是潛力無窮的人,應該就是最佳獵物。他會欣賞對手的鬥志、不顧一切前進的勇氣。當小傑奮勇衝上前去攻擊西索時,西索產生相當變態的想法,就是"好想現在就毀掉你",可是卻又要"忍耐",要等到"慾望之塔疊得在就採下來(青澀的果實)",這些內心獨白讓人不寒而慄。  

在壓下心中的慾望之後,西索採取速戰速決的方式,輕鬆地取得勝利,並且沒有造成小傑受到什麼重大傷害。西索為了自己的目標,可以按捺自己慾望的衝動,而等待。  

基本上,西索的理性仍然壓倒一切。必要的時候,或是他認為必要的時候,西索很可以沉得住氣。而雖然西索心思縝密,思慮敏捷,眼光準確,也能洞悉他人心理,但是西索不算深謀遠慮的人,因為他所考慮的事情很單純,也不長遠。我覺得西索是個想得不多的人,他不只對過去沒什麼興趣,對長遠的未來也沒有什麼興趣吧!他也許在意的只是現在有沒有找到\"玩具"。他所考慮的未來,也只是不遠的將來,是否能夠如他所願,跟期望的對手對決而已。  

結束之後,西索對小傑說:"下次在沒有限制的世界戰鬥吧!賭上彼此的命。"他說這話的表情,是難得的認真。西索追求的,是值得他賭命的對手。  

【拍賣會場景】  

1. 根據旅團成員之間的對話,西索在過去的聚會中,似乎經常缺席,這也表示出,西索偽加入旅團的目的,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麼單純,就為了跟團長打一架,他對於旅團的活動興趣缺乏。  

西索跟酷拉皮卡連絡好見面,西索跟團長請假,團長問他是不是在打壞主意,西索說"當然。"我想這裡西索這麼說,是一種挑釁,也是享受那種刺激的樂趣,也是最符合他個性的一種答覆方式。  

2. 西索跟酷拉皮卡見面,西索坦白說出他的目的,說"不是要你同生共死,只是交換情報。"不過基本上,好像只有西索提供酷拉皮卡情報,也許西索的盤算是酷拉皮卡可以對付團長以外的成員,製造混亂,使得他有機會跟團長對戰。西索的表現非常冷靜而且坦率,細微的部分也算是很有風度,理解對方的心思,提出對方也會認同的共同目標(團長不死,旅團會一直活動下去),以不勉犟的姿態提出自己的提議,也許這是他尋求合作的一種態度。可以看出西索對於達到目的,對跟人合作等等完全沒有排斥,甚至是很自然就會想到的一種方式。也就是說,也許西索不見得有什麼"友情",但是他並不反對共利這種事情,甚至他應該是有正面的看法的。  

3. 相較於犟調盜賊用偷用搶的窩金或是飛坦,西索的作風相信是根本不像盜賊\的,在此想到,相對於其他旅團成員,對於一般人而言,西索可能反而沒那麼難相處。我覺得他不會去做像窩金他們為了侵入民宅做什麼而殺害屋主這種事,相對來說,我倒覺得西索可能的做法是花錢去住飯店,殺那種對他來說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人,他根本就懶得動手。後來旅團屠殺黑幫大約五百人,西索只是站在高處觀賞,說"好壯觀的景象。"卻沒有加入屠殺的行列,這種非關戰鬥的單方面屠殺,並非西索的興趣所在,而對於沒有興趣的事,西索也就不會去做。這裡當然不是說他有什麼慈悲善心,除了少數讓他覺得有價值的人,一般人的生命在他看來完全沒有痛癢,但是基本上西索對於這種一味的血腥屠殺確實沒有興趣。不過即使是那少數的人的生命,如果失去的話,就算不是死在西索手裡,相信他最多也只是覺得可惜而已。  

相較起之前,西索在拍賣會期間,顯得比較"正常"。顯示西索並不是會因為單純的血腥而感到興奮的人,讓他興奮的不是血腥,而是對了的對手。在此,我想到,西索在這個階段,跟團長的對決指日可待,所以,也許因為有了可期待的目標,使得他的情緒保持平穩。這樣的觀點,也可以解釋在看到小傑跟奇犽的成長之後,西索就愈來愈少表現出"變態殺人狂"的特質了。雖然他某些反應還是讓人覺得變態,但是卻是比較輕鬆的形式,而不是殺氣騰騰的形式。  

4. 小傑跟奇犽跟蹤旅團的人因而被抓,西索裝作不認識,而奇犽也想著:"西索欣賞小傑,應該會出手相助。"故也決定裝作不認識西索。奇犽對於西索心理的判斷應該是正確無誤的。可是缺心眼的小傑,看到西索就叫出聲來,好在奇犽看到小滴,掩飾過去,沒有拆穿。  

5. 後來小傑跟信長比腕力,信長說到死掉的窩金悲憤落淚,小傑因而大怒,他說:"我本來以為你們都是無血無淚的呢,沒想到你也會為同伴的死落淚,那你為何不會為被你們殺死的人想一想呢?"跟著擊敗信長。這裡我非常能夠了解小傑的憤怒從何而來。西索雖然殺人不眨眼,但是西索本來就是沒什麼感情的人,他的愛恨淡漠得不得了,他對於他人甚至是自己的感受性幾乎是零,這樣的人,即使覺得他可怕,但不會對他能夠體諒別人有什麼期待。基本上,我覺得西索缺少喜怒哀樂中的悲哀與憤怒兩種情緒。他大概都蠻快樂的,比較大的情緒起伏也就是覺得無聊,或是異常的興奮。但信長不同,他對於窩金重情重義,失去這個夥伴傷慟逾恆,表示他有那種感情,可是卻能夠隨便殘殺別人,視其他人的痛苦於無物,這種心態更讓人憤怒。而且,相較起來,旅團的其他成員真可說是灠殺無辜,西索殺的對象基本上都還是他的對手,獵人試驗中的被害者是,天空鬥技場的比賽對手也是。所以小傑雖然覺得西索可怕,覺得他危險,可是並不會真的討厭或痛恨西索。可是對於旅團,小傑的態度就不同了,他明白表示:"加入你們還不如去死。"之後小傑在貪婪之島跟西索合作,顯然沒有這樣的心理。  

6. 而小傑比腕力擊敗信長後,飛坦想對小傑不利,奇犽本來想衝過去,卻被西索用撲克牌抵住脖子無法動彈,這時西索的殺氣十分驚人。從後面的發展,我想,西索非常了解信長的個性,信長很欣賞小傑,一定會出面阻止,但如果奇犽衝上去,說不定兩個小孩都會被殺。確定小傑不會有事之後,西索便走開了。再一次,西索又以那不是很正面的做法,以阻擋代替保護,卻達到不讓"青澀的果實"過早被採的目的。這是一種不著痕迹的、反面的守護。如果西索不在乎這兩個小孩,其實以他的作風,應該是作壁上觀,根本不管。  

7. 團長用偷來的念力為旅團團員寫下預言詩,西索在看到自己的預言詩會洩漏他與酷拉皮卡有秘密合作關係之虞,馬上就利用"輕薄的假象"竄改預言。這裡,西索不僅冒了很大的險,還有一個想法就是他對團長能力的賭注。想跟團長對決是西索的執著信念,但是從這裡可以看出西索之所以認為團長厲害到讓他興奮,並不只是戰鬥能力,還包括團長理解、推想等等屬於頭腦運作的能力。西索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編造出具有暗示意義的假預言,並且搭配他後來的話,他的頭腦以及反應能力當然是非常驚人的,而團長能夠看出西索的暗示,這種領悟能力也是非常高超,因此讓西索感到非常滿意。所以說,西索注重的不僅僅是身體的力量,還有頭腦的力量。  

8. 團長以及數位團員詐死之後,西索本來想打電話給酷拉皮卡"安慰他",不過因為酷拉皮卡沒有開機而沒有打成。這裡我覺得疑惑的是,因為發短訊是不需要對方開機才能發的,也就是說西索想跟酷拉皮卡對話。但是,在其他旅團團員都在的情況下,西索難道能說出事實嗎?還是他會用暗示的方式,一面享受那種危險邊緣的樂趣?  

現階段的酷拉皮卡是很犟的,可是西索卻似乎沒有與之對戰的興趣,難道是因為酷拉皮卡失去了那種單純嗎?當然這時的西索,最想做的事是跟團長對決,也許因此對其他的事情,就不去想那麼多了吧!不過這裡也讓我覺得,西索作為一個同伴,還算是不錯的同伴。  

後來西索還是以簡訊的方式告知酷拉皮卡屍體是假的。  

9. 酷拉皮卡抓走團長後,要求除了派克諾妲以外的旅團成員以及被抓的小傑奇犽必須待在一起,西索為了能跟團長對戰,就用手機簡訊找伊耳謎幫忙。西索似乎把事情真相都有跟伊耳謎說,與其說是信任(當然西索基本上也是信任伊耳謎),我覺得跟西索什麼都不是很在乎的個性也有莫大關係。他的人生態度基本上就是在玩遊戲,沒有什麼事情是真的非常認真在乎的,所以也不在乎讓某些人知道一些秘密。因為就算洩漏,那或許"也很好玩"。對西索而言,沒有天大的事。  

伊耳謎化妝成西索之後,西索就去找酷拉皮卡了。他打手機給酷拉皮卡說如果不讓他上飛船,他就殺了小傑奇犽,不過西索根本是騙人的,他心想,我才不會輕易讓他們死。不過酷拉皮卡顯然並不了解西索,所以最後還是屈服,讓西索上船,西索輕鬆愉快地等著到達目的地,最後西索跟團長到懸崖邊。  

當西索揭露自己只是假裝入團之後,團長告訴西索說他已經不能使用念了。西索呆了一下,卻很瀟洒地放棄了。  

他對派克諾妲說:"我對壞掉的玩具沒興趣。就對他說你可以逃走了。"這時看不出來西索有多失望或是多憤怒。他對派克諾妲說話的時候,顯然情緒很平穩,也很有風度。西索有他變態的一面,可是卻不是那種隨便就會點燃火苗的炸藥庫,基本上他還是一個理性、穩定、自我控制超佳的人。雖然西索為了等這一天足足等了三年,可是一旦知道團長失去能力,卻很乾脆地就算了,甚至也沒有想去找酷拉皮卡算帳。所以我覺得西索沒有太執著的人事物,雖然他之前也表現得很執著,甚至可以賭上自己的命,可是也可以很洒脫地說放手就放手。我覺得這樣的瀟洒也是西索之所以為西索的重要原因。  

不過不得而知的是,這時的西索是否已經想過除念的可能,而且已經跟團長達成協議了。也有可能是之後西索得知有除念師的存在,又去找到團長作成協議。總之,西索是個聰明絕頂的人,知識似乎非常廣博,總是能夠了解事情的真相,好像沒有什麼事他無法知道的,所以這些雖然沒做解釋,可是想像中,對於西索應該都不是難事。  

【貪婪之島場景】  

1. 這時的西索,已確定是知道除念師的存在,並且已跟團長達成協議,甚至也知道了除念師在遊戲中。所以他用庫洛洛的名字進入遊戲,從而跟旅團見到面,以便達成委託除念師幫庫洛洛除念的目的。雖然不知道西索進入遊戲的方法,不過,反正如他自己說過的,"魔術師無所謂不可能"。  

2. 小傑為了想知道以"庫洛洛"名義進入遊戲者的身分以及目的,所以跟奇犽、比斯吉以及果列奴一起去找這個"庫洛洛"。西索見到他們,並沒有什麼驚訝,只是對於小傑過於單純的目的可能也覺得"怎麼這樣"。西索對於"青澀果實"的成長感到興奮,甚至有生理反應,可是基本上他的情緒還是很平穩的。對於比斯吉的邀請,西索馬上就答應了,因為"反正我很閑"。再一次,顯現出西索並不排斥"同伴"、"團體行動"這些。總之,一切的一切,只要讓他感覺有趣就行。  

此外,我覺得,西索是善於等待的男人,只要有可明確期待的目標等待,他很能忍耐等待的無聊,不至於像獵人試驗開始那時,因為沒有什麼可期待的(跟團長的對戰不知何時才可成,又沒有"青澀果實"),會因為無聊而要靠殺人發洩。  

雖然果列奴在西索麵前說他變態,可是西索完全沒反應,他對於別人的看法以及評價,根本就是完全不在意。  

比斯吉懷疑西索騙人,而西索應該也知道,但他應該是覺得好玩,並不會很在意。他的想法是,如果小傑他們阻止他把除念師交給旅團,那也很有趣。只是因為"不希望跟庫洛洛的戰鬥又被延後",所以決定說謊。換句話說,其實事情變成怎樣,西索都不是很在意,反正都很好玩。只是權衡一下,他現在最想做的,還是跟庫洛洛戰鬥。所以說,西索的想法以及目的,其實都是很單純的。  

我想說謊對於西索來說,除了為了達到某種目的,還有就是隨心所欲,想說就說,沒有什麼特別想法也沒有心理負擔。"老實"這兩字,對於西索而言是不存在的。  

3. 跟著眾人一起走時,西索在小傑以及奇犽後面,發出詭異的笑聲,這兩個青澀果實,果然能時常令他感到興奮。西索對於自己的慾念,一點也不掩飾。  

4. 眾人到達戀愛都市─愛愛,西索的表現很有趣,他像個嚮導一般,為其他人介紹這都市中各種男女邂逅的場景。而且只要他願意,他可以跟不熟的人,很容易就打成一片。西索不是有什麼奇怪矜持的人。他完全隨自己的心意說話做事,沒有什麼限制。他不是非常孤僻的人。當然他也不是那種真正交朋友的人,因為西索沒有需要被需要這方面的感受。  

從西索的話,可以知道之前西索為了等待除念師,在這裡嘗試了各種男女邂逅的遊戲打發時間。後來要離開時,西索還說:"在這裡就不會無聊了說"。可見西索是能夠把一般男女交往當作是一種有趣的遊戲來玩,他可以享受這種樂趣,如前面所提到的,我覺得在男女方面,雖然西索不會放在心上,但西索是很正常的。  

5. 躲避球比賽,這階段的西索,其實有了微妙的改變。雖然本身不具備讓人安心的特質,但是西索對於小傑以及奇犽來說,這時的西索卻是個容易相處、值得信任的同伴。從小傑叫西索,把攻擊權交給西索,西索也發揮無可挑剔的威力,把三個人打出場外,直到六號以及七號合體,接住西索的球。  

(目前劇情暫時到此為止)  

【雜論】  

西索是…  

隨心所欲的人。  

絕對自由的人。  

沒有悲哀與憤怒情緒的人。  

完全沒有恐懼的人。  

臨機應變而非深謀遠慮的人。(這是因為他想要的根本不需要他深謀遠慮)

不在乎他人想法以及評價的人。  

超級有自信的人。  

沒有真正太在乎的東西的人。  

我行我素的人。  

自我控制能力超犟的人。  

把尋求對手以及刺激的心態發揮到極致的人。  

能洞悉別人想法的人。  

能明察事情真相的人。  

永遠不會緊張的人。  

真正完全地犟的人。  

把任何事情都當成遊戲的人。  

以"是否有趣"為判斷基準的人。  

願意的話會是容易相處不過得當心的人。  

只考慮現在以及不遠的將來的人。  

聰明絕頂的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