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西蒙和加芬克爾

標籤: 暫無標籤

西蒙和加芬克爾六十年代後期開始風靡多年的重唱,也可以說是流行音樂史上的最佳重唱,西蒙的嗓音鬆弛自然,加芬克爾音色輕柔高潔,兩人的和聲如詩如夢一般豐富多彩,令人魂牽夢繞。時至今日,他們的許多歌曲仍然在被廣為傳唱。

1 西蒙和加芬克爾 -簡介

西蒙和加芬克爾西蒙和加芬克爾
西蒙和加芬克爾成立於1964年,同年,他們在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發行的首張專輯《Wednesday Morning, 3 AM》。這張稍顯稚嫩的唱片在當時風雲變幻的音樂界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1966年,他們又推出了第二張專輯《Sounds of Silence》,這是一張真正奠定他們在音樂界的地位的唱片。年輕的他們第一次向美國聽眾展示了他們天才的創作能力和優美的和聲技巧 。
同樣在1966年,在人們對他們的才華還略有懷疑的時候,他們的第三張專輯《Parsley, Sage, Rosemary & Thyme》徹底地征服了歌迷和評論界。唱片中的第一首歌《Scarborough Fair/canticle》恐怕要算是美國音樂史上最優美的歌曲之一了。而另一首歌曲「The 59th Street Bridge Song」在短短的一分多鐘的時間裡,完全把他們音樂的特點發揮到了極致。
1970年,西蒙和加芬克爾推出了專輯《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這是他們藝術成就的最高峰,音樂中所表現出的憂傷已經完全沒有了青春期的做作和勉強。而在他們演唱的那一刻,他們真正顯露出了一股悲天憫人的胸懷。在唱片發行后不久,西蒙和加芬克爾就宣布解散。

2 西蒙和加芬克爾 -成長經歷

西蒙出生后不久便隨家人搬家到紐約Forest Hills區,在那裡他度過了自己的童年和青年時期,也是在那裡,9歲的西蒙與住在相隔三個街區的同歲孩子加芬克爾結為好友。那時候加芬克爾就已經是教堂唱詩班的領唱了!小加芬克爾的悠揚歌聲深深被西蒙打動,西蒙開始在家裡苦練唱歌。後來兩人在中學時共同參演了學校的舞台劇《Alice Wonderland》(艾麗斯夢遊奇境記),西蒙演的是The White Rabbit,而加芬克爾演的角色是The Cheshire Cat。這「貓和老鼠」的組合對日後兩人的合作有著深遠的影響。兩個小孩子從那個時候起就時常在周末一起練歌,並且嘗試合音時的最佳效果。
 
西蒙和加芬克爾年少時的西蒙和加芬克爾
1957年,16歲的西蒙與加芬克爾錄製了他們的第一首單曲:《Hey, Schoolgirl》。在學校的演出中這首歌受到師生的熱烈歡迎。西蒙和加芬克的偶像是40年代走紅的民謠二重唱Everly Brothers(艾弗利兄弟),而當音樂人Prosen聽到這首《Hey, Schoolgirl》時,立刻感嘆Everly Brothers的繼承人終於出現。於是Prosen將西蒙與加芬克簽入自己的唱片公司,發行了專輯,這時候西蒙與加芬克組合取名「Tom & Jerry」。《Hey, Schoolgirl》發行后很快進入全美前一百名,這對於十幾歲的少年來說已經是巨大的成功,一個天才組合、兩個天才少年正在逐漸顯現! 1958年Tom & Jerry又推出一系列單曲,但都以失敗告終,兩個人的組合也暫時告一段落。1959年,18歲的西蒙和加芬克爾高中畢業,西蒙進入了昆斯學院主修英國文學專業,而加芬克爾考入哥倫比亞大學,主修的是數學專業。1963年大學畢業后,西蒙獨自一人來到歐洲,在巴黎的地鐵站、酒吧里演唱,隨後來到了英格蘭,在民謠俱樂部里彈著吉他演出。這段時間是影響年輕時期保羅西蒙創作靈感最重要的時期,很多日後的成名作品都是西蒙在英格蘭採風后的作品。比如著名的《Homeward Bound》(歸途),比如《Scarborough Fair》(斯卡堡羅市集),還有在英格蘭時西蒙結識
《Kathy《Kathy's Song》
的女友Kathy,那首充滿詩意的抒情民謠《Kathy』s Song》就是為她寫的。之後加芬克爾也飛到了英格蘭,與西蒙在民謠餐廳一起演唱,倫敦、劍橋、利物浦、都留下過他們的演出足跡。一年之後,兩個人回到了美國。回到美國后,西蒙與加芬克爾認識了他們的製作人湯姆·威爾森,並且參與到了民謠復興運動當中。當時的民謠復興運動主力是年輕人,他們通過這場運動重新審視自己國家的文化根源與精神氣質到底是什麼。這次運動的參與者雖然也有當時美國文藝領域的詩人、作家等,但中堅力量基本上都來自社會中下層、還有學生。而西蒙與加芬克爾無疑是這場運動的代表,他們作為代表的標誌,就是他們以西蒙和加芬克爾名義錄製的第一張專輯《Wednesday Morning 3 A.M.》
這張專輯於1964年10月發行,23歲的西蒙與加芬克爾在專輯中翻唱了鮑勃·迪倫的作品,還有一些西蒙在英國生活時期創作的作品,包括著名的《Sound Of Silence》,整張專輯採用完全不插電的木吉他伴奏風格。可是這張兩人嘔心瀝血的得意之作卻以慘敗的成績告終。這讓兩個小夥子傷透了心,西蒙回到了倫敦,加芬克爾則回到哥倫比亞大學繼續深造他的數學專業。
西蒙在倫敦通過一個好友的推薦在BBC一個宗教節目里演唱,結果英國的聽眾很喜歡包括《Sound of Silence》在內的許多單曲,這段時間西蒙在電台的演唱被採集成一張專輯,裡面全部是西蒙用木吉他自彈自唱的歌曲,這張專輯至今仍然是發燒友的典藏,名叫《The Paul Simon Songbook》 。與此同時美國一個聽眾主要是大學生的電台也開始播放《Sound of Silence》,很快多家電台也接到了歌迷的電話要求播放《Sound of Silence》。此時,他們的經紀人湯姆·威爾森從為為鮑勃·迪倫製作的單曲《Like a Rolling Stone》中獲得了靈感,以迪倫的民謠搖滾曲風為基調,在沒有告訴西蒙與加芬克的情形下,找了一些搖滾樂伴奏手在錄音室重新為《Sound of Silence》混音。由於西蒙與加芬克都不在現場,他們的和聲又趨於婉轉的風格,所以這些注重節奏與力度的搖滾樂手為了烘托二重唱聲音婉轉的立體感,拋棄了一些搖滾樂手本該有的力度,所以伴奏做得略顯生硬。但就是這樣一首重新灌錄的《Sound of Silence》,推出后迅速大賣,並於1966年登上美國排行榜冠軍寶座。這次,西蒙與加芬克爾終於正式走紅。趁著大紅大紫,1966年3月,《Wednesday Morning 3 A.M.》再次發行,銷售量進入全美前50名。
為了進一步注入民謠搖滾的元素,西蒙與加芬克爾在1966年6月發行了專輯《Sounds Of Silence》,其實部分歌曲就是前一張《Wednesday Morning 3 A.M.》中的歌曲,不同的是在新專輯中加入了一些民謠搖滾音樂的元素 。1966年,25歲的兩個人在歷經挫折與磨難后,終於開始了他們輝煌而又短暫的傳奇生涯。

3 西蒙和加芬克爾 -組合成就

西蒙和加芬克爾西蒙和加芬克爾
西蒙和加芬克爾20世紀60年代後期開始成為風靡多年的重唱,也是流行音樂史上的最佳重唱。西蒙的嗓音鬆弛自然,加芬克爾音色輕柔高潔,兩人的和聲如詩如夢一般豐富多彩,令人魂牽夢繞。以至於今天在他們分手十多年後人們仍然習慣地把他們當作一個人掛在嘴邊。他們重唱的成就有目共睹:1966年,他們合作的第二張專輯《寂靜之聲》,同名單曲在美國排行榜上獲得冠軍;1969年為影片《畢業生》所配的插曲《斯卡布羅集市》獲奧斯卡最佳電影插曲獎;《羅賓遜太太》同時獲格萊美最佳錄音獎;1970年推出的《憂愁河上的金橋》獲得極大成功,在英美兩國排行榜上均名列第一唱片銷售量超過900萬張,當年就獲得「最佳唱片」、「最佳單曲」等數項格萊美大獎。還有其它多個膾炙人口的歌曲如《回鄉之旅》、《凱西之歌》、《拳擊手》、《美國尋夢》等等,皆出自這兩位黃金搭擋的合作。他們的演唱配合得天衣無縫,表現手法變化多端,保羅•西蒙優美的詩一般的歌詞,以及定於戲劇色彩的吉它演奏,與加芬克爾對聲音細膩的處理完美結合,確立了他們二人的重唱在音樂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

4 西蒙和加芬克爾 -解散

1968年發行《Bookends》大獲成功后一直到整個1969年,西蒙與加芬克爾又開始了大規模的巡迴演唱會,主要在美國各州和歐洲,由於兩人已經合作多年,互相配合的舞台
西蒙和加芬克爾西蒙和加芬克爾
經驗也已經成熟,所以連西蒙自己都說這是兩個人合作最佳的一段時間。
除了演出,兩人的新專輯發行明顯放緩了速度。這接近兩年的時間西蒙一直在悶頭寫歌,而加芬克爾則利用這段時間接拍了電影《Catch 22》(《第二十二條軍規》)。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兩個人出現的摩擦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深。
當兩個天才獲得巨大的成功后,肯定會遇到難以逾越的瓶頸。當然這種瓶頸會表現出多種不同的形式。西蒙與加芬克爾每發行一張專輯,都會成為經典,都會獲得突破百萬的銷售量,每舉行一次演唱會,都會出現爆滿的票房,面對這種完美的結局,西蒙與加芬克爾兩個人都體會到自己需要到更廣闊的藝術空間去探索,所以裂痕自然而然就出現了。
 對於保羅西蒙來說,每張專輯的成功都傾注了他全部心血,幾乎所有詞曲創作(除了《寂靜之聲》和《斯卡波羅市集》是兩個人合作創作的),吉他演奏,還要唱歌,應該說功勞最大。但每張專輯的發行,如果按照投票權來看,製作人Roy Halee佔一票,西蒙佔一票,加芬克爾佔一票,這讓保羅西蒙漸漸無法接受,他認為自己的權重至少要高於Roy Halee和加芬克爾兩個人的總合。
對於加芬克爾來說,他本人也有自己獨特的音樂見解,比如在歌曲中側重鋼琴的抒情因素,這與推崇吉他的西蒙見解上有著很大的分歧,而且加芬克爾的意見很少被唱片公司採納,所以所有專輯加芬克爾也只是擔任演唱一項工作,他自己也有委屈,畢竟無法施展更大的才華。不過加芬克爾擁有華麗的歌聲,不錯的外表,所以他開始嘗試拍電影,這更是讓一心一意製作音樂的西蒙無法接受,甚至認為是加芬克爾對音樂組合的一種背叛。
兩人的矛盾在他們取得很大成功的專輯《Bridge Ofver Troubled Water》的同名主打歌上進一步加深。這首歌格式整齊,共分三段完成。前兩段按照加芬克爾的提議加入了福音鋼琴的伴奏,果然增加了抒情浪漫的色彩。而第三段更是加入了弦樂和鼓的節奏,讓整支歌曲的氣勢變得磅礴。這首歌是加芬克爾一個人獨唱完成的,西蒙幾乎完全沒有參與演唱,只是第三段開頭時的和聲中依稀聽得出西蒙的聲音。在最後兩句收尾時加芬克爾那嘹亮的長音已經達到了人類演唱的生理極限,成為加芬克爾演唱功力最標誌性的代表,至今仍然被人們津津樂道,成為難以逾越的頂峰。也正因為這首歌,西蒙與加芬克爾徹底爆發矛盾,因為西蒙為自己沒有在這首自己原創的歌曲中演唱而憤怒,而且整首歌曲完全忽略了吉他伴奏的作用,雖然事實證明加芬克爾的版本的確更加經典,但兩個人的合作的確進入了倒計時。
果然,在《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專輯獲得成功后,西蒙與加芬克爾又一次開始全世界的巡迴演出,在演出過程中兩個人時常因為意見不合發生爭吵,甚至在表演現場也可以看得出來,巡迴演出的最後一站在西蒙與加芬克爾故鄉紐約的一個小劇場結束。之後,雖然沒有官方的聲明,但實際上西蒙與加芬克爾的民謠二重唱組合徹底解散,保羅西蒙終於可以自己放開手腳去探索全新的音樂,而加芬克爾也越來越多地將重心放在電影事業上,這對兩個人來說或許都是一件好事,但對於廣大樂迷來說,西蒙與加芬克爾組合在最巔峰的時期解散,是流行音樂一個巨大的損失,甚至意味著六十年代美國青年文化乃至社會文化的一個標誌、代言徹底成為了歷史。
其實,從七十年代兩個人分開后各自的一系列音樂作品中可以看出,西蒙與加芬克爾在音樂見解方面的確有著很大的不同。西蒙學生時代主修英國文學,熱衷於吉他,具有文科學生那種飄逸靈動的個性,所以西蒙單飛后開始寫各種風格的音樂,比如爵士、比如雷鬼、比如和南美、非洲音樂結合的世界音樂等等,而且都獲得了很高的成就。而加芬克爾學生時代學的是數學專業,甚至在八十年代他還兼任哥倫比亞大學的數學講師,所以理科生嚴謹的思維也注入了加芬克爾單飛后的專輯中,比如很多歌曲都加入了鋼琴有條不紊的伴奏,所以歌曲大多是軟搖滾、流行搖滾或者傳統民謠的浪漫風格。

5 西蒙和加芬克爾 -專輯

西蒙和加芬克爾Wednesday.3.Am
1964 年 Wednesday.Morning,3.Am 發行於1964年十月的「Wednesday 3 A. M.」是西蒙與加芬克爾的第一張專輯,初期並沒有受到太多的重視,但事實上這是一張相當優美而突出的專輯,它的出版,幾乎可以說是象徵著1960年代初期稱霸歌壇的那些純民謠風團體,如The New Christy Minstrels 和 The Chad Mitchell Trio 等等的逐漸走入歷史。
Sounds Of SilenceSounds Of Silence
1966 年 Sounds Of Silence從「Wednesday.Morning,3.Am」到這張「Sounds Of Silence」,距離長達一年四個月。這段期間中,由於前者原本反應平淡,西蒙遠赴英國,寫出了不少優秀的歌曲,其中有好幾首都出現在這張專輯里,包括「I Am a Rock」、「A Most Peculiar Man」和「Kathy's Song」等等。而它也代表了這對搭檔音樂風格的轉型。
Parse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Parse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1966年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發行於1966年九月的「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這是「Scarborough Fair/Canticle」歌詞中的一句),在西蒙與加芬克爾心目中,才真正是他們的第一張專輯。因為他們已經找出了他們的路,成熟而又充滿自信,並且呈現著複雜而又微妙的技巧,它可以說是很「都市」的。
Line From New York CityLine From New York City
1967 年 Live From New York City1967年初,在美國民權運動演變成暴力與黨派之爭之前,西蒙和加芬克爾以《He Was My Brother》、《A Church Is Burning》這些頗具社會抗爭的歌曲為社會整合出正義之聲,銜接在鮑勃·迪倫1966年的《Blonde On Blonde》與披頭士合唱團1967年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兩張經典鉅作之間,西蒙與加芬克爾兩人在1967年1月22號於`紐約市林肯中心的愛樂廳` (Philharmonic Hall)所做的現場演唱也有其時代意義,因為,就在全美渴望和平與自由的文化衝擊力量沸騰燃燒之前,兩人以充滿天真、自信與對文學的渴望心情凝聚了現場觀眾的信念。 
西蒙和加芬克爾Bookends
1968年 Bookends (MFSL Audiophile JBrown.2006)就在《畢業生》原聲帶上市的第二個月,哥倫比亞又緊接著推出了西蒙與加芬克爾的最新專輯,也就是「Bookends」。對於這張專輯,他們倆投入了相當大的心血,因此唱片公司的這項決定,讓他們頗為不安,何況專輯的歌曲中,早先推出的兩首單曲「Fakin』 It」和「 At the Zoo」反應並不是非常的理想,更使他們擔心。不過,事實證明他們倆多慮了,因為這張專輯不但大為暢銷,更獲得了極高的評價。如果我們說「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可以視為他們對加州郊區文化的推崇,那麼這張「Bookends」就可以說是對紐約的回憶。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1970年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發行於1970年。曾佔據billboard排行榜首位並獲得格萊美獎年度最佳專輯和最佳歌曲。在《滾石》雜誌評選的史 上最佳500張搖滾專輯榜單上名列第51位。 本專輯最受喜愛的歌曲,除了「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之外,大概就是「El Condor Pasa」了。不過這首曲子並不是西蒙的作品,他只是利用十八世紀的一首秘魯民謠,填上了英語的歌詞,節奏緩慢而動人,正好適合他們倆的歌路,儘管排行成績並不算頂好,卻是令人極為難忘的。 
The Concert in Central ParkThe Concert in Central Park
1972 - Greates Hits - Complete Album
1982 - The Concert in Central Park
1981年9月19日,在美國紐約中央公園上演了一場搖滾史上著名的音樂會,那就是西蒙和加芬克爾舉行的免費音樂會,這也是兩人各自單飛11年後的首度合作,約50萬歌迷前來捧場,場面蔚為壯觀,雖然當時兩人都已年過40,但是和聲依舊美妙.。
Old FriendsOld Friends
1997 - Old Friends Columbia Box Set 3CD remastered.SBM
1999 - Tales From New York - The very Best Of 2CD

6 西蒙和加芬克爾 -保羅·西蒙

西蒙和加芬克爾保羅·西蒙
保羅•西蒙(Paul•Simon),1941年10月13日生於美國新澤西州的紐瓦克,從小崇拜歌星普萊斯利,十一、二歲時開始學習唱歌和彈吉它,16歲時與中學同窗好友阿特•加芬克爾(Art•Garfunkel)組成男聲二重唱,開始了早期的演唱生涯。後來西蒙進入大學學習法律,1964年從法學院退學隻身赴英國學習文學。
在經歷了和加芬克爾合作輝煌的六十年代后,七十年代初,保羅•西蒙與加芬克爾各自去獨立開創事業,在各自的藝術道路上都建樹頗豐。保羅•西蒙的音樂風格有所改變,他迷上了第三世界音樂,他把南美音樂、牙買加音樂和爵士樂都融入到自己的音樂當中,推出的第一張個人專輯《保羅•西蒙》反響很好。他開始脫離原來的民謠搖滾風格,成為了流行音樂中最引人注目的控訴者之一。1975年他的專輯《這些年來仍然瘋狂》使他達到了個人成就的第一個高峰,獲得當年格萊美獎中的最佳專輯和最佳滸歌手兩項大獎。1986年,為紀念「貓王」普萊斯利逝世十周年,西蒙花了一年時間深入南非,運用當地音樂素材精心製作的專輯《恩賜大地》出版,樂評界稱之為流行音樂風潮中吹進的一股清風。在流行搖滾全球融合方面從前的傷口都不及《恩賜大地》這麼深刻,它將多種形式的南部非洲黑人民搖和美國搖滾結合在一起,配合以奇妙的音響效果,形成一種全然不同、形式古怪的歌曲,整個唱片的卓越的藝術飄逸和控索性令人興奮。 這張專輯兩年獲得格萊美大獎。
1990年,西蒙又創下現場演出觀眾最多的紀錄,在美國的一次演出中,有70多萬觀眾參加,可見其受歡迎程度,同年又推出了一張風格有所突破的新專輯《聖潔的旋律》。1991年,西蒙開始題為「生逢佳時」的世界巡迴演出,其中一站廣州是西蒙首次訪華演出,給中國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西蒙常被冠以作曲家、歌唱家和吉它手的美譽,實際上再加上詩人也不過分。早年與加芬克爾的重唱以及後來個人演唱的作品,絕大多數出自於他的筆下,歌詞首首都是優美的詩歌。他的歌曲旋律優美迷人,大部分作品都被改編為輕音樂。他的音樂創作風格多種多樣,他感觸敏銳,思想深刻,更驚人的是他每首歌曲的詞與音樂的配合都是那麼和諧,效果出奇地完美。

7 西蒙和加芬克爾 -阿特·加芬克爾

西蒙和加芬克爾阿特·加芬克爾
阿特·加芬克爾(Art Garfunkel )1941年11月5日生於紐約,是流行史上最成功的雙人組西蒙和加芬克爾成員之一。1970年組合解散后,加芬克爾開始樂壇單飛生涯,並且向演藝界發展。他純凈、高亢的嗓音是西蒙和加芬克爾雙人組最獨特的元素,但是歌曲的創作由西蒙一人包攬,所以單飛后阿特開始與其他作者合作,雖然歌唱事業不像在西蒙和加芬克爾時那麼成功,但在70年代中期他還是有幾首歌曲打入了Top 40排行榜。
從70到73年,加芬克爾投身演藝界,出演了《第22條軍規》(Catch 22)和《獵愛的人》(carnal Knowledge)兩部影片。直到73年才復出樂壇,獨自打拚,同年秋天,他的第一張單飛唱片《Angel Clare》正式發行,樹立起一種旋律輕鬆、格局安排精心的軟搖滾風格,並一直貫穿他整個的音樂生涯。專輯憑藉單曲《All I Know》的勢頭打入Top Ten排行榜。兩年後,由理查德·珀瑞(Richard Perry)監製的《Breakaway》成為加芬克爾個人音樂生涯事最成功的專輯,在排行榜上位列第七,其中弗拉明戈版的《I Only Have Eyes for You》在美國排行榜上取得第18的名次,在英國登上冠軍寶座。
1977年秋,加芬克爾發行了第三張專輯《Watermark》,因為首支單曲未能打榜成功,次年,專輯以《Wonderful World》為主打歌重新發行,作為單曲發行后,《Wonderful World》在排行榜取得第17名。1979年,《Fate for Breakfast》問世,雖然專輯在英國成績不俗,卻未能在美國激起反響,只在專輯榜上達到67名,沒有一首單曲打入Top 40榜。同年秋天他拍了兩部電影,之後推出的《Scissors Cut》沒能逆轉他事業的滑坡,甚至沒有殺入Top 100專輯排行榜。
《Scissors Cut》發行后,西蒙和加芬克爾在紐約中心公園的音樂會上重組,取得極大成功,所以他們決定舉行一年的世界巡唱。巡唱期間,兩人關係越來越緊張,演出結束后再度分手。沉寂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加芬克爾於1988年帶著《Lefty》再出江湖,專輯只在美國排行榜上停留了八周,在英國根本沒有上榜。直到1993年他才發行了另一張唱片《Up and Now》,並於4年後推出一張現場演唱會專輯《Across America》。

8 西蒙和加芬克爾 -重聚

2003年 紐約 老友演唱會2003年 紐約 老友演唱會
終於,在無數樂迷的期盼下,因為理念不合而解散近20幾年的兩人在2002年葛萊美頒獎典禮的開場儀式上,在藝人達斯汀·霍夫曼的介紹之下,他們再度聚首,領取格萊美所頒發的終生成就獎。就在保羅·西蒙的吉他伴奏下,阿特·加芬克爾清澈高亢的歌聲唱出成名曲《The Sound Of Silence》,當場勾起了許多樂迷們的無限回憶。好消息還不只如此,接下來他們更宣佈於2003年開始舉辦名為《老朋友Old Friends》的演唱會,根據保羅·西蒙的說法,此次演唱會是特別為了曾經和西蒙與加芬克爾一同成長的樂迷而舉辦的,想見見老朋友而舉辦的演唱會。
演唱會中西蒙還特別提及兩人相識相惜的過程,並且也邀請到兩人的偶像,第一個以兩人重唱團體型態走紅的艾佛利兄弟合唱團The Everly Brothers擔任演唱會特別嘉賓,更一起演唱「Bye Bye Love」。其他經典暢銷曲也在保羅·西蒙與阿特·加芬克爾絲毫不差的表演默契中一一唱出,彷佛這20幾年的空白並不曾發生過一般。
一開場的「Old Friends/Bookends」便激起全場樂迷的歡呼,「I』m A Rock」、首支單曲「Hey, School Girl」、「Scarborough Fair」、首支冠軍單曲「The Sound Of Silence」、電影《畢業生》主題曲「Mrs. Robinson」,而掀起演唱會另一波高潮的便是「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這首經典,阿特·加芬克爾精準高昂的歌聲,依舊蕩氣迴腸。
雖然經過了時間的磨練,西蒙及加芬克爾也許不再如年輕時那般瀟洒,不可一世,但他們的表演、他們的音樂卻一如往常般精彩而且充滿感動及回憶,而能夠再次聽到這兩位老朋友的演出,相信對許多他們的樂迷而言,2004是值得紀念的一年。

9 西蒙和加芬克爾 -評價

西蒙和加芬克爾西蒙和加芬克爾
雖然西蒙和加芬克爾二人組合僅僅發行過包括《畢業生》電影原聲碟在內的5張專輯,但他們的魅力仍然橫掃了60年代後期的英美樂壇。《寂靜之聲》、《我是岩石》、《美利堅》等歌曲尖銳地向美國五六十年代的價值觀提出了質疑,而《艾米莉,只要我能找到你》、《我是岩石》、《斯卡堡羅集市》、《凱茜之歌》等歌曲則清晰地闡明了西蒙和加芬克爾痛苦而震撼人心的主張。
西蒙和加芬克爾的歌聲在廣大樂迷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儘管世事多變,但他們的音樂卻是永恆的。作為搖滾樂歷史上最著名的民謠組合,西蒙和加芬克爾最大的貢獻在於將音樂中的旋律和和聲的組合發展到了一個極高的水準。在他們的音樂中,不再有主聲部與和聲的區分,兩個人聲互相交織,互相纏繞,有時甜美,有時哀傷,豐滿的歌聲再加上保羅·西蒙的華麗的木吉他演奏,對於初聽者來說,這是一種奇妙的音樂旅行,而對於聽了無數次的歌迷來說,他們的聲音似乎永遠是那麼地捉摸不定,讓人難忘。西蒙和加芬克爾用他們天籟般的音樂創造了搖滾樂壇上繼甲殼蟲樂隊后的第二次奇迹。他們將搖滾以一種特別的方式演繹給我們,讓人們體味到了搖滾另外的表現形式。而他們和他們所取得的成就也成為搖滾名人堂里最重要的一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